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27章 :认主

第027章 :认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青河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灭门狂魔。

    也就是洛樱死后的一百年多时间,被他灭掉的门派,证据确凿的都有七八个,就算是个末流门派也能有几百号人呢,更何况他灭的还有个二流巅峰门派,本来都差点儿可以提升一个档次,跟修真界四大门派齐名的。

    也不知道这青河是如何做到的。就算他当时很优秀,跟秦江澜不相上下,但这时候的他们也就三百岁出头,青河比秦江澜还小一些,修为连元婴都不到,很难做到那一步吧?

    虽然刚刚青河把她丢了出来,是他救了她的命。

    但苏竹漪知道青河是个煞神,所以她挣扎着从树上慢慢滑下去,一步一步瘸着腿往洛樱身边挪。

    也就在这时,身后轰隆一声巨响,苏竹漪猛地转头,就看到一身黑衣的男子从裂缝中冲了出来,他黑衣黑发,神色凶戾,一双眼睛更是微微泛红,周身杀气腾腾,好似从尸山血海堆里杀出了一条血路的恶魔。

    洛樱你徒弟居然这么恐怖,你还说当时把他教好了,心里头感觉不到阴暗了?

    这阴暗,谁一眼都能看出是魔修,还是那种丧心病狂走火入魔杀人杀得怨气缠身快要丧失神智的魔头好不好?

    眼看被魔头盯上,身后煞气凝结成刀,苏竹漪感觉到那杀意呼啸而来,让她好似置身于冰窖之中,煞气凝结成剑,斩向了苏竹漪,也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小骷髅从无定葫芦里跑了出来,伸出爪子抓住了刀柄。

    咔哒一声响,它刚刚在葫芦里接上的手骨又断了。而苏竹漪则纵身一跃,扑到了洛樱的旁边,把自己的身子藏在了洛樱的身下,遮得严严实实不说,还一边道:“洛前辈,快醒醒,你徒弟要杀人了。”

    “洛前辈,你徒弟疯了。”

    “洛前辈,我在涯底跟你相依为命,好不容易才活下来,哪晓得刚一出来,就要被你徒弟砍成两半,洛前辈……”

    她在那干嚎,还拼命挤出了点儿泪,而浑身煞气的青河神情异常痛苦,他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到了洛樱的身边,身后的剑猛地拔高,剑形变大,宛如一道漆黑的火龙。

    苏竹漪心头咯噔一下。

    难道说,龙泉剑认主了?

    龙泉剑居然认主了,认了青河为主!

    难怪,难怪,她之前一直想不明白,跟秦江澜齐名的青河怎么突然就有了那么大能耐,能够灭了那么多门派,原来他收了龙泉剑!他收了龙泉剑的话实力大增,邪性又强,灭点门派简直都小意思了,毕竟那可是把极凶之剑,杀的人成千上万。

    龙泉剑那么凶残,青河刚刚收服他还能不能保持理智,苏竹漪躲在洛樱背后,手心脚心都在出汗。眼看青河逼近,苏竹漪只觉得那煞气里带着粘稠的血腥气,让她呼吸都不顺畅了。

    也就在这时,青河脚步一顿。难道说他看到师父,看到心爱的女人找回了一点儿理智?

    然下一刻,苏竹漪就发现,不是青河不走了,而是小骷髅抱住了他的大腿。就好似以前他双手紧紧搂住苏竹漪的腰一样,此刻的小骷髅抱着青河的腿,“不要伤害小姐姐大姐姐,小叔叔叫我保护好你,我答应了小叔叔的。”

    它的手掌刚刚被切断了,这会儿还没恢复,右手只有三跟手指头,正紧紧地掐着青河的腰,手指头都刺破了他的衣袍,扎了叁窟窿。

    青河身后的黑剑再次凝结成型,直接往下坠落,正对着小骷髅的头顶,苏竹漪也顾不了那么多,重重拍了洛樱一掌,洛樱本来昏迷不醒,这会儿吃痛,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闷哼。

    那声音让青河身后的剑微微一顿,他神色挣扎,喉咙里发出一声一声好似龙啸的低吼,显得十分痛苦。而就在这时,洛樱的潜龙剑也轻鸣回应,不似之前遇到龙泉剑那般的惊啸,它的剑鸣柔和了很多,霜雪如花,纷纷落下,落英缤纷。

    有效果!

