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05章 :起了尸

第005章 :起了尸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村东头有个破庙,收拾一下可以住人。”刚刚张恩宁和那嘴巴贱的小孩子打了一架,就引来了不少村民,这会儿有村民见了光头苏竹漪,就好心给她指了个地儿。

    “长宁村可不是什么人都收,也不打听下他的身份,就这么让他住村子里了?”一个长得很壮实,宽额头眼小唇厚,看起来三十几岁年纪的妇人不满地道。“我们长宁村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的!”

    “这么大点儿的小和尚,留着又怎么了?吃你家米了?”说话的同样是个三十岁上下的妇人,她一边说话一边翻白眼,显然跟之前开口那人有点儿间隙,这会儿冷嘲热讽道:“一点儿善心都没,活该生不出儿子。”

    “你说什么呢,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说罢,被她嘲讽的妇人立刻疯了一样冲过去就去拽她头发,旁边的村民看热闹的看热闹,劝架的劝架,周围一下子就变得闹哄哄的了。

    不过这么多人过来,也没有谁把苏竹漪的身份给认出来,她坐在大树底下看得目瞪口呆,心道,原来普通凡人的生活是这样的。

    “张婶,徐姑子,都别闹了,好好说话。”

    把俩妇人拉开,那张婶还在念,“反正你生不出儿子,不如把这小和尚抱过去养了,没准行善积德了老天开眼,让你生个儿子出来。”

    徐姑眼睛都瞪红了,一张脸看起来十分狰狞,她长得壮实一边挣扎一边吼:“你还说,你还说……”

    旁边三个男人差点儿没拉住她,还有个脸上被她挠你一道!果真彪悍!

    “谁叫你当初占了我家地,往我院子里泼粪,坏事做多了,就该遭报应!”

    “都少说两句!”一个威严的声音吼道,待这声音响起,村民立刻安静下来,并左右分开,给来人让了一条路。

    苏翔昂首阔步地走到了苏竹漪跟前,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

    苏竹漪盘膝而坐,双手合十,轻声念了一段清心咒语,随后抬起头来,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这里头唯一可能认出她的就只有苏翔了。

    但苏竹漪念的清心咒可是货真价实的咒语,她听秦江澜念了六百年怎么都不可能记错,此番身上有微弱灵气,将这咒语念出来,也有一丝凝神静心的效果,就连刚刚还撕扯破口大骂的两个妇人,也都真的安静下来。

    苏翔眼神本是威严至极,此番视线也柔和了一些,“小师父好,你从何处来,到何处去?为何会出现在长宁村?”

    苏竹漪便把之前哄小孩的话重复了一遍,当然也添油加醋了几句,使得她的这番说辞显得没有漏洞。

    看苏翔神色,苏竹漪就觉得他应该已经相信了。

    “小师父昨夜到的长宁?”苏翔沉声道:“昨天夜里,村尾张猎户家的猎狗被人打死,除非每年三月商队过来,长宁村就很少有外人进出,这猎狗死的蹊跷,还需小师父配合检查一下。”

    说罢,他转身举起手臂挥了一下,就看那张猎户牵着好几条猎狗杀气腾腾地冲了过来,那几只狗走到苏竹漪跟前,嗅了几圈后不仅没龇牙,反而冲她摇尾巴吐舌头,显得十分亲热。见状,苏翔笑了,“这几只狗平素可凶了,看来小师父修身养性,身具灵慧根,连恶狗都愿意亲近。”

    苏竹漪浅浅一笑,伸手轻轻摸了一下面前那只大黄狗的头。

    那黄狗本是欢快地甩尾巴的,在苏竹漪手掌拂在它头上的那一刻,它突然尾巴都夹紧,随后呜呜两声,在地上趴着怎么都不起来了。张猎户喊了两声没喊动,转头看小和尚一脸呆怔无辜,一头雾水地踹了狗两脚。

