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10章 :正和邪

第010章 :正和邪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恩宁从怀里掏出一个油纸包,小心翼翼地把那油纸包一层一层的解开,一脸凝重地把里头的小册子拿了出来。他递给苏竹漪,“喏,就是这本。”

    他翻不开书,守着宝山不能用也毫无办法,倒不如用来换取最大的利益。道理他都懂,这也是为何每年三月都有商队过来,他却从来没有把书拿出去问过商队的修士,因为他不敢冒险。

    苏竹漪接过那本薄薄的书,翻开一页后发现这书还是个法宝,书页并非是纸,而是修真界的绿幽石,被炼制过后用刀切得薄如蝉翼,比纸片还轻薄,再用上好的荧墨石做成笔,将字迹刻在这样的绿幽石片上,便能保存千年万年。

    翻开第一页,她看到了无心二字,顿时心头一喜。

    这册子,竟然是她要找的姬无心留下来的,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苏竹漪上下一扫,粗粗看了一遍,发现姬无心就是很随意的记载了一些低阶术法,他是魔道,开篇的就是跟起尸有关,张恩宁的确没骗人,这上面确实有记载。

    苏竹漪翻开第二页,第二页就写的一些探穴之术,当年野史上只是说姬无心是个魔道强者,有很多法宝和修炼资源,没仔细说他是哪一派,苏竹漪这会儿翻了翻,断定姬无心恰好是跟死人打交道的,他擅长探墓控尸发死人财,那些修真强者墓地大都有法宝传承,也就是修真界人人都想进去捞一笔的秘境传承,姬无心能够推断出秘境位置和开启时间,他不富才怪!

    第二页的这些内容苏竹漪都知道,她也是个博览群书的,探穴风水水平也不低,否则的话,她也挖不到流光镜了。她没仔细看,又往下翻,结果翻了两下没翻动,顿时有些无语地撇了下嘴。

    “体内有灵气才能翻开这书。”她把书丢回张恩宁手里边,“我名为无心,对这世上无牵无挂,自然不会收徒……”看张恩宁脸色微变,苏竹漪又道:“但我可以教你个修炼法诀,等你有了灵气了,你就可以翻开这本书了。”

    张恩宁本来一直很沉稳,但他到底年幼,喜形于色,这会儿眼睛都亮了,惊喜道:“当真?”

    苏竹漪点点头,随后话锋一转,拖声摇气地说了个但是……

    “但是……”看到张恩宁浓密的眉毛拧成了个八字,苏竹漪才幽幽道:“写这本书的是个穷凶极恶的魔修,要知道,修士传承功法都会安排一些考验,正道的大多温和一些考验道心,魔道的嘛,有可能后头把你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才能得到认可,还有一种可能,这里头不一定是传承,没准就是个陷阱……”

    事实上苏竹漪没说假话。

    魔修的传承大都凶险,就属于死后都不消停,还要祸害一下后来人。苏竹漪上辈子若能活到寿终正寝,她肯定也得好好设计个陷阱,挖坑给后世修真者跳。

    “你还想看?”她挑眉问。

    张恩宁轻哼一声,“若它要害人,我跟它朝夕相处这么久,早就没命了。”他天生胆大,这会儿并没有因为苏竹漪的话失去勇气,反而道:“你别那么多废话,快教我!”

    她正要说话,就见又一个人掀帘子冲了进来,他一脚踢开苏竹漪的本命锄头,用力推了张恩宁后背,气冲冲地吼:“小师父都说了是邪书,你干嘛还要学!”

    锄头闪了两下,一幅被踹疼了的可怜样儿。

    苏竹漪:“……”

    秦川每天都起得挺晚的,但他今天就是睡不着,天还没亮就出来了,在以前跟张恩宁偷偷递东西的小洞里找到个条子,看他写得有些奇怪立刻赶了过来,刚好就听到小师父说这是邪书,魔修的法术,没想到他居然还要学!

    张恩宁一时没注意,被推得撞了桌子角,他回头盯着秦川,问:“何为正,何为邪?”

    “助人就是正,害人就是邪。”秦川正气凛然地道。

    “照你这么说,长宁村有几个正的?”张恩宁冷笑一声,“我父亲在山上受伤,他们为了自己逃命不但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抢走了他的武器,害得他被群狼啃噬而死,他们不是邪?”

    张恩宁愣住,“那只是一场意外,村里的叔叔伯伯说的,他们遭遇了狼群,你爹没跑掉。”

    “村里头那几个人欺负我们孤儿寡母,见我娘貌美便心生歹意,他们难道不是邪?”

    张恩宁额角上那个疤,就是前些年跟村里头对她娘动手动脚的村民拼命留下来的。

    “远的不说,他们明知陆老太在受苦却不闻不问,到底是正是邪?”

