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11章 :贼老天

第011章 :贼老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宁村村民住的都是竹楼。

    张恩宁家住在西北方,背后靠着一个土坡,土坡上栽种了几棵小树苗,然下暴雨的时候,仍会有大量的泥土滚下来,好在土坡不高,虽然会添不少麻烦,但也不至于把竹楼冲垮。

    这时候天色刚蒙蒙亮,张恩宁的娘已经起来了,她在木栅栏里小院里的水井里打水,然后舀水浇门前那一小块的菜田。菜田旁边还养着一只老母鸡,正咯咯咯咯地叫,像是要下蛋了。

    张氏看着不到三十,她的衣服颜色很深,且洗得发白,还打了不少补丁,发髻上也只插了根不起眼木簪,这等朴素或者说寒酸的打扮也难掩她姿容秀丽,难怪会被村里头的其他汉子给惦记上。

    苏竹漪在栅栏外站着看,她手里头的寻灵盘还没动静,没感觉到这竹楼附近有灵气。

    这时,张氏抬头看到了苏竹漪,她脸上顿时扬起笑容,“小师父,怎么到这儿来了?”说完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小师父你稍等,我去烙几个素饼。”

    苏竹漪连忙摇头,“多谢施主,我已经用过早膳了。”

    “这次来是为了感谢张恩宁的,若不是他舍身相助,我也制服不了陆老太。”

    听到苏竹漪夸张自己儿子,张氏觉得脸上也有光,笑容更明艳了一些,寻常凡女能有这等容貌已是十分不错,当然,跟原来的自己比起来,却是差距甚远。

    苏竹漪嘴角一勾,甚是自信的邪魅一笑。

    然如今她一个光头小和尚,门牙磕掉了只剩下俩漏风的黑洞,这么笑起来,就是自我感觉良好,旁人眼中的傻甜白。

    张氏乐呵呵地将苏竹漪请进屋坐,苏竹漪也就从她口中套了些话。

    张氏本名姓姜,原本不是长宁村的人,她小时候住在永安镇,父亲是个给人看病的大夫,家境在凡人之中还不差,只不过有天不小心得罪了个会法术的修士,家中父亲被直接打死,她娘也悬梁自尽。

    张氏那天和哥哥上山采药去了,回去路上遇到好心的邻居告诉了他们这噩耗,让他们赶紧逃走,不要回家,因此两人连家也不敢回往山里躲,后来,她哥哥为了护她被野兽咬死,她以为自己也活不成了,结果被一个女修给救了。

    那女修还带她回去,惩戒了那作恶的修士,替她父母报了仇。后来她遇到了张恩宁的爹,因为在永安镇已经没了亲人,她便跟着张恩宁的爹定居在了长宁村。

    说到此处,张氏双眼已经含着热泪,她忽然道:“小师父,你说我是不是命中带煞,所以才会克死亲人呢?我现在跟恩宁相依为命,我不想他再受到任何伤害了……”

    苏竹漪仔细瞧了一下张氏面相,没看出什么不妥。说到底,是现在这天下凡人命贱,若不小心冲撞了修士,那真是随时都可能送命,她苏竹漪原本不也杀了不少人,那时候人命在她眼里只是个数字,时不时听到哪里魔修屠城死伤万人,哪里兽潮袭村民不聊生,哪里大能对战方圆百里寸草不生……

    而现在,她眼前是个活生生的凡人,也曾是家中掌上明珠,也曾拼命挣扎努力求生……

    “知道你为什么还在底层挣扎么?因为哪怕遭遇了这么多磨难,你怨的不是别人,反而是问责自己,是不是因为自己命中带煞,才遇到了那么多灾祸,克死了亲人……”

    苏竹漪张了张嘴,没把心头的话说出口。她只是眨眨眼道:“我瞧你面相没什么不妥,我以前跟师父学过一些风水格局,我在你家中看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张氏顿时大喜,连忙道:“多谢小师父。”

    这下,苏竹漪就握着寻灵盘正大光明地在张恩宁家里转了起来。那口水井是她重点照顾的对象,仔仔细细看了许久,寻灵盘也没动静。等绕到竹楼背后,苏竹漪发现竹楼左边有条小路,通往后山。

