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58章 死亡

第158章 死亡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色已经暗了。

    清夜无尘,月色如银。

    苏竹漪和秦江澜在结界深处里找了很久,一直没有找到传说中的建木之树。

    这地方苏竹漪明明来过,她也见过那棵树,然而现在,她就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在里头转圈圈,始终没有找对地方。

    上一次是误打误撞,有地缚灵小凤凰的召唤,还有建木之树主动献身,她才能与建木之树沟通见面,如今这些条件都不存在了,他们主动去寻,却是有些艰难了。

    秦江澜已经执了苏竹漪的手,他让她不要着急。

    苏竹漪只是有预感,她想,建木之树可能已经死了。

    心里头并非特别着急,只是心口沉甸甸的,有些难受罢了。

    又往前走了许久,就在苏竹漪觉得恐怕找不到了的时候,秦江澜忽然道:“这边。”

    “你神识捕捉到什么了?”

    苏竹漪的神识也施展开了的,但她什么都没感觉到。

    若说有什么特别的,那就是今晚的月亮特别圆。

    “一点儿微弱的气息,我也不确定。”秦江澜攥紧了苏竹漪的手,“过去看看。”

    他追寻着那气息往前,不多时,就看到了一个硕大的深坑。

    那坑内有烧焦的痕迹,除此以外,再无他物。

    坑的周围杂草都长得茂盛无比,树木也格外高大,但那坑中,却是什么都没,一根杂草都不曾生长其中,只有一股*的味道。

    苏竹漪愣在当场,被秦江澜攥紧的手都微微颤抖了。

    “这里就是曾经建木之树存在的地方?”她以为建木之树枯死了,会看到一棵歪倒在地的庞大枯木,却没想到,这里什么都没有,仿佛那棵树,被一股强横的力量劈成灰烬,从这天地间彻底抹去。

    建木之树,没了。

    苏竹漪说到底也是个没心没肺的,建木之树是死是活没办法触动到她的神经,只是现在,建木之树的陨落,让她想到了自己。

    这就是违背天道规则的下场?

    若是轮回道没有成功,而她做出的改变越来越大,她这个异类,也是会被天道无情的抹去,就像这棵树一样,不再有存在的痕迹。

    不仅是她。

    还有她身边站着的人。

    还有她拼命救下来的人。

    苏竹漪脸色有些发白,但她不能露怯。她堂堂女魔头,怎么能被一棵树的死给吓怕了,人秦江澜都好端端地站着,她也不能怂了。

    苏竹漪沉声道:“看来建木之树陨落了,想用建木之树把息壤引出来就行不通了,只能另想办法。”

    “那小东西到底藏哪儿了。”苏竹漪眉头拧起,对那滑不溜秋的息壤可是气得不行。

    钻哪儿不好,钻她嘴里,现在根本抓不出来。

    或许是想到息壤太生气,苏竹漪眼神凌厉,那张太过明媚的脸因为毫不掩饰的怒容变得盛气凌人,像是燃烧的火,带刺的花。

    可秦江澜知道,她做出这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还是因为有点儿怕了。

    他没揭穿她。

    只是将她有些冰凉的手握紧,放在了自己的袖子里。

    “哎?”

    “死了就死了。”秦江澜平静地道:“建木之树传说之中是沟通人界和神界的桥梁,既然天上已无神,它会毁灭也是情理之中。”

    换言之,只要有人渡劫飞升,建木之树依旧会出现。

    只可惜他们现在无法通过建木之树来引出息壤了。

    那还有什么办法呢?

    苏竹漪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息壤在她体内,若她直接进去流光镜里,那岂不是息壤也进去了。

    不过这个念头立刻被她否决了。

    苏竹漪可不具备那种牺牲精神。

    让她自己献祭陨落,元神活在那镜子里头,她做不到。

    反正……

    不到最后一刻,她是不会那么做的。人秦江澜好不容易才出来,她又进去了,那算个什么事儿啊。

    如果说进去了真能成还好,进去了又失败了的话,那就真成了笑话,反正活一天算一天,在活着的时候,她是不会去想牺牲的。

    “那我们现在回去?”

    “我下去看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一丝残魂。”秦江澜祭出流光镜,飞入了深坑之中。

    那坑内的死气,对现在的他来说,倒是大补之物,能够增强他的实力,连流光镜都能因此而受益。

    苏竹漪在旁边等,她等了一会儿,忽然心生警兆。

    那颗心猛地揪起,像是被人一把攥住,并狠狠捏碎了一样。

    ……

    结界处,苏晴熏躺在地上抽搐,像是一条蛆虫一般慢慢蠕动。

    她浑身都是血,有无数的毒虫从她体内钻出来,密密麻麻的在她身下叠满了厚厚的一层。

    可她一点儿也不疼,她在笑。

    咯咯的笑声在清冷的月色下显得格外的渗人。

    那些毒虫从她身体里钻出来,爬到了昏迷的苗麝十七身上,他眉心红宝石一样的蛊虫微微震动,似乎有一些不安。

    结界和剑阵困的是苗麝十七,让他无法逃走,也让其他人别想进去。

    但苏晴熏不是别人。

    她是苗麝十七养的蛊母。她体内的虫子跟他眉心的蛊虫有紧密联系,它们本属于一体。

    秦江澜不敢让苗麝十七死。

    苗麝十七自己也不想死。

    “我也不想死。”苏晴熏仰头看着头顶的明月,口中不断的有毒虫涌出,她依然咧嘴笑着,看起来狰狞可怕。

    “你怕情蛊,怕他死。”

    “他死了,你会怎样呢?”

    天底下有哪个养蛊人得了善终?

    养蛊之人,终被蛊噬。

    “苗麝十七,他不敢杀你,我杀你!”苏晴熏目中含煞,宛如恶鬼。她体内拥有大量的灵气和煞气,那是邪树给她的。

    它几乎把自己积攒起来的全部力量都给了她,就为了让她获得足够的力量,让体内的蛊虫噬主。

    邪树没有一点儿保留。

    因为它明白,现在损失的,呆会会儿千百倍的补回来。

    这个苗麝十七一死,那个男人,怕是会成疯成魔,他的怨气,将助它一步登天。

    “主人,我会替你报仇的。”

    “啵”的一声响,苗麝十七眉心的那个红点像是被咬碎了一般,无数的蛊虫互相厮杀,而苗麝十七的身体则成为了战场。

    他只醒来了一瞬。

    随后就遁入了永恒的黑暗。

    蛊虫噬主,苗疆养蛊人几乎无法摆脱的命运,没想到,这么早就来了啊。

    结界深处。

    苏竹漪忽然就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