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36章 :凶剑

第036章 :凶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古剑派是修真界历史很悠久的一个古老门派了。

    作为四大派之一的古剑派建在群山之巅,云层之中,宗门造型就是一柄飞剑,相传是当年开山祖师爷的佩剑,数万年悬浮天上,威震四方。

    飞剑底下有一主峰六次峰,主峰是掌门所在地,次峰峰主就是古剑派六位长老。而七座山峰外还有群山连绵,那些依然属于古剑派,最外边是外门弟子居住地,越往内,弟子的身份地位也就越高。

    一般来说,只需报上自己住哪个山头,大家也就知道他在门中地位如何了。

    洛樱的落雪峰不属于七峰之列,那整座雪山位于飞剑之上,常年云雾不散,积雪不化。

    青河驱着扇子回到了古剑派,他那片红云极为醒目,一飘过去就惊动了古剑派那些大能,大家纷纷围在了飞剑下方,打算问个究竟。

    “青河,你还有脸回来!”一个中年剑修手持长剑,厉声喝道。

    苏竹漪这会儿倒是规规矩矩地坐在扇子上,她在打量古剑派这些人。哟,刚刚吼话的这个看着脸熟,上辈子好似被她坑过。

    “青河,交出剑心石!”哈,这个女剑修不就是那个以长辈名义教训秦江澜,结果被松风剑气惊得变脸的那个么?她有个宝贝徒弟一直肖想秦江澜,有次试炼的时候跟秦老狗在秘境里呆了一夜,次日就不惜自误清白要跟秦江澜成亲,被拒之后还消沉了很久呢。

    “落雪峰本来是镇守剑心石的,你竟然监守自盗,你师父就是这么教你的吗?”那女修又喊,结果被青河冷冷瞥了一眼,那眼神好似冻刀子一样冰到了骨头缝里,插入之后又像是沸水一般滚烫,叫她一时噤声不敢再多说一句。

    “剑心石我带回来了,正要放回落雪峰。”青河看到门中长老们也不行礼,他看着掌门道:“师父又收了一个弟子。”微微挪开步子,将坐在后头的苏竹漪给露了出来,“还请掌门派人安排一下,弟子服,修炼资源……”他顿了一下,“师父吩咐过,按照我的份额来。”

    “你师父她……”古剑派掌门段林舒稍稍迟疑了一下,视线投到了扇面的屏风后面,他感觉到了那里有洛樱的气息,而洛樱好似身体有些不妥。同样,眼前这青河,也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味道,引得他的本命飞剑都微微震动。

    “师父受了点儿伤,需要静养。”苏竹漪探了个头出来,甜甜地道。她扯了下青河的袖子,“师兄师兄,快带我去看看我们的落雪峰。”接着又道:“弟子苏竹漪见过掌门和各位前辈,我们先告辞啦。”

    青河微微一怔,随后一声不吭地驱动扇子飞上了天空的铁剑,而待他飞走过后,之前那质问他的女修便问:“掌门,他青河偷走剑心石触犯门规,就这么让他回去?”

    段林舒双眉紧锁,听到她问便回了一句,“云峰主,落雪峰的事情我们都不能插手这也是门规,他犯了规矩,就得由他师父洛樱去惩戒。”

    “洛樱处事公正,她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又一个修士道。

    ……

    青河驱动扇子飞到了剑上,直接朝着落雪峰而去。苏竹漪叫出了悟儿,让他抱着青河大腿站着。青河额头上青筋都一跳一跳的,在接触到小骷髅的那一瞬间,他的心才稍稍平复下来。

    就在刚刚,跟古剑派掌门对话的时候,青河身上的邪剑就开始蠢蠢欲动了,这里到处都是飞剑,还都是剑修,就好像狼跑到羊圈里,以至于那龙泉剑又躁动起来,青河就显得有些浮躁了,而那云峰主,还在指责他师父。

    若继续跟他们斗几句嘴,只怕他情绪一起来,都压制不住那柄凶剑,所以苏竹漪看到不妥立刻出声,如今回了落雪峰,她才松了口气。在青河没有找到彻底压制龙泉剑方法的时候,他最好不要露面。若是一时失控,让邪剑作祟,麻烦就大了,只怕那时候连洛樱都保不住他。邪剑之主天下修士,人人得而诛之。

