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08章 :小三阳

第008章 :小三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娘放下东西出去之后,苏竹漪就换了衣服。

    穿衣服的时候简单,裤子稍微麻烦一些,不过她也就断了一条腿,且固定好不太疼了,因此也没怎么折腾。当年刚入血罗门的时候毒打重伤是常有的事,这点儿小伤都不算个事儿。

    她一瘸一拐地走到床边梳妆台,对着上面的铜镜看了一眼,发现自个儿面色还好,昏迷几天还白了点儿,就是眼睛底下都有几道青色血管,看着还是体虚。

    头发还长了一点儿,有点儿淡淡的青色,看着毛茸茸的。

    苏竹漪咧嘴一笑,随后笑容直接凝固了。

    她上面一排牙齿上两个黑窟窿,门牙不见了?想到当时咬灵石磕断了门牙,苏竹漪就觉得无言以对,她抿紧嘴唇,打定主意以后能不说话就不说话了。照了镜子,苏竹漪又把灵石装好,兜里的还有些零碎的小东西她也都收好了,接着就坐下来等饭吃,不多时云娘和苏晴熏就送了吃食过来,她喝了三碗粥,吃了两盘青菜,把肚子都撑圆了,方才觉得舒坦。

    可惜没肉,真是小气。

    转念想到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小和尚,苏竹漪叹了口气,起身就打算回自己那窝。

    “小师父是要去哪儿?”

    苏竹漪:“树!”

    哦,苏晴熏懂了,“小师父你是要回神树底下住吗?你就住在我们家里吧,你腿还没好呢。”她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派天真的道。

    “超度。”苏竹漪又道,她说话的时候都没怎么动嘴皮子,声音显得有点儿含糊不清。

    苏晴熏还没说话,那云娘倒是脸色一变,“那应该的应该的,这个不能耽搁。”虽然陆老太被烧了,但村里还死了几个人呢,因为害怕再有尸变,所有尸体什么法事没做都直接一把火烧了,现在小师父说要超度,云娘当然不会阻止。

    “小师父你真好。”苏晴熏甜甜地说。

    苏竹漪没吭声,高深莫测一瘸一拐地出了门,等到了老树底下,就发现那树下搭了个木屋,那木屋样式就像是以前村子里的土地庙,只不过比那种小庙要大一些,能遮风挡雨能住人。

    她昏迷了四天,这四天里,村民已经在老树底下建了个小庙,原本插在树下的香烛,如今也全部点在了小庙前头。这群人打算干吗?

    苏竹漪慢吞吞地走过去,那些忙碌的村民见了她立刻停下了手里的活,冲苏竹漪鞠躬行礼,领头的村长苏翔施礼后道:“小师父,您的大恩大德长宁村铭记在心,大家想给您建个长生庙,祝您修得长生大道。”他说话的时候其他村民也连连点头,只不过也有一些低下头去,显得有些不自在。

    那日面对僵尸陆老太,他们一群大人都跑了,反而是刚刚到村里没几天的小和尚拼死保卫村子,若小和尚用法宝轻轻松松把陆老太制服也就罢了,他伤得那么重,浑身是血,却仍旧扛着比他还高的锄头跟僵尸缠斗,这样的英雄气概,却是一群大人都及不上的。

    听说小师父也才刚刚踏上修行之路而已,只是跟老师父学了个皮毛。提议建这个庙,大家一来是想安心,二来,却也是希望小师父日后的修行能更顺利一些,能够求得长生大道,有实力庇佑一方。

    这些人打算给自己建个庙?苏竹漪乍一听到这个消息,人都有点儿愣了。

    普通凡人对修士都十分敬畏。

    他们很多人都以为修士就是仙人,实际上八竿子打不着,不过是吸了些天地灵气,修了些法术的能人异士罢了,哪里是什么神仙,但凡人们不这么想,他们自己做不了的事,就寄托希望在所谓的神仙身上,想要改变命运自己不付出努力却想所谓的神仙大发善心,然实际上,修行之路艰难,大家都自顾不暇,哪里还管得了其他?

