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59章 死

第159章 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情蛊情蛊。

    以情为食,得其心中真情为养分,隐于其骨血之中。

    让情蛊虫卵顺利长大的是苏竹漪心中的情,那是真的,哪怕当时的苏竹漪内心还是带点儿否认,觉得自己没心没肺最爱的是自己,爱情算个屁,但感情难以控制,她在否认也没用。

    她的情,养活了蛊。

    情蛊汲取她的情,让她的情寄托在了下蛊人身上。

    本来情蛊没有被催动,苏竹漪修为高,不会受到情蛊太多影响。

    然而现在,下蛊人死了。

    蛊虫自然也死了,而她便觉得,自己深爱的人死了。

    苏竹漪有理智,她的理智告诉她,她曾经喜欢的人是秦江澜,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她心若死灰,明明秦江澜就在身后,可她心里空落落的,仿佛被人硬生生地剜掉了一样。

    她满脸都是泪水,但是此刻的苏竹漪不敢发出一丝抽泣声。她死死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伸手将泪水抹去,想要把眼眶里的泪给憋回去。

    然而做不到。

    那伤心无法控制,眼泪更是无法控制,仅剩的理智告诉她必须忍住,可心中的疼痛好似抽干了全部力气。

    深坑中的秦江澜意识到了不对。

    他凌空飞起,飞快落到苏竹漪身边,从背后一把将微微颤抖着的苏竹漪抱在怀中。

    苏竹漪转身,那一个转身好似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她头晕目眩,看着抱着她的清隽男子,意识模糊地呢喃了一声,“十七郎。”

    身子缓缓倒下,苏竹漪倒在了一个冰凉的怀抱中。

    那皎洁的银色月华,在这一刻,也如满地寒霜。

    “苗麝十七死了。”秦江澜没有像邪树预想中的那样发狂,他只是抱起苏竹漪,朝着十七郎的位置飞了过去。

    在靠近苗麝十七位置的瞬间,流光镜从他身上飞出,那一刻,流光镜真的变成了淙淙流淌的河,浪花滔天,将躺在地上的苏晴熏、将已经被蛊虫几乎吞噬干净了的苗麝十七,还有隐藏在阴暗处的邪树一同淹没。

    他脚踏银河,俊眉星目,宛如天神下凡。

    只是这个天神有点儿冷。

    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一丝活人气息,就好像他不是个人,只是个兵器,一个物品,一把冰凉的剑,甚至是,一面古朴的镜子。

    苏晴熏看到披着清冷月光的清俊男子,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空白,她眼前似乎出现了一些零碎的画面,那些画面是那么的不可思议,叫她脑子都转不过弯了。

    那是梦吗?

    少女缩在墙角抱膝呜咽,一双眼睛哭得又红又肿。

    房门大开,一个看不清容貌的男人走了进来,他手里端着一碗粥,她好似闻到了浓郁的香。

    “吃点儿东西。”

    她战战兢兢伸出双手去捧那粥碗,身子却没一点儿力气,连碗都端不住。

    “我喂你。”

    一勺一勺的粥喂到她嘴里,她眼睛肿着只能撑开一道细缝,而那缝隙里头,那男子像是在发光。

    屋外的阳光在他身上镀了一层金,他五官朦胧看不清楚,却宛如神祗。

    “别怕。”微微清凉的声音里带着丝丝暖意,好似那披在他身上的阳光,也照在了少女的心里。

    亲人死亡,村子被一把火烧得精光,被恶人抓走不给饭吃,让他们彼此厮杀,那些残酷的可怕的冰冷的记忆好似瞬间被清风拂走,那些污浊那些不堪那些恐惧,都消散在风里,只剩下眼前那明晃晃的犹如太阳一样的人,让她僵冷的身子逐渐回暖,犹如雨后初霁。

    “我逃出来了。”她呜咽着道,声音沙哑。

    “恩,这里是云霄宗。”

    她哽咽着扑进男子怀里,只觉得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爽的香气,那味道沁入心扉,叫人心神越发宁静。

    仙灵福地,剑道第一的云霄宗。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弟子了。”

    “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她头上挽着元宝髻,穿着洁白如雪的弟子服,手里拿着一柄青木剑,木剑的剑穗是粉色的,上面的玉坠泛蓝,上面雕刻祥云。

    晴天白云,苏晴熏。

    “小师叔,你居然收徒了,还是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师妹。”少年清脆的声音响起,她有些胆怯地站在男子身后,探头探脑地打量着外面的人。

    “宗门这次纳新有不少好苗子呢,小师叔还要挑几个吗?到时候一块儿选进来,热闹一点儿,也给小师妹作个伴儿。”又有人道。

    她心头一颤,本来还偷偷往外看,听得那话又缩了回去,垂着头有些发闷。

    她不想要别的师弟师妹。

    她只想要师父一个人。

    “师父,你还要收徒吗?”她怯怯地问。

    “不了。”听到这个回答,她的心像是吃了蜜糖一样甜。

    “我要好好修炼,为死去的亲人报仇。”

    “我要好好修炼,除魔卫道,日后行走江湖,绝不能堕了师父的名头。”

    “我要好好修炼,能够……”

    能够与师父比肩,能够站在他身边就好。

    “遭了,我们中了魔道妖孽埋伏。”

    “这,这是*散?”

