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33章 :红颜枯

第033章 :红颜枯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素芳城是个四四方方的城池,在修真城池里头并不算大,但胜在有钱,一座城修得跟仙宫一样了。

    城中有朱雀和玄武两条街,在正中间交汇处有个圆形石台,上面摆放的就是金芙蓉。

    通往金芙蓉的路上行人不多,苏竹漪踩着玉石阶走到了芙蓉花旁边,左右看了看,没瞧见有人。不过下一刻,她就感觉到脚下有灵气涌出,应是阵法启动了。

    苏竹漪心头有谱,她也没乱动,极为自信地负手而立。

    下一刻,她眼前景色一晃,眨眼消失在原地。小骷髅呆呆地跟在苏竹漪后头,这会儿整个人都懵了,他在原地打转转,小姐姐去哪儿了呀?骨头踩在阵法上一点儿反应都没,他吸了吸鼻子,抱着小狗朝着苏竹漪气息的方向追了过去。

    素月宗并没有在素方城内。它的宗门距离素芳城有百里距离,临海而建,背靠香山。

    苏竹漪落地后就吹到了略带咸湿的海风,还听到了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头一抬,天空一群海鸟飞过,又扑腾翅膀落在了房檐上。当年在高高的望天树上也能看到远方的海,湛蓝犹如天空,天海连成一线。

    她曾坐在那小木屋边缘,脚伸到屋子外晃荡,跟秦江澜说,羡慕海上飞鸟的自由。

    结果秦江澜只是让她把脚收回房间里。她不肯,他还捉了她的脚踝,把她的双脚抱着放在了木屋的地板上。他衣袖宽大,隔着大袖,也能感觉到他手臂的温度。

    当时他说什么来着?

    “外面冷,屋子里有结界。”那时候的她修为尽失,身上的伤也没好,都不能吹太久冷风。说起来,若不是秦江澜拿最好的灵药给她续命,她哪里活得了那么久,哪里等得到流光镜修复……

    一不小心又想到他了。

    她甩甩头,又开始打量四周。

    虽说知道素月宗有钱有靠山,但此时亲眼看见,苏竹漪心头还是小小的震撼了一下。

    这里的位置在修真界里算不上多好,毕竟灵气充裕的仙山福地都被大宗门给占了,但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是炼器材料,都有灵气,以阵法组合在一起,把一块灵气一般般的地方都营造出了洞天福地的氛围,瞧那亭台下的碧蓝海水之中撒着大量的仙竹花花瓣,被海浪一叠一叠的卷起来,又一波一波的退回去,真真是奢侈至极。

    仙竹花能炼制凝神丹,价钱可不便宜。

    她落地后没人来接,就四下看了看,横竖这亭子建在海上,前面只有一条路,苏竹漪也不胆怯,直接沿着小路往前走,没过多久就看到了一朵金芙蓉,哟,又有个传送阵。

    她径直走过去,又被瞬间传走,这次就到了香山上。

    香山红叶多,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气,苏竹漪从前就略有耳闻,如今亲眼所见,倒也就那么回事。这香气,她吸了吸鼻子,显然是在山上种了地伏草,那种草是长在地底下的,且有一股淡淡幽香,见识少的以为是山上美人多所以整座山都香了,其实跟那些女修有屁干系,还不是底下的草香。

    她是属于博览群书那一类,对这一切都看得很淡,因此从进了素芳宗就表现得很镇定大气,就好似名门子弟一般。

    苏竹漪又走了一段路,来到了一个庭院之中,庭院里空荡荡的,只摆放了两块打磨得很光滑的石头镜面,她继续往前,就看到一个手里拿着把玉尺的红衣女修笑着走了过来,她笑吟吟地道:“小姑娘,你是来报名的吗?”

    那玉尺是测修炼资质的,看来这红琴就是负责纳新的人了。

    不然呢?苏竹漪心头如此想,脸上也回了个笑,甜甜道:“是啊,美人姐姐,您就是素芳宗的弟子吗?”