    “村东头的那间房子我找人打扫一下,小师父你暂时可以住在那儿。”苏翔又道。

    然苏竹漪摇头,“听说神木有灵,我与师父千里迢迢前来拜访,没想到师父会遭遇不测,这些日子我都打算在此地念经,为师父超度,为村民祈福。”

    苏翔脸色一正,冲苏竹漪行了一礼,“那就多谢小师父了。”刚刚那段咒语,他听了觉得神清气爽,便知道小师父是有些真本事的,他是一村之长,也去过永安镇见过世面,知道外头能人异士多,不能只看年纪,因此这会儿态度也十分恭谨。

    见村长都行了礼,其他村民也给苏竹漪行了礼,苏竹漪在长宁村就算是安定下来了,她现在哪怕天天躺在树下都没人管了。这么一来,不管是修炼还是探查遗宝都方便多了。

    苏竹漪管馒头少年家借了针线,又管另外一户人家借了笔和朱砂,还让村民帮忙弄了一块磁石过来,几乎没费力气,就把寻灵盘需要的工具找了大半,唯一差的,也就是一块灵石了。

    灵石这东西,普通的凡人家根本没有,这村里唯一有的,应该就只有村长苏翔家,当年苏晴熏身上还带了一小块,是他爹当时拿出来本想交出去给那些修士换命的,苏竹漪对此还有点儿印象。这东西不比那些针线石头,想要过来不容易,她要怎么办才能把灵石弄到手呢?

    灵石苏翔怕是自己舍不得用,当传家宝供着,她要潜入苏翔家去偷只怕不现实。

    她现在的实力,强取是不可能的,只能智取。

    看着手上蘸了朱砂的笔,苏竹漪咧嘴一笑,坏心又起。

    就在昨天,长宁村徐姑家死了人,那徐姑就是上次被人骂心黑坏事做多了生不出儿子那个,她的确不是个什么好人,平时里喜欢占邻居便宜,也不孝敬公婆,公公早些年死在山上了,现在死的那个是婆婆,听说死掉的婆婆是她不给饭吃,活活饿死的。

    这种家务事,她汉子都不管,旁人没证据也就最多私下嘀咕几句,说徐姑要遭报应,既然如此,苏竹漪就觉得,她应该顺应民心,来好好折腾一下。

    若那老人当真是活活饿死的,怨气必然不小。

    只不过这怨气若没有特定的环境刺激,一般来说都会自然而然的消散于天地之间,但如果她去添上一把火就不好说了。苏竹漪修的是魔道,魔道里头有个控尸门是专门炼尸的,别的门派收灵兽做打手,控尸门收的就是尸体,横死的越凶的尸体越好,炼制到最后,活尸也能修炼进阶,成为僵尸旱魃一类,实力不容小觑。

    苏竹漪对此也颇有研究,她现在炼尸做不到,但让尸体诈尸却是简单,她画了几张符,又去坟地挑挑拣拣找了点儿泥巴裹了片槐树叶子包在符纸里头,接着就在晚上偷偷去了停尸的房间,把符纸塞在了老人嘴里。

    这里的村民过世是要守夜的,但徐姑家根本没有谁守,老人的尸骨就那么孤零零地躺在一块薄板上,苏竹漪都能感觉到屋子里有还未散开的怨气,她把纸团塞进去后,那纸团会进入尸体肚腹融化,普通凡人就发现不了这点儿异常,而纸团在她肚子里后会聚集怨气,将那些快要消散的怨气重新收回体内,等老人吃饱之后,就该起来活动筋骨了。

    这老人生前估计受了很多苦,怨气极深,到时候诈尸了苏翔想要对付都难,届时她这个小和尚再出来念经超度,需要一块灵石才能将僵尸制服……

    那时候,苏翔再肉痛,这灵石也得出,否则的话,这长宁村还安宁得了?他要前往永安镇求助的话起码过去得小半个月,等他跑这么一趟,黄花菜都凉了。

    苏竹漪做完这一切又回到了老树底下,挖了几截树根剥皮吃掉后,又修炼了一遍润脉诀,才把刚刚画符消耗的灵气给补回来,她瞧着时间还早,就继续修炼润脉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声凄厉的惨叫打破了黎明前的宁静,本来灰蒙蒙的村子片刻之后就有了火光,她睁眼,就看到村长苏翔已经穿好衣服冲出了房门,他跑得很快,朝着惨嚎声发出的地方飞奔而去。

    “是徐姑子家!”

