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61章 心魔

第161章 心魔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息壤撞入流光镜后,异变再次出现!

    整片天空布满闪电,那金色闪电无穷无尽,在天上形成了一张大网。

    苏竹漪从未见过这等阵仗,她哆哆嗦嗦地取出了替身草人捏在手里,抓了一个还不保险,恨不得把所有草人弄到一块儿把自己给埋起来。

    捏了一会儿又觉得生无可恋,刚扔出去又立刻捡回来,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智障。

    心里头默默把苗麝十七骂了一遍,接着又委屈地快哭了,哼哼两声,“十七郎你怎么就丢下我一个人去了呢。”

    她那颗心简直弄得跟一团乱麻一样了。

    噗通噗通,苏竹漪一颗心狂跳。

    她也只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吗,明明被秦江澜箍在怀里,却听不到他一丝儿声音。

    她紧张地直起身子去看他,他低头,那双妖异的眸子里清楚的倒映着她的脸,他的眼中只有她一个。

    入魔?

    不不不,他就是心魔。

    不知为何,苏竹漪脑海中闪出了这么一个念头,只是头顶再次轰隆一声巨响,她身子一颤,注意力被那天雷牢牢吸引。

    整片天空都是金色闪电,结成了一张大网,苏竹漪觉得她根本避无可避,无处可逃。

    “轰隆!”闪电再次劈上了流光镜,那镜面微微颤抖,河浪翻滚,将闪电悉数吞没。

    只是那河水也像是被劈裂了一般,水花四溅,像是天空下起了一场暴雨。

    苏竹漪没有被雨淋到分毫,她身边的男人,只是淡淡抬手,便以那手掌为伞,遮了狂风暴雨,给她一片晴天。

    “秦江澜,流光镜到底怎么回事?”

    “不知。”秦江澜平静地道。

    他对一切都不关心,唯一关心唯一在乎的,无非是怀中人。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苏竹漪疑虑重重,却见他笑了一下,低头亲她,还捉了她的手,放在他腿间,“哪里都不舒服。”

    苏竹漪:“……”

    这绝对有问题!一个声音紧张地喊。

    另外一个声音却是,你别碰我,我恶心,心爱之人已死,我要随他而去,断不能忍受别的男人。

    她头疼得快炸开了。

    因看出苏竹漪难受,秦江澜倒是没动,他只是抱着她道:“放心,我不会让天雷伤到你的。”

    这会儿雷劫倒也没顾及到他们。

    毕竟流光镜才是真正的渡劫者,只是那天劫威力太大,随着一道道神雷连续劈下,苏竹漪感觉整个天地都被撕裂了,他们所在的地方也没办法幸免于难,外面如同天崩地裂,她只觉得下一刻自己就将被天地碾压成碎末。

    索性,有个人牢牢护着她。

    他用身体给她铸了一堵墙,遮风避雨,挡住了那无处不在的威压和神雷。

    “你怎么样?”

    “没事。”

    他不知道痛,也不知道累,只知护她周全,仅此而已。

    “苏竹漪。”

    “嗯?”

    “我爱你。”

    “别,我喜欢的可是十七郎。”她嘀咕道。说完之后又恨不得甩自己一巴掌,“不是……”

    “轰!”

    又是一声惊雷炸响。

    苏竹漪要说的话被雷声打断了。

    她被震得头晕目眩,耳边嗡嗡作响。只这一个滚滚雷声,便叫她识海震荡,整个人都快受不住了。

    她眼前模模糊糊的,隐约见到流光镜中那真灵界显现,师父师兄古剑派陨落弟子还有盘古一族,皆是从镜中飞出,一同对抗天劫。

    她神识都模糊了,却依旧努力睁大眼睛,不敢有任何错漏。

    就见流光镜,镜中人,与那漫天闪电撞到了一处,她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手里头紧紧捏着的替身草人直接碎了,而身上那紧紧搂着她的人身子一颤,竟也变得虚无缥缈起来。

    却在这时,她怀中一个声音道,“原来如此,我还说为何你没有丧失理智,没有入魔,原来你就是魔!他将自己的情爱彻底舍去,将心魔从自己身体里完全剥离,哈哈哈哈,果然好手段!”

    一片叶子,悄悄藏于苏竹漪怀中,那是邪树最后的一点儿力量,却在这关键时刻出现,朝已经支离破碎的秦江澜扑了过去。

    这心魔因为庇护苏竹漪已经被天雷轰得七零八落。

    苏竹漪也是重伤之身。

    而它这一片叶子虽然实力微弱,却因为他们的阻挡而没有被天雷轰击,此刻大家都无比虚弱,相比起来反而是它最强势。

    “你既本是心魔,便能直接为我养分,痛快!”

    苏竹漪没动,她的剑却动了。剑祖宗从识海内飞出,直接将那邪树最后一点儿力量击得粉碎,这因苏竹漪一番话而活下来的长宁村老树,最终,还是彻底的陨落在了苏竹漪的手中。

    轰!

    又是一声巨响,随着这一道惊雷落下,流光镜上的光亮骤然熄灭,整片天地瞬间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死一样的安静。

    失败了吗?