    “我叫红琴,是接引你的师姐。”红琴说完,指着两块石头镜面道,“来,到镜子前照照,看你适合走什么路子。”

    听到红琴的话,苏竹漪心头满意极了。

    看,人都已经进了素芳宗,红琴都没提灵石的事情,她这张脸果然争气。

    苏竹漪在红琴的指引下站到了左边的镜子前。

    她看到镜中的自己,稍稍愣了一下。

    “师妹好生镇定,我当年在这看到这浮生镜都惊呆了。”

    苏竹漪笑着道:“师姐,我是看傻了。”

    她笑,镜子里的她也笑了,那笑容绽开,让见惯了美人的红琴都稍稍一愣,她知道小姑娘生得好看,一路经过传送阵都被其他人放了行,没要她灵石,却也没想到,她能漂亮成那样。

    镜子里的她是成年后的她。

    其实素芳宗都不怎么看资质,他们先测的不是资质,而是容貌。然新人弟子年纪大都很小,模样没长开,谁知道以后长什么样?

    有很多小时候冰雪可爱的娃娃,长着长着就长歪了,倒不是丑了,而是平庸了。所以她们素芳宗弄了两面浮生镜,这镜子乃是修真界最擅长画骨画皮以画入道的元婴期修士神笔张良,和他的好朋友炼器大师司空钰一同炼制完成,命名为浮生镜,能够根据她们的骨头五官,展示出人生中最美时候的样子。

    浮生如梦,梦中的女子,保持在最美的时候。

    而面前这个脑袋上头发只有寸长的小姑娘,长大后,居然会美成那样。左边的浮生镜是红衣,气质妖魅,镜子女子微微一笑,竟让她都心头一跳,好似要被那双眼睛把魂都勾走了一样。

    苏竹漪也看着镜中的自己,那里头的自己,比前世还要美上三分。毕竟她前世开始那些年过得很难,身上经常有伤戾气也重,美得没有这么纯粹。

    她知道自己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因此看到了也不惊讶,反而凑过去看了又看,还问:“这就是以后的我呀?”她瞪大眼睛,镜子里的美人也瞪了眼睛,她做鬼脸,里头的人也跟着做鬼脸,这气氛一下子就活了,红琴的心镇定下来,她笑着道,“再来看这边。”

    苏竹漪又跟着她站到了右边。

    右边的镜子里,她穿的就是一袭白衣,神情略显清冷。这是不同风格的美,前一种是妖娆妩媚,后一种是圣洁高贵。前一种热情如火,后一种山涧孤月。

    苏竹漪同样微微一笑。

    镜子里的她嘴角浅浅一勾,积雪融了,桃花开了,人心乱了。

    红琴呆呆地站在原地,捂着噗通噗通的胸口,良久后才挪开视线看着苏竹漪道:“妖精哟,你这个,都不好远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建议你了。”

    素月宗宗门不大,分为听海阁和闻香岭,新入门的弟子都会根据浮生镜显出的样子选择合适自己的路线,妖娆的就去听海阁,清纯的就去闻香岭,像苏竹漪这样的,红琴还真不知道她应该去哪儿好。

    能长这样,玉尺测资质都不用了,哪怕她资质再烂,素月宗也肯定会把人收下来。

    想到这里,红琴道:“小师妹,你且在此稍候片刻,我去禀明宗主,看她让你去哪边。”

    苏竹漪点头,冲红琴拱手作揖,道:“那就多谢师姐了。”

    红琴走之前抬手一挥,就备了桌椅灵果,苏竹漪坐着等,心道,这素月宗,还真能靠脸吃饭,真是适合她。

    而此时,红琴已经到了素月宗宗主曲凝素房中。

    “宗主,今年门内入了个好苗子。”

    她眼前是一片竹林,竹林中粉红纱幔翻飞,那纱幔底下有女子懒懒的靠在榻上,手里握着一面团扇,却是正在扇面上绣花。

    红琴与她隔了一片竹林子,根本看不见宗主的脸,只知那女子剪影唯美,遥遥看着,举手投足皆是风情,隔着粉红纱帐,那抬手的动作也是分外诱人。

    宗主媚功又有精进,红琴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心跳如擂鼓。她是女子,都会看得分神。只是低头的时候又想起刚刚在镜子里看到的小师妹,更是欷歔不已,那小师妹,真真是绝色,长大后,怕是比宗主还要美上三分。当然,这话她只能在心里想想,是绝对不敢说出口的。

    绣完一朵红梅,曲凝素微微抬眼,柔声问:“有多好?听海阁和香山寻芳师收了她几块灵石?”

