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004章 :小和尚

第004章 :小和尚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宁村村两头都有大树。苏竹漪醒的时候那棵树被雷劈断了,然那么大的雷雨,村口另外的歪脖子老树屁事没有,依旧郁郁葱葱。

    那棵老树怕是有好千年了。

    当年的血罗门屠村之后放了把火,老树也被烧得精光,火苗都蹿到了九天之上,把天边的云霞都染成了一片绯红。

    苏竹漪忽然想起那天,长宁村火光冲天,他们一群十几个小孩子被用绳子栓在一起,像是绑了一串小鹌鹑一样,就那么傻呆呆的吊在空中,看他们生活的村子被大火吞噬,那些熟悉的人在火光中痛苦哀嚎挣扎,看着那个宁静的村子,变成一片炼狱。

    有几个小孩都吓晕了过去,清醒的几个也是哭得撕心裂肺,唯一保持冷静一滴眼泪都没掉的,就只有她苏竹漪了。

    她对长宁村没感情。

    她心头甚至还有一丝快活,一种奇特的愉悦感,像是有一股子酥麻从尾椎骨沿着脊柱一直爬上来,使得她后脖子都热腾腾的,让她浑身都发颤,那是兴奋的颤栗。所以,她骨子里就是个魔头吧,秦江澜念六百年的静心咒就想让她改邪归正,也真是痴人说梦。

    幼时的苏竹漪在面对屠村,面对死亡的时候,她并没有害怕,反而会觉得痛快,她会觉得兴奋,谁叫你们都欺负我,放狗咬我,现在好了,都死了吧!

    “我也要变强,变得像那些人一样有力量,想杀谁就杀谁!”

    她沉默冷静,用一双冰冷的目光凝视着底下那片火海,打量着那让人血液都沸腾的毁灭,也正是这份冷静和孤冷,让她在十二个童男童女中脱颖而出,得到了血罗门修士的重点照顾。

    如今再看这歪脖子老树,想起当时的情形,苏竹漪忽然想起来,幼时她并不在意的某些东西,被她遗忘掉的某些东西,其实里头藏着耐人寻味的秘密。

    屠村的时候火烧了一天一夜,他们这群小孩也被倒挂了整整一天,到最后,只剩下她一个没有昏过去。她还因此得到了一颗丹药做奖励,这一点,其他的小童都是不知情的。若非这粒丹,她后头的训练恐怕都很难坚持下来,不是意志不够,而是身体太孱弱。

    苏竹漪记得,村子里的其他东西都很快烧干了,而那棵老树却烧了很久,血罗门的修士还时不时打几个手印,扔一些东西到那树上,而等树烧光过后,他们还在树底下设了个结界。

    当时她看到了,但也不知道那些修士在干嘛,后来么天天挣扎求生去了哪里会管树怎样,若不是重回千年前,再次看到这棵老树,她根本想不起来这一茬,而如今想起来了……

    苏竹漪走到老树底下,借着月光观察起来。

    因为树的年份太久,村里人觉得老树有灵,这树上缠了很多红布,树底下还插了许多香,只不过现在是夜里,香火都断了。

    她伸手摘了一片叶子,用手指将叶子揉碎了,把碎了的叶片拿到鼻尖嗅了嗅,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还有一丝灵气在里头,清新得她深吸了口气。

    长宁村并没有灵泉和灵脉,这里天地间的灵气少得可怜,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既然如此,为何这老树叶片里会有灵气呢?天地之间灵气依然很稀薄,在老树周围也是如此,苏竹漪打量了一下四周,随后蹲下身,用手刨了个坑,挖了点儿湿泥巴出来。

    泥巴里也没什么特别的……

    月光皎洁如华,透过树叶之中的间隙撒下,在地上投下一块一块的光斑,苏竹漪抓住一截细细的根须掐断,把那根拿起来仔细嗅了一下,果然感觉到了灵气,她用袖子把掐下来的那截树根擦干净,剥了树根的外皮,直接把里头的根须给吃进了嘴里。

    根须里的灵气比叶子里头的还浓一些,明明是普通的树木,并非灵植,却已经有了灵气,且灵气相当于低阶的药草了,苏竹漪一边嚼一边思考,灵气从何而来呢?