    她家隔壁的张婶也披了衣服,搭了个梯子从院墙外看,结果看到墙那边发生的情况,直接尖叫一声,“诈尸了诈尸了,陆老太吃人了!”

    她声音又尖又厉,这一嗓子,几乎是把整个长宁村的村民都闹醒了。

    火把灯笼从各家各户里出来,在村里头唯一的那条石板街上蜿蜒成了一条火龙,而片刻之后,苏翔喝道:“都不要过来,拿东西堵着房门,别让那僵尸破门出来!”

    “涂二狗,把你家的公鸡宰了!”

    “去叫张猎户过来,迁条黑狗,快!”

    ……

    看那些村民一个个满脸惊恐,苏竹漪嘴角微微勾起,脸上笑容一闪而逝。

    她抬头看了一下天色,月亮都还没有落下,没想到这老太太怨气这么深,不过两个时辰就已经起了尸,看苏翔那样子,估计没讨到便宜,也就是说,这老太太战斗力不俗,想来是起尸之后就吃了活人的缘故。

    她闭目养神,打算等会儿了再出马,没料到那馒头少年已经跑过来了,冲着他喊,“小和尚小和尚,那边诈尸了你快去看看。”

    “你不是能超度的吗,快去帮帮忙!”

    说罢,他直接拽着苏竹漪就往前跑,苏竹漪也没反抗,横竖都要过去的,现在被他拖着往前跑,不多时就到了诈尸的那屋,屋外已经堆满了干柴桌子椅子等乱七八糟的东西,然堆了那么多东西,房门依旧被撞得哐哐地响。

    “天啊,里头那是什么鬼东西,力气这么大!”有村民惊恐地道。

    “那陆老太,会不会,会不会跳墙?”话音落下,就有人抬头看了一眼院墙,顿时不少人一窝蜂的散开,没了人抵着那些东西,房门被撞开了一尺来宽,苏翔连忙用力抵住,喝道:“刚刚起尸哪里会跳,快挡住门别让它出来!等天亮了,太阳出来了它就不敢造次,到时候就好杀多了!”

    听得这话,周围的村民安心多了,又去抵住房门,只不过那里头的僵尸大概见撞不开门,又开始用指甲抓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直叫人头皮发麻,眼看几寸厚的木门都被抓破了口子,尖尖的灰色指甲突兀冒出,卡在门缝里,村民又是一阵惊慌失措。

    “天啦,那指甲上有血!”

    “不要慌,等天亮!”苏翔沉着道。也就在这时,馒头少年嚷嚷道:“别慌,别慌,我把小师父请来了。”

    他一说完,堵门的村民自发让出一条道,把苏竹漪推到了最前面。那门后僵尸受到的阻力减小,硬生生地从里头伸了条胳膊出来,尖尖的指甲都有了一尺长,险些挠到了苏竹漪的头皮。

    苏竹漪:“……”

    还好她现在长得矮,不然还真被一爪抓到了。那可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会叫人笑话的吧。

    她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皱眉道:“怨气冲天,此物不好对付。”

    随后苏竹漪掏出一串红豆念珠假模假样的拈了几下,“我年纪尚幼,还没正式修行,只是这两年耳闻目染,看师父除妖驱邪,从他老人家那学了点儿皮毛,懂几句驱邪的咒语,只能暂且试试。”