    落雪峰是座灵气充裕的雪山,不过他们其实都没有住在山上,而是直接住在山脚,山脚下三五间茅草房,就是洛樱和青河平日生活的地方。

    青河小心翼翼地将洛樱抱回了房间,他没空管苏竹漪,苏竹漪让小骷髅带那狗崽子去玩,把狗崽子扔远点儿,至少得让她闻不到狗味儿才行,于是小骷髅就抱着小狗走了,等到大家都走了过后,苏竹漪才慢腾腾地往前迈步。

    她脚下是云海,一路走过去连自己的鞋面都看不到,不过倒是有很多灵草灵木隐在云雾之中,那雾气把色彩都变得朦胧,显得有些如梦似幻。苏竹漪一直往前走呢,走了很久看到一截剑尖儿。这就是古剑派的根基,那把悬在空中的飞剑,飞剑上驮着落雪峰,洛樱自幼在落雪峰长大,以剑入道。

    这悬在天空的剑都被云海包裹着,只有剑尖儿这一处地方没有云雾,这里据说是古剑派优秀弟子感悟剑意的地方,他们每三年举行一次门派比武,胜了的就能在这里来面朝云海,背靠雪山,坐于飞剑剑尖,感悟剑意。

    苏竹漪当年认识一个古剑派修士,其实她原本连那人名字都不太记得,但秦江澜数她罪行的时候总得念上一念,于是她也就记住了那人的名字,古飞跃。忽然觉得,他念这些名字的时候,莫不是在吃醋?她都不记得了,他还能记得那么清楚。

    古飞跃也算是古剑派一个优秀弟子了,曾在这剑尖上坐过一个月,并一直引以为傲,而现在,苏竹漪坐到了剑尖上,她双脚又伸到了外头左右晃,只觉得风很凉,吹得她脚上汗毛竖起,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静坐了一会儿,返回的时候,苏竹漪在路上用锄头挖了块大点儿的石头,扛回去之后叫青河给切得平平整整,随后她刻上了秦江澜的名字。

    说好要给他立个牌位上香的,既然如今不用颠沛流离,可以安心修炼了,她还是给他刻个碑吧。

    看到苏竹漪像模像样地刻了碑,还问他要了三支香插丨上,青河难得的多问了一句,“你爹?”

    苏竹漪:“……”

    她摇摇头,却又点点头,“宛如再生父母。”

    上一辈子她修为尽失,就是靠着秦江澜给她续命,这重活一回的机会,也是他给的,可不就是宛如再生父母了。

    “你住这间房。”青河指着离得稍远的那个小茅草房道。

    “嗯。”苏竹漪这些方面完全不挑,天当被子地当床的日子过得多了,有个小茅草房也不错。

    “弟子服也送过来了,修炼玉简跟衣服放在一处的,每个月掌门会送一百块上品灵石和一瓶聚气丹,你好好修炼。我最近打算闭关一段时间。”青河确实没空管她,他体内那柄邪剑彻底压制住了,师父身上的剑伤才会好,所以他一刻也不能耽误了。

    “好!”

    “师父房间里的花每天都要换。”青河站在洛樱房前,继续道:“她喜欢梅花。”

    “早晚都要换安神香,龙泉剑的煞气还残留在她剑伤里,若不点安神香,她睡不好。”

    “哦。”

    “若是师父醒了,就说我已经将剑心石物归原位,甘愿受罚。”青河又道。

    “好吧。”苏竹漪点点头,问:“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不?”

    “明天他们会送替身草人过来,我跟藏峰的峰主说了。”青河顿了一下,“你实力不够,自己炼制不出高阶替身草人,我让他们拿两个过来,已经付了灵石,你直接收下即可。”

    “多谢师兄。”

    “落雪峰上也有很多灵物,你能采到就是你的。”说完,青河转身离开,苏竹漪则走到了给她安排的那间茅草房,推门而入,就看到正中间桌子上放着的弟子服和修炼玉简,以及一袋子灵石和一瓶丹药。

    这样的生活,是从前的她难以想象的。

    那时候的她在血罗门里,为了一块灵石,一颗丹药,双手都得沾满鲜血,甚至于说每一颗丹药都是一条命,而现在,这些东西就摆放在那,她只需要伸手去取就好。

    果真不一样了。她想了想,把灵石分做两堆,另外一堆就直接丢进了无定葫芦,这便是分给小骷髅的糖了。

    次日清晨,苏竹漪就听到外头闹哄哄的,她以为是来送替身草人的,正想着送个替身草人这么弄出这么大阵仗,毕竟落雪峰神识是受到限制的,苏竹漪也不知道到底多少人,她走出去一看,发现落雪峰外来了很多不速之客。

    那群穿着玄袍,衣襟袖口皆绣了云纹的很明显是东浮上宗的修士,跟他们挨着站的有几个容貌姣好的女修,其中有两个苏竹漪都见过,是那个接引的红琴和素月宗宗主。难道因为她说出了素月宗的那些龌蹉事但是没证据,所以素月宗搬出了靠山,来古剑派兴师问罪了?

