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60章 舍去

第160章 舍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邪树为了支持苏晴熏噬主,将自己的力量几乎耗尽。

    此刻那奔腾而来的河水,明明是冰凉的雪水,却又像是熊熊燃烧的烈焰,要将它缠绕周身的怨气和污浊,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怎么能就这么死掉!

    它周身黑气陡然凝聚成形,那人形,赫然是苗麝十七。

    “它还有最后一点儿残魂拿捏在我手中,你敢杀?”

    一剑斩下,黑气被华光劈开,邪树见状发出一声惨叫,身形朝四面八方遁走,树干、树根、枝叶,落叶飘零,跟周围的枫林交叠在一起,乍眼一看都分不出彼此。

    它隐匿其中。

    只要有一片叶子能成功躲过,便能换得重来机会!

    却没想到,那涛涛河水倒灌,竟是将整片树林吞入其中,只见周围环境扭曲,它们仿佛被生生扯入了另一个世界。

    镜中世界。

    “澜儿,过来。”眼前出现一名轮廓模糊的绝美妇人,她冲着秦江澜招了招手。“我是你娘,过来,让我抱抱。”

    秦江澜握剑的手一滞。

    他往前踏出一步。

    走出这一步后,那美妇脸上笑容更加温婉,眸子里盛满了星光,是他幼时期盼的模样,是他心中娘亲该有的模样。

    “快来,让娘亲好好看看,都长这么大了。”

    “我的孩子,定然是英武不凡,你日后一定是天下第一剑修。”她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骄傲。

    秦江澜单手抱着苏竹漪,缓缓走到了她面前。

    “这是我儿媳妇?我好好看看,长得可真俏。”她伸手,似乎想要去摸一下昏迷的苏竹漪,然只是这么一伸手的动作,便有一道剑光突至,将她的身子斩成两截。

    她临时前亦瞪大双眼,死不瞑目。似乎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将她斩杀。

    “孽徒,你怎么连你母亲都杀!”

    又一人突兀出现,他手持长剑,怒发冲冠。

    “为了护着这个魔道妖女,你竟然连母亲都杀,你怎么会变成这样!”他痛心疾首,却又不舍得将这最优秀的弟子废掉,便长叹一声道:“你父母当初弃你于路边,是为师将你带回,你与他们并无感情,罢了罢了,只要你跟这魔道妖女断绝关系,我便从轻发落,让你在禁地悔过百年,如何?”

    “还不跪下认错!”

    “孽徒,难道你要背叛师门!”

    “我苦心教导你这么多年,你竟为了个女子,与你师父刀剑相向,好,好得很!”

    “今日我便清理门户,斩了你这孽徒!”

    唰唰唰,数道剑光飞出,却连秦江澜的一片衣角都没碰到。

    秦江澜手中飞剑轻轻一颤,就见他师父的飞剑嗡了一声瞬间崩裂,紧接着,秦江澜抬手,将面前的师父也斩做了两段。

    滚烫的鲜血喷溅过来,他眸子阴沉,用灵气挡开,随后低头,生怕那鲜血飞溅,怀中人沾上一丝一毫。

    “这妖女屠城,杀了那么多无辜百姓,你还要护着她?”

    “杀了她,杀了她!”无数凡人手握镰刀、锄头,有妇人拿着扁担,还有的手里捏着烂菜叶和臭鸡蛋,他们明明惊恐万分,却依旧拦在他面前。

    “杀了她,我要替我孩儿报仇!”

    “杀了那妖女,我相公就是被她杀死的!”

    周围阴风阵阵,那是无数枉死人冤魂在哭嚎。

    那些凡人的背后,又各大宗门的强者在怒吼,“秦江澜,枉你为天下剑尊,你要为了个妖女背叛天下,做天下正道的敌人?”

    你舍得你的父母亲人,舍得将你养大教你道法的师父,舍得天下苍生,舍得一身正气,就为了这个坏事做尽,丧尽天良的妖女?

    回答他们的,是一道剑光。

    剑光斩过之处,无一活物。

    手中松风剑长啸一声,发出泣血哀鸣,剑身寸寸断裂,像是在说,“你舍得,青松傲骨,顶天立地,舍得手里的剑,心中的正义?”

    剑断了。

    秦江澜双手抱紧怀中人,脸上面无表情。

    一个又一个的人在他眼前出现,一个又一个的人死于他的剑下,到最后,连手中飞剑都可以舍弃,他眼中,只剩下了一个人。

    为你生。

    为你死。

    那些突兀出现的画面又尽数消失,因他斩杀生灵出现的血海也眨眼不见,面前还是那片树林,地上瑟瑟发抖的,始终只有一个人。

    苏晴熏。

    他依旧是单手抱着的苏竹漪,右手仍旧握着剑,只是那剑锈迹斑斑,仿佛再挥动一次,便能彻底崩溃,化作齑粉。

    “我不想死。”苏晴熏拼命挣扎,却发不出一丝声音,只有低低的呜咽,她刚刚才做了一个美梦,梦到自己没有深陷血罗门,梦见自己成了云霄宗的弟子,梦见自己的师父是……

    师父,师父,师父……

    苏晴熏眸子猛地瞪圆,她的身体里猛地涌出了无限的生气,竟是挣扎着坐了起来,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她冲着秦江澜喊道:“师父,救我!”