    修士都是六岁以后才引气入体正式修炼,苏翔虽然只是个最底层的炼体修士,但他这一点儿也是知道的,因此苏竹漪不能说自己已经学会了什么捉僵尸的本事,免得惹人生疑。

    说完,苏竹漪嘀嘀咕咕地念咒,片刻之后,屋子里动静渐小,村民顿时大喜过望。

    等到屋内僵尸完全安静下来,苏竹漪一抹头上的虚汗,道:“我也不知道效果如何,等天亮太阳出来了再派几个身强体壮的村民进去看看吧。”

    “好。”苏翔答应下来,他和几个壮实的村民守在门口,等天亮,苏竹漪则盘腿坐在一张木头桌子上念经,可她念的并非是什么安神咒,而是聚阴咒。

    这些村民在苏翔的指挥下可以说是慌而不乱,现在黑狗也来了,公鸡也有了,连老树的枝桠都砍了几截过来,用神木抽鬼还真挺有效果,等会太阳出来了,老太太刚刚形成的活尸恐怕会被村民制服,到时候一把火烧了她就功亏一篑了。

    既然做了就要成功,她怎么着也得把灵石弄到手。从袖中掏出一张符纸揉碎,苏竹漪再次念起了聚阴咒。

    “我怎么觉得有点儿凉飕飕的?”一个中年汉子道。

    “我也是啊,真吓人,居然会起尸,那里头的活人都没了吧,若还活着,哪里会一点儿声音都没了。”

    “肯定死了啊,也是报应,谁叫他们身前那么对老人的!”

    “被活活咬死啊,想想就寒碜,怎么不凉飕飕的……”

    留下的村民压低声音聊天缓解紧张感,时间也就一点一点儿的过去了。

    不多时,天渐渐亮起了鱼肚白,又过了一会儿,太阳终于从山那头冒了出来,那温暖的阳光,总算是驱散了阴寒,照在人身上暖烘烘的。

    “我从来没看太阳这么顺眼过。”一个村民道。

    苏竹漪也点点头,“太阳出来了,这僵尸肯定虚弱了不少,它畏惧阳光这会儿应该已经离了院子,在阴凉处藏起来,不知这户人家有没有什么地窖一类的,他们家是封闭的吗?有没有阴凉地方跟其他人家相连的?”

    之前屋外有人气,所以吸引僵尸靠着门边不离开,但现在它畏惧光肯定要躲,就有可能蹿到别的地方去了,要是跟谁家只有个什么栅栏门隔着,那就危险了……

    苏竹漪说完,就有个汉子脸色发白,“我,我家,我们家后院的墙倒了还没修好呢!我家院子里有棵大树还遮阴!”他越想越怕,直接扯过身边一个瘦弱些的小个子男人道,“你快去通知我家里人让他们马上出来,别去太阳照不到的地方,我们别磨蹭了,快去捉僵尸吧!”

    苏翔抬头看天,凛然道:“好,走!”

    苏竹漪这次可没走在最前头。大家都以为僵尸怕光肯定躲起来了,然而苏竹漪知道,它现在还站在门背后。

    它本身怨气重,又得了她相助,起尸后就吃了活人,现在已经不算是最低阶的小僵尸了。头顶上聚阴阵汇集的阴气把那阳光的伤害削弱到了最低,它现在最多有一点儿不适,却完全不会有什么惧怕。

    大门破开那一瞬间,一张青灰的脸突兀出现,紧接着,长长的鬼爪一爪抓出,在最前头那村民脸上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他捂着脸痛苦哀嚎,旁边的村民早已四处逃窜,只有苏翔怒喝一声,跟活尸老太缠斗起来。

    张猎户取了狗血,直接一盆狗血泼到了活尸身上,活尸身子微微一僵,众人大喜以为狗血有用,却不料,下一刻她呲了呲牙,身子迅速移动到了张猎户身边,一爪抓穿了他的胸膛……

    啧啧,好多血哦。苏竹漪微微眯眼,似有些不忍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