    天地间的生灵皆可修炼,只不过植物汲取天地灵气修炼的过程更加漫长,且受到的限制也更多,毕竟在很长的时间里,它们扎根在地上,根本不能挪动,但一旦修成,实力必然不容小觑。

    老树本是凡物,机缘巧合下吸纳灵气入体,长久的灵气滋养使得它有了一定的灵智,是以血罗门修士在烧树的时候施展了一些秘术法诀,这才将树精彻底毁掉。

    这种大树活了几千年了,树根不晓得扎到哪里去了,她要查起来还挺难,不过她暂时倒是有地方呆了,每天呆在老树旁边观察,吃吃树根树皮,再修炼一下润脉诀,想来比她没头苍蝇一样的乱闯要好得多,想到这里,苏竹漪靠在树下,又扯了两片叶子,一边嚼一边想,不多时心头就有了打算。

    修真界有很多探寻灵气的法宝,其中最简单的就是寻灵盘,制作起来也不废力气,一根铁针,一块磁石,外加一块灵石和一块阵盘即可,长宁村肯定是买不到那玩意儿的,毕竟这里的村民都是普通人,等她体内有点儿灵气了,就可以尝试去做个寻灵盘。

    简陋的寻灵盘用来寻宝不切实际,但她可以探测这树根里头灵气的浓郁程度顺藤摸瓜,肯定越靠近那宝藏的地方灵气越浓,这样也就能把大概的位置确定出来。

    如果真是姬无心的遗物,也就是他的坟的话,也不可能把自己埋在地心深处,她到时候挖挖坑,没准就能把坟给刨出来了。

    苏竹漪现在的身体只有五岁多点儿,累了一天了,这会儿靠着大树想事情,想着想着就犯困,眼皮重得撑不起来,倦意上头,苏竹漪都坚持不住,她缓缓闭上眼睛,不多时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周围已经有了喧哗之声,苏竹漪还没睁眼,就感觉到周围已经有了生人气息,她心道不好,眼睛眯开一道缝,想看看包围圈哪里有缝隙,然后钻出人群逃之夭夭,没想到眼睫毛刚刚眨了一下,就听到一个声音道:“醒了醒了!”

    既然装睡不行,那就……

    她猛地睁开眼,打算杀出一道血路,就发现眼前是一碗白粥,一个系着围裙的中年女人右手端着粥,左手拿着一双筷子,正一脸温和地看着她。

    中年妇人旁边站着个七八岁的男童,见她醒了,男童一脸不高兴地翻白眼,将手里馒头递到苏竹漪面前,故作凶狠地道:“给你!”

    唉?

    苏竹漪愣了,现在发生的情况跟她记忆之中的出入很大啊。以前的她若是被村民发现了,被揍一顿是常有的事。大家都不想她呆在长宁村,说她晦气丧门星克死爹娘来着。

    不过下一刻,她就明白了。

    “哪里来的小和尚,竟然饿到吃树根了。你家师父没教你怎么化缘的吗?”

    她原本身上脏兮兮的,脸上都黑糊糊的,都已经看不出皮肤本色,如今洗干净了脸和身子,剃了个光头,衣服虽破,却也干净整齐,小小年纪也不辨男女,村里头的人就把她当成了个小和尚,故而施了她一碗斋饭。

    她原来会被排斥,其实是因为她是苏家赶出来的,长宁村的村民胆小怕事,不愿和不敢得罪苏家,并且还要巴结苏家,所以才会对她一个孤女落井下石,但撇开了苏竹漪那个身份,没有了得罪苏家的顾虑,也就有人愿意施以援手了。

    秦江澜,你看,这就是你说的善,多虚伪啊。

    苏竹漪心头冷笑了一下,她做不来伪善,所以从前的她选择了真恶。

    不过现在么,苏竹漪一舔嘴唇,她甜甜一笑,双手合十,道了一声:“阿弥陀佛,多谢施主。”

    现在,她选择了白粥和馒头。

    “长宁村没有寺庙啊,你是哪儿来的和尚啊?”她吃着馒头的时候,又有几个少年围了过来,其中一个年纪大些,估摸着十岁上下,穿一身粗布衣服,裤子上打了好几个补丁,他眉骨处有一道细长的疤,是小时候跟人打架留下的。

    这个少年苏竹漪有点儿印象,他是最后一个死的,也就是最后一个被苏竹漪杀掉的少年,只不过这也是一千多年前的事了,苏竹漪老早就不记得他名字了。

    “张恩宁,这小和尚长得好俊俏。”一个六七岁的男孩用胳膊肘捅了一下眉骨上有疤的少年,“横竖你家穷以后肯定讨不到媳妇了,不如把这小和尚带回家养着呗。”

    “噗……”

    苏竹漪一口粥都差点儿喷了出去,她刚抬头,就看到那张恩宁一拳过去,直接把那男孩打倒在地,男孩哇哇大哭,旁边那个给苏竹漪递馒头的少年则撇嘴道:“明知道打不过还天天撩他,你蠢不蠢?”

    “你娘是狐狸精,专门偷汉子,生个儿子也是野种……”地上那少年一边哭一边骂,那张恩宁冲过去又踹了他两脚,这时候几个村民赶了过来将人拉住,其中一个大力扇了那张凛一巴掌,直接把他半张脸都打肿了。

    看到这里,苏竹漪就明白了,为何这个张恩宁能坚持到后头了。

    他也有恨。

    但他还有娘。

    心里头还有一块地方是柔软的,所以,最后他死了,苏竹漪活了。

    “唉,你还没说你是哪儿来的呢?”馒头少年又说话了。

    “普觉寺。”苏竹漪吃饱喝足,去树旁不远的水井里打了点水把碗洗干净,打算还给那馒头少年,结果就见他摆摆手道:“你化源连个钵都没,这碗送你了,普觉寺是哪儿啊,在永安镇吗?你怎么来长宁村呢,一个人来的,天啦!”

    “不在永安镇。”苏竹漪摇摇头,“跟永安镇隔了条江,还要翻几座山,属于蓉城地界了。”在这群少男少女震惊的眼神注视下,苏竹漪低着头,惨然一笑,“我跟师父一块儿来的,听说这里的神木有灵,特地前来拜访,孰料前些日子在翻山之时遇到凶兽,师父他重伤不治圆寂了。”

    她活了那么大岁数,编点儿故事哄小孩子简直顺手拈来,说话的时候还能红了眼眶,直叫几个小孩都唏嘘不已。

    “那你别太难过,我们这神树可灵了,它会保佑你的。”馒头少年本来凶巴巴的,这会儿说话语气都温柔了一些,“我家虽不宽裕,一碗粥却是出得起的,日后你若是肚子饿了,就来找我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那个叫张恩宁的明显瞟了那老树一眼,眼神中隐约透出一股不屑来。看来这老树哪怕有灵智了但修行也有限,在长宁村的影响力不够啊。

    说到这里,馒头少年顿了一下,磨牙道:“馒头就没有了……”见小和尚抬头可怜巴巴地瞧着自己,他便道:“那,那我分你一半。”他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家里才每天给他一个大白面馒头,今天给了小和尚了,他自己就没有了,所以他之前才凶神恶煞的,但现在瞧着这小和尚挺可怜的,也就动了恻隐之心,虽然舍不得,还是答应把口粮分出一半。

    苏竹漪抿着嘴唇,“多谢施主,我吃树根就可以了。”

    结果那少年眉毛一竖,“吃树根怎么行,馒头都给你,都给你可以了吧!”

    苏竹漪:“……”

    重活一次,她阴差阳错之下被当做了一个小和尚,处境不是前生那般艰难,是不是预示着,她日后的路线也该调整一下呢?

    想那些正派伪君子明明也是做恶却能寻个大义的由头,杀了人还有人拍手称赞,苏竹漪就觉得眼前一亮。

    她可以坏得不明显,坏得低调一点儿,披个名门正道的外皮背地里干坏事。哎呀,想想就有点儿激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