    苏竹漪不敢再拍洛樱,因为她现在太虚弱,怕再用力拍一巴掌就把人给拍死了,若真拍死了,那她就等着被青河砍成十八段吧,苏竹漪想了想,掐了洛樱腰上的人,一旋一拧,又大声道:“洛前辈你徒弟要杀人了!”

    洛樱微微一动,她长长的睫毛抖了两下,好似将要转醒。

    也就在她微微动了的这一瞬间,青河周身的戾气全消,漂浮在他身后的黑气也瞬间涌回体内,他目色渐渐清明,正要往前走,低头看到抱着腿的骷髅,一手按在骷髅头上,“放手,我不杀人。”

    “哦。”小骷髅果然松了手,他本来其实就没什么力气,抱得也特别累,早就有些坚持不住。这会儿松开手,它低头在草丛里看了看,把断掉的一根手指骨捡起来,却发现像以前一样拼起来不行,手指头无法复原,一时有些慌了。两个窟窿眼又往外冒泉水,但是因为担忧,忍着没哭出声。

    还有小手指没找到呢,在哪儿呢?它头晕乎乎的,身子骨也软绵绵的没力气,好像骨头都快散架了一样。它会变成一堆骨头吗?想到这里,更想哭了。

    而另外一边,青河已经走到了洛樱面前。

    青河的长得很漂亮,是那种很漂亮乖巧的俊俏,他有一张娃娃脸。只是眉毛略粗,眉头微挑,这眉毛又让他显得有了些英气,把那张漂亮的脸也衬得很有男子气概。不过他的长相没有秦江澜那么大气,换句话来说,就一个是小兰花,一个是高山雪莲。

    如果青河脸色不是那么阴沉的话,也能算个漂亮阳光的美男子了。只可惜,他虽然目色清明了,但神情还是十分阴郁。那紧抿的薄唇好似藏着杀机,随时都会张嘴,露出尖利獠牙。

    “出来!”青河冷声道。

    苏竹漪抓着洛樱腰间的束带,不敢松手。

    “出来!”这一次,声音里都带了点儿神魂威压。苏竹漪慢腾腾地挪了一下,也就这么一动,洛樱再次发出一声闷哼,而下一刻,苏竹漪惊悚的发现,青河变脸了。

    他那阴郁的神情瞬间消失不见,紧紧抿成一线的唇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浅笑不说,还露出了一颗小虎牙,一个杀气腾腾的魔头,眨眼就成了个阳光英俊的少年郎?

    苏竹漪:“……”

    果然厉害,这变脸的本事,跟她也不相上下了。

    洛樱睁开眼,看到面前站着的青河,眉头微微一皱。

    就见青河脸上笑容一滞,随后他装作什么都没注意到的往前一步,在洛樱面前蹲下,“师父,你没事吧。”

    洛樱没吭声。

    青河又道:“师父,我知道错了,我愿意回门派接受惩罚。”

    他错了。

    错得离谱,在感觉到师父气若游丝魂灯微弱的那一瞬间,他就知道自己错得离谱。他不敢想象,若是师父陨落了,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一想到那个可怕的后果,他的内心就一阵绞痛。

    “师父,我们回去吧。”

    洛樱微微动了下嘴皮子,但是没发出声音。青河将头低下,把耳朵凑到了她耳边,说:“师父,你大声些。”他在接住洛樱的瞬间就已经给她喂了药,只是她伤得实在太重了,不仅如此,她还失去了左臂。为了救那群人,自己斩断了左臂,身上有了龙泉剑,当时发生了什么,青河一清二楚。

    为什么,要为了那些无关紧要的人,险些送了自己的命。一想到她差点儿就陨落了,青河的心尖儿都在颤。

    他的耳朵离洛樱极近,近得好似贴到了她的唇,感受到了她唇上的温度。

    苏竹漪在一旁看着,默默地挪了几步,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小骷髅身上。

    她看到小骷髅低着头在地上转来转去,口中念念有词,走过去一问,小指头掉了没找到,正觉得奇怪,这样的小骷髅还能找不到自己的骨头,就看到小骷髅身子摇晃两下,直接倒了下去。

