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09章 :小坏蛋

第009章 :小坏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无心无挂,四大皆空。

    说得倒是好听,但苏竹漪现在那颗心上,还被秦江澜那老狗下了个逐心咒!不过这几次的害人,她也算明白了秦江澜的心愿,大概是不愿意他害苏晴熏,至于其他人,秦江澜没管。所以她推苏晴熏想欣赏苏晴熏被野狗撕咬的时候会心如刀绞,而设计陆老太诈尸害死村民的时候,那逐心咒却是毫无反应。

    这么想来,秦老狗其实也是个自私鬼吗。既然都下了逐心咒,心愿也只是不动他那宝贝徒弟。

    嘁……

    苏竹漪鄙夷地瘪嘴,随后又看向面前的秦川。

    秦川是个小三阳,血液对跳尸有奇效倒是可以解释,但他们是如何把跳尸吸引过去的呢?就凭路见不平一声吼?

    苏竹漪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秦川指着张恩宁道,“喏,他把自己右手割了,血流得一袖子都是。”

    跳尸对血食敏感,张恩宁流了很多血,能够把跳尸吸引过去也就说得通了。没想到,在长宁村跳出来帮忙的会是两个孩子,且他们有勇有谋,对自己也够狠,若能成长起来,日后也会是修真界有头有脸的人物吧。

    只可惜,他们都是短命鬼。所以资质优秀固然是好,但活下去才是关键,有多少资质优秀的少年早早夭折,反而是她这个妖女,祸害遗千年。

    秦川还欲拉着苏竹漪叨叨,苏竹漪嫌烦,打发他们走了。

    等人走了,她想了想,捡了几块石头,又扯了几根老树的叶子,将体内那少许灵气汇集在掌心,手腕一翻,那叶片好似蝴蝶一样在她掌心翩翩飞起,随后又四散落下,在门口的布帘子旁边极有规律的落了地。

    接下来,她把石头按照鬼门阵的规律摆好,在门帘这边设了个简单的阵法,俗称鬼打墙。就是等会有人想进来找她,就一直在庙门口打转,根本进不来,虽然她修炼不受外界影响,但时不时有人进来看那还是很不妥当的。

    等下先修炼润脉诀,等体内有少许稳定的灵气了就试着把寻灵盘弄出来,那寻灵盘炼制简单,想来费不了多大力气。

    苏竹漪又吃了点儿树根,等到体内有些灵气了就开始运行润脉诀,那微弱的灵气像是刷子一样扫过她的脉络,一点儿一点儿的滋养经脉,虽然每运行一周天,也就是灵气在身体里一个循环后都感觉不出有什么变化,但苏竹漪知道长久坚持下来,她的经脉会比别的人更坚韧,修炼起来也会更顺利。

    修炼完毕,苏竹漪开始制作寻灵盘,她花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将石盘上的阵法刻好,安上磁石,又把针嵌了进去,接着把体内灵气一点一点儿注入阵法当中,等她全部处理完毕,脑门上已经出了一头的热汗。

    好在是成功了。

    看着手里粗糙简陋的寻灵盘,苏竹漪先是咧嘴一笑,随后又有些感叹,当年那些讨好他的男修捧着那么多的法宝送她,她都看不上眼,如今这么一个盘子居然能让她觉得打心底高兴,真是世事难料哦。

    只要把灵石放入盘子中,灵石就会一点儿一点儿分解,里头的灵气会受到同类吸引,通过针的转向指引灵气聚集之地。这种盘子是最简易的寻灵盘,用处不大,毕竟修真界很多地方有灵脉有灵泉,天地间也有灵气,在那些灵气充裕之地,那针就会抖得跟打摆子一样。然而放在这长宁村用正好,这里天地间没有灵气,指针不会乱转。

    今天已经晚了,天快亮了,苏竹漪打算明天夜里就开始挖。

    最近村子里的村民经过陆老太的事情过后都提心吊胆的,晚上都没人敢出来,以前巡更的倒夜香的村民如今都不出现了,她夜里挖坑寻宝正正好。

    想到这里,她甜甜一笑,脱了鞋打算上床补眠,然刚刚躺下,就看到随手放在门边的锄头动了一下。

    她如今年幼,饿了会浑身无力,累了就精神疲惫,是以刚刚都没注意到外头的鬼打墙里边困了个人,若不是锄头提醒,她估计就直接睡下了。这天还未亮,谁这么早悄无声息地摸到这里来,想做什么?

    苏竹漪走到门边,扛起锄头,随后小心翼翼地想要掀开门帘,她素来谨慎,哪怕对手是群普通村民也会打起十二分精神对付,以防万一,也正是这个谨慎,才使得她躲过了很多次危险。

    门帘刚刚掀开一道缝隙,就见一坨东西砸了过来,“有暗器!”

    手中锄头直接往前一砸,将那东西砸破,顿时一股尿骚味传了出来,苏竹漪被溅了一脸红的黄的,她什么脏臭都忍得,这会一脚踢开帘子冲那罪归祸首冷哼一声,黑着脸问:“张恩宁,你三更半夜偷偷摸摸到这里来做什么?”

