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67章 救人

第167章 救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建木之树是沟通仙凡的桥梁。

    没有飞升的人看不到建木之树,既然看不到,就不存在上去了。但这建木之树要爬上去并不是太难,毕竟在地缚灵小凤凰的记忆里头,曾有人上去,帮她找过家人。

    关键在于能否看见,应该是这样的吧。

    将手里的流光镜丢到一边,苏竹漪就发现那棵耸立于云霄,矗立于天地之间的建木之树消失了,待她在拿起来,那树又出现在眼前。

    她把镜子拿在手中把玩,手指触摸着那冰凉的镜子,哪怕在怀里捂上一天一夜,这镜子依旧冷冰冰的,像极了那时候的秦江澜。

    他的身体是冷的,也没有心跳。

    就像是这镜子一样。

    但那时候的他的感情是炙热疯狂的……

    想到这里,苏竹漪斜靠在木门上,长腿伸出,玉足往前绷直,点了点屋外望天树的嫩叶子,白嫩细腻如玉的肌肤,粉嫩可爱的指甲,在绿叶丛里轻点几下后,她索然无味地缩回脚,嘴角露出一抹讥诮。

    在望天树上,时刻展现身体的美,似乎都成了自然而然的习惯了。

    因为在很久之前,她在这里用尽了心思,去撩拨挑逗一个男人。

    那棵望天树如是成了精,只怕早就长针眼了。

    “所以说,一心一意的男人都是骗人的。”

    “只有心魔,才会眼里只有你。”

    她上辈子对男人可没一分真心,好不容易动了情,对方却说斩就斩了,成仙就成仙,还敢拿我当那垫脚石,当老子好欺负是么?

    苏竹漪又呆了一会儿便离开了云霄宗,她不眠不休御剑飞行,花了一天一夜的功夫,再次到了建木之树脚下。

    她不知道这棵新生的建木之树,跟从前那棵被劈死了的树有没有关联,这会儿站在树底下的时候,苏竹漪想了想,还轻轻敲了两下树干,想同它打个招呼。

    当初她看到过一点儿建木之树的记忆。那时候的流沙河想要成神,想要改变的,其实就是这棵树的命运而已。

    它被天道规则限制,只能矗立在这里,做那沟通天地的桥梁,而流沙河幻化的少女,想与他一起,畅游整个天地,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然如今流光镜成了神器,这棵树它依旧在这里。好似白白挣扎了那么多年,却没有任何改变,若当初流沙河没有动那么个念头,或许现在,她依旧在建木之树的脚底下潺潺流淌,依旧能化为人形,坐在树梢上,晃悠着脚丫子,无忧无虑的微笑。

    可惜,她把自己炼制成神器,身体变成了镜子,元神也完全碎裂。最后神器是成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将流光镜取出,轻轻地碰了一下建木之树,好似有微风吹过,让树叶摇晃,沙沙作响。

    苏竹漪足尖一点儿,轻轻跃上了一截枝桠,她想着这从树根爬到天上恐怕会很艰难,却没想到,每一次往上的时候,那微微摇晃的树枝都好像给了她一点儿助力。

    树枝摇晃,有风在脚下。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她就这么一鼓作气地往上爬,从日出到日落,昼夜交替,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竹漪终于看到尽头。

    可就在她打算捏紧拳头一鼓作气往尽头攀爬的时候,一根树枝在她脚底一弹,一股力道将她送到了侧边的一处小枝桠,脚跟刚刚站上去,就感觉眼前的景色出现了变化。

    难道这里就是仙人住的地方?

    建木之树把她送过来了?

    苏竹漪还未道谢,就见手中的流光镜陡然增加了重量,重得她都握不住了,手一松,那镜子就被刚刚那根枝条给卷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竹漪哑然,她没想到,在底下的时候她跟建木之树打招呼尝试了许久对方都没半点儿回应,她还以为这新生的大树跟从前没了关联,如今看来,它能卷走流光镜,想来是还记得流沙河的吧?

    不过现在苏竹漪没那么多心思去想别人,她抬脚,往前跨出了一步。

    飞升仙人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

    她脑中想过,至少是仙气飘飘,祥云朵朵,遍地都是奇珍异草,仙灵瑞兽随处可见,总之,就是一个一脚能踩一株仙葩,呼口仙气能涨十年修为的地方。

    却没想到的是,她跨出这一步之后,看到的是一片灰暗。

    这里是哪儿?

    空气中似乎没什么灵气,冷得有些吓人。

    落雪峰常年大雪纷飞,却比这里好暖和得多。这里的冷像是沁在了骨头里,连护体屏障都难以抵挡,苏竹漪看到自己手背上都起了一层寒霜,青霞剑都快冻在了掌心上。

    她运转心法,又吃了颗丹,才稍稍缓口气来。

    这什么鬼地方,怎么这么阴森可怕。

    苏竹漪默默掏出了一个替身草人,这才继续往前走。

    四周空无一物。

    她走在这荒凉阴寒又无比安静的地方,心跳声变得格外明显。

    这里真的是飞升仙人呆的地方?苏竹漪压根儿不信了。

    怎么办?

