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31章 :陌路

第031章 :陌路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边,玉虚山上,苏竹漪给了小骷髅几块下品灵石当豆子吃,然后她把那两人储物袋里的东西仔细清点了一下,把东西归类放好。

    素芳城的入城费还挺贵的,一人一块中品灵石。一块中品灵石就是一百块下品灵石,而她刚刚杀了俩人,也才找到了一百多块下品灵石,还给小骷髅了几块,自己用了几块,如今只剩下了九十块。

    两个穷鬼,入城费都不够。看他们眼底青黑一幅纵欲过度的模样,只怕黑着心肝儿赚来的灵石都花在了女人身上,这素芳城内什么最多,自然是漂亮女人最多了。

    入城费还不够,还得在山上转转找点儿资源。以素芳城入城的费用来看,那素月宗报名费只怕也不便宜,毕竟素月宗宗门靠山大,门下弟子资源多,哪怕报名费再高,也有很多人削尖了脑袋往里头钻,东浮上宗那老不休的小情人倒是个有头脑的。

    苏竹漪走了几步,她想到了什么,忽地站住了。

    小骷髅抓着她的袖子跟着她走,这会儿见她停下来,还怯怯地问,“怎么了,怎么了?有鬼吗?”

    此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山林中树叶茂盛,月光都洒不下来,林间小路都看不清楚,伸手不见五指。

    小骷髅明明实力那么强,他偏偏还怕黑。

    怕黑就算了,忒么的他还怕鬼。

    苏竹漪都懒得说他,你自己恐怕就是这世上最强大的鬼物了,你一骨头架子,说自己怕鬼……

    她任由他扯着自己袖子,转过头看他道:“你有小葫芦可以睡,但小姐姐呢,只能在荒郊野岭里,还得担心有坏人,我想进那边那城里。城里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

    “嗯,我也想去。”说到吃的玩的,小骷髅眼眶子都在发光。一白莹莹的骨头架子,眼眶里冒磷火一样的光,这副模样能把其他走夜路的人给魂都吓丢了。

    “要进去得有灵石或者灵珠,就是你之前吃的那种糖。”苏竹漪又道:“现在灵石一时半会儿弄不来,我们可以去弄灵珠,这样,你去杀几只灵兽,凶猛点儿的,我们挖到灵珠就可以进城了。”

    “杀?”小骷髅愣住,随后摇摇头,“我不杀生,我怕怕……”

    “怕什么,姐姐教你,你体内有一股气对吧,想象着把气聚到手上,一爪子抓过去就行了。”苏竹漪手伸出,五指抓拢,做了个插丨入抓取的动作。

    “爹爹说不能杀生的,我们要行善积德。”

    小骷髅又摇头道。

    山河之灵要形成是最好不要造杀孽,然而现在小骷髅都成了鬼物,跟山河之灵没缘了,还坚持不杀生做什么,又不是叫它杀人,现在谁不杀灵兽?那些正道修士也得通过跟灵兽战斗提高自身实力,同样,人类修士也是很多高阶聪慧灵兽喜欢的食物。进山里来寻求资源的修士,也不晓得有多少葬生在了灵兽肚子里。

    不是我杀你,就是你吃我,各凭本事罢了。

    如今小骷髅有一身本事,它偏偏所它不杀生,苏竹漪看着它就觉得心头烦,你一鬼物,怕黑,怕血就算了,现在还来个不杀生,我养你何用?

    她直接抬手打掉了小骷髅的爪子,感受到前面有低阶灵兽的气息,苏竹漪几个跳跃就跑到了前头,小骷髅害怕得很,站在原地没动,眼泪又掉下来了。

    它在原地站了许久,抽抽噎噎地循着苏竹漪的方向跑,这会儿倒是不怕黑了,只怕跟丢了小姐姐,都忘了他可以直接瞬间返回小葫芦。追到苏竹漪也不过须臾的功夫,到了之后,他又扯住了苏竹漪的袖子,“小姐姐,我去。”

    它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结结巴巴地道:“我去杀,杀……生。”

    “哦,那你去吧。”

    小骷髅的实力很强,在这山里头怕是没什么是他对手,只要他愿意,杀几只灵兽简直轻而易举。苏竹漪能自己不动手自然会省点儿力气,她随意看了下四周,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坐下,“你去吧,我在这儿等你。”

    顿了一下,苏竹漪道:“若是遇到危险,直接返回无定葫芦,知道了吗?”

    “嗯。”听到小姐姐担心自己,小骷髅心里头又稍微高兴了一点儿,然他一步三回头的往前走,走着走着,就看到小姐姐已经闭目养神了,天色那么黑,树木都阴气森森的,心里头那点儿高兴又变成了胆怯,小骷髅努力把窟窿眼瞪得更大些,小心翼翼地抽抽噎噎地上了山,它倒是看到了很多灵兽,然而那些灵兽看到它就跑得飞快,要去追吗?追哪一只呢?

    好苦恼啊!

    小骷髅走后,苏竹漪运转心法修炼,她不担心小骷髅的安危,就它那实力,随便往哪儿一站,威压一放出来,这山上那些灵兽都得跪了。她一边修炼一边等,等到日上三竿了也不见小骷髅回来,苏竹漪觉得有些奇怪,神识微微放开,也勉强能看清远方的景物。

    她看到小骷髅从山上下来,两只手背在身后,爪子握紧,好似捏着东西。因为被他捏在手里,而他实力又比苏竹漪强得多,因此苏竹漪也不到它手里攥着什么。

    不过他那小手能藏得下什么,肯定是灵珠。

    小伙子不错嘛,嘴上说不杀生,动作却是利索得很,连灵珠都挖出来了,本来她还以为要自己亲自动手的,如今看来,孺子可教也。

    想当年血罗门抓去的那些少男少女在家里的时候好多也是鸡都没杀过,蚂蚁都没捏死过一只,结果呢,没几天就开始杀人了。

    你不杀死,就得死。

    所以,开杀戒就是那么简单粗暴。

    “回来了,过来。”苏竹漪招了招手,唤了小骷髅过来,还很贴心地送上了一块灵石。

    小骷髅没接,它双手藏在背后,有些怯怯地看着苏竹漪,道:“小姐姐,小姐姐,我,我找了很久……”

    嗯?