    这么点儿大事也弄不出这么大阵仗,毕竟她现在还年幼,说的话不能当真,自己打上门来才真是小题大做。苏竹漪视线一转,目光落到另一边那三五个弟子的时候,神色微微一变。那着墨绿长衫腰佩长剑的就是云霄宗的弟子,其中领头那个佩剑上是金色剑穗,乃是云霄宗长老。

    把云霄宗长老都请来了?莫非跟青河有关!

    剑气!青河一剑斩断了素月宗宗主的流霞剑,自然有剑气,他们从那剑气中看出不妥,以此为由,找上了古剑派,逼近了落雪峰。现在洛樱昏迷不醒,青河正在压制龙泉剑,若是这些人上山搜查发现青河身上的诡异之处,定然不会放过他。

    苏竹漪拿出无定葫芦,唤出了小骷髅,“去找青河,死死地抱着他,用你体内的灵气裹住他,就像藏着你那条狗一样,你做得到吗?”

    “恩。”小骷髅点点头,它昨天晚上又吃了好多糖,又在无定葫芦里休息了一夜,现在精神头十足,直接奔青河那去了。而这时,苏竹漪才从房间里出去,她出去后看到曲凝素,道:“又是你,你来这儿做什么?”苏竹漪恨恨看她一眼,“又想划破我的脸吗?”

    此话一出,便叫周围的修士面色一滞,曲凝素稍显尴尬,随后轻笑一声,“昨日我夜里睡不安稳,去找了丹药师瞧,却是煞气入体,我左思右想,也只有古剑派青河斩了我一剑,倒没想到,这一剑,倒斩出了血煞来。”

    “洛樱乃是天下第一的剑修,侠名远播,怎么会教出个煞气腾腾的魔头来。此事事关重大,我也不敢随意污蔑,只好拿着断剑去请了云霄宗大能查看……”说完,她转头看向云霄宗那长老,“柳长老,您怎么看?”

    柳长老拂袖而立,他沉声道:“邪气入体,剑意凶戾,死在他剑下的冤魂只怕不计其数。此子已堕入魔道!”

    古剑派掌门段林舒眉头紧拧成结,落雪峰的青河是年轻一辈最杰出的剑修,曾经力压云霄宗,如今他们说他邪气入体遁入魔道,本来他是绝对不信的,但昨天见面时本命法宝的异动和那种古怪感让他心头不妙,倒是有几分担忧了。

    苏竹漪呵呵一笑,“你这老头满嘴胡说八道,我师兄才三百岁,刚刚下山才多久,死在他剑下的冤魂不计其数?还是你不识数?”

    “云霄宗的弟子比剑比不过,比不要脸肯定能赢。”她笑吟吟地看向掌门,“掌门你说是不是?”

    段林舒只能道:“话可不能乱说,青河是我们古剑派最优秀的弟子,乃是洛樱教出来的孩子,剑道造诣高深,他名声在外,可不是谁都能随意抹黑的。”若说之前还担心,但这柳老头居然说他剑下冤魂无数,这就过了,青河以前就跟云霄宗比试的时候下过山,也是最近偷了剑心石后才再外面闯荡了几年,虽是伤过不少人也惹了不少乱子,但杀人却是没有的事。

    当真杀人如麻他还藏得住?再者,现在的青河也不过金丹期而已,哪里可能剑下无数冤魂。

    “哼!那就叫那青河出来对峙,让老夫亲自试试他的剑意。”柳长老额头青筋直蹿,他不屑跟小孩一般见识,所以那女娃子说他不识数他都没动怒,但他眼神极准,那断剑处透出的煞气不会有错,现在段林舒如此说,分明是不信他。

    然他话音落下之时,一道惊鸿剑光从天落下,那剑光雪亮,犹如一道霜雪游龙呼啸而过,惊得柳长老面色大骇,连退数步,饶是如此,他也落了满头霜花。

    青河踏云而来,他冷冷瞥了柳长老一眼,道:“这剑意,你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