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17章 :走调

第017章 :走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鬼物!”看到陡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骨头架子,秦江澜眼神一凛。

    他明明召唤的是身上被他下了逐心咒的苏竹漪。现在为何会出现一具小骷髅,若不是一眼能看出是个实力强悍的男孩,他都怀疑这是不是苏竹漪了。毕竟,一千一百多年前的苏竹漪也只是个五岁的小女孩。

    流光镜将他带回了一千一百年前。

    现在的他骨龄刚好三百岁整,刚刚下山不久,一路降妖伏魔,这个时候,他还没去到西北长宁村。流光镜把他带回了从前,却又带到了另外一片天地。

    这骷髅,肯定就在苏竹漪身边,甚至于,他可能正在伤害她,在伤害她,又接触到了逐心咒,难不成是在挖心?想到这里,秦江澜心尖仿佛被谁重重捏了一下,一时来不及思考其他,他目寒如霜,手中利剑挥出,斩在了骷髅身上。

    三百岁的秦江澜剑道已经有所成就了,现在的他就是修为低了一些,但一身的剑道领悟还在,剑意自然不容小觑,苍松迎雪,绿意盎然。然剑光落到小骷髅身上,却连一丝划痕都没留下。

    不过被砍了一剑,小骷髅倒是没哇哇大哭了,他呆呆地站在原地,仰着头用一双黑窟窿眼愣愣看着秦江澜,好半晌才回过神,随后又伤心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爹爹,小姐姐,小姐姐……”

    直到此时,秦江澜才发现这具骷髅虽然是鬼物,但身上没有半点儿凶戾之气,他身上传来的气息很干净纯粹,根本不像个凶物。最重要的是,这骷髅实力很强,哭声里都带着威压,若他要杀苏竹漪,苏竹漪根本活不下来。还有他刚刚喊了小姐姐,听到这个称呼,秦江澜心念一动,

    秦江澜收了剑,眉头舒展开,问:“你小姐姐是谁?”

    小骷髅一边哭一边答,“就是小姐姐。”

    “可有名字?”

    “小师父。”

    秦江澜:“……”

    “刚刚跟你在一起的是谁?”这骷髅看着单纯至极,真不知是如何养出来的,若是跟着苏竹漪长歪了到处杀人放火,不晓得会改变多少人的命数,届时,天道更加难容她。

    “是小姐姐啊,她睡醒过后,心口疼。”听到这个回答,秦江澜便更加肯定,苏竹漪此前是跟小骷髅在一块儿了,难不成是因为小骷髅实力更强,所以这异界召唤就把它给抓过来了。而它叫苏竹漪小姐姐,足以说明他们关系不错,小骷髅实力又这么强……

    该不会是苏竹漪费尽心思收到了一个强大的鬼物做手下了?此前逐心咒异动,也是她在收服前遇到的危险吧。这么说,她好不容易找到个可靠的帮手,却被他阴差阳错给唤走了。

    秦江澜:“……”

    苏竹漪这会儿大概正气得跳脚吧,眼前浮现她气急败坏的脸,秦江澜嘴角微微勾起,那笑容犹如水中花影,水波清荡,涟漪晕开,花就揉碎了散在水中央。秦江澜眸色渐深,视线落在了古卷之上。

    现在的苏竹漪太弱小,基本没有什么自保能力,偏偏她野心又大,不甘居于人下,哪怕重生前想的也是做天下第一人,谁挡杀谁……

    他得把苏竹漪的小骷髅送回去。

    然古卷之上,并没有记载送回之法。

    现在应该怎么办呢?看着依旧在哭,一边哭一边用手骨托着自己下颌骨的小骷髅,秦江澜走到他跟前,看着不到自己腰的小骷髅,他蹲下身,跟他平视,将声音放低了一些,“别哭了,我是你小姐姐的朋友,这段时间你先跟着我,我想办法带你找她。”

    他容貌出尘,声音清冷,话语中却有一种能让人心静的安抚力量。

    小骷髅歪头看他,依旧哭得停不下来,声音倒是小了一些,但依旧抽抽噎噎的。

    秦江澜没哄过小孩,他刚刚一时情急之下砍了小骷髅一剑,心头是有些愧疚的,加之他给苏竹漪喊小姐姐,秦江澜爱屋及乌,对一具骷髅鬼物就有了容忍之心,这会儿犹豫了一瞬,他伸出手,轻轻摸了一下小骷髅的头。

    小骷髅抬头用黑洞洞的眼眶子瞅着他,半晌之后才道:“饿。”

    饿了,得吃灵石。

    秦江澜有灵石,赶紧递了几块过去。若这小骷髅只吃灵石的话,五岁的苏竹漪养起来还挺困难的,秦江澜心头默默地想。

    小骷髅吃完了还在抽噎,他说:“叔叔,你给我唱个歌儿吧。”

    他站定,“爹爹给我唱歌了,我就不哭了。”

    秦江澜:“……”

    苏竹漪是小姐姐,他就是叔叔了。虽然这么叫并没什么问题,但是,心头总有那么一丝淡淡的不悦呢。

    他凝神看向小骷髅,心道苏竹漪是怎么受得了这只小骷髅的呢?哭哭啼啼,吃灵石,还要人唱歌,若是苏竹漪那脾气,指不定得一脚把它踹散架了。转念想到五岁的苏竹漪那么弱,她纵然有心,怕是也奈何不了这小骷髅吧。

    “我不会。”他是云霄宗的师尊,弟子眼中无所不能的师尊,念得了咒语掐得了法诀,呼风唤雨剑斩山河,却是从未开口唱过一句歌。倒是那女魔头,在他念静心咒的时候,天天在竹屋里哼着悠扬婉转的小调。

