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14章 :咔哒哒

第014章 :咔哒哒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骷髅没说话,倒是姬无心又开始惨嚎起来。

    他费尽心思,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儿子最后能变成山河之灵,强大,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没想到,现在被天雷劈得功亏一篑,而自己的儿子却变成了一个怪物。他甚至连肉身都没有,只有一个骨头架子,森森白骨,毫无血肉。

    偏偏是五雷轰顶,偏偏是雷劈的,这是老天不容他,老天在惩罚他吗?

    “老天,你有报应报应到我身上,我儿子是无辜的!”姬无心情绪很不稳定,九座石莲台此时已经聚集在了一处,在头顶上空飞速撞来撞去,苏竹漪本来是想爬出去的,但这会儿她也不敢冒头,怕被乱飞的石莲台再次给砸死了,至于抱着她腰却没吭声的骷髅……

    至少它现在没有杀她,好歹是可以商量的吧。

    姬无心其实早已经死了,留在这玉螭吻里头的只是一缕残魂,为守护阵法而存在,为养育山河之灵而生,如今阵法毁了,封魂石碎了,孩子直接成了大凶之物,那缕残魂在狂啸间变得越来越疯狂,他凄厉的叫声震得苏竹漪头晕目眩,然而她不敢就这么晕了,若是真倒下去,指不定在昏迷之中就被啃得干干净净……

    她咬破舌尖儿,强打起精神,想把锁在腰上的手骨头给掰开。

    姬无心说灵石法宝在棺材底下,说明那底下有藏身之地,或许还有出路跟村口那老树相连,不管怎样,她都不能坐以待毙,至于那直勾勾看着自己的小骷髅,反正他没动手,就当他是傻了吧……

    苏竹漪把箍住自己的手臂给掰开了,她现在年纪小身子也小,动作更是利索,找到缝隙避开了石莲台,随后一下子矮着身子躲到了棺材旁边,接着用肩膀抵着棺材用力往前推,体内灵气全部运转起来,本命法宝锄头则把棺材往上撬动,一人一锄头合力之下,才把棺材往旁边推了一不到一尺远的距离。

    棺材底下确实内有乾坤,刚刚露出这么一点儿缝,苏竹漪都感觉到了灵气扑面而来。然而就在她打算继续努力然后跳下去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子一轻,整个人直接飞到了空中,却是一座石莲台上的睚眦身形变大,用爪子将它拎到了空中。

    睚眦虽然是玉做的,但此刻它利爪坚硬,将苏竹漪拎在空中,爪子一收拢,苏竹漪就疼得倒吸了两口凉气,血滴答滴答的掉下去,她被提在空中,能够看到自己的血雨线一样落下,滴落在堆积了淤泥的污水中。

    滴答滴答,血水落下,那抹红缓缓晕开,氤氲成纱,使得她视线所及,都带了一片暗红色。恍是回到了从前,也是现在一般大小的年纪,她被人提在空中,看长宁村的村民被杀死,看那个村子在烈火中焚成灰烬。

    苏竹漪以为自己重活一次,会有更好的机缘,她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知道那些宝藏藏在哪儿,所以,她一定会成为天下第一人,无人再能欺她辱她,然而她都快忘了,从前的她每一步都过得惊心,若稍有不慎,她可能就送了命。

    其实她没忘,她还曾笑着告诉过秦江澜,若是她不狠,她很有可能早就死了,死在七岁那年,甚至是死在野狗口中…

    流光镜啊流光镜,怎么就把她带回了最糟糕最底层的时候呢?

    难不成她今日会命丧于此?那可真是应了她当时的话了。

    利爪再次收拢,现在的苏竹漪根本无力反抗,她那锄头想要过来拼命,被另一个石莲台压着,这会儿锄柄都断了一截,根本无力救援。苏竹漪意识渐渐有些模糊,心头忽然觉得有些遗憾和怅然……

    她跟秦江澜朝夕相处了整整六百年。

    她虽口口声声说要杀了秦老狗泄愤,但实际上,她更想把那个高高在上的正道假正经拉下水,撩丨拨他调丨戏他,让他早早成为自己的裙下称臣,然后再一脚踹了,高高扬着下巴告诉他,我不喜欢你,你滚……

    她了解他。毕竟那秦江澜容貌绝色出尘,就连那方面也是天赋异禀,她可舍不得就那么杀了。

    脑子里迷迷糊糊的,苏竹漪好似看见了秦江澜的脸,她抿嘴一笑,“呵,秦老狗,今生,我们怕是见不了面啦,没有我这个妖女,你,你能渡劫飞升的吧……”

    喉咙里咳出一口血,苏竹漪只觉得那利爪已经抓进了她的心脏,然而就在这时,她心脏位置犹如火烧,与此同时,她的身上竟然腾地涌出了一股剑气,直接劈在了玉睚眦身上,斩断了它的利爪……

    “秦江澜!”