    苏竹漪觉得自己有点儿怂了。

    她在下面过得好好的,干嘛逞一时之气跑上来受罪,明明还能好好活个几千年,现在总觉得自己生死未仆了。

    继续往前,不会把小命交待了吧?

    不过转念一想,死了也没什么好怕的,如今死了还有轮回一说,她这辈子攒了不少功德,虽然师兄师父没办法给她开后门,但她真去轮回,恐怕下辈子也能投个好人家……

    呸,老子还没活够呢。

    手上用力,苏竹漪把替身草人攥紧了一些。她继续往前走了一截,忽然看到前面有块石头。

    苏竹漪的心跳声消失了。

    那一刻,她本来嘣嘣乱跳的心脏好似被人猛地攥紧了一般,短暂的停顿之后,便是犹如雷鸣一般的轰隆声。

    哐当哐当哐当……

    苏竹漪心跳犹如擂鼓。

    那不是石头。

    那是个背影。

    有人坐在地上,不知道坐了多久,在这片灰暗的天地间,几乎变成了一坨石头。

    他是秦江澜?

    苏竹漪脑子轰的一声炸开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她是跑上来打秦江澜的,本打算轰轰烈烈地跟飞升的神仙打一架,哪晓得会变成这样?

    苏竹漪一开始走得很慢。

    她小心翼翼地接近那块石头。到后来,她的步子越来越快,越来越急,凌空飞起,直接落到了石头的面前。

    他身上气息微弱,几乎没有多少生机。

    苏竹漪缓缓伸出手,她的手在颤抖,都不敢真的落到他身上。

    “秦江澜。”

    “是你吗?”

    她轻轻拂开那遮住脸颊的白发,在看到那张布满皱纹的脸的时候,苏竹漪的手僵在那里,她眼睛酸涩,视线瞬间模糊了。

    她的手指白嫩干净,指尖触到的皮肤却布满皱纹,犹如枯木。

    苏竹漪咧嘴一笑,“蠢货,我以为你在天上快活逍遥做神仙,哪里晓得,你竟然老成了这样?怎么回事,不是斩了心魔飞升了么?怎么就把自己糟蹋得人不人鬼不鬼了?”

    她颤抖的指尖在他眉心点了一下,“抛妻弃侄子,现在吃苦头了吧?”

    悟儿天天叫他小叔叔,算是侄子吧。

    明明脸上挂着嘲讽的笑,眼泪却是止不住地往下掉,苏竹漪哆哆嗦嗦地去掏丹药,摸出丹药瓶的时候手抖个不停,那一粒一粒圆润的丹药都没接住,咕噜噜地滚了一片,像是珍珠落地一般,发出叮叮当当的脆饷。

    她低下头慌忙去捡,把丹药捡起来送到秦江澜嘴边的时候,她看到秦江澜睁了眼。

    他目光浑浊微弱,轻声道:“苏竹漪。”

    “又做梦了啊。”

    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毫无神采,眼皮微微颤动两下,即将缓缓闭上。

    苏竹漪再也忍不住,哇的一下哭出声来,“秦老狗,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你瞧你现在跟个癞皮狗一样,你不是飞升了吗,你不是看都不看我就上天了吗,你他妈现在怎么混成了这样?”

    秦江澜身子微微一颤。

    良久,他笑了。

    “你来了。”

    “你来救我了。”

    “放屁,我来杀你的,哪晓得还没动手,你就要死了。”苏竹漪将丹药小心翼翼地喂到秦江澜嘴里,然后将身上的灵气渡给他,见他身子冰凉,她竟是直接抱紧了他。

    狠狠地箍紧了他。

    苏竹漪最是爱美。

    她一直觉得,自己能瞧上秦江澜,对其他男人都没什么兴趣,是因为秦江澜长得好看。

    然而,此时他是个丑得不能看的糟老头子,她依旧抱住了他。

    抱着这个糟老头子,苏竹漪只觉得泪水都糊了眼睛,只要他还在,其他的都无关紧要。人活着,才能秋后算账不是。

    他的身体渐渐有了温度。

    他的胸口,也有了微弱的心跳。

    虽然微弱,却是真实存在的,跟以前的身体完全不一样。

    “竹漪。”

    “嗯?”

    “带我下去,好不好?”

    “你求我啊。”虽然一头雾水,但苏竹漪知道,现在秦江澜的情况继续呆在这里肯定不行,她得把人给带下去。

    他肯定没有成仙。

    这里也不是仙境,不管是什么地方,她都得把他给救回去。

    没等秦江澜回答,苏竹漪已经把秦江澜背到了背上。

    他身子轻飘飘的,都没多少重量。

    等人背好,苏竹漪往回走的时候,她听到耳边传来沙哑的声音,“我求你。”

    知道老子生气,现在事事顺着我了,连求我这样的话都说得出口。她想骂人,神识感觉到秦老头已经昏了过去,苏竹漪便没有再说什么,快速地返回。

    她顺着建木之树一路往下,将秦江澜背回了落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