    红琴答,“他们都没收。”

    “哦?”曲凝素柳眉微挑,“那你收了多少?”

    红琴又道,“弟子也未曾收取她灵石。”

    曲凝素这下来了兴趣,她坐起身,从枕畔取了面镜子出来,对着镜子看了看,就看到了浮生镜里头刚刚出现过的脸。

    这一看,倒叫她呼吸都屏住了。

    “果真绝色呢。”她喃喃道。

    “宗主,您看是送她去听海阁还是香山岭呢?”红琴问。

    “送去合欢宗吧。”曲凝素将镜子倒扣扔到床上,漫不经心地道。

    听到她的话,红琴顿时愣住,随后她立刻反应了过来。素月宗只收长得好看的女弟子是不错,但若是那女弟子长得比宗主还好看……

    红琴心头一颤,她怎么脑子没转过弯,自己跑来触宗主霉头。

    “弟子遵命。”红琴出了一身的汗,领命过后正欲退下,就听里头的宗主又道,“等等。”

    曲凝素摊开手,看了看手上蔻丹,微微抿唇,道:“不用送到合欢宗去,随便寻个由头划破她的脸,再扔出去吧。”

    “嗯,用红颜枯。”

    红琴只觉得背心发寒,刚刚紧张流出的汗都凉了。她点头应下,走出房间竹林后双腿都还在微微发颤。恰这时,一直伺候宗主的亲传弟子曲静瑶也跟了出来,“红琴师姐,你今天可闯下大祸了。”

    “居然把那么污糟的丫头领过来碍师父的眼。”曲静瑶皱着眉头道,“等下可要处理得漂漂亮亮的,否则红琴师姐怕是要去刑堂领罚了。”

    “师妹教训得是。”红琴低着头,没有反驳她。

    曲静瑶是她们这一批女修里头长得最标致的一个,然而她资质很差,如今修为也不高,所以其实大家都不是很服她。奈何宗主欣赏她,破例把她收为亲传弟子,去哪儿都带在身边,经常出入那些大宗门,跟那些优秀的青年才俊都有接触,叫人羡慕不已。红琴跟她尤其不对付,因为他们看上了同一个男人,云霄宗现在那风头最劲的剑修。

    本以为来了这么个好苗子,宗主会放弃曲静瑶培养那小丫头,哪晓得,哪晓得……

    那丫头模样太好了,比宗主都还好,以至于宗主都忍不下她了。

    红琴深吸口气,默默去药方取了红颜枯出来,划破了她的脸,再用上红颜枯,她那张脸就一辈子都好不了,丑陋无颜,犹如恶鬼。

    ……

    苏竹漪把盘子里的灵果都吃光了,也没见那红琴回来。

    她倒是有耐心,也没有不耐烦,还在四处转了转,发现这里头就只有两块浮生镜,就又凑过去在浮生镜前照了又照,对自己的容貌满意得不行。

    又等了一会儿,就见红琴笑吟吟地出来了,只听她道:“恭喜小师妹了,宗主打算将小师妹收入门下,亲自教导呢。”

    呃,被宗主亲自教导?虽然靠山大了,但也有不利的地方,她在素月宗只是待段时间混点儿资源,等她有点儿实力了就要出去闯荡自立门户,算是叛出师门,若是成了宗主亲传弟子,她虽不怕,却也觉得会添不少麻烦。

    不过这时候,她肯定没办法拒绝,便道:“那真是太好了。”

    接着,就听红琴又道:“你也知道,要入我素月宗是有规矩的,恭喜小师妹加入宗门,一共是一百块上品灵石,还请小师妹缴纳入门费。”

