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66章 比剑

第166章 比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苏竹漪带徒弟是心血来潮,她压根儿没想过要怎么养小孩。总觉得一眨眼,小姑娘就能变成大姑娘了,到时候就能美美的带出去,闪瞎一片人。

    事实跟想象有太大的差别。

    她给新来的小姑娘取了个名字叫苏糖。

    原因是她是一串糖葫芦拐来的,苏糖的小名叫葫芦,理由同上。

    小葫芦如今六岁半,心智有些不全,苏竹漪给丹如云捎了信儿,让她送了点儿灵悟丹,吃了丹药后小葫芦看着正常了一些,傻笑的时候也不流口水了,苏竹漪便觉得这孩子能教了,结果一教,差点儿没给她气死。

    一个最简单的灵气运行法诀,她足足讲了一天,小葫芦依旧一头雾水,啥都没明白。

    “盘膝坐下,感悟天地灵气。”落雪峰灵气浓郁,是头猪坐半天也能感觉到天地间的灵气了吧?

    “感觉到什么了吗?”苏竹漪手里拿着枝梅花,用梅花轻轻戳了下小葫芦的脸。

    然后就见小葫芦抖了抖,点了点头,眨巴眼睛道:“师父,我感觉到了。”

    “感觉到什么了?”

    小葫芦说:“有点儿冷。好大的雪哦。”

    盘在苏竹漪脚边的小白蛇都抖了几下,俨然是笑抽了。

    “什么时候感觉到天地灵气,什么时候再吃饭。”苏竹漪是个没耐心的,她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孩子,虽然女娃娃长得可爱,可是悟性这么差,她有点儿后悔把人带回来了。

    “小姐姐,我来教她。”悟儿自告奋勇地道,苏竹漪觉得头疼,就由着他去了,她闲着没事回屋子里打坐,打算把修为稳固一下,坐在床边,看到悟儿手把手的教小葫芦领悟天地灵气,替她打通经络的时候,苏竹漪思绪逐渐飘远。

    她又想起了望天树上的时候。

    那时候她浑身是伤,经脉尽断,是秦江澜用灵气一点一点温养她的经脉。

    那段岁月,如今回想起来,像是在梦里一样。

    大梦三千年,梦醒一瞬间。明明觉得自己不在乎了,可心里头空落落的,有时候会想,若可能,长眠梦境中,不复醒来。

    她的修为会越来越高。

    随着时间的流逝,蛊虫对她的影响会越来越微弱。

    她现在不痛。

    到那时候,肯定会痛的,因为她依然记得,当时落雪峰上,以为秦江澜死掉的那一刻,自己到底有多痛,正是那疯狂的感情,催生了情蛊。

    所以趁着现在没痛,她就好好享受一下生活,到处找找乐子吧。

    原本以为眼皮底下有个萌哒哒的小姑娘,她会觉得好玩一些,哪晓得看到小葫芦那么蠢,苏竹漪就觉得瞎,她挑什么好看的小姑娘啊,还是得找几个美男及时行乐才行。

    歪在床上的时候,苏竹漪扳着指头回忆,上辈子哪些个男子俊美出尘,能勉强配得上她的花容月貌,结果左想右想也没敲定个人,反而看到了墙上秦江澜的画像,她心头不太舒服,顺手抄起流光镜,直接砸了出去,等砸完了,还骂道:“长了一副这样的皮囊,让我口味都养叼了,现在可如何是好。”

    她在床上滚了两滚,只觉得床铺都空荡荡的了。

    外头俩小孩玩得高兴,一副甜甜蜜蜜开开心心的样子,苏竹漪又觉得自己做了错事,她唰地一下站起来,打算出去行侠仗义,拆遍天下道侣。

    刚走没几步,苏竹漪又倒了回来,把流光镜捡起来,又拿了剑。

    罢了,人生这么没趣,还是先定个容易实现的小目标吧。

    “什么目标?”

    “天下第一剑。”

    她一挥剑,青霞剑的银光在雪地上斩出了一道长痕,紧接着她刷刷刺出无数道剑气,那雪地上的长痕便成了树干,无数剑气形成树枝,零星剑气刺出花朵,便有一树梅花在雪中徐徐绽开。

    “师父好厉害,用剑画了梅花呢!”小葫芦开心地拍手,她鼻子冻得红彤彤的,拍巴掌太用力,两只手也拍红了。

    小骷髅咧嘴一笑,“这有什么,大黄都会画梅花呢。”

    “真的吗?”小葫芦一脸欣喜地问。

    苏竹漪也有点儿好奇。

    大黄虽然现在是灵兽了,但是它也只是低阶灵兽,灵智并不高,它这样的狗,居然懂艺术了?

