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24章 :无情

第024章 :无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

    她醒了之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水泡里,跟洛樱呆在一起。

    周围是冰冷的泉水,而她们处在一个圆形的水泡当中,与外界的阴寒隔绝,最让她惊讶的是,这水泡里还有桌椅,桌子上还放着一个剑柄,还有一个长方形的石头镇纸,下面压着一片发黄的枯叶。

    这泉水的本质是龙泉剑的剑气,剑气里怎么会有这么一片地方呢?苏竹漪下意识地去看洛樱,她一动,洛樱就睁开了眼,静静瞥了她一眼,洛樱道:“龙泉剑是邪剑,残害无数生灵,外面的七个魔修镇压剑身,以恶制恶,而里面的剑意,却是由一个正道剑修镇压的,他牺牲自己,封住了龙泉剑的剑意。”

    她左边胳膊齐肩断了,本来修士若是断了胳膊腿不算什么严重的伤,生肌丹就能让断骨重生,但洛樱是主动献祭的胳膊,献祭的还是传说中的凶剑龙泉,因此她那左臂,恐怕长不回来了。除非龙泉剑毁,她的胳膊就没有恢复的可能。哪怕是用丹药长出,也会直接被龙泉剑吞噬。

    龙泉剑还存在一天,洛樱就不会拥有左臂。但她神色淡然,脸上依旧没有任何表情,说完话之后又深深地凝视了苏竹漪一眼,片刻后道:“那片叶子彻底枯黄的时候,就是封印破开,龙泉剑重现天日之时。”

    她说了这么多,都没说到关键地方。

    苏竹漪站起来,她四处打量了一番,随后走到桌边,想把剑柄拿起来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线索。洛樱的话她是相信的,既然这是牺牲自己封印了龙泉剑的那位正道大能留下来的剑柄,基本上是不会害人的了。

    没想到手还没触到剑柄,她就听到洛樱道:“心术不正之人,碰了那剑柄会受伤。”

    苏竹漪手微微一顿,随后扭回头看着洛樱,她扯了扯嘴角,笑着道:“洛前辈说什么呀?”她现在才那么点儿大,刚刚在上头好歹还拉了秦川一把,手都被剑意割得血肉模糊,这洛樱居然说她心术不正。

    洛樱没有回话,而是静静地看着她。她那双眼睛特别干净清冷,是漫天的冰雪,任何污迹在洁白无瑕的冰天雪地里都无所遁形。

    苏竹漪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陷了,明明此前洛樱还替她说话来着,不过现在她看洛樱的眼神也明白她的确知道了些什么,便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笑着道:“我心术不正,前辈却是全天下最有名望的好人,您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不如想个法子送我出去呗?”

    若洛樱要杀她,肯定早就动手了,她掉下来的时候洛樱就根本不会救她了,这说明洛樱是个滥好人,哪怕知道她苏竹漪心术不正,依然要救她,既然如此,她也不担心洛樱要她的命了,没脸没皮地继续道:“剑意这东西一会儿只要人还在,元神没有崩溃,体内有一点儿灵气就能施展得出,不如你在弄出一条银龙,把我送出深渊地底呀前辈,待我出去之后,一定给你立个长生牌位,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心术要多正就有多正。”

    她表情陈恳,就差痛哭流涕地说自己一定要痛改前非了。

    洛樱依旧没说话,仍是用那双清澈的眼睛看着她。

    苏竹漪:“……”

    他妈的这洛樱的一双眼睛还能元神攻击啊,总觉得自己被她看得浑身不自在,饶是她脸皮城墙后,这会儿也有些诡异地发烫了。苏竹漪眼珠一转,泪水溢出眼眶,她哽咽道:“前辈,我还年轻,我这么小,我,我不想死……”

    洛樱轻轻闭上眼,淡淡道:“你身上有剑气。”

    哎?这牛头不对马嘴的话是什么意思?

    “之前在外面的时候,你身上透出一道剑气,所以我可以将那孩子推出封印,却救不了你。”

    洛樱顿了一下,“龙泉剑最喜欢的祭品,自然是剑意。”她的眼睛再次睁开,轻轻斜了苏竹漪一眼,这一眼让她的眼神变得风情多了,苏竹漪脑子有点儿懵,心头还下意识闪过一个念头,这洛樱果真生得极美,神情稍微生动一点儿,就添色不少。

    “你那剑意绿意盎然无坚不摧,龙泉剑很喜欢。”洛樱又说:“所以之前我只能把那孩子送出去,现在也一样。”

    苏竹漪是个恶人,所以她一直只信自己,洛樱救她她高兴但不会感激,洛樱不救她,她也不会因此而产生恨意。

    她作恶不救人,自然也不会觉得别人应该救她。所以秦川出去了,她掉下来了,她压根没想过要问为什么。

    没想到会从洛樱这里得到答案。

    苏竹漪不傻。

    她刚刚被美色晃眼心思飘远,现在反应过来心头只想骂人。

    “秦老狗!秦老狗,秦老狗!”这个名字在她心头喊了十八遍,她恨得咬牙切齿,双手都握紧成拳。

    他生来就是来克她的,亏她之前掉下来的时候,脑子里想的还是他的脸。

    如果不是逐心咒上的松风剑意,她现在妥妥已经逃出去了,跟飞鸿剑门的那些弟子一块出了封印,怎么会落到这里。洛樱最后都死这儿了,她都没出去,自个儿还有机会活命?