    说是后山,其实也是个小土坡,坡上长满了草,有村民在山上放羊。她往山上慢腾腾的走,等走到了山坡最高处,赫然发现这正中央用石头垒了个圈,正中间是个圆形石台,她站到石台上远眺,恰好看到村头那棵老树,枝条左右摇晃,随风而动。

    手中寻灵盘轻轻抖动,苏竹漪嘴角一勾,眉眼含笑。看来,这姬无心的遗物估计就在这底下了。

    正常情况下,树木向阳的方向会更枝繁叶茂一些,然而那棵千年老树却并非如此,它整棵树都朝着苏竹漪现在所在的地方倾斜,也是这边的树叶更加苍翠,阳光照射下,竟是如同翡翠玉石一般。

    苏竹漪现在矮得很,她没灵气也不能飞,站在树下根本看不到这么多,如今在山坡上瞧得远,这才瞧出了点儿名堂。

    石台与树倾斜方向连成一线,加上寻灵盘抖个不停,还有山上的草叶茂盛,连吃草的羊都显得颇有灵性,若是活得年头长些,只不定得吃出个灵羊来,只不过往往它们还没修炼出来,就被人给宰杀吃了。

    好吧,现在问题来了,怎么才能把这石台挖开?就她现在这小身板,要挖得多久,正惆怅间,忽然心中一动。

    她怎么忘了,自己的本命法宝是个锄头啊。

    本命法宝是个锄头,虽然说出去有点儿丢人现眼,但现下倒是能解她燃眉之急。她想到这里就顺着来路下了山,看到路边等着的张氏,一脸期盼的看着自己,苏竹漪随口胡诌,“山上那石台垒成圆环,那山低矮背阴,杂草丛生,里头阴气就聚集在了环内跑不出去,所以对你家这竹楼都有些影响,现在天气不好,等来年春天阳光大好的天气我来做个法事,把那石台毁掉即可。”

    小和尚虽然年幼,但说话头头是道,这几日在长宁村做的事也是有目共睹,因此张氏极为信服,只是她道:“那石台以往有村民在那祭拜呢,说是拜山神的,没想到竟是个聚阴之地。”

    听到有村民祭拜,苏竹漪倒有些担心了,若姬无心的墓穴就在那,还安排了什么东西守墓的话,那东西长年累月受了村民祭拜,特别是祈福祈愿的话,没准还真能养出个什么神神鬼鬼的怪物来。她现在身体不好,没打算立刻就动手挖坟,本想等到春天找个阳气正的时间来挖,现在倒觉得不能这么草率了。

    身子骨得养好,修为提升一截,祭品也要备齐,最好把那书再拿过来翻翻看,看后头到底有没有对于此地的记载。

    苏竹漪跟张氏道别,在村子里转了转,之后回到大树下,看那张恩宁已经进入了入定状态,倒有些刮目相看了。

    这小子,心志倒是坚定。

    张恩宁静心养神的时候,苏竹漪也开始修炼润脉诀,就这么枯坐到了傍晚,她收了功,把张恩宁叫起来,赶他回家了。

    之后的三个月,苏竹漪养好了身子,人也长高了一点儿,她头发依然剃得光溜溜的,身上穿的也不是普通的袍子,而是村民给她做的小僧袍,罩个红袈裟,更衬得她冰雪可爱。小和尚在村里人气更旺,庙门口更是香火不断。

    苏竹漪:“……”

    自己不上进改变命运,反而跑来求她这样屁大点儿的小和尚指点迷津,想学点石成金之术的都有,还有想生儿子的,这帮村民也是没救了,啧啧……

    这段时间,苏竹漪画了不少符,她将画的符烧成灰,把符灰水偷偷下到了村民的水井里头,给长宁村的村民都下了咒,这些都是普通凡人,要设计控制他们不难,若挖坟那天真的需要祭品,那她肯定会吹响竹笛毫不犹豫地把所有人都驱赶过来,让他们排着队去送死。