    不过当年的确有两个人在寻常凡人之中颇为有名,几乎很多人家都供奉着他们的长生牌位,希望求得其庇护也为其祈福。

    其中一个就是秦江澜。他年少云游走四方,降妖伏魔,在凡人中间很有威望,大家都尊他为临江仙,还有女子终生不嫁,为他焚香祈福。

    另外那个是个女修,名字叫洛樱。她成名比秦江澜还早一些,死得也挺早的。

    修真界正派以云霄宗为首,其下有四大修真大派,东有东浮上宗、西有古剑派、南有寻道宗、北有丹鹤门,洛樱是古剑派的一位剑修,她少时体虚,跟着当时古剑派一位不出世的长老一直在山中苦修,待到五百年后,长老坐化她才出关下山,她五百年间将古剑派大部分修行秘籍都参悟了,古剑派的天璇九剑更是炼到了第八重,修为深不可测。

    洛樱在门派比武上力压群雄,结果掌门觉得她这么厉害,门中修炼古籍都懂,修为又这么高,刚好宗门新收了一群弟子,就让她挑几个去悉心教导。

    她当时只挑了一个少年青河,悉心教导小心呵护,结果三百年后教出了个惊才绝绝的人物,跟同一时期的秦江澜齐名,并称江河游龙,剑若惊鸿。然某一天,那家伙突然就偷了古剑派的镇派之宝剑心石跑了,判出师门遁入魔道,杀人放火奸丨淫掳掠无恶不作,恶名远扬,若他还活着,苏竹漪那后出道的噬心妖女都还要被他压上一头。

    因为教出了个无恶不作的魔头,洛樱也就下了山,入世修行,她行侠仗义降妖伏魔,救过的修士凡人不计其数,也就有很多人供奉了她的画像,给她立长生牌位竖金身,希望洛樱能报他们平安。

    苏竹漪曾经灭过一个喜欢跟灵犬缔结契约的小门派,那门派统共也就百来人,宗门建在个山头上,占着山上的一汪灵泉,养着百八十条狗。山脚下有个小村,住了几十户人家,她怕留下线索也一并屠了,杀人的时候在村里一户人家的正屋里看到了张画像,画像前的香火都还没断……

    他们祭拜的正是洛樱。

    白衣似雪,气质清冷如山涧孤月。

    然那个时候,洛樱已经死了近百年了。

    所以,拜他们有何用?自己都命都保不住,更何况外人。

    苏竹漪看向苏翔,摇了摇头,想故作高深的说一番话推脱,刚一张嘴,就想到自己漏风的牙齿,她又把嘴巴闭上,只是哼哼道:“不了。”

    “这是我们全村的一点儿心意,小师父万万不能推辞。”苏翔又道。

    苏竹漪见他们执意如此也就懒得多说什么了,她打算回大树底下坐着,结果走近了就看到原来她的凳子不见了,旁边村民连忙道:“都搬进屋子里了,虽然小了点儿,但里头收拾得很干净整齐,也能遮风挡雨,小师父你要在这里超度,我们实在不忍心见你风餐露宿。”

    苏竹漪瞄了一眼小庙,想了想,慢吞吞地进了屋子。里头挺小,摆了张床和椅子后也没多大空间了,不过到底比睡草席上舒服些,她把门口的帘子放下来,直接坐到了床上,随后把制作寻灵盘的材料拿出来摆到桌上,开始用朱砂画符。

    哪怕外头喧嚣无比,她也能瞬间静下心来,做到心无旁骛。

    这本事都是原来锻炼出来的,幼时实力低微,血罗门训练弟子又特别的狠,学东西的时候就所有弟子一起,旁边还有凶兽虎视眈眈的盯着,时不时嚎几声,先学会的有奖励,规定时间内学不会的直接喂凶兽,这么一段时间下来,哪怕旁边再嘈杂,她也能迅速进入忘我之境,只关心于眼前事务,对其他一切都漠不关心。

    第二张符刚刚画完,苏竹漪精神稍稍放松,正欲拿出第三张,就听到旁边一个声音道:“小师父怎么了?叫了半天都没反应!”

