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68章 醒来

第168章 醒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背了个老头回到落雪峰。她修为高,落雪峰弟子能够自由进出古剑派,护山大阵对她来说跟没有一样,因此她回来得很隐蔽,都没引起任何人注意。

    她把秦江澜放在自己房间,在他床头点了聚魂凝神的香,又在他周围布了阵,把人护好了,这才坐在床头看着那人,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可真丑。

    糟老头。

    一边看一边叹息,恨不得把人给丢回去。

    她靠近了些,凑到他跟前,看他脸上那些褶子,心里想着,这皱纹这么深,蚂蚁掉进去都爬不出来了。

    以前我骂你秦老狗,如今,你倒是变成了秦老头,你也有今天呢。

    心头骂了他千万遍,嘴角却有不易察觉的微笑,仿佛她趴在床头边,就只是那么静静看着,看着这么一个糟老头子,都不觉得无趣了。

    早上的时候,悟儿依旧过来给房间换花。这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隔三差五就在小姐姐他们的房间里头摆上一束鲜艳的花,哪怕房间里没住人,他也依旧如此。

    小姐姐离开落雪峰出去闯荡了三年,这三年里,他带着小葫芦过来,从未间断过,那花瓶里的花娇嫩鲜艳,是这冰天雪地里的一抹亮色。

    这次,小骷髅手里捧的不是梅花,是他在其他峰山头上采的紫玉兰,小葫芦也不是空手,她手里端着个白玉盘子,盘子里头是亮晶晶的一盘红果子。

    三年过去,小葫芦现在还是炼气初期修为,修为没怎么变,人却是长开了不少,身子蹿高了一个头,看起来已经有了几分玲珑曲线,胸口也不是搓衣板了,现在都有了漂亮的弧线,她现在还是含苞欲放的花骨朵儿,可以想象再过个三五年,等她完全绽开,娇艳欲滴,不晓得有多少狂蜂浪蝶想要采撷这朵娇花了。

    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小骷髅忽然站定,他吸了两口气,随后一脸惊喜地道:“小姐姐,你回来啦!”

    小葫芦捧着玉盘的手都抖了一下。

    她怯生生地道:“师父回来了呀。”

    小葫芦很喜欢师父,在记忆中,是师父给了她好吃的糖葫芦,给她好看的衣服穿,把她从山沟沟里带出去,带到了这神仙住的地方。

    师父还给她吃了仙丹,让她脑子开了窍,不像小时候,什么都不懂,整天傻乎乎的。

    可她也怕师父。

    怕师父嫌弃她笨。

    小葫芦还记得那天,师父很不耐烦地看着她,说她笨,教头猪都比她学得快。

    师父回来是不是要考她法术了?

    她学会了什么?

    小葫芦眼睛转了转,脑子里一片空白,学了心法?心法怎么转来着,忘了忘了全忘了,学了清风决可以把衣服整理干净的,怎么也忘了,她还学了一个剑招来着,这会儿一紧张,什么都想不起来……

    她又羞愧又惊惶,在看到窗户打开,师父出现的时候,小葫芦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

    这是急哭的。

    苏竹漪看秦江澜入了神,都没注意到小骷髅他们靠近,不过小骷髅说话了,她就反应过来,起身开了窗户,打算跟小骷髅和便宜徒弟打个招呼,哪晓得她刚刚露面,就把自己徒弟给吓哭了。

    苏竹漪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她长得很凶?

    “怎么了?”小骷髅把手里的花从窗户里扔进去,随后就顾不上小姐姐了,他一脸担忧地看着小葫芦,很着急地伸手去给她擦眼泪,“别哭啊,肚子饿了吗?”

    小葫芦抽抽噎噎地点头,“有点儿。”

    本来就有点儿饿,见了师父心里一慌,更饿了。

    “恩,我带了吃的。”小骷髅便从储物法宝里拿出许多吃食,不是丹药灵果,而是很多凡间的小点心,看着倒是挺精致。

    “小哥哥你也吃。”小葫芦伸手抓了一块桂花糕,直接喂到了小骷髅嘴里。

    小骷髅塞了一嘴糕,笑得眼睛都眯成了缝,一副傻兮兮的样子。

    看着少男少女的甜蜜互动,苏竹漪扯了扯嘴角,心道,小骷髅虽然我知道你保持童真了很多年,但是我带你出来多久了,学了多少东西了,还当真以为自己是小孩呢。

    你都多大岁数的人了,把自己变得跟小葫芦一样的年纪,还天天跟她一起吃东西,你早八百年就辟谷了好吗……

    若说以前苏竹漪看到他俩会觉得辣眼睛,现在却没那么不耐烦了,她把紫玉兰放在花瓶里后,又问:“那盘子里的果子是给我的?”

    小骷髅摇头说:“小叔叔不是飞升了吗,这是给他的。神仙都要供奉的呀。”他说完之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紧紧抿唇沉默了。

    “神仙?”苏竹漪呵呵冷笑,“若我再晚些时候去,他就投胎转世了。”

    也不尽然,那地方简直是游离于天道之外众生不容的禁地,没准他想转世,都没那机会。

    “啊?”苏竹漪侧身让开,指了指身后的床。

    她用阵法结界护着,又点了凝神的香,味道很浓郁,加上秦江澜气息太微弱,小骷髅一时没有发现也很正常,但现在她让开了,小骷髅神识看过去,就看到床上躺了个人。

    白发如霜,满脸皱纹。

    可即便是老了,他也能认出来,这是他的小叔叔。

    “小叔叔不是飞升成仙了吗,他怎么了?”

    苏竹漪两手一摊,无奈道:“我怎么知道他怎么了,等他醒来才知道了。你去要点儿好药来,藏宝楼的仙丹什么的还有吗?他们要是不给的话,你就凶一点儿,知道吗?”