    “当然。”小骷髅一脸自豪地挥手,“大黄,去。”

    就见大黄雪地上飞奔,踩出了一大片梅花形的脚丫子,那小骷髅还在旁边道:“你看,是不是?”

    “真的呢,好多。”小葫芦语气崇拜。

    苏竹漪:“……”

    突然觉得落雪峰有点儿呆不下去了呢。

    她还是去跟别人比剑吧。

    就这样,苏竹漪抛下了新收的徒弟和悟儿,跑去挑战天下修真门派,不管正道魔道,一路从古剑派赢到了云霄宗。

    云霄宗的秦江澜,是曾经的天下第一剑。

    现在那个天下第一,变成了她。

    “赢都赢了,还不快走,难道还要我们留你吃饭?”云霄宗宗主脸色有点儿不好,他完全没想到,当初青河能一剑斩了东浮上宗的仙器,现在这苏竹漪,年纪轻轻也剑道非凡,打得他们云霄宗的高手毫无还手之力,逼得云霄宗那些年轻女修全都受了刺激,闭关练剑去了。

    她当时说了句什么来着?

    “长得不如我,剑法不如我,还不好好修炼,跑这里来争风吃醋,别说我不喜欢你师兄,就算我勾走了你师兄,你能把我怎样?”

    听听这叫什么话!

    当然,受她影响的也不只女弟子,年轻弟子中一些心高气傲的青年也受了刺激,“就你这剑法还想得我青睐,你看着我的眼睛,我不瞎。”

    特别是秦川,每天从早到晚不休息,他那样练下去,真怕身体撑不住。

    明明年纪差不多大,秦川还是罕有的三阳聚顶体质,为何会比不过这妖里妖气的女娃娃呢?

    云霄宗宗主想不通,不仅是他,只怕全天下的人都想不通了。

    他看着这坐没坐相的后辈就觉得心烦,瞧她往那一坐,多少云霄宗弟子心浮气躁地躲在外头偷偷看,再不走,她能把一些人的心都给勾走了。

    “宗主,我既然赢了,就向你讨个彩头如何?”苏竹漪笑嘻嘻地道。

    “你要如何?”云霄宗宗主眉头一皱,显得有些警惕。

    “我想去你们的望天树上看看。”

    “望天树,就这么简单?”

    苏竹漪点点头,就这么简单。

    云霄宗,望天树。

    她看了三百年的风景,在梦中,又看了许多年。

    如今,只想再看看。

    或许,我再看一眼,也能顿悟飞升了呢,毕竟,现在她的修为,也已臻至圆满。

    事实证明想多了,她哪怕看一百年一万年,也不会断情绝爱无欲无求。

    苏竹漪侧靠在门边,脱了鞋子,把双脚伸进了云海之中。

    她看着屋外绿叶婆娑,看远处云海翻腾,看那云雾之中,仿佛有个身影,御剑而来。

    再眨眼,那人影却是消失了。

    苏竹漪按着自己的心口。

    她想,要开始痛了呢。

    比预想之中,还早了一些。因为这座木屋,是承载了太多她回忆的木屋么?

    啪的一下,她一掌打在木门上,将木门拍出了一个大窟窿,脸上也露出狰狞神色,“所以说,秦老狗,你他妈是怎么斩断情缘的?”

    你说斩就斩,我斩了你信不信?

    如今我天下无敌,便试试斩斩神仙,做那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剑。

    她用力拍门的时候,随身携带的流光镜从袖子里掉了出来,那镜子掉在木板上,镜面朝上,微微泛光。

    苏竹漪将镜子握在手中,她忽然想,他为何要留下这面镜子呢?

    因为她没有飞升。

    因为只有飞升的生灵,才能看到那棵沟通天地的建木之树。

    她站在望天树的顶端,手里握着流光镜,隐约看到远方有一棵参天大树,比望天树更高更茂盛,此刻正屹立在天地之间。

    那是,建木之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