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34章 :师妹

第034章 :师妹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哪儿来的无耻小儿,竟敢污蔑素月宗跟魔道合欢宗勾结,还敢诋毁东浮上宗,找死!”红琴还没说话,就听一个声音厉声喝道。

    她听到这声音双膝一软,直接跪倒在地。“宗主!”

    苏竹漪心头其实还有点儿慌,今天说不好就交代在这儿了,但她面上镇定,目光直视那走过来的红衣女子,丝毫不惧其威压的与她对视,并道:“我师父替我点了心血魂灯,我找不找死就不劳你操心,你要找死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了。”

    她站在原地,趾高气扬地抬着下巴,看向那红衣宗主的眼神里充满了轻蔑,好一个蛇蝎美人,不过跟我比,还是差了几分。

    见她如此狂傲,曲凝素心头也是游移不定。

    洛樱在天底下名声极好,她说的话不需要证据都有很多人相信,而面前这女童到底是不是洛樱徒弟呢?明明全天下人都知道洛樱只收了一个弟子。

    然这小丫头在她的威压下仍旧目光澄澈,心有底气,搞不好是真的。

    曲凝素微微一笑,“听说洛樱给她那徒弟青河身上留了一道寒霜剑气的。既然你是她新收的小徒弟,她也该好好呵护才是。”说罢,曲凝素手一抬,手中已经握了一柄长剑,“我这人不喜舞刀弄剑,剑术不精,但引出一道剑气却还是可以的。”

    她手中青色长剑在阳光下泛真冷光,阳光下,那青色显得很透,里面还出现了一缕绯色,被她一舞,那绯色像是云霞一般晕开。“此剑名为流霞,小丫头,你接好了。”

    苏竹漪心口一紧,然她依旧镇定道:“待师父潜龙剑的剑气斩断了你那流霞剑,你别哭就好!”寒霜剑气她肯定没有,松风剑气倒是有一道,但时灵时不灵,这样的关键时刻,秦江澜你千万别再坑我了。到时候我给你立牌位,每天早晚给你上三柱清香。

    曲凝素脸上笑容一滞,她不再说话,手中流霞剑朝苏竹漪斩了过去。

    苏竹漪嘴角噙着抹冷笑,眼睁睁看那飞剑过来也纹丝不动。她在赌,赌曲凝素晃一虚招,不敢真的砍她,她也在赌,赌曲凝素真的刺来,引出松风剑气。

    秦江澜的松风剑气不比洛樱弱,只要松风剑气出来,那流霞剑必断无疑。

    飞剑将至,剑中流霞都好似冲到了她眼前,投入她双眸,在长长的睫毛上镀了一层朦胧金色,使得那双黑曜石一样的双眼之中,流光溢彩。

    “哐”的一声响!

    流霞剑被斩断成了两截,苏竹漪没有感觉到松风剑意,她一抬头,就看到天上飘着的那团红云。

    “什么人!”红琴的法宝就是张琴,她拨动琴弦,神情戒备。

    “青河。”青河手中无剑,迎风立于扇面,声音冰冷。

    真的是古剑派,真的是青河!

    曲凝素的飞剑被斩断,她脸色有些不好,这会儿勉强笑了一下,“原来真的是古剑派的小道友,刚刚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只不过……”她仰头,冲青河嫣然一笑,“我们素月宗也算是正道名门,古剑派小友污我宗门名声,还是得给个交代。”

    她就不信,他们能查到任何蛛丝马迹!若是这小丫头真的进了门派被她收在身边,潜伏几年没准还能让她抓到点儿把柄,然而现在,她才刚刚进来,断然不会有任何证据。

    曲凝素柔声质问,却见头上掉下把飞剑,重重落在院中,将地面都砸出个大坑,这等实力,这样的剑气,让她脸色大变。

    “你……”

    “滚!”青河心情不佳。师父以身祭剑,身上那些剑伤一直没办法恢复,她的胳膊也没了,而这些,都在他体内的龙泉剑中。在师父昏迷过后,他体内戾气躁动,一路过来险些难以压制,在路上也因为压制龙泉剑的凶煞气耽搁了一些时间,如今虽然稍稍平复,但情绪极不稳定,稍不注意,就得动手伤人。

    曲凝素看着头上煞神,真是气得心中呕血,闯了我的地盘,还喊我滚?她心中怒意滔天,面上却还挂了个浅笑,“来者是客,我们先去准备些灵果美酒,还请稍候片刻。”

    说罢,曲凝素转身就走,红琴他们跟在后头,也是沉着脸忙不迭滚了。

    等人走了,青河抬手罩了个结界,对苏竹漪道:“师父重伤昏迷,不能在外奔波,需要回去好好休养,你也跟我回去。”