    还有一个月,商队就会到村子里来了。

    她得在那些修士到来之前把事情办好,然后早早离开长宁村,到时候穿过长宁村那边的破林子,找个灵气浓郁的地方躲起来修炼,届时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这三个月张恩宁也学了修炼口诀,能够引气入体了,苏竹漪引他入了门,之后就懒得管他,至于他跟着那书能学多少,最后学成个什么鬼样子,也都不在苏竹漪关心的范围内,她如今唯一牵挂的,也就是山坡上那石台而已。

    这日天光大好,紫气东来。苏竹漪扛着锄头上了山,在石台四方位点上蜡烛,又撒了三十六个铜钱在石台上。

    接着,她还拿出了一个替身草人,咬破手指,挤了点血滴在草人身上。若等下遇到危险,这替身草人是可以救命的。

    苏竹漪准备好这一切就不动了,她盘膝坐下,在石台边念起了静心咒。

    这是秦江澜念了六百年的咒语,她以前从未学过,然而却能轻而易举地念出来,似乎当时秦江澜的语速和咬字也被她模仿了一样,此时念起来,还有秦江澜的说话腔调。他还是影响到了她……

    想到秦江澜,苏竹漪就微微皱眉。

    有的人一辈子就顺风顺水,这时候的秦江澜刚刚下山,也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

    而她,哪怕重活一世,也是从底层爬起,危险重重,说起来,还真是有几分不公。

    等到正午时分,苏竹漪直接一脚将垒成圈的石头踢开,接着扛起本命锄头,从中央石台直接挖了下去。

    锄头锋利,不多时就将石台砸碎,苏竹漪看四方蜡烛燃得好好的没有熄灭,心头稍稍松了口气。她继续挖坑,不多时就挖出了个大坑,然坑底下啥都没有,看来挖得还不深。这会儿坑快比她高了,苏竹漪从坑里爬了出来,用灵气催动本命法宝继续挖,然挖着挖着,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头。

    天上飘来一朵云。

    将头顶上空明晃晃的太阳完全遮住,也就是眨眼的功夫,瓢泼大雨倾盆而下,瞬间将蜡烛扑灭了。苏竹漪站在坑边都有些愣了,她怎么都没想明白,这天气为何会变得如此之快,快到让人无法接受。

    发愣的那瞬息的功夫,滚滚雷声又来了,只见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径直落在了她挖出的土坑之中,在坑里的本命法宝屁事都没,只是吓得飞出来瑟瑟发抖,但坑里头被劈出了个黑黢黢的洞,雨水倒灌入洞中,像是一头隐藏在黑暗之中,长大嘴吸水的恶龙……

    这不对劲!

    上次突然出现的天狗食日是这样,这次的陡然变天也是这样,她明明卜算过,根本不会犯这样的错误,除非,除非天道不容她。

    她想起了那古籍上对流光镜的记载。

    岁月回溯,逆天改命,天地不容。如今她虽然回来了,但她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改变很多人的命数,所以,天道不容她,会想法设法的给她制造难题,抹杀她这个异类。然天地有正气,天道有规则,也不会无缘无故就害她死,只会给她制造难度。

    苏竹漪觉得头有点儿疼。

    她想了想,反应迅速地后退一步,直接把周围的石头块推进了刚刚挖好的坑,此时苏竹漪不敢再探那山洞,指不定还得生出什么幺蛾子,就在她打算填了坑避避风头之际,忽觉地动山摇。

    妈的,竟然还地动了?她脚下裂开一道大口子,整个人还未来得及跑开,就直接从那张开的口子里滚了进去,口袋里装好的竹笛也摔了出去,苏竹漪眼睁睁地看着那笛子被一块石头给压碎了,也就是说,她准备好的祭品没了。

    她被石头砸了头,一下子就有些昏昏沉沉的,跌跌撞撞滚了一圈儿,最终落入了那个黑黢黢的洞口中,一进去,就感觉自己身子泡在了冰凉彻骨的寒水里,冷得她连打了几个喷嚏,恨恨骂了一句贼老天。

    这里头,到底有什么在等着她,苏竹漪搓了搓手,将灵气聚集在眼睛处,小心翼翼地四处张望起来。

    然后,她看到不远处有一点儿白莹莹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