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20章 :孤冷

第020章 :孤冷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想到,她竟然能见到古剑派洛樱,活的,不是画像。

    上一辈子,有两个美人在修真界极其有名。她们并非同一个时代的人,却同样出名,报出名号全天下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个侠名远播,一个臭名昭著。

    一个死了,却活在许多人心里。

    一个活着,无数人巴不得她死。

    此刻见到活着的洛樱,苏竹漪倒是小小震惊了一下,不过她也没机会感概,只觉得脚下突然踩空,大地瞬间裂开,她整个人直接跌进了那几尺宽的裂缝当中。苏竹漪手中锄头变大,一锄头砍在裂缝边,然锄头接触到的土壤瞬间松垮滑落,那土地依旧快速裂开,她根本无法找到一个着力点。

    千钧一发之际,头上数道剑光刷刷而至,那雪亮的剑光落在她脚下,寒意逼人,竟是冻结成霜,形成了白霜一样的阶梯,苏竹漪足尖踩到剑霜,借了那阶梯的力量缓冲,身子往上弹起,不仅缓解了下坠的趋势,还往上方弹起飞出,苏竹漪大喜,本命锄头再次挥出挂在了一棵倒下正好卡在缝隙之间的树上,她抓着锄柄左右一荡,借着那力道飞出了地缝。

    然而就在她飞出去的那一刻,地底深处突然传出一声长啸,那声音尖利刺耳,震得苏竹漪头晕目眩,好似有一股火随着那啸声从地底喷出,热浪席卷而来,将她体内灵气瞬间蒸发殆尽。

    她的身体再次不受控制地往下坠落。

    不仅是她,她甚至看到那白衣的洛樱也从天上掉了下来。

    就好像黑夜里那唯一的圆月从空中坠落,沉入深海,此后光线尽失,万物销声。

    苏竹漪不知道自己将跌进哪里,在那一瞬间,她脑海之中闪现了很多画面,那些记忆深处早已蒙尘的人和事,像是一只手抹在了布满尘土的镜子上,细细擦拭,渐渐露出了原本的面貌。

    洛樱死的时候,她还小,还在长宁村讨饭,跟野狗抢食,挖树皮充饥。她没见过洛樱,也不知道洛樱什么时候死的,但她长大后听过很多洛樱的故事,知道她死的那段时间,迎春花刚刚开。

    她死后一年,飞鸿门被青河灭门。

    飞鸿门被灭门仅仅是一个开始,伺候百年时间,她那徒弟青河灭掉的门派不晓得有多少个,杀的人也难以计数。

    现在,苏竹漪不仅撞见了飞鸿门,她还看到了洛樱,她二月底出来的,在七姑娘山上耽搁了半个多月了,现在已经是三月天,迎春花差不多也开了……

    这么多条件撞到一起,苏竹漪还想不明白就是傻了。

    这次七连山异动,洛樱死了。

    她上辈子就死在这里,死在了七连山里,而她的死跟飞鸿门弟子有关,以至于她那徒弟青河,灭掉的第一个门派就是飞鸿门!青河是为洛樱报仇吗?

    这七连山下到底封印着什么,连洛樱都会死在这里?要知道,刚刚洛樱那几道剑气展现出来的实力,根本不比千年后的秦江澜弱。她的剑气已经化实,都能在空中形成可以踩踏的冰霜阶梯,这样的剑道实力,跟巅峰时期的秦江澜也相差无几。

    但是,这样厉害的洛樱,竟然折在了七连山里,而事情的真相还被掩盖,使得后世的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七连山里到底藏了什么秘密。

    “哐”的一声响,苏竹漪撞到了一块坚硬的东西,她后背被撞得火辣辣的疼,但这一点儿撞击缓解了她下落的趋势,她勉强稳住身形,用神识仔细地扫了一下地面,接着扭转身子,在空中强行滑动一段距离,最终跌进了冰凉彻骨的地下水当中。

    “咚”的一声,苏竹漪重重扎进水中,她两腿拼命往上蹬,不多时浮出水面,紧接着游向了岸边,爬到岸上过后,才稍稍喘了口气。不远处还有一具飞鸿门弟子的尸体,那人在上方灵气也被烧干了,没有灵气就不能飞也保护不了自己,结果摔得脑浆迸裂,直接毙命。苏竹漪艰难地走到尸体旁边,仔细搜了一下尸身,从他身上摸出了一个储物袋。

    主人死了,储物袋也就没了禁制,她直接打开查看,找到了一块中品灵石和一小半瓶丹药,虽然穷酸得很,但有总比没有好。刚刚从上面掉下来时她的包袱也掉了,装里头可以用来补充灵气的树根自然也没了,这一小瓶灵气丹倒是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拿出一粒丹药服下,苏竹漪就坐在血肉模糊的尸体旁快速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稍稍恢复之后,她便开始打量起四周来。

    周围黑漆漆的,视线能看见的范围也就周围三尺远。神识刚刚分出一点儿去试探,那一缕神识刚刚探出,就好似有一声长啸在脑海之中炸开,震得苏竹漪头晕眼花,双耳都开始渗血。

    她不敢在施展神识,只能瞪大眼睛仔仔细细地搜索周围。

    脚下很光滑,明明前面就是地下河,但她脚底下踩着的土地上光秃秃的,一点儿青苔都没长。苏竹漪好奇地蹲下,伸手摸了一下地面,她发现地面还有点儿烫,好似被火烤着一般。然旁边的河水却冰凉刺骨,到底是何原因,才能让这样的寒冷和酷热结合在一起,又没有半点儿雾气呢?