    “咳咳。”她呕出鲜血,意识模糊,心中想到:“十七郎,我来陪你了。”

    眼皮耷拉着缓缓闭上,却在即将彻底阖上之时,黑暗之中又迸射出了天光。

    有谁在耳边念咒,那声音万分熟悉,叫她识海逐渐平静,眉心忧虑都被清音抚平。

    梵音阵阵,仙乐飘飘,灵气从天而降,从地底汩汩冒出,瞬间便充斥了整个天地之间,她沐浴在灵气当中,只觉得浑身舒坦,周身疲惫都一扫而空。

    待再睁眼时,便看见本已枯死的建木之树突然从地底冒出,疯狂生长,片刻间已立于天地之间。

    而那树下,白衣飘飘的秦江澜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似乎感觉到了苏竹漪的视线,秦江澜回头看了她一眼。

    眸中无悲无喜,无情无欲,那眼神并不让人讨厌,只是觉得有些疏远。再看时,苏竹漪发现他周身像是在发光,让他的面容变得模糊,看着让人心生敬仰,差点儿就跪下去了。

    她怎么可能跪秦江澜!

    让他回家跪搓板还差不多。

    却在这时,苏竹漪看到秦江澜足尖一点,踏在了建木之树的一片叶子上。

    她微微愣住,心尖儿一抽。

    脑中一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

    紧接着,那念头变成了现实。

    秦江澜与建木之树一同消失在了天地之间。他再没有看她一眼。

    曾经,他眼里全是她。

    现在,他眼里没有她。

    苏竹漪满头雾水,脑子里一团浆糊。就在她发愣之际,流光镜突然落到她手中,里头师父的声音传来,“轮回道已成,竹漪,你不必再担忧天道会将你抹去了。”

    成功了?她不用担惊受怕,不用害怕突然就被老天劈死,不用害怕师父师兄再次陨落?

    她成功了。

    可是一点儿喜悦都没有啊。

    苏竹漪:“抹去就抹去呗,我心里头难过。”她嘀咕一声,“反正十七郎死了,我也不想活了。”

    不料一个声音传来,“情蛊还是有用的吗,你看她如今修为涨了,依旧对我念念不忘。”

    苗麝十七最后一点儿残魂在雷劫前就被吸入流光镜中,经历了一次天劫对抗,他元神还强大一些了,成为轮回道里第一个可以轮回转生的元神。便是苏晴熏也在其中,不过她受了雷劫影响,元神几乎灰飞烟灭,如今已经入了转生池中。

    苗麝十七生前罪孽深重,得受酷刑,不过如今地府缺人手,洛樱让他戴罪立功,先熬点儿孟婆汤。

    “秦江澜他居然飞升了。”

    “他妈的他怎么飞升的,我怎么跟做梦一样,他之前还杀了苏晴熏呢。”苏竹漪还是没转过弯儿,她觉得自己怎么都想不明白。

    “他放任自己,养大心魔,将心魔彻底变成了一个眼中只有你的魔物,最终,斩去心魔,便斩了你,得道飞升了。”清河冷冷道。

    秦江澜的心魔是苏竹漪。

    因她而生,因她而起。

    他想她好好活着,想她无忧无虑,想时光倒流,回到最初,让她不再经历那些痛苦。

    这是心魔,是执念,是阻止他飞升的劫。

    心愿不成,心魔不除,便注定无法飞升。

    所以他以身祭镜,换得一场时间回溯,让一切重来,让她不再走从前的路。

    当彻底摒弃了亲情友情,彻底摒弃了天下苍生人间正义,只剩下苏竹漪的时候,他的心魔和正身才能彻底的剥离开,也就在斩杀了苏晴熏的时候,秦江澜一直封闭的真身破道,飞升成神。

    他把自己分成两半。

    一半是天下。

    一半是她。

    自破镜而出时,陪在苏竹漪身边的,只是那个渐渐丧失理智,渐渐无情,眼中最终只剩下她一个的,心魔。

    “哦,所以我是他飞升历练的一个心劫。”苏竹漪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然后他看破红尘无牵无挂渡劫飞升了?”

    洛樱面露不忍之色,微微别过脸庞。

    青河脸黑沉沉的,厉声道:“若有机会,我替你斩了他。”话音落下,天上便劈了一道惊雷。

    如今秦江澜可是神仙了,说神仙坏话要天打雷劈的。

    苏竹漪:“呸。”

    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了。

    她眼眶一红,又道:“十七郎,你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哭了两声又骂道:“什么情蛊烦得要死,苗麝十七,当真没有解除办法了?”

    说话之时,眼睛里却有了泪水,她仰头看天,不想要眼泪流出,殊不知抬头的那一刹那,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打湿了整张如玉面庞。

    却也闹不清楚,是为了谁。

    为了十七郎,还为了是他。

    “还好,有那情蛊。”洛樱心中叹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个心魔呢?”苏竹漪忽然抹了泪水,问:“那个心魔呢?”

    “他不是把自己劈了两半,把心魔从体内剖开了,心魔呢?”

    “替你挡了雷。”

    “因你而生,为你而死。”

    “哦。”她颓然坐下,一手托腮,只觉得浑身都不对劲儿,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