    苏竹漪脸色一变,还未开口拒绝,就听青河继续道:“落雪峰有灵泉灵脉,灵气浓郁乃是上好的修炼之地。”

    “师父只收了我们两个弟子,整个落雪峰的修炼资源皆为你所用。”

    “你可以轻轻松松地修炼进阶,也有足够的灵石养小骷髅。不必为生存费心。”

    末了,青河侧头看了一眼身后睡着的洛樱,神色温柔了几分,他继续道:“师父祭剑受了重伤,她没精力约束你。而我……”

    他重新看向苏竹漪,“没空理你。”

    “古剑派的其他修士,没资格管你。”

    哟,听起来条件还不错。只是天上能掉馅饼儿?肯定事出有因。她不蠢,脑子一转就猜到了。

    苏竹漪想了想道:“你们这么想我拜入古剑派,是因为鬼物小骷髅吧?只可惜,我跟它已经分道扬镳了。”哪怕条件再好,她也不想去。青河身上压着龙泉邪剑,一不小心就会走火入魔,到时候整个落雪峰只有一个重伤昏迷的洛樱,一个随时都能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的青河,她呆在那里,真是嫌命长。

    分道扬镳?

    青河视线落在苏竹漪身侧,伸手一指,“它在你旁边。”

    苏竹漪愣住,下意识地喊了一声,“悟儿?”

    就见身侧露出了一个骷髅头,那头就在她脸颊边,它还张着嘴喘气,一幅累坏了的模样。

    苏竹漪是传送阵过来的。

    她踩了两个传送阵,才从素芳城来到了素月宗的香山上。素月宗的传送阵就是为了把活人送到宗门里头来,还有寻芳师在阵法前操控,小骷髅一个隐匿了身形的死物踩上去压根儿没用,他懂得也不多,只能循着气息瞎跑,在四方城都打了好几个转儿,跋山涉水地追到了院里。

    正好看到几个漂亮姐姐离开,而自家小姐姐脸上有道血痕,它就垫着脚,想要吹一吹。

    本来跑累了都有些喘,刚要吹口气呢,就听到小姐姐叫自己名字,它聚集在头顶的灵气屏障立刻散了,一颗脑袋就露了出来。本来身上的也想散的,转念想着小姐姐不喜欢狗,于是,它就只露了一个头,抱着狗的身子没露出来。

    苏竹漪都闻到狗味儿了。

    她皱眉,“狗呢。”

    “啊,在,在这。”小姐姐一问,他就露了底,怯怯地把小黄狗给放了出来。

    “我很讨厌狗。”苏竹漪看着悟儿道:“我小时候差点儿被野狗吃了,既然你又偷偷跟了过来,我还是那句话,我和它,你只能选一个。”

    苏竹漪觉得自己对狗的厌恶和憎恨都刻在了骨血里了。

    她现在都还记得,当年被狗啃咬时有多痛。

    她在长宁村的村头,被一条野狗撕咬,痛得撕心裂肺地惨叫,声音把夜的宁静都划破了。她希望有人能帮帮她,哪怕是一块石头,也能将野狗驱走。然她只听到一个声音不耐烦地吼,“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了!”

    她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与野狗搏命的了,但她还记得那时候的疼,那时候的恨,从野狗牙齿侵入了她的骨头和血肉之中,哪怕隔了一辈子,依然牢牢记得。

    小骷髅抱着那狗,她杀不了。

    她可以不杀狗,但同样的,她也不会带着小骷髅,再养一只狗。

    说完,苏竹漪回头看青河,“你们想要的是悟儿,到时候,带着它和狗走吧,不要再来烦我。”

    青河没想到苏竹漪看事情看得这么透彻。

    他目光微闪,说,“从此以后,没有狗能咬你。”

    “没有人能欺你。”

    “不管从前你经历过什么不幸,以后,都不会了。”

    他静静看着苏竹漪,“你是洛樱的徒弟。”

    顿了一下,又道:“我的师妹。”

    那一年,他站在一群新人弟子当中,缩在队伍的最后。衣服底下,全是淤青和还未复原的伤口,眼睛里,藏着愤怒和不屈。

    师父一袭白衣,越过人群走到他跟前,低头问他,“你愿意做我徒弟吗?”

    “不管从前你经历过什么不幸,以后,都不会了。”她静静看着他,面无表情,语气平静,然那时候,他觉得那单薄的白影,好似身后巍峨的雪山,一轮红日从山巅跃出,将拦在他眼前的一切污浊和阴暗都彻底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