    苏竹漪在原地转了几圈,都没有看到任何阵法,呆在原地坐以待毙不是苏竹漪的生存之道,她略一思考,就打算顺着地下河水流的方向往前走。

    苏竹漪沿着水流的方向往前走,大约走了一里路,她看到前面有了光,循着光线找过去,苏竹漪就看到了好几个人。

    飞鸿门的弟子点了一堆篝火,十几个弟子围在火堆边,气氛显得有些沉闷。

    洛樱独自坐在一侧,她白袍上沾了血迹,显然受了伤。她此时闭着眼睛,飞剑插在她身前已经冻成了一根冰柱子,而她周围的那一片地方都起了一层霜,以她为圆心,冰霜覆盖了一个圆形。

    看她这样子,好似剑道有损。这才使得自己剑气无法自控,将周围的一片区域都影响了,想来这也是飞鸿门弟子不敢靠近洛樱的原因,否则的话,以洛樱的身份地位,那些飞鸿门弟子围着的就不是火堆,而是洛樱了。

    是过去跟他们一块儿呢,还是独自一个人闯荡呢?

    如果是上辈子的噬心妖女苏竹漪,这种时候她肯定不会跟一群正道,特别是正道中的巅峰人物呆一块儿的,然而现在,她只是个小孩,刚刚跨入修真大门只有炼气实力的小娃娃,跟他们呆一块儿没有问题吧。

    苏竹漪又往前走了几步,她的出现引起了飞鸿门弟子的注意,其中一个女修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

    这女修声音有点儿耳熟,但苏竹漪一时没想起来在哪儿听过。

    “我本是想翻过七连山去拜师学艺,然而翻山的时候山突然裂开了,我就从一道裂口处掉了下来。”苏竹漪没隐瞒,怯怯地问:“仙长们,这,这是哪儿,我们还能出去吗?”

    她话音落下,问话的修士还未回答,就看到火堆角落里有个躺着的人挣扎着坐起来,他看到苏竹漪后眼睛一亮,一脸惊喜地道:“小师父,你也在这儿!”

    他受了伤,胳膊腿儿都断了,因为坐起来动作太大还疼得呲牙咧嘴地倒吸了几口凉气,随后又闷声道:“小师父你怎么不告而别了呢!”

    是长宁村的馒头少年!叫什么来着?哦,秦川!

    在秦川喊她小师父的那一瞬间,飞鸿门修士看她的眼神就变得不那么单纯了,她能感觉到有几个修士审视的目光,还有若有若无的敌意,苏竹漪顿时明白,她在长宁村做的事情可能露出了什么马脚,被飞鸿门的弟子给发现了。

    该死的小三阳。

    跟秦江澜那个大三阳一样专门克她的。

    飞鸿门的修士仔细地打量苏竹漪,随后有好几个修士脸色都微微一变。村民们雕的小和尚五官并不真切,若不是秦川提起来,他们都没想过面前这女童会是那个小和尚。

    “你就是那个小师父,魔道余孽,你师父是谁?”先前问话的女修冷哼一声,“明明是个女童,还说自己是和尚,诓骗村民给你塑金身,在井水里下失魂咒,年纪虽小,心思却如此歹毒!”

    “刘真师姐,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小师父救过我们村的人。当初陆老太诈尸……”秦川连忙解释,他怎么都不相信无心小师父会害人。当初她浑身是血,跟陆老太战斗的情形依旧牢牢刻印在他脑海之中,秦川怎么都不相信她会作恶。

    “凡人诈尸十分艰难,没准你说的那僵尸,就是她养出来的。”刘真看着秦川道:“小师弟你不知人心险恶,这些魔道修士哪怕年纪小,心思也歹毒得狠。既然她自称无心,没准就是五千多年前那罪大恶极的魔头姬无心的传人。”

    说到这里,刘真又语气急促地道:“对了,姬无心就擅长控尸!”

    这么一说,刘真更是觉得自己的猜测*不离十了,她的法宝是套在手上的一串铃铛,这会儿直接抬起手摇动起来,她一边摇铃一边道:“是不是你设计害我们,把我们这里到底是何居心?”

    苏竹漪终于想起来这刘真的声音在哪儿听过了。

    她不就是那个发现了寻宝鼠,然后追着寻宝鼠过去触动了封印引发山崩地裂的女修么?

    他妈的,就是你这白痴把大家害成这副样子的,还敢在这里胡说八道!

    若是从前的她,抬手就撕烂这白痴的嘴!然而现在,她只能一脸茫然地道:“姐姐,你说什么,我没听明白。”

    “装疯卖傻!”因为体内灵气干了,刘真发现她摇动手上的音铃也没什么威力,因此她放下手,直接抽出腰间软剑,朝着苏竹漪一剑劈了过去。

    苏竹漪压根儿没动。

    因为她看到,一直闭目养神的洛樱睁了眼。

    她目光如霜,只是淡淡扫了刘真一眼。

    刘真被她那一眼看得浑身发寒,握剑的手都在轻颤。

    “这里的封印至少有上万年的时间,与她无关。”洛樱微微侧头,瞥了苏竹漪一眼,淡淡道。

    她很冷,不苟言笑,眉宇间尽是淡漠疏离。

    苏竹漪一直以为这个行侠仗义帮助了无数人的女修必定是慈眉善目温和善良的,却没想到,她的真人会这么孤冷。

    不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她的眼神,都让人觉得冷若冰霜,极难亲近。

    果然是百闻不如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