    苏竹漪整开了眼。

    她心情很差,整个人有些浑浑噩噩的,睁眼之后发现自己还在秦江澜怀里,而此刻的秦江澜,身体凉得跟冰坨子一样,冻得她都微微哆嗦了一下。

    “师父,师父,我是晴熏,我是你唯一的徒弟晴熏啊!”

    什么意思?

    苏竹漪微微转头,就看到那看不出人形狰狞可怖满身鲜血的苏晴熏拼了命的往前爬,似乎想要抓住秦江澜的脚,只听她哭喊着,“师父,我是晴熏,我是你的徒弟,你救走的我,不是这个妖女,不是这个妖女,不是她……”

    苏竹漪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晴熏怎么会知道从前发生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还想问问,看发生了什么情况,就见秦江澜微微抬手,剑光飞起落下,将正在爬行的苏晴熏一剑斩断,那血肉模糊的两截躯体被斩杀了还没有立刻停止动弹,她的上半身竟还往前爬了几步……

    “师父……”

    苏晴熏眼神涣散,低语道:“原是做梦啊。”

    片刻后她又疯狂起来,“呵呵,我已经将你是魔修的消息传回了血罗门,你们杀我灭口,哈哈哈,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了,古剑派洛樱的传人是魔修,哈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是秦江澜再补了一刀。

    只听他冷冷道:“聒噪。”

    苏竹漪捏紧了秦江澜胸口的衣襟。

    怎么回事!

    秦江澜为何会变成这样。苏晴熏刚刚叫他师父,他没有任何反应,直接斩杀了苏晴熏。

    秦江澜不是这样的。

    她抬头,恰好秦江澜低头看她,他双目里有妖异的血红色,脸上神情却是十分温柔。

    他低头在她额前落下一吻,“苏竹漪,我只要你。”

    负尽天下,负尽苍生,只求你一人。

    足矣。

    苏竹漪脑子里嗡嗡作响。

    入魔?

    入魔了?

    彻底入魔了?

    那流光镜岂不是也会即刻变为魔器!

    怎么阻止怎么阻止?流光镜里的师父师兄他们全部都会成为魔器的帮凶,丧失神智的!

    不对,现在流光镜还没有魔气溢出,怎么办,把息壤弄进去让它提前形成道器?

    反正爱人陨落,心若死灰,我也不想活了,不如成全他们。

    让师父和师兄有情人终成眷属。

    如果是平时的苏竹漪,脑子里断然不会产生这样的想法,然而情蛊已死,她受了影响,刚刚昏迷转醒,情绪依旧失控,脑子里转出这么一个念头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苏竹漪竟然一咬牙,打算来个以身祭镜。

    却在这时,那镜子猛地发出一道白光,将整片天幕照得雪亮,天上的明月都不敢直撄其锋,暂避云层深处。

    轰隆、轰隆、轰隆……

    一声接一声的雷鸣敲响,犹如天地间祭起了战鼓,那滚滚雷声是密集的鼓点,那呼呼风声是战前吹响的号角。

    轰!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犹如一柄金色巨剑,朝着流光镜一剑斩下。

    镜内有泼天河水奔腾而出,跟那巨剑撞到了一处。这一撞开,灵气四溢,苏竹漪觉得自己像是浸泡在灵泉里,浑身上下都被那浓郁粘稠的灵气给沾满了。

    苏竹漪登时看明白了。

    流光镜在渡劫。

    千万别劈她头上,要知道天道长期乱劈她!

    只是这个念头一闪而过,马上又变成,“劈我吧,劈我吧,活着也没意思,就让我这么死了吧。”

    苏竹漪:“……”

    她觉得此刻的自己跟个神经病一样了。

    好不容易将那脑残的心思给压制下去,她才稍稍缓了口气,分出点儿精力去想正事。

    为什么突然就渡劫了,难道说,六道轮回已成?它没有被入魔的完全不正常的秦江澜污染,反而即将破道?

    这他娘的到底什么情况!

    也就在这时,苏竹漪忽觉肚子里有什么滑不溜秋的东西在蠕动,紧接着,她喉咙里一滑,就见当初怎么都找不到请不出来的息壤主动飞出体内,冲向了空中的流光镜。

    他妈的!

    当初怎么都搞不出来,现在看到流光镜要成道器了,眼巴巴地过去凑热闹了?

    看那神雷劈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