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22章 :以毒攻毒

第022章 :以毒攻毒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众人都被这样的变故惊呆了,然更让人惊讶的是,洛樱那一剑斩在手臂上,辰天的手根本没有受伤,反而是洛樱的剑都好似卷了刃。

    “我的手……”辰天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臂,随后发出一声惨嚎。

    没用的,此刻他们已经在地底,在龙泉剑的地盘上,而辰天打上了祭品的烙印,根本是死路一条。苏竹漪低垂着头,表现出一副很惊恐的模样,然心头却是千回百转。

    龙泉剑是凶剑,需要祭品满足它的*,它又是剑,对祭品也有要求,它喜欢的恐怕是剑修,酷爱吞噬的应该是剑意。

    洛樱剑道造诣那么高,若她以身祭剑,很有可能能让龙泉剑暂时消停下来,这样一来,他们其他人就有机会活着出去!

    上一辈子,洛樱以身饲剑,换得飞鸿门其他弟子安全,而青河得知洛樱死亡真相,所以屠了整个飞鸿门,对了,他之后杀的那些人,会不会都是受过洛樱恩惠之人呢?

    洛樱帮助过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也不是每一个受接受了她帮助的人都会大声说出来,因此当时大家都没往这个方面想,如今这么一联系,苏竹漪就觉得自己的猜测有些靠谱,她顿时更心烦了。

    若是这次洛樱以身祭剑,她也跟着跑出去了,日后肯定会被青河追杀到天涯海角,真他妈是让人左右为难啊。就在苏竹漪思索问题的时候,飞鸿门修士那边异变陡生。

    只听那辰天连连惨嚎,声音痛苦至极,好似被活剐了一般。他在惨叫,飞鸿门其他修士也是惊叫连连,哭声不断……

    正道这些小辈就是一惊一乍的,经不起一点儿风吹雨打,遇到危险大喊大叫能有用?

    苏竹漪心头冷笑,她淡定得很,不慌不忙地抬头瞄了一眼,就看到辰天整个人化作了一滩血水,那血水看着还有些锈迹斑斑,又像是铁锈一般。

    只是眨眼间,一个活生生的人就变成了一滩水,只留了一套红白相间的弟子服铺成在地上,使得飞鸿门弟子惊恐万状,个个面白如纸,跌跌撞撞地朝着洛樱的身边跑。

    “洛前辈,怎么会这样?”

    “洛前辈救命啊,师兄死了,我是不是也要死了!”刘真脸上早已没了骄横,她满脸泪痕,神色慌张,身子都抖得有些间歇抽搐了。

    洛樱缓缓站了起来,她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只是道:“先找到龙泉剑真身所在位置。”

    飞剑煞气将封印冲开了一道细缝,而他们现在实际上已经处于封印当中,当时就是从封印冲开的裂缝里掉下来的,现在,也只能找到裂缝,再想办法飞出去了。

    那裂缝,必定就在龙泉剑剑身附近。

    洛樱持剑顺着水流方向继续往前,飞鸿门的弟子紧紧跟在她身后,他们倒还顾念同门情谊,一个扶起了瑟瑟发抖的刘真,另外一个背起了不能动弹的秦川,至于死掉了的辰天,却是没人敢多看一眼了。

    等他们稍微走远了一些,苏竹漪就摸到了那摊血水边,用锄头把那堆衣服里的储物袋给挑了出来。

    龙泉剑吃祭品只吃人,又不碰他身上的东西,苏竹漪是个雁过拔毛的,如今她又穷困潦倒根本没什么修炼资源,自然能捡一点儿是一点儿。那袋子里灵石还有十几块,还有几件下品法宝,比之前那个弟子要有钱多了。至于之前说的那些彩色石子儿这辰天身上竟然一颗都没有,想来全部都装在刘真身上,那女修从头到尾都没把石子儿拿出来给大家看看,说她胆小如鼠吧,这方面倒还沉得住气。

    苏竹漪把这个储物袋整个塞进之前那个储物袋里,随后一路小跑跟上了队伍。

    他们跟着水流走了整整三个时辰,明明是一直顺着水流的方向走的,到最后又回到了原地。飞鸿门那刘真在看到辰天衣服的时候再度惊慌失措,其他修士也是一脸凝重,而苏竹漪跟着晃了这么一圈,心头已经有点儿数了。

    龙泉剑取潜龙在渊的意思,本身是柄寒冰剑。洛樱的潜龙仿造龙泉剑打造的,所以她那柄剑自带寒霜,一般人很难驾驭。同样,若是当年那龙泉剑没有用那么多人殉葬,它也是一柄寒霜剑,然而那铸剑师先是让全族投入炼炉殉葬,后又以身祭剑,剑成那日又杀了那么多生灵,使得这柄剑煞气十足,怨气凝结成邪火,能将寒霜化水。