    一连串的逼问把秦川都逼到了屋子角,而张恩宁瞪大一双眼睛继续道:“你连这些人都不觉得是邪,偏偏要说一本书是邪。”

    说罢,他一指墙角的锄头,“锄头可以锄地,也可以杀人。”似是想到上次那锄头把陆老太脑子都砸开了花,张恩宁脸色微变,迅速移开眼睛,又道:“同样,功法可以助人,也可以杀人。”

    他意味深长地看了苏竹漪一眼,“小师父你说是不是?”

    小子能说会道嘛。

    这会儿苏竹漪自然点头,“小施主所言极是。邪正之分,在于一念之间,一念得正,人斯正矣;一念入邪,人斯邪矣,心正,哪怕手中握着邪物,也能行正气,反之亦然。”

    “可是那第一页我也看过,教的是让尸体诈尸啊!”秦川仍是有些犹疑地道。

    “然上面有写,唯有怨气深重的尸体,才有可能起尸。”张恩宁笑了一下,“惩恶除奸,替枉死人复仇,让他们自己复仇,不正是替天行道。”当初因为秦川一身正气,对他也很好,张恩宁才把这书的秘密也告诉了他,也偷偷用他的血来测试过这书册子,没发现不妥也同样没有翻开第二页,如今倒有些后悔叫他知道了。

    秦川比张恩宁矮半个头,他说不过了把头拧到一边,“马上就新年了,三月后商队就要过来,这次香山梅岭的飞鸿门也有修士过来,说好的等我拜入了飞鸿门,来年就想办法也让你入门的……”

    飞鸿门苏竹漪有点儿印象,在修真界算是一个很不错的二流门派了,门中大约有近万弟子,然一夜之间被洛樱那魔头弟子青河灭了满门。说起来,那时候洛樱刚死不久……

    这事在修真界闹出的动静极大,之后修真界正道四大门派一齐出手追杀青河,一直没什么动静,反倒是灭门惨案一直持续不断,闹得人心惶惶的,直到一百年后,他们才宣布了青河死讯,有古剑派青河魂灯为证,而修真界自那之后,才没了那么多骇人听闻的灭门案了。

    当初青河是古剑派最杰出的弟子,是跟秦江澜齐名的杰出人物,所以古剑派给青河是点了魂灯的,但那魂灯只是能感应修士元神强度,若修士陨落元神消散,魂灯也会熄灭,青河的魂灯的确是灭了,他的人自然也是死了。

    那时候的苏竹漪也就一百多岁,名声还不显,趁着各大门派抓捕青河的时候她还跑出去偷偷干了一票栽在了青河身上,也就是灭了那养狗的小门派,说起来,当时那么多灭门惨案,到底有多少是别人浑水摸鱼做的,也真是说不清楚呢。

    正因为此,苏竹漪对飞鸿派印象较深,哪怕隔得时间很久,且是从未接触过的门派,她也有几分了解,看秦川的眼神又多了点儿深意。

    这孩子留在长宁村的话,长宁村两年后被屠。

    这孩子若是跟着商队里的修士去了飞鸿门,飞鸿门估摸着也在一年左右的时间内会被灭门,不管是留是走,他都逃不了个死字,还真是悲催。

    看着秦川那张白白净净的脸,苏竹漪觉得他脑门上都刻了个衰字!

    “飞鸿门弟子要求那么高,除非你努力成为里头的精锐弟子,或者有大量灵石,否则要再带人进去太难。”张恩宁冷冷道:“那需要几年,三年五年,十年二十年?我等不了那么久!”

    他要保护娘,保护自己,他需要实力,需要变强。

    秦川垂下头,手握紧成拳头,许久之后,他才道:“好,但是你听好了,若有朝一日你以此行恶,我,我定饶不了你!”说完,他挺直后背大步离开了苏竹漪的小庙,而张恩宁则抿了下唇,道:“小师父,请教我。”

    苏竹漪出了小庙,扛着锄头就着月光又挖了几截树根起来,再走到水井旁边洗干净了递给张恩宁,“吃了。”

    虽疑惑,张恩宁仍旧照着做了。他吃了过后随苏竹漪进了屋,在她吩咐下盘膝坐在了地上。

    苏竹漪坐在床上,用手里折的树枝敲了一下床头那小桌,道:“修行第一步就是静心,澄心定意,抱元守一,存神固气,你坐那,什么时候感觉到体内灵气,什么时候不再受外界影响,听不到一点儿外界杂音,我再教你修炼法诀。”

    张恩宁点头称是,坐下不动了。

    苏竹漪出了门,刚刚掀开帘子没走多远,她拿手里的枝条当鞭子反手抽了一记,啪地一下打在布帘子上,随后冷哼了一声道:“就你这样,还叫静心?”

    她刚刚出门,张恩宁就转头过来看了一眼。他以为自个儿动静小,苏竹漪出了门看不见,然她锄头还在屋里内,怎么会不知道。

    那是她的本命法宝,通过锄头,苏竹漪可以在屋内看得清清楚楚!

    张恩宁皱着眉头再次入定,苏竹漪则带着寻灵盘往张恩宁家摸了过去。既然他家能发现姬无心留下的书,没准也能找到他其他的宝藏,怎么都得去走一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