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29章 :舍命

第029章 :舍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后一路无话。

    扇子是面红折扇,上面用墨画了青松。

    青松临于悬崖边,迎风劲舞,傲然挺立。苏竹漪本是坐着的调息,她把剩下的几块灵石都用了,才让身上的伤势恢复了七七八八,如今灵石消耗完,她也就从修炼状态中脱离出来,接着打量了一下四周。

    她视线落在了那青松上,忽然心头生了点感概。

    她的心口还刻着逐心咒。

    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松风剑气会出现,替她挡住危险。秦江澜其实是好心,但他天生就是来克她的,明明是好意救她,总能折腾出一些破事。

    苏竹漪知道秦江澜喜欢她。

    他一开始对她有愧疚,因为愧疚,所以关注,因为愧疚,所以容忍。而她成了有手段的妖女之后,总是利用那点儿愧疚去撩拨他,从而获得一些实际的好处,两个人纠缠了那么久,到上一辈子的最后时刻,都是缠在一起的呢。

    这一世的秦江澜已经下山历练了,他游历到哪里了呢?

    假如没有了长宁村的遇见,没有了两个女童只救走了一个的开始,他不会对她有愧疚之心,自然也不会关注她了。想到这里,苏竹漪眉头都拧了起来,她忽然发现,如果没有了那样的开头,要勾走秦江澜的心还挺难。

    一想到秦江澜这辈子可能不会爱上自己了,苏竹漪莫名觉得有点儿不舒服,心头不爽利,她看着那扇子上的青松,又瞥了一眼那虔诚地坐在洛樱旁边成了望(师)父石的青河,犹豫了一下,笑着问:“哎,青河大哥,一直以来你都被秦江澜压了一头,现在得了这机缘,日后秦江澜就不能跟你相提并论了吧。”

    青河虽然跟秦江澜并称江河游龙,剑若惊鸿,但实际上,秦江澜的江湖地位还要高一些,而青河成名没多久就入了魔,在洛樱死后更是化生灭门狂魔,自然再没有人把他们相提并论了。但在那之前,他们一直是绑在一起的。

    一提起当代最优秀的剑修,必定会说,云霄江澜,古剑青河。这是永安镇那个小镇上的人都知道的,因此苏竹漪觉得自己这么问也不突兀。没想到青河侧头瞥了他一眼,“秦江澜是谁?”

    苏竹漪愣住,只觉得一颗心莫名狂跳,她有些惊讶地问:“云霄宗,秦江澜。”

    青河冷笑一声,“无名之辈,未曾听说。”他神情难得有些倨傲,好似在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小卒,还能跟我相提并论?

    怎么可能!

    流光镜岁月回溯,她回到了一千多年前,其他的都未曾有过什么变化,秦江澜怎么会没有呢?她身上还有逐心咒,还有松风剑气,这难道不能说明秦江澜的存在?

    可秦江澜去哪儿了呢?

    明明前世他这时候已经成名,名头比青河还大些,怎么可能没有他,还是说青河一颗心都扑在了洛樱身上,所以对其他人都漠不关心,于是也就不知道江湖上那个压了他一头的秦江澜了?

    这么一想,苏竹漪心头踏实多了。然下一刻,青河又补了一刀,他说:“去年我们古剑派还跟云霄宗的弟子切磋了一下剑法的,年轻一辈中我已无对手,云霄宗作为天下第一剑宗的地位快要保不住了。”

    他的师父洛樱剑法出神入化,云霄宗已经找不出对手来了。而他去年又胜了云霄宗的那些年轻弟子,如今古剑派崛起,隐隐有压过云霄宗的趋势。

    在他心里,师父洛樱剑法天下第一。

    于是,他这个做弟子的也要做到最好,至于什么云霄宗秦江澜,他是压根儿没听说过。

    面前这小女娃说他不如别人,简直是……

    找死。身后的黑剑都蠢蠢欲动,好似要从身体里飞出,他手握成拳,将那股凶戾气又收回体内,随后道:“前面不远就是素芳城,后会无期。”

    说罢,竟是直接踹了一脚,把苏竹漪从扇子上踢了下去。

    好在他也没做得太出格,在苏竹漪快要落地时用一股清风稍稍托了一下她,使得她没有摔趴下,而是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苏竹漪这次没骂人。

    她被刚刚听到的消息震惊了,一时有点儿懵,坐在地上都没动弹。

    没有秦江澜!

    没有秦江澜!

    青河不至于会骗他。也就是说,这一辈子,真的没有秦江澜。

    道器,道器,流光镜是道器,要成功修复岁月回溯很艰难,所以当年她造了那么多杀孽也没成功,后来,后来慢慢温养了六百年,突然就被雷劈了。

    说实话,当时的她压根儿没想过流光镜会在那个时候发挥作用。

    流光镜要成功施展需要祭品,需要强大的祭品,想到了此前洛樱的以身殉剑,苏竹漪脑子里猛地蹦出个念头,秦江澜他做了什么?

    他好似知道什么,在天劫劈下来的时候都没怎么慌乱。

    他还问她,“若是可以回到从前,你还会,还会入魔道吗?”

    当时她怎么回答的呢?

    苏竹漪一时有些恍惚,她不记得自己怎么回答的了,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秦江澜知道,他知道会回到从前!

    把流光镜藏在心上的她都不知道,他却知道。

    因为他把自己献祭了,所以流光镜才能发挥作用,把她带回了从前?