    苏竹漪深吸口气,让自己勉强平静下来,颤声问道:“难道没有别的方法出去了?”她一边问,一边打量四周,随后一咬牙,忍着疼痛将神识施展开,也就在神识放出的那一刹那,龙泉剑龙啸声再次出现,震得她哇地喷出一口鲜血。

    她用袖子抹掉嘴角血迹,随后抬手拿起了桌上的镇纸。

    肉眼看不出来,然神识一扫,就发现这镇纸并非普通的石头,里头有阵法。她拿起镇纸的那一刹那,便听到一个醇厚的声音从石头里传了出来。

    “龙泉剑是大凶之剑,万万不可让其出世。若你能听到这段声音,证明你剑意不俗,且心怀正气,还请为了天下苍生,镇住这柄邪剑。”

    秦江澜是正道大能,他的松风剑意也是正气凛然宁折不弯的,有什么样的人,就会有什么样的剑意,因为她身上施展出了那样的剑意,所以吸引了龙泉剑,再次坠下深渊,滚入龙泉剑的剑意深潭之中又进了这正道大能的水泡,现在被他告知,要以身祭剑镇住着龙泉剑?

    什么玩意儿!

    本来她以为能找个出路,哪晓得竟然是这么一句话。她心头不悦,将镇纸扔回桌上,而这时,那声音又响了起来,“龙泉剑是大凶之剑,万万不可让其出世。若你能听到这段声音,证明你剑意不俗,且心怀正气,还请为了天下苍生,镇住这柄邪剑……”

    就不能说点儿别的?

    “那位前辈以身镇压龙泉剑,肉身元神皆灰飞烟灭,不会有一丝残魂留下,所以只能用留声阵法保留一点儿声音,无法留下一丝半缕残魂,也就没办法跟后人交流。”

    洛樱再次开口,“他只留下了这一句话。”

    苏竹漪心情焦虑,她没有搭理洛樱,一个人在角落里坐下。

    上一辈子,洛樱死了。

    现在局势很明朗,洛樱在救出飞鸿门的修士之后,也来到了这里,然后她为了天下苍生,学那正道大能祭了龙泉剑。

    然而苏竹漪她不想死。

    她也没有剑意去祭剑。

    可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出路。密封的气泡,气泡外面是龙泉剑剑意所成的深潭,还有火龙在深潭里游走,好似下一刻就要冲破这个气泡,她处境艰难,一时想不出任何化险为夷的方法。

    就算是上辈子她全盛时期,困在这里头都无法活着出去。

    洛樱出不去,哪怕是秦江澜来了,他也出不去。

    更何况是现在只有炼气三层的她。

    苏竹漪很狂躁,心头邪火在燃烧,戾气都深重了许多,然就在这时,一段熟悉的静心咒响起,让她稍稍一愣,随后竟是笑了。她寻了个位置坐下,说:“你们这些正道大能,都喜欢念这段咒语是不是?”

    洛樱念的静心咒跟秦江澜念的是同一段,他们的语调都极为相似,两人的音色都很好听,秦江澜的声音清冷磁性,洛樱的声音稍微有一点儿沙哑,若柔和婉转一些就会十分勾人,偏偏她语调平板,毫无起伏,跟秦江澜也是一模一样。

    见这小女童很快就平静下来,洛樱也不再念咒了,她回答:“我有个徒弟,他小小年纪就心存戾气,跟你一样,我时常念咒给他听。”

    青河?

    跟秦江澜齐名的那个青河,本以为他是长大后才长歪的,原来从小就是个黑芯。不过这洛樱聪慧,好似有一双洞彻人心的眼睛,难不成,她当初会挑选青河当徒弟,就是因为看出来青河是个黑的?

    苏竹漪好奇,直接问道。

    没想到洛樱点点头,“恩。”

    “我本以为我已经把他教好了,因为在他心里,我已经感受不到从前的凶戾和阴暗。”她说起青河的时候,语气依旧是平缓的,哪怕说到青河最终偷了剑心石叛出师门,洛樱也没什么情绪波动。

    她很平静。

    平静得让苏竹漪都觉得有些不对了。青河是她唯一的弟子,唯一的细心呵护的弟子叛出了师门,她说起来的时候声音没有一点儿波澜,好似根本漠不关心。但若说她是个冷漠的人,又怎么会救了那么多人,为了救人牺牲自己呢?

    “你好像不怎么关心你那徒弟嘛。”苏竹漪试探着道。

    不料洛樱突然抬起头来,怔怔道:“他说我没心,对任何人都一样。”

    这话就有点儿耐人寻味了。

    苏竹漪是个见惯了儿女情长的,一瞬间就有了一个猜测,莫非那小坏蛋青河被洛樱感化,并且爱上了自己师父,哪晓得师父对谁都好,任何人都救,心中有大爱没小爱,他求爱不成一气之下将幼年时心中的恶给放了出来,又或者是想得到师父关注引师父出山,所以偷了剑心石不说,还跑到外头为非作歹了?

    就在这时,洛樱又道:“我确实没心。”

    “当年,为了练剑,师父让我把心献给了剑心石。”在那一瞬间,她眼神里终于有了一丝迷茫,“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洛樱……

    她其实年纪也不大呢。

    而且在她人生的前些年,她都只是在山里练剑,跟唯一的师父朝夕相处,而在那之后,她也只是跟唯一的徒弟青河朝夕相对,她其实还是一个很简单的人。

    简单到苏竹漪有点儿想笑。他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苏竹漪笑出了声,哎哟,青河,你如果真喜欢的是这个妹子,那你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你师父她,没心嘛……

    说她有情,却也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