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62章 挑战

第162章 挑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个人失去了爱人会怎样?

    心若死灰,恨不得追随他而去。

    浑浑噩噩,不知道今夕何夕。

    有的人一辈子走不出去,恨不得立刻了此残生,有的人么……

    流光镜里,一柄飞剑架在苗麝十七的脖子上,他跪在地上,脸上没什么表情,嘴角噙着一抹邪笑。

    “比如你,洛樱死了,你肯定会痛不欲生,自己也活不下去,对否?”

    青河没反驳,被洛樱温柔地看了一眼,他一张脸仍是黑着的,但耳根子却偷偷红了。

    “再看看你那师妹,啧啧。”苗麝十七嘴角一抽,“你们不用太担心,她不会被影响多久,毕竟情蛊,也敌不过时间。”

    若情蛊真的是天下第一蛊,为何会消失在人间?

    当真那么厉害,大家都炼制,怎么都不可能失传,那蛊虫对很多修士来说,威胁并不高,毕竟,哪有那么多痴情人,修士冷血无情的多了去了。

    “我死都死了,蛊虫也就灭了,哪里去找方法解蛊,死了还怎么解,你们放心,就你那徒弟你那师妹,要不了多久,她就活蹦乱跳了。”

    这世间唯有时光最无情,红颜白头,韶华枯骨,逆得了沧海桑田,负得了三生誓言,情情爱爱在它面前,终究是镜花水月一场空罢了。

    更何况,是她。

    “你们且看着,她会怎样。”苗麝十七平静地道,只是那平静之中,约莫还藏着那么一点儿期待和不甘心。

    事实给了他当头一击。

    苏竹漪把自己关在落雪峰三天,她在床上一动不动地坐了三天,眼神空洞,心里头也空落落的。

    小骷髅个头挺大了,却缩成一团坐在门槛上,脚边趴着大黄狗。

    他不知道小姐姐怎么了,只好在门口陪着。

    他觉得自己会坐很久,大概会变成一坨大石头?

    没想到就在第三天早晨,房门打开,小姐姐穿着一袭红裙从房间里出来,她用脚踢了一下他的屁股,“堵在大门口做什么,练剑练得怎样了?”

    “小姐姐,你出来了,你好点了吗?”悟儿紧张地问。

    “好得很。”苏竹漪咧嘴一笑,“浑浑噩噩坐了三天,好像瘦了一些,下巴更尖了,是不是会很憔悴,有没有弱风扶柳的姿态?”

    她随手掏出一面镜子,对着镜子左右歪了歪脸颊,心满意足地笑了。

    镜中的青河和洛樱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不知道为何秦江澜把流光镜留了下来。

    不对,留下来倒是可以理解,毕竟流光镜掌握的是人间轮回道,呆在人间无可厚非,让人觉得难以理解的是,为何流光镜会被他留在了苏竹漪手中。

    苏竹漪不是流光镜的主人,她也操控不了流光镜,拿在手里边,也就能跟他们说说话,把流光镜当普通的镜子用。

    大约,就是想他们陪在她身边吧?

    “你打算把流光镜当普通镜子用?”

    苏竹漪照镜子的时候,不管他们在做什么,那张脸就会出现在自己眼前。刚刚偷亲了一下师父,苏竹漪的脸就冒了出来,这种感觉……

    青河觉得有点儿糟心。

    若非觉得她心情不好,青河都不会这么温和地跟她讲话了。

    他想揍她。

    “这可是神器。”苏竹漪冷哼一声,“肯定不能只当镜子。”

    “你并非流光镜的主人,无法驱动它。”洛樱道。事实上,没人驱动得了它,他们只是生活在流光镜里,主持轮回道,轮回道内的天道规则已经生成,这镜子他们也无法驱动,只能各自做自己分内之事。

    “驱动不了,我当块砖头砸人也行啊。”苏竹漪说完随手一丢,流光镜便被她扔了出去,落地之时,地面上悄无声息出现了一个大坑,苏竹漪便咯咯笑了两声,“你瞧,多厉害。”

    她在门口稍稍站了一会儿,随后拿出飞剑比划了一阵,接着又道:“现在不用担心这条老命了,又觉得有些无聊,还是得找个目标。”

    “小姐姐想要做什么呀?”悟儿两个拳头放在脸颊边,一派天真地问。

    “拳打四海八荒,脚踏正魔两道,我要做,天下第一剑!”手中长剑往前一挥,此刻的苏竹漪一袭红衣站在冰天雪地当中,衣衫随风飞舞猎猎作响,端的是威风凛凛英姿飒爽。

    “所以呢?”

    所以我就去挑事儿啊,从云霄宗开始挑战,你觉得怎么样?