    她下意识伸手,将小骷髅抱住,扶到了一边坐下。接着又看到了地上的小指头,捡起来递给了它。

    小骷髅没有晕迷,只是有点儿虚弱,觉得眼前好似有好多小姐姐在转,他数来数去没数过来,还差点儿数花了眼。

    直到此时,苏竹漪才仔细地打量了小骷髅,它的骨头有些发黄,左边第四根肋骨居然断了道口子,苏竹漪知道,那个位置是心脏附近。虽然小骷髅已经是鬼物了,一个骨头架子压根儿没内脏,但它伤了元气,也会表现在心脏周围。

    小骷髅一直捏着小手指,过了一会儿,那小指头才长回了自己手上,他见状高兴了许多,然一低头,看到自己断掉的肋骨又伤心了,“小姐姐,这里是不是好不了呢?”

    “我感觉这里好似要很久才能好。”那断裂处缺口说窄也并不窄,能恰好伸进去一个小指头,它不习惯,手指头老伸进去卡在缺口里。“看着好难看。”

    苏竹漪听到它的话,视线从下往上移,接着一抬手,把他头顶的绿发带给取了下来。

    入手那一瞬间,忽然有一丝迷惘。这绿丝带,竟会带给她一股熟悉的味道。正回忆间,小骷髅嗷嗷叫,“小姐姐,你为什么把发带取下来啊?”

    苏竹漪就懒得想那么多了,她把发带缠在了小骷髅断裂的肋骨上,顺手打了个歪歪扭扭的蝴蝶结,“这样就挡住了,你是男孩子头上不能带绿。”

    “可是小叔叔就把这个绑在头上啊。”小骷髅依然不能理解。

    呃……

    “你不是怕难看么,戴在头上就难看。”她总不能跟一个这么点儿大的骷髅解释头上戴绿的深意。

    “可是小叔叔带着就好看。”

    苏竹漪难得收了脾气,对它稍微友善了一些,结果就听到它聒噪得不行,顿时有些烦,松了手问:“那你觉得我好看吗?”

    “好看。”算你识相!

    “她呢!”苏竹漪指了一下被青河抱起来的洛樱问。

    “也好看。”小骷髅连连点头。

    苏竹漪又指着青河问,“那他呢?”

    这会儿洛樱再次昏睡过去,青河又变得阴沉至极,脸黑得跟锅底似的,身后剑影还十分狰狞,将他的脸都映得有些扭曲,完全不能称为好看。

    然小骷髅又点头,“好看呀。”

    苏竹漪:“……”

    就你和你那什么小叔叔的审美,知道什么叫不好看?脑袋上顶坨狗屎你都觉得好看。

    她撇撇嘴,懒得搭理它了。而这时,小骷髅又指着自己肋骨上的绿丝带问,“这个是蝴蝶吗?不像啊!”

    “这个是蝴蝶扣!”

    苏竹漪刚说完,就听青河道:“这个是绿疙瘩。”

    她抬头,就看到青河手一抬,身边出现了一个扇子一样的飞行法器,他把洛樱放上去后,蹲下身,把苏竹漪打的结解开,又重新打了个结。

    绿色丝带在他手中穿行,形成了两个对称的小翅膀,比苏竹漪那个歪歪斜斜的蝴蝶结看起来漂亮多了。

    “真的是蝴蝶也。”小骷髅也很给面子地赞叹道。

    打完了蝴蝶结,青河伸手指了指扇子,冲苏竹漪道:“上去。”

    “上去干嘛?”苏竹漪心念一动,虽然青河很凶残,但现在能够压制他凶性的洛樱还在,她可以找青河寻求点儿帮助,比如搭乘他的飞行法宝去素月宗啊!若是能搭法宝过去,一炷香的时间就能到,能节省太多时间,还不会有危险。

    于是她立刻扬起头,甜甜一笑道:“这位大哥,你看在洛前辈的面子上,送我去素月宗好不好?”

    孰料青河眉头一拧,阴沉沉地道:“叫我师兄。”

    “哎?”

    “刚刚师父说,带你回古剑派,悉心教导,好好呵护。”青河嫌弃地看着苏竹漪,一字一顿,咬牙切齿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