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57章 陨落

第157章 陨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长宁村东头的那棵树。

    当年长宁村的村民称之为神树,还给这棵老树供奉香火,缠上丝带,随时都有淳朴的村民前去祭拜祈愿。

    苏晴熏记得它。在血罗门里头的