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64章 瓮中捉鳖

第164章 瓮中捉鳖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莫非这次,血罗门也在劫难逃?

    想到这里,余歌哑声质问:“血罗门虽是魔道,但犯下的恶比很多魔门都要少,我们是拿人钱财□□,你不去找那些花钱买命的人,偏偏来为难我们这把刀,莫非是觉得我们好欺负?”

    她身子动不了,眼珠子转了转,开口示弱,:“加入血罗门也是逼不得已,当年我被所谓的正道修士欺压家破人亡的时候,你们这些名门正派在哪儿?”

    “我报仇无路的时候,你们在哪儿?”

    “为了报仇,我找到了血罗门,奈何付不起灵石,所以,我加入了血罗门,成了血罗门里的一把杀人的刀……”

    余歌看着身前站着的小男孩,她话说得很慢,声音哽咽,泪眼婆娑,楚楚可怜。这个小男孩的修为她完全看不出深浅,但古剑派其他弟子都已经中了她的幻境,他半点儿事没有,只是眨巴眼睛站在那里,双眉颦着,显得十分忧虑,因此,余歌将求生的机会放在了他身上。

    小男孩自然是练了缩骨化形的小骷髅。他没有中幻境,这会儿啥事也没做,就站在原地一动没动,愣愣地看着余歌,一副很伤心难过的模样。

    苏竹漪没去管小骷髅,她站在余歌身后,笑眯了眼。

    她踱着步子走到余歌面前,牵起她的手,叹道:“你真命苦。”

    苏竹漪眸子里泪光闪烁,一派天真地问,“那你仇人现在呢?报仇了吗?”

    余歌微微恍神。

    面前的女子有一张让全天下女人嫉妒的脸,明明妖艳夺目,此刻却做出了娇憨天真的神态,偏偏一点儿也不违和,肤色如玉,明眸皓齿,嘴角边噙着的浅笑,也像是早春里最嫩的花,沐浴在阳光下,披了五彩的光晕,漂亮得让人炫目。

    “我……”余歌低声喃喃,脑子里组织好的语言,一时都有些混乱了。

    “不说就是不给我面子咯。”苏竹漪嗤笑一声,她本来轻轻捧着余歌的手,说话之时突然用力,将她的一截手指给掰了下来,将手指上的戒指取出过后,她掏出一块方帕擦了擦,道:“你自出生就在血罗门,难为你还记得家仇。”

    血罗门暗堂的女死士大都会编造一些可怜的身世博同情,苏竹漪从前也不例外。毕竟有些正道的傻弟子,特别是那些年轻男人颇具有同情心,总是被哄得一愣一愣的。

    她把戒指擦干净,随后道:“你这双手这么漂亮,是用初生婴儿的血加上凤仙花还有雪莲熬成汤汁泡的吧?”

    “你,你胡说八道。”余歌脸色瞬间变了,她心头狂跳,那颗心脏仿佛要炸开了一样,让她都快无法喘息了。

    “死在你手里的孕妇不知道有多少?”苏竹漪说到这里,眼睛微微一眯,“想自杀?血罗门死士对自己也狠,余歌,你可知道,现在死亡也不意味着解脱。”

    她摇摇头,直接一掌拍下,将那毫无反抗能力的余歌一掌击杀,接着才拾起流光镜,看着那犹如水波一般的镜面,苏竹漪咧嘴一笑,走上前几步,将镜子放在了正殿的一个台阶上。

    主人陨落,余歌的青旗也威力大减,那些被青旗幻境控制住的古剑派弟子一个接一个清醒过来,苏竹漪淡淡扫了一眼,发现有几个手里的替身草人都碎了,登时啧啧叹息两声,骂道:“废物。”

    她骂人太直白了。

    一点儿不含蓄。

    那些个弟子个个羞得面红耳赤,杵在原地不敢抬头看她一眼。苏竹漪轻哼了一声,随后闭目念了一段口诀,待她念完,长歌门被困在正殿的弟子里头就有四分之一的弟子出现了异常,他们满头虚汗,疼得满地打滚。

    长歌门里头并非所有弟子都是血罗门死士。

    毕竟是传承了几千年的修真门派,里头还有一些弟子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大家混在一起,才能更好的掩人耳目。

    血罗门的死士为了绝对的忠诚身体都被动了手脚,像是余歌,就能掌控她手底下死士的生死,当年她为了坐上余歌的位置,可是费尽了心思,吃尽了苦头。

    “那些身上出现异常的都是血罗门弟子,你们去杀了吧,要是连重伤的都对付不了,你们也就别修什么真了。”

    苏竹漪瞥了一眼这些年轻人,慢吞吞地道:“回家卖红薯去。”

    “练什么剑啊,老老实实在家砍柴多好。”

    一众弟子:“……”

    代掌门好凶。

    代掌门人美嘴臭。

    “快去啊!”