    “只是现在实力好像还差了一点儿,毕竟背后没靠山了,我的剑道跟云霄宗那几个老怪物比的话……”她用手点着自己下巴,“估摸着还差了一点儿,实在不行,就用镜子砸了。”

    她背着剑打算去挑战天下大派,殊不知还没走出落雪峰,就有弟子匆忙过来,在她面前跪下道:“大师姐,代掌门,不好了。”

    易长老已经将古剑派的掌门信物交给了苏竹漪,因此如果遇到大事的话需要苏竹漪定夺,她得了信物后就去了流沙河,还未曾行使过掌门权力,这会儿看到有弟子过来禀报,顿时眼睛都亮了。

    不是担心,而是激动。

    什么大事不好?

    不管什么事,撸起袖子干!

    想当年她也有个魔门小势力,手底下虾兵虾将也就几千人,如今却是有数万古剑派弟子听她号令,想想就热血沸腾了呢。

    不过,要矜持,要沉稳。

    苏竹漪深吸口气,脸上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松尚之,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我们,我们出去历练的弟子,在外头听到了不好的传闻。”松尚之头都不敢抬,紧张地道。

    “什么事啊?”苏竹漪脸上依旧带着笑,眼睛里像是燃了两簇小火苗。

    跟在她身后的悟儿也轻手轻脚地走了过来,现在的悟儿不比往年,个头挺大,踩在雪地上会发出声响,所以他虽是走路的姿势,但实际上脚离地一寸,偏偏又不是直接飘的,而是蹑手蹑脚的姿势,松尚之一直低着头,忽然觉得光线都暗了,猛一抬头就看到悟儿突然出现在跟前,吓的他脸一白,声音都打颤儿了。

    忽然觉得还是以前的小骷髅更可爱,晶莹如玉的白骨头,圆溜溜的眼眶子,还有绿幽幽的小火苗……

    他心中默默地想。

    “问你话呢。”苏竹漪不满道。

    “现在外头都说,说,说我们古剑派落雪峰修的是魔道。”

    “古剑派与魔道勾结!”

    “还,还有,三天前你们杀了那个唯一的知情者,当年长宁村灭门的唯一幸存者,只不过她临时前将你们杀人的画面传了出去,说你们杀人灭口!”

    “云霄宗秦川也是长宁村出去的,据说现在已经有侠士去云霄宗向他求证了。”一鼓作气说完之后,松尚之神情忐忑地看着苏竹漪,显得有些心慌意乱。

    他原本是不信的,但现在外头传得沸沸扬扬,连那女子死时的画面都制成了留影石,一块灵石都能买到,他看到那女子浑身是血,被剑尊一剑劈成了两断。

    那画面之中的剑尊……

    面无表情,眸光阴寒,一步一步走过来,宛如杀神。

    只是回忆一下那石中记录的画面,松尚之都觉得不寒而栗,两股战战了。

    “所以你做什么了?”

    “你觉得是真的?”苏竹漪冷笑一声,“你觉得是真的,还跑到我面前来做什么?是不是傻?”

    就见松尚之瞬间打直脊背,“绝对不是真的,肯定是有人看不得我们好,故意抹黑我们!”

    “那你做什么了?”同样的话,苏竹漪说了第二遍。

    松尚之连忙道:“我立刻回来向您汇报了啊!”

    “愚蠢!”苏竹漪嗤笑一声道。

    “请代掌门指点。”松尚之一脸虔诚。

    不知道是谁在做背后推手,现在不管是凡人还是修真者之间都有这个消息在流传,让古剑派的声誉受损,松尚之在听到消息日夜兼程地赶了回来,就是希望宗门能快速出手,挽回宗门声誉。

    “我们古剑派行得正站得直,以斩妖除魔为己任,怎么会跟魔修勾结!”他心中想到。至于当时的剑尊……

    松尚之微微闭眼,结果就见眼前一道寒光出现,那剑芒擦着他的睫毛而过,吓得他浑身一颤。

    眼睁睁看着有一些睫毛被斩断,飘落在雪地上,分外明显。

    “我又长又翘的眼睫毛……”

    “谁敢在我面前说师门坏话,我就打谁!”苏竹漪收剑,冷冷道。

    她原本想说的是我就杀谁,不过看到这松尚之跟个小鹌鹑一样,怕吓着他还是变了一个字,苏竹漪瞥了他一眼,道:“既然他们说我们跟魔道勾结,那我们就去除魔卫道。”

    “啊?”

    “就拿血罗门开刀!”原本她是要去挑战正道的,如今,倒是得改改目标了。

    青霞:“我不是刀。”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