    若是身上灵石不够,偏偏又对自己自信跑来闯素月宗的,那就对不起了,肯定会受到惩罚。这女童也就五六岁的年纪,若是这么处理,传出去也不会污了素月宗的名声,希望宗主对此满意,不要因此迁怒于她。

    苏竹漪一听她这么说,心头就咯噔了一下。

    一百块上品灵石,这可不是一般人拿得出来的。她这么喊价,摆明是不打算收她入门,并且还要坑她一把了。明明刚刚还好好的,她都很热情地叫了她小师妹,结果这么一请示宗主,就请示出问题了?

    看来问题出在宗主之上。

    苏竹漪脑子转得快,天底下那么多修真门派,她也没跟几百年后就被瓜分了的素月总打过什么交道,只知道素月宗宗主貌美有靠山,宗门资源丰富,入了其门下灵石管够,也出了不少挺有名气的美人,只不过最后都被她给压了下去。请示了宗主,宗主敢她走,莫非是觉得她的容貌太美,给那什么劳什子的宗主造成了威胁?

    这么一想倒是说得过去,毕竟那宗主也是个靠脸靠男人的。

    妈的,素月宗竟然不能呆了,苏竹漪心道此地不宜久留,转身就走,却见那红琴变了脸色,“你这丫头难不成身上没带够灵石就敢来闯素月宗?”

    她柳眉倒竖,“你可知道,若是坏了规矩,是要受严惩的!”

    说罢,一柄飞刀甩了出来,苏竹漪眼疾手快,脚下施展了步履如飞,即便如此,那飞刀也擦着她脸颊飞过,在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妈的,她算是明白了,这素月宗的竟是打算毁她容貌!

    光这么一刀肯定不行,只要有灵气这些伤痕肯定能很快复原,这红琴肯定有后手!硬拼她现在根本不是对手,眼看红琴手中出现一个药瓶子,苏竹漪瞪大眼睛,厉声道:“大胆,你可知我是谁,竟然出手伤我!”

    她一路过来都没有东张西望,看着也是气度不凡,并不像平常人家的孩子,明明年纪这么小,还没到六岁适合修炼的年纪,现在体内都有灵气,好似有了炼气初期的实力,红琴心念急转,倒是被她吼得稍稍停顿了一下。

    不过,她得把对方的后台给诈出来才行,想到这里,红琴冷笑一声,“不管你是谁,来了我素月宗,就得守我素月宗的规矩!”

    说罢,手中药瓶打开,苏竹漪闻得那药香,顿时背心发寒,红颜枯,竟然是红颜枯,这素月宗的好狠毒!

    她立时大声道:“我师父是古剑派洛樱,你敢动我?我师父师兄定当铲平你这歹毒邪恶的素月宗!”

    如今形势危急,她硬拼不行,必须自救,光搬出洛樱名头完全不够。

    听到是洛樱,红琴顿时嗤笑一声,她完全不怕了,洛樱只有一个弟子,怎么会多出一个小丫头。再者,洛樱的弟子,身上总不能连一百块上品灵石都没。

    而地上,苏竹漪冷哼一声,“你们素月宗跟合欢宗私底下的龌蹉事你以为没人知道?东浮上宗那老不修偷偷拿少女做炉鼎修炼的事情你以为瞒得住天下人?”

    苏竹漪朗声道:“师父早就在查你们了,这次派我来做卧底,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露出马脚!若你敢动我一根毫毛,师父就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到时候,东浮上宗自身难保,更何况你们小小素月宗!”

    她说的这些事都是真的,是上辈子发生了的,所以苏竹漪知道她的话肯定会起到作用。她一个小女娃怎么可能知道这么私密的丑事,只有一个可能,她背后有人,是背后的人查到的。

    洛樱那个四处行侠仗义的女大能,正好背这个锅!

    ……

    天上,青河驱着扇子刚刚飞到了素月宗香山上空,恰好听到了苏竹漪的喊话。

    青河:“……”

    说谎也说得理直气壮,把人都唬住了,她也是本事不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