    一个自愿献祭,修为几近飞升的修士,这样的祭品,远远胜过她曾经所屠的岛上生灵。

    内心的震撼让苏竹漪大脑一片空白,她坐在原地,许久都没挪动一下,她从不曾想过,她会回来,是因为秦江澜。

    她也未曾想过,这一辈子,不会再有秦江澜。

    可是逐心咒还在啊,松风剑气还在啊,他,怎么会不在呢?

    她扒开自己衣服,看到胸口那浅淡的红痕,忽然发现,那点儿红印子越来越淡了。此前还犹如一朵桃花,现在,好似一颗淡淡的痣。呵,你还想成为我心头的朱砂痣么?

    明明应该冷笑一声的,她,却笑不出来。彼此相伴了那么多年,一睁眼看见的就是他,也只有他,每天听到的只有他的声音,伴着他的清心咒入眠。

    他是她的紧箍咒,却也是她的避风港。而今,那个占据了她生命里整整六百年的人,不见了。

    也就在这时,一个软软的声音道,“小姐姐,你怎么啦,你……”

    “你别哭呀。”哭,她怎么会哭!她巴不得他不得好死!

    苏竹漪听到那声音,忽地眨了下眼,她看到有泪水从眼里滑落,稍稍一怔,随后又扯着嘴角笑了一下,“没怎么。”

    秦老狗,死都死了,偏偏还要在我心里留道痕,上辈子睡了那么优秀的男人,眼界也高了,难不成,这辈子叫我去当姑子?

    真是给老子添堵。

    “你为什么哭啊,是哪里疼吗?”小骷髅关切地看着她,随后把头凑过去,呼呼地吹了两口气。

    “不是,是风把沙子吹到了眼睛里。”苏竹漪把眼泪憋了回去,她冷哼一声站起来,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小土坡上,前面不远就是素芳城的城门,走路的话最多一刻钟就到了。

    “是爹爹吹的吗?”小骷髅小大人一样地将爪子背到背后,道:“风真调皮。”

    苏竹漪笑了一下,“是挺调皮的,我们要进城了,你先去葫芦里呆着。”

    “嗯!”小姐姐说过,他太瘦了,怕吓着别人。小骷髅钻进了葫芦,脑袋凑在葫芦嘴的位置,偷偷瞄着外头。

    苏竹漪很快调整了心情,大步迈向了城门,既然这机会是你给我换回来的,那我就好好活着,恣意逍遥,也能让你死得其所。

    然片刻后,她又灰溜溜的回来了。

    “没灵石,一边去,进什么城!”

    “小姑娘,看到没,那边有座玉虚山,山上有灵兽,你若是运气好猎到只灵兽还能挖到灵珠,就能缴纳这入城费啦。”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苏竹漪身上一块灵石没剩下,缴纳不了入城费,守城的修士都不让她进门。她上辈子后来成了女魔头,哪里缴过什么入城费,早就忘了还有入城费这事儿,若是记得,她刚刚还能留一块,然而现在,她身上是一块灵石都没了。

    连城门都进不去,自然也就没办法去报名加入素芳城了。

    不过好在她有小骷髅,弄点儿灵石应该不难。因此苏竹漪没犹豫,直接朝玉虚山的方向过去了。而等她走后,那个给她指点怎么赚取灵石的两个修士对视一眼,呵呵笑了两声,朝着玉虚山的方向,尾随苏竹漪过去了。

    守城的修士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

    “如今合欢宗也在收弟子,那小女娃虽然头发短,但五官可生得不错,捉去卖给合欢宗,也能卖个好价钱。”

    “恩,是好货。”素月宗资源多,这次收徒吸引了很多女修过来报名,碰到单身的修为低的,他们就会偷偷掳走,已经干过很多次,算是轻车熟路了。

    “真真是个好苗子,最近抓的那几个,就属这丫头最漂亮,以后长大了,不晓得滋味儿有多*……”两人一边说,一边远远跟在后头,这里好歹是素月宗的地盘,在素月宗城门口动手着实不妥,因此,他们离得挺远,免得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但去了玉虚山,素月宗就管不着了,他们也就可以立刻动手了。

    两人不担心一个年纪这么大点儿的小女娃能有多大本事,要知道,修真界里都要六岁才开始修行,这小女娃也就五六岁的样子,能修出个什么水平来?这种自个儿一个人来的,不知道哪个小村里出来的,肯定也没啥背景,捉走了都不会有人来找。且他们也不担心是那种修真世家离家出走的子弟,因为若是那种孩子,也看不上素月宗这种门派,不会眼巴巴跑这里来。

    苏竹漪刚刚被秦江澜那消息搅得有些心神不宁,也没注意身后远处跟着人,她埋着头往前走,一刻也没停下。

    玉虚山看着近,走过去还是有很远的距离,苏竹漪走了大半天才到玉虚山脚下,她仰头看,玉虚山山高且陡峭,整个山峰都隐藏在云雾当中,这样的山,倒算得上一座灵山了。

    素月宗能够依着玉虚山建城,那东浮上宗的大能对自己的小情人倒是舍得。

    她脸上本来带着笑,然而想到这里,笑容募地一僵。

    秦江澜比他更舍得。

    他为了个妖女,舍了命。

    说什么流光回溯天道不容,那么大一活人都没了,岂不是这天道最大的变数?既然如此,她还需在意什么改命不改命的?。

    横竖,此时的天下,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天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