    她身子软绵无力,连元神都有些不清醒了。

    不只是*散,还有,还有让人躁动不安的气息,身边的师兄看她的眼神都不对了,而她,她也像是出现了幻觉。

    “是,是师父吗?”

    眼看快撑不住了,她已经被一双手死死箍紧,忽听得一个声音道:“这些名门正派的弟子出门历练都不带脑子的,这么容易就得手了。”

    紧接着,她听到一声惨叫,心头微微一寒。

    “哟,还好几个门派一起结伴同行?”

    刀剑刺入身体的声音,让她颤抖不停,一遍一遍喊着师父的名字。

    “居然还有三个云霄宗的躲在这里,哈,这么倒霉,还冲了我的勾魂药?”

    “啧啧,这衣衫半褪的样子,真是我见尤怜。比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儿。”说话的女子一袭红衣,衣服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修真界不比凡间,讲究仙气,不会觉得牡丹富贵,眼前就女子把牡丹绣在衣服上,又俗又艳,可她那张脸却妖艳夺目,明明她都意识有些模糊了,依旧觉得那张脸艳得灼她的眼。

    下巴被人用手擒住,她觉得屈辱,勉强挤出一丝声音,“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我师父会替我报仇的。”

    “啧,若不是我,你衣服都被你旁边这个男的给剥光了,现在在我面前装什么横啊。”那女子捏着她的下巴仔细瞧了瞧,忽地甩了一下手中的鞭子,将她已经落到地上的飞剑给卷了起来。

    那飞剑挂坠上,有她的名字。

    “苏晴熏。”

    “你师父,云霄宗那第一剑修?”

    女子的声音忽然变得分外缥缈,她咯咯笑了两声,“今日我心情好,饶你们一条狗命,待哪天我心情不好了,再找你讨回来。”

    口中被塞了一颗丹药,她周身的燥热退去,连忙把衣服穿好,并将两个同门唤醒。

    待出去之后才发现,一同来的这些历练弟子除了他们几个,竟然全都陨落了。

    ……

    “晴熏年纪轻轻结成金丹,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

    “你这丫头,修炼怎么这么刻苦。”

    不管再苦再累,她都咬牙坚持,为的只是离他更近一点儿。

    “师父,你怎么让那个妖女逃掉了?”她没想到,那恶名在外的妖女居然如此凶煞,虽然修为相差无几,但那妖女手段太多防不胜防,若不是师父即时出现,她只怕……

    但是师父怎么没有直接将她斩杀,反而让她逃了?

    师父平时清冷,对她却十分温和,然而那一刻,他站在那里,却眸色微冷。

    他只说了一句,“你不记得她了?”

    她是谁?我为何要记得她。

    她不过是个人人喊杀的魔道妖女,她能是谁?

    为何我不记得她,师父他,他会隐隐不快?

    ……

    她,她是苏竹漪。

    长宁村里的苏竹漪,被抓到血罗门里,帮了她的苏竹漪,让她赶快逃命的苏竹漪。

    她成了仙门大派弟子。

    她成了无恶不作的魔修。

    她感激苏竹漪,却又害怕与她有牵连。

    她感激苏竹漪,却又庆幸,当初被留下的不是自己。

    那些零散的画面不断的在脑海中出现又消失,苏晴熏分不清到底是梦还是现实……

    就在她浑浑噩噩之际,一股森然寒意冲天而起,将她彻底笼罩其中。

    她瞬间清醒过来!

    抱着苏竹漪的秦江澜近在迟尺。

    “你,你怎么没事!”苏晴熏看到来势汹汹的秦江澜,她身子一僵,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冒出寒气。

    邪树说他身上的气息不对,已经是走火入魔的人了,若是受了这大刺激,必将疯魔,到时候对付起来就极为简单,然而现在过来的人哪里疯魔了?

    他冷静得可怕。

    他的一双眼睛犹如寒潭,三九天最凉的雪,也不及他眼神中的半分冷意。

    苗麝十七的元神还没有完全消散。

    因为邪树需要吸收人的怨气和残魂来补充力量,所以苗麝十七的残魂还算完整,并没有彻底消散在天地间。

    只不过他本来就受了重创,元神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已经跟大树身后的黑气融在了一起,跟那些怨气纠缠在了一起。

    流光镜锁定了苗麝十七的残魂,而无数阴寒剑气,犹如万千针芒,射向了隐藏在暗处的邪树。

    他面无表情,口中只吐出一字。

    “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