    这就使得镇压在七姑娘山下的龙泉剑剑身滚烫,周围却有寒冷泉水。这周围的泉水,其实相当于是龙泉剑的剑意,类似于潜龙剑剑身上布满的霜,他们顺着水流的方向走,可不就是绕着这龙泉剑转了一圈,最终当然会转回原地。

    所以也不用去找什么剑了。

    这剑就被他们踩在脚底呢。辰天是祭品,他死的地方,估计就是龙泉剑剑心之处,也是煞气最浓的地方,也就是说,被龙泉剑冲开的封印裂缝应该就在那里。

    封印封的是剑,不是人。

    他们从辰天死亡的地方往上飞,没准就能逃出升天,然而问题来了,大家身上的灵气在掉下来的时候都被那灼热的气息给吞噬干净了,没有灵气自己不能飞,飞行法宝也用不了,就算用丹药补充了灵气,离地三尺那热浪就席卷而来,把体内灵气再次焚烧殆尽,因此他们想要上去自然也极为艰难。同理,他们既然掉下来了,哪怕身上还没戳那肉章子,也被龙泉剑默认为了祭品,到嘴的肥肉想飞?

    只怕没那么简单。

    在苏竹漪思索的时候,洛樱已经走到了辰天死亡的地方。她直接踩在了那摊衣服上,踩上之后就站定不动,脸上没有什么表情,连眉头都不曾微皱。

    飞鸿门的修士连看都不敢看的地方,一袭白衣的洛樱就静静踩踏其上。她静默片刻,忽地反手一剑,苏竹漪心头一跳,难不成那洛樱虽是看出了那位置不妥,却跟她所想的方向不同,而是打算攻击那里,想要斩去龙泉剑的煞气?不行,这样岂不是弄巧成拙,她可能会把裂缝扩大,甚至破坏掉那封印!

    苏竹漪心急如焚,然下一刻,她眼睛瞪大,被眼前情形震慑当场。

    洛樱那一剑并非斩向衣服,而是斩向了自己的胳膊。

    她胳膊上鲜血涌出,顺着潜龙剑剑身滴下,缓缓滴入那堆衣服当中。

    献祭!

    洛樱真的在献祭,她在用自己的血去喂养那龙泉剑!洛樱以血饲剑之后,右手再次挥剑,一道一道寒霜在空中凝结成实体,堆叠而上,形成了一道道阶梯。

    她脸色苍白,嘴唇却格外红艳,此时声音稍稍有些沙哑,她低喝道:“上去。”

    苏竹漪立刻明白了洛樱的意思。

    她速度极快,踩上了洛樱冰霜剑意形成的阶梯,那台阶很高,她身材矮小腿还短,爬起来挺困难的,只能用锄头挂在上面一道剑意上,然后借力往上攀,接着继续往上……

    看到苏竹漪的动作,飞鸿门的其他修士也终于反应过来,他们个个人高马大的,修为也比她高,哪怕这会儿灵气都不能用,动作也比苏竹漪灵敏得多,几个人瞬间越过了她,踩着飞剑剑意一路往高处飞奔。

    苏竹漪还被那刘真踩了肩,直接以她当垫脚石,往上蹿出了好几步。她虽然憋气,但这会儿也不是报复的时机,眼看那冰雪阶梯在融化,她不敢停顿,飞快地甩着锄头往上爬。

    这个时候逃命在即,没有人管那个手脚跌断,无法动弹的秦川。

    秦川躺在地上没动,他仰头,呆呆看着自己的师兄师姐们越爬越高,只剩下了一个小白点,看着小师父挂在半途中,也在卖力地往上爬。等到完全看不见最高处的人了,秦川一点一点儿地爬到了洛樱身边,他问,“前辈,我能帮您什么忙吗?我的血好像也挺厉害的。”

    看到洛樱流了那么多血,面色苍白如纸,秦川慢慢挪动自己那断腿,猛地朝着自己止血了的伤口拍了一掌,任由鲜血流向了那堆衣服。一直面无表情的洛樱微微低头,静静看了秦川一眼。她目光幽冷,即便此刻都还含着春雪,却是没有之前那么凛冽了。

    随后她轻轻跺脚,手一抓一扔,将秦川直接抛向了高空,与此同时,她冷声道:“带他上去,否则我撤了剑意。”

    他们现在是借助洛樱的剑意往上爬的,一旦洛樱撤去剑意,所有人都会跌下来,因此话音落下,在秦川附近的那个飞鸿派修士立刻抓住了洛樱,他感觉脚下的阶梯好似凝实了一些,顿时欣喜若狂,觉得自己抓对了。

    然眼看着已经看到了一线天光,忽然间,左右两侧的墙壁上出现了几道黑影。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留下来陪我啊……”

    天上出现了七个人影,而这七人,四女三男,看着并无实体,好似飞天幻影一般,看他们神态举止,还有身上煞气,妥妥魔修无疑。

    什么七仙女,明明是七个煞气腾腾的魔修,以恶制恶,以毒攻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