    苏竹漪勾了勾手指,“找到了什么?拿出来我看看。”

    小骷髅犹豫了半天,终于把手伸到了前面,慢慢地在苏竹漪眼前摊开了。

    苏竹漪:“……”

    她看着小骷髅手心里的蝉蜕,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内心很想咆哮,脸上的肉都好像被拉扯绷紧了一样。

    蝉蜕,蝉蜕,你说你杀生,你居然拿了一个蝉蜕过来逗我!!

    “呵呵……”苏竹漪笑了两声,牙齿磨得咯吱咯吱响。她其实有想过,不要逼得太急,哪怕他掐朵花回来,苏竹漪也能想得通,毕竟对于他来说,世间万物都是有生命力的,都充满了勃勃生机,是他一直所向往的,也就是说,哪怕他掐了朵花,也算是迈出了第一步。

    结果,他拿了个蝉蜕。

    现在刚刚春天,你找个去年的蝉蜕,确实得找很久,这一点儿,小骷髅倒是没撒谎……

    苏竹漪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静静凝视着小骷髅,看得小骷髅浑身都不自在起来,他扭了几下身子,低着头弱弱地小声问:“小姐姐,不可以吗?”

    苏竹漪又呵呵笑了两声,“可以,怎么不可以,这样,你去抓个活物过来吧,我们不杀生了。”

    苏竹漪将小骷髅手里的蝉蜕给拿过来放进储物袋里,“这个没生气,我先收着,你去带只活的过来,越好看越好,可以吗?”

    “喔。”小骷髅点点头,再次上了山。

    等它走远,苏竹漪才觉得自己咧着的嘴角都僵了。

    苏竹漪对小骷髅都没脾气了。

    你不杀生,行,你把活的带过来,我来杀!

    一般来说,灵山上的高阶灵兽分为两种,一种是特别大的,一种就是特别好看的。让它挑好看的抓,肯定能挖出灵珠来,有灵珠了,进城的费用还有之后打点的费用自然也就有了。

    她眼巴巴地坐在树下等,没等多久,就看到小骷髅飞奔下山。

    它手里抱着黄黄的一团东西,乐颠颠地朝她的方向扑,因为太高兴,下颌骨都快笑掉了,跑动的时候还发出咔哒咔哒的声响。

    只是它手里抱着的那团毛茸茸的小东西到底是什么?

    不知为何,苏竹漪心头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小骷髅速度奇快,眨眼已经跑到她跟前,将手里毛茸茸的小东西递到了苏竹漪面前,“小姐姐,你看,可爱吗?”他咧开的嘴角都合不拢了,这会儿献宝似的把手里的狗崽子全方位的展示给苏竹漪看,“我觉得好好看,跟爹爹以前给我看的黄狗一模一样,我们叫它叫它笑笑怎么样?”

    他把黄狗举到头顶,“小姐姐,你看,笑笑!”

    苏竹漪笑不出来,她这一辈子,最讨厌的动物就是狗,杀得最多的也是狗。面前这只还是个低阶杂毛灵犬,它到底哪一点儿好看了!

    苏竹漪抬手将黄狗夺过来,狗一落到她手里就拼命挣扎扭动,显然是感觉到了危险。苏竹漪手腕一翻,烈焰掌直接拍上了黄狗的头,然就在这时,小骷髅忽地伸出手,手指戳在了她掌心上。

    她掌心里的火焰瞬间熄灭,手心都被扎破了皮,流了一点儿血。

    小骷髅抢过黄狗,眼眶里又开始掉眼泪,“小姐姐,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别打笑笑。”他把黄狗抱在怀里,“我刚刚在山上,看到它爹娘都死了,就它藏在洞里。”

    其实小骷髅也知道小黄狗不是最漂亮的。

    但他就不舍得把它丢下。

    爹爹以前说,很多人都会养狗看家护院啊,他还听到过狗叫声,不是爹爹给他的梦里听到的,是在他清醒的时候,真正听到的声音,所以他一直很喜欢狗。

    他和小姐姐也可以养狗,到时候,他就可以和笑笑一起保护小姐姐啦。

    苏竹漪觉得自己头很疼,小骷髅说话对她也有影响,他在认真恳求的时候,会在无形之中带着点儿威压,限制人的言行,以至于现在的她,想动手宰了那狗崽子都有些困难,因此苏竹漪指了指那狗,又伸手指了指自己,静静看着小骷髅,冷声道:“我和它,你只能选一个。”

    她表情阴沉严肃,表明了她的态度。

    小骷髅怔怔站在原地,隔了许久,它抽抽噎噎地抱着小狗去一旁蹲着了。

    苏竹漪:“……”

    其实她以为小骷髅会选她来着,妈的,人不如狗。

    不过话说回来,本来小骷髅认她做主就不受任何契约束缚,想走就走,既然它选了狗,那他们就分道扬镳就好,横竖她其实也不怎么待见那没半点儿用的骷髅,养在身边只是个累赘。

    她把无定葫芦取下扔到了小骷髅屁股后头,随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

    至此桥归桥,路归路,就此分别,形同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