    “不会可以学哦,我教你啊。”

    “叔叔,你唱错了。”

    “又错了……”

    大抵是咒语念得太多,秦江澜唱曲儿就跟念咒一样,根本没什么音调起伏,从来没落在该有的调子上。他一直不知道,自己也有这么,这么笨拙无力的时候?好似舌头都撸不直了。

    下意识地哼起了苏竹漪天天哼的那小曲儿,秦江澜发现,他大概只有哼这首听了六百年的曲子,声音里才会起波澜吧……

    天上星辰密布,夜色朦胧。

    一个长衫玉立的剑修跟一个只到他大腿高的小骷髅结伴前行,剑修一袭黑衣,唯有发上翠绿束带显眼,像是发髻上落了两片青竹叶,小骷髅骨骼如玉,全身上下都闪亮亮的,在夜里发出盈盈的光。脚步无声,唯有风声沙沙作响。

    “我爹爹,爹爹,爹爹爹……”没舌头,说话不打结,但是下巴碰得咔哒咔哒响。

    “嗯?”

    “在风里陪着我呢,哈哈哈。”小骷髅看着秦江澜的手,忽然抬起爪子,轻轻的捏住了秦江澜的袖子。

    秦江澜微微一顿,随后大掌伸开,握住了一截小手骨。

    一路向前,它还不懂孤单,他已满腹思念。

    ……

    长宁村的夜晚十分安静,张猎户死后,连狗叫声都不再有。

    苏竹漪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人了。她带了两身衣服,还有之前做的一些小玩意儿,画的一叠符,然后就没啥可带的了。本来还想着再做一个替身草人了再上路,但一来时间紧,二来材料也收不齐。

    商队快来人了,正好这次商队里头还有正道飞鸿门修士过来收弟子,她的女儿身自然瞒不住,所谓小和尚的谎言自然一戳就破,而且此前她在在村民的水井里都下了符咒的,虽然没派上用场,但井水里到底加了料,她要去处理也麻烦,哪怕下了暴雨也会留下些蛛丝马迹,索性懒得管了,直接离开就是。

    等一个月后,她都跑到天涯海角了,那些修士即便察觉出什么,难不成还到处找她不成。再者,飞鸿门也蹦跶不了几天就会背洛樱那徒弟给灭门,哪有机会再去找她麻烦……

    她没想过跟任何人告别。横竖都是要死的人,何必多费口舌。流光镜本来就是天道不容的道器,她回来已是逆天而行,改的命数越多,自身遭劫只怕更深,苏竹漪又没有半点儿舍己为人之心,她没主动杀人已经不错了。要知道,重生前,她对欺辱过她的长宁村村民毫无感情,恨不得直接抬手给灭了,如今么,她懒得动手。

    苏竹漪掀了帘子出门,她看到老柳树的柳条都垂到了小庙门口,刚刚出去,她的头便碰到了一截柔软的枝条。如今是二月末,长宁村其他的植物还是光秃秃的,老柳树却发了新芽,那鲜嫩的翠绿在夜色下都隐隐发光。

    苏竹漪看到碰了自己额头的柳条,一撇嘴,把那柳枝直接掐下来放嘴里嚼了,还嘀咕了两句,“新芽里灵气比老叶子多啊,灵石吸收得很好吧……”

    一路过去野兽不少,找不到灵草的话还挺麻烦,不如挖一些老树根带着充饥。

    她掐了叶子又挖了一些树根塞进了包袱里,做完这一切后老柳树也没啥反应,苏竹漪都觉得老树得抽她了,毕竟她挖了那么多树根,然而,它并没有那么做……

    只是一阵风吹过,满树嫩叶摇得沙沙的响,那些叶子像是玉石一样,在星光下熠熠生辉了。

    苏竹漪没有储物袋,背着个沉甸甸的包袱已经走出了一丈远,那柳条犹如垂下的万千丝绦,依旧还悬挂在她头顶上空,轻轻摇晃,剪着夜风。

    她想了想,又回到了老树底下,绕着老树转了一圈,视线落在老树身上的小坑洞上。那小洞外头有暗纹,像是长了个耳朵似的。苏竹漪把手指头伸进一个小洞里掏了掏,随后把本命锄头拎出来,变小之后,她把锄头拿在手里掂了好几下。

    现在炼气三层了也能把锄头缩到巴掌大小,苏竹漪啧啧两声,握着小锄头开始在树上刻字了。

    “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苏竹漪。”

    刻了字老树依旧沙沙的摇叶子,苏竹漪便低头,冲着那树洞小声道:“看你识相,告诉你个秘密。”

    “大概还有个一年半左右,会有恶人害你,一把火将你烧得精光。”说完,她拍了拍老树的树干,笑眯眯地道:“好好修炼,早日成精。”

    老树再怎么厉害,这一年半载的时间也长不出个脚来跑掉。

    血罗门修士肯定会来,那它就一定跑不掉。这样一来,即便她泄露了天机,也改不了啥命数吧。

    假模假样的提了个醒,苏竹漪乐滋滋地背着包袱摸黑出了长宁村,她沿着村外的小溪往前走,丝丝灵气注入脚下,天蒙蒙亮时,便已经到了七连山。

    苏竹漪没有选择去永安镇,如果没记错的话,素月宗这一两年也会纳新,而穿过七连山再走上个把月,就能到素月宗所在的素芳城。

    素月宗乃是个女修门派,苏竹漪选这个宗门没别的原因,就是宗主有钱有靠山,门下弟子福利好。

    就是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