    “是!”古剑派弟子不再迟疑,提剑冲了上去,跟那些被揭穿了身份的血罗门弟子战到了一起。

    “小姐姐我也去吗?”悟儿搓着小手,有点儿紧张。

    “他们都打不过你,你别去,还有事要你帮忙。”

    “一旁等着先。”

    “哦。”悟儿答应一声后就地坐下,时不时拿眼睛瞄一眼对面的战局,看到有古剑派弟子出现危险,他就偷偷射出一道剑气,帮人缓解压力。

    古剑派弟子顿时觉得如有神助,一个个士气高涨,逐渐占了上风。

    苏竹漪装作没看见悟儿的小动作,她左手拿着余歌的戒指,右手拿着耳钉一样的密匙,慢条斯理地走到放流光镜的台阶上,她轻轻敲了一下那石阶,手指左右摸索,按照戒指上的图案,在台阶上用灵气勾勒了个符阵。

    阵法出现之时,正中央便有个小孔,她把密匙插入其中,却是没打算拧动。

    苏竹漪拿起流光镜,轻轻地放在了那密匙上。

    紧接着她招了招手,喊道:“悟儿,过来。”

    “小姐姐,怎么了?”

    “朝这里打一拳试试。”她指着镜子道。

    “唉?”流光镜可是神器,他知道的,现在要他揍神器?

    “打,别怕。隔山打牛知道不?通过镜子将你拳头的威力扩散出去就行了。”

    顿了一下,苏竹漪又道:“用最大的力气。”

    “好!”悟儿深吸口气,一拳砸下,轰的一声巨响,流光镜纹丝不动,但他们所在的地面瞬间出现大量裂纹,犹如蛛网一般像四周蔓延,仿佛山崩地裂了一般。

    “再来!”

    “嘭!”又是一拳砸下,地面足足凹陷下去一丈远,苏竹漪站在被悟儿砸出的坑中,面带微笑地道:“继续。”

    她站在废墟上笑。

    而废墟底下,则有无数鬼哭狼嚎声传来,仿佛地底藏着无数恶魔,正在挣扎嘶吼一般。

    百里之外的河水崩腾翻滚,一道道混乱气息从靠近了那河床底下藏着的出口,眼看要脱离险境,却没想到,那出口处多了一个阵法结界,阵法结界之中,赫然有一柄剑。

    青霞剑!

    无数道剑气猛地迸发而出,将整个出口瞬间封住,但凡靠近剑阵之人,皆是被绞得粉碎。

    血罗门的真正老巢,就在长歌门地底。

    他们在长歌门地下修建了一座地宫,地宫防御结界及其强悍,哪怕是元婴大能,也破不开那结界。结界一共只有两个突破口,一个是钥匙可以进去的入口,一个是秘密出口。

    地宫内部的阵法迷宫也层出不穷,苏竹漪若是带着这么多拖油瓶贸然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他们这群人里头修为最高,破坏力最强的其实是悟儿,但是悟儿天真烂漫,让他杀人的话他可能会畏手畏脚,这样一来就算进去了,怎么也都会有漏网之鱼。

    所以苏竹漪压根没打算进去。

    她想的是毁灭,将整个血罗门地宫里的修士,彻底毁灭。她用流光镜堵住了入口,用青霞剑守住了极少数人才知道的出口,现在就只差关门打狗,瓮中捉鳖了。

    “再来!”苏竹漪继续道。

    悟儿看了看自己红彤彤的拳头,一咬牙,又挥出一拳。

    流光镜微微震动,整个地面都左右摇晃,而在那地宫之中的血罗门弟子更是气血翻涌,被震得肝胆俱裂。

    一拳又一拳。

    一拳又一拳,直到小骷髅精疲力尽的时候,苏竹漪才道,“好了。”

    地底的血罗门修士全军覆没,而地面上的那些,也都被古剑派弟子斩杀,还剩下一部分脸色惨白的长歌门弟子站在原地瑟瑟发抖,他们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身边朝夕相对的同门,竟然是魔道中人,准确的来说,他们自己加入的这个门派,本身就属于血罗门。

    “他们怎么办啊?”有弟子问道。

    “若是想重建长歌门,等几天就去地下看看,能找到不少好东西。”苏竹漪看着那群吓傻了的长歌门修士,皱眉道。

    “血罗门的全死了?”松尚之感觉自己脚底下的土壤都泛着红,他也闻到了一股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他们没有进血罗门地宫。

    但那些血罗门修士已经全死在了地宫里,想想都有些不寒而栗。

    “恩。能够进入血罗门地宫的,不会有一个无辜的人。”

    每一个都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就好像上辈子的她,手里头也是沾染了无数鲜血,她也不无辜。

    被天下人围攻,也是罪有应得。

    只是这时候,她莫名想到了秦江澜。

    他为情所绊,救了人人喊打的女魔头。

    他斩了情缘,成了仙。

    而那个女魔头,如今成了斩妖除魔的正道大能?

    他赢了。

    这么一想,忽然觉得有点儿不甘心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