    她指了一下脸上的秽物,一字一顿地道:“你,想,死,吗?”

    苏竹漪不高兴了。

    她不高兴的时候,可是真的会杀人的。哪怕面前的张恩宁只是个十来岁孩子,只是朝她身上扔了秽物。

    张恩宁僵在原地,他也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回答,“我,要,拜,你,为,师。”

    苏竹漪:“……”

    你想拜师不带拜师礼,用布包一坨染了血和尿的秽物来做什么?不过话说回来,她在门口设的鬼打墙技术性不强,童子尿和小三阳的血皆可破,若不是这东西,张恩宁恐怕也走不到她眼前来。

    苏竹漪眼珠一转,心道:“这家伙不是个善茬,居然是有备而来。”

    她本是怒极,这会儿反而沉下心来淡淡一笑,“施主不具慧根,凡尘牵挂太重,与我佛无缘。”这小子身后似乎有人指点一般,她之前就有所怀疑,现在也就按捺住了杀心,免得打草惊蛇。

    张恩宁定定看她一眼,“我看到了。陆老太尸变是你做的手脚!”

    苏竹漪手一抬,锄头上寒光闪现,然张恩宁飞快地道:“我给秦川留了字条,他会知道我是来找你的。若我死了,就是你做的。”

    苏竹漪抬手摸了摸他的头,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她不得不垫了脚,将刚刚脸上抹的秽物摸了他一头,随后才笑眯眯地道:“我杀你做什么?”她斜了张恩宁一眼,“来来,屋里坐,咱们慢慢说。”

    “陆老太生前可怜,死后怨气不散,想要报仇,我帮她了解心愿,才能使怨气消散,可有错?”

    张恩宁沉默,半晌后答:“无错,他儿子儿媳虐待她,将其活活饿死,死有余辜。”

    “村民一早发现,若是齐心协力将陆老太制服,也就不会出现后面的事情,说到底也是他们贪生怕死,而且长宁村的村民看到陆老太长期受折磨却视而不见,村长王翔也不教训徐姑,陆老太怨气会发泄到其他人身上,也并无不妥,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苏竹漪绞尽脑汁还欲再说,就听张恩宁道:“道理我明白,我就是想拜你为师。”

    哟,苏竹漪倒是乐了,她本来是想诓骗张恩宁,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冲击心神不宁,随后偷偷给他下个离魂咒,就是让他看起来像是失魂了似的,慢慢呆傻,没想到这小子心这么坚定,而且也是个歪的。

    她咳嗽一下,眼神一凛,“我做事之时有仔细看周围,不可能你在那里我没发现,你背后既然有人指点,何必再来拜我。”

    “我没看到你下咒。”张恩宁老实道。

    那你他妈敢诈我!一千多年前的小孩子怎么心眼儿这么黑了!

    “但我看到你鬼鬼祟祟去了坟地挖泥巴,还采了槐树叶,前两天还在鬼画符。”张恩宁道:“后来陆老太诈尸,我就怀疑跟你有关。”

    “去个坟地,采个槐树叶,怎么就跟诈尸联系上了?”反正她都认了,也不在狡辩,索性问个清楚明白,苏竹漪嘴角一勾,“既然你懂这些,就证明也是入了门的,你要是说不清楚,我是不会收个来路不明的徒弟的。”

    “我在我家水井的井壁处捡到一本书。”

    原来,前年村里遭了旱灾,水井里的水都见了底,水桶都打不起来水,他就套着绳子下到井底下打水,结果在距离井底三尺位置的石壁上发现了一本书,明明常年泡在水里,取出来的时候却一滴水都不沾。

    他觉得自己捡到宝贝了心里头高兴得很,奈何这两年过去,他也只翻得开第一页,而第一页就有诈尸方面的记载,他也曾偷偷用坟里的红土和槐树叶试过,也依葫芦画瓢画过两张符,然而一直没有成功过,总觉得缺了什么,却不明白到底缺了何物。

    “书呢?”苏竹漪不要脸的一摊手,懒洋洋地问。

    “哪怕真是个宝贝,你翻不开,有何用?”苏竹漪笑了笑,“你翻不开,就学不到里头的本事,学不到本事,一辈子也离不开长宁村,不能带你娘过好日子。”

    她顿了一下,“我现在实力也一般般,对付个跳尸都差点儿把自己的命赔进去,然后呢,我愿意为了救人牺牲自己,可见心地也不坏,不会拿了你的书就取了你的命,但你要等商队过来,拿给商队里的修士看,那可就说不准了。”

    她说这话,可真是脸不红心不跳,丝毫不觉得心虚。

    见张恩宁嘴唇紧紧抿成一线没吭声,苏竹漪又道:“道理你都懂,否则也不会拿到我这来了,所以……”她伸手指了指张凛的心窝子,用眼神问他,“你给是不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