    一只手小心翼翼地伸过来,肉呼呼的手指朝着她眉心靠近,也就在这时,苏竹漪猛地转过头去,一脸杀气地问:“做什么?”

    馒头少年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呆了片刻后才站起来,捂着心口道:“吓死我了。”说完又看了一下手里的袋子,乐道:“还好馒头没丢。”

    他站起来掏出四个馒头,一个一个摆在桌上,“小师父这是这几天的馒头。”拿到后头又摸了俩白鸡蛋放旁边,“谢谢你救了我们全村。”

    “唔。”苏竹漪懒得说话,看了一眼桌上的馒头,又斜眼看了下门帘,示意他们出去,不要打搅她画符。

    哪晓得那馒头少年将身边的张恩宁一拉,“小师父看你呢,你快道谢啊。”

    苏竹漪:“……”

    她看的明明是门帘,不是张恩宁,你什么眼神?什么领悟能力!

    被他拉过来的少年张凛走了过来,他抿抿唇,道:“谢谢小师父,不过要是没我们帮忙,他一个人也对付不了陆老太。”

    说得也是,当时苏竹漪都没时间多想,如今看到这俩孩子,她便问:“你们用了糯米和童子尿,还用了什么,从哪儿学的啊?”她都没注意,这俩孩子是如何吸引陆老太注意的,若是这村子里有懂这方面藏得很深的高人,那她还挺担心露陷的,至少现在还不能露馅。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馒头少年哈哈哈大笑起来,“小师父难怪你哼哼不说话,你门牙没了啊,说话漏风不呢?”

    苏竹漪:“……”

    她真是不喜欢小屁孩。

    却在这时,张恩宁抬手推了笑到打跌的馒头少年一把,“用的他的血。”

    听到张凛的话,苏竹漪才微微侧目,仔细地打量了馒头少年一番。她皱眉,问:“夏至月圆正午时分出生?”

    张恩宁点头,“六年前他出生那日,正好是夏至,恰逢满月,正午时分。”

    一年之中夏至阳气最旺,一日之中又是正午阳气最胜,若那天又恰逢月圆,就是传说中的三阳聚顶,那个时辰生下来的男童基本上修行资质都是上佳,而且一身正气,曜日精华汇于体内,传闻血液都有驱邪之功。

    →_→秦江澜就是个大三阳。

    没想到在这西北贫瘠之地的长宁村,还能遇到个小三阳。若是馒头去修行,也是个大人物啊,可是她原来可从未听说过这么号人物,这样资质的天才少年,死在她手里了?

    “哎,馒头你这么厉害啊。”苏竹漪招了招手,“过来我瞅瞅。”

    “我不叫馒头。我有名字的!”他气哼哼地道,“我叫秦川。”

    秦川?还是没印象……

    不过居然跟秦江澜同姓,还真是奇妙的缘分。

    馒头走过来后,苏竹漪就捏了他的手,她的资质根骨算好的,但是比起秦江澜还差一些,后来她发现了一个功法残篇,名为嫁衣神功,就是夺取别人的修炼资质,但必须在年幼时才可以,那功法她没验证,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她眼珠子一转,嘴角含笑,亲热地拉着馒头的小胖手,“馒头啊……”

    孰料馒头猛地抽回手,“我说我叫秦川!是不是我当时给了你夜夜草,你还得管我叫爷爷啊?”

    秦川也不敬畏苏竹漪了,气哼哼地道。

    “认识这么久了,给了小师父那么多吃的,还一同对抗过陆老太,小师父你居然连我名字都记不住!”他瞪着苏竹漪,越说越委屈了。

    “那我叫什么?”苏竹漪指着自己鼻尖问。

    “你,你……”大家都叫她小和尚小师父,谁知道他到底叫什么啊?

    然被这么一追问,秦川心里头的火气也消了。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随后别过头去哼了一声,片刻又转过头问:“你叫什么?”

    “贫僧法号无心。”一不小心就借用了一下那个魔道前辈姬无心的名号了。

    “你没心啊?”

    苏竹漪呵呵一笑,双手合十,“无心无挂,四大皆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