    那剑气苏竹漪再熟悉不过,不正是秦江澜成名剑法松风剑法,如松劲,如风迅,剑气一出,一道绿芒闪现眼前,好似青松苍翠,愈挫弥坚,哪怕经历风雪涤荡洗礼,依旧宁折不弯。世人都说秦江澜的剑跟他的人一样刚直不阿,然苏竹漪一直心头鄙夷,他那么直,那么高冷清贵,倒最后不还是被她被掰弯了……

    然此时再见到那剑气,苏竹漪简直欣喜若狂,她艰难扭头,却没有看见熟悉的清隽身影踏光而来。

    秦江澜不在这里。

    刚刚发出剑气的是她心口的逐心咒!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现在的苏竹漪没有时间去考虑秦江澜到底是什么意思了,玉睚眦被一剑劈裂后,里头束缚着的灵泉竟然从里头涌了出来,并且涌向了棺木之中。

    本来这阵法就是拘了这些天地灵脉供养阵法中的小骷髅的,只不过在阵法的控制下,这个温养是一个缓慢的过程,然现在玉睚眦被砍破,里头的那消耗了将近一半的灵泉直接冲向了棺木,那棺木再沉重也经不住这么巨大的冲击,整个棺木都漂浮起来,而里头的尸骨更是被冲得七零八落,不成人形。

    反倒是苏竹漪,因为还被那睚眦的另外那爪子拎着胳膊,没有受到灵泉冲击……

    但她知道,若说刚才姬无心的残魂还有所压制,现在,他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因为棺材被冲毁,里头他的,他爱妻的尸骨,都毁了。

    眼看死亡的阴影再次笼罩头顶,苏竹漪忍不住捂着心口高声叫道:“秦江澜救我!”

    逐心咒毫无反应!

    难不成那剑气还他妈是一次性消耗品啊……

    苏竹漪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沫,她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直接强行运转心法,勉强施展了一招擒拿术,从底下翻腾汹涌的灵泉当中抓了一道水线过来,紧接着吸收进体内,飞速地运转心法吸收灵气,待到灵气差不多了,汇集于双脚,与此同时她一掌打出,竟是想趁着姬无心狂乱没空理她之时,断臂逃走……

    然就在此时,姬无心控制的玉睚眦动了,神魂威压瞬间压下,它直接张开了嘴,朝着苏竹漪的头颅咬了下去……

    “说好的不造杀孽了呢!”元神高度紧绷之下,好似识海之中的封印也随之减弱不少,苏竹漪识海剧烈震动,身上也猛地迸射出了强烈神魂威压,使得睚眦的动作稍稍一滞,只是这并不能阻止他的杀意,它嘶吼两声,再次靠了过去!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软软的声音道:“咔哒咔哒,你不要伤害小姐姐!”

    小骷髅从水里冒出个头,它捡起了苏竹漪的本命法宝,艰难地抱在手上,幸亏那锄头柄断了一截,否则那锄柄太长,它压根不好抓。

    “放手,不然,不然我打你了哦。”小骷髅挥动锄头甩了出去,结果没打着玉睚眦,他自个儿手臂骨反倒跟锄头一块儿飞出去了。

    玉睚眦像是被下了定身咒,瞬间不动了。它的嘴依然张着,然而却停在距离苏竹漪的小光头还有不到两寸的距离,再没有前进一步。

    它没有咬下去。

    所有石莲台都转移了目标,上面的玉石雕刻都调转了头,头朝着小骷髅的方向,并围在了它周围。

    小骷髅吓得直哆嗦,全身的骨头都在颤,下颌骨都快掉了,它说:“你要吃我吗?我,我长得瘦,身上没几两肉。”

    苏竹漪脑子都快炸了一样,然而她听到这话,仍是扯了嘴角勉强笑了一下。

    你那确实是一丝肉都没,完全是个骨头架子嘛……

    她一咧嘴,就疼的吸了口气,就这么一点儿动静,玉睚眦又转了头,视线落在了她身上。

    结果就听到那小骷髅着急地喊:“那你先吃我,先吃我,只是我告诉你,我爹爹可厉害了,他马上就过来了,要是看到你害人,肯定饶不了你。”

    也就在这时,钳着苏竹漪的爪子终于松开了。

    苏竹漪直接跌落在水中,只是那水是灵泉,因此她泡在水里反而还舒服一些,伤口的血都止住了。

    “悟儿。”

    “咔哒咔哒,我爹来了!”小骷髅兴奋地道,“你快逃跑吧,我爹来啦!”

    “悟儿……”姬无心的声音渐渐恢复了平静,那只玉睚眦眼睛里涌出了少许清泉,好似双目在流泪一样,它看着小骷髅道:“悟儿,你醒了,真好。”

    这么一个大凶物吸了人血诈尸,居然还能保持天真善良,真是叫人不可思议。他生前难道一点点儿怨气不甘都没有?

    “咔哒咔哒,爹爹,你在哪儿呀?你说我只要醒过来,就带我去外面看蝴蝶的。”

    是的,五千年前,悟儿快要闭眼的时候,他伤心欲绝,抱着他说,让他不要睡,醒过来,只要他醒过来,就带他出去看蝴蝶的,原来,他一直还记得。

    五千年了,五千年了啊……

    玉睚眦长啸一声,无定葫芦从中间直接破开,而那葫芦陡然缩小,变得像只小船一样,驮着小骷髅和苏竹漪一块儿飞出了地底深坑。

    外面依然是暴雨,电闪雷鸣,苏竹漪本就是个落汤鸡这会儿被大雨冲得眼睛都睁不开,她只是听到那小骷髅又说:“这就是下雨吗?那就是闪电吗?爹爹我是不是睡太久,所以饿得没肉了呀?”

    他问:“我吃东西会长高,会长出肉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