    “怎么会不给。”小骷髅道,“小姐姐最近三年一路挑战,每天都有战报送回古剑派,古剑派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你立了大功,要点儿丹药怎么会不给。”他刷的一下站起来,“我马上去。”

    小骷髅已经风风火火地往前蹿出了好几步,走出老远又猛地停下来,他转头,冲苏竹漪喊道:“小姐姐,我不在的时候,你可别凶她。”

    苏竹漪:“……”

    她凶她干嘛?嫉妒她比自个儿年轻?

    年轻又如何,这姿色嘛,虽然很不错,比她只逊色了一分,但这气质就差太远了。

    一看就呆呆傻傻的,以后长大了也是个傻大姐。

    小葫芦正低头吃糕点,感觉到师父的视线,她慌慌张张地抬起头,嘴角上还沾着糕点屑儿,圆溜溜的大眼睛眨了两下,都快哭出来了。

    “师父……”刚一开口就呛着了,正好,把眼泪都咳出来了。

    苏竹漪:“……”

    她怎么就收了这么个蠢徒弟。所以光长得好看还不行,还得聪明,不然就是个草包,是花瓶,落到修真界里,没人照顾的话只能给人当炉鼎。

    她扯了扯嘴角,道:“慢点儿吃,别噎着。”

    “嗯,谢谢师父。”师父没生气,她立刻笑了,眼睛完成了月牙儿,看着也挺讨喜。

    罢了罢了,懒得管她,收都收了,难不成还能逐出师门。苏竹漪没关窗户,她返回了床边,又在秦江澜身边坐下了。

    她不知道他还要多久才会醒来。

    她愿意等。

    春去秋来,窗台上的紫玉兰又变成了万寿菊。

    小骷髅说小叔叔现在年纪大了,摆上万寿菊更吉祥。

    秦江澜一直没醒,不过身上的气息稳定多了,脸上的皱纹也少了。当时他修为几乎全失,灵气也耗尽,人自然会老。如今体内有了灵气,修为也慢慢恢复,人也变得年轻多了,跟以前没什么区别,清隽出尘,宛若仙人。

    可他依旧没醒过来。

    苏竹漪在床边坐得烦了,这会儿正斜靠在窗台上,她穿的依旧是最艳的红,也没穿鞋袜,脚支在对面的窗棱上,脚踝上还绑了串铃铛。

    微微动脚,那铃铛就轻轻摇晃,放出清脆悦耳的声响。这是清音铃,配合静心咒使用有安神的作用,苏竹漪想给秦江澜安神,又懒得自个儿在那摇铃铛念咒语,就把铃铛绑在了脚上,只要她一动,那铃铛就会自动响起来。

    至于咒语,她念不出那味道,还不如,唱唱小曲儿。

    想当年秦江澜日复一日地给她念咒,也真是难为他了。

    桌上的万寿菊开得很艳,黄橙橙的十分显眼。

    苏竹漪曲指一弹,指尖便射出一道剑气,这是她新的剑招,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哪怕剑祖宗没捏在手里,也能随时随地地射出剑气。

    剑气唰地一下刺过去,将万寿菊给切了一朵下来,她手一抬虚空一抓,那万寿菊就到她手里了。

    万寿菊层层叠叠,花瓣多得数不清。

    苏竹漪将菊花捏在手里把玩了一阵,扯了一朵花瓣往窗外一丢,“醒……”

    金黄的花瓣落在雪地里,被那片雪白刺得更加灿烂,熠熠生辉。它给白雪添了妆,也高贵了自己。

    “不醒……”

    又丢了一瓣,被风一吹,落在了不远处的雪地上。

    “醒、不醒、还不醒……”

    “醒、不醒、再不醒……”

    好好的一朵万寿菊被她拔成了秃头,满地的花瓣落在雪地里,被风一吹,又飞起来,犹如金黄的小蝴蝶在风中翩翩起舞。

    苏竹漪一手撑了下巴,一手伸到窗外,她手腕翻转,那些飞舞的花瓣又合拢起来,纷纷涌入她掌心,在她手心里再次聚拢,赫然是朵万寿菊。

    她用灵气裹着那朵万寿菊飞到眼前,“花能再开,人呢,何时醒来?”

    一转头,忽然见到床上躺了那么久的人坐了起来,她手一抖,那些灵气聚拢的花瓣又簌簌落下,在她身前下了一场花瓣雨,落满了衣衫裙摆。

    艳丽的红配上细碎的金黄,让她变得娇艳又高贵。

    秦江澜都看痴了。

    梦中,她款款走来,收拢了天光,清脆的铃音,在此刻也宛如勾魂曲一样,让人如痴如狂,入了魔障。

    他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咚的心跳声犹如密集的鼓点,那颗心,像是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一样。

    明明什么都还没做,便已撩拨得他失了方寸。

    秦江澜眼神一黯,心中默念了清心咒,待再睁眼时,苏竹漪已经坐到了他身边。

    “老神仙,你醒了?”

    秦江澜:“……”

    他的下巴被苏竹漪轻轻捏住,往上一抬,“我有一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秦江澜静静看着她。

    “看了你这模样,我便知道为何那些凡人会说,只羡鸳鸯不羡仙了。”

    说完,她一撩裙摆,垮坐在了床上,身子微微前倾,松开的领口便露出大片雪肤,连肚兜上的细绳也垂落出来,动作可谓是彪悍大胆。

    虽然隔了一床薄薄的被子,但她这姿势,依旧是骑在秦江澜身上。

    “不如,跟我做鸳鸯怎么样?”明明恨不得打杀他一顿的,但现在他醒了,苏竹漪觉得她应该在别的地方惩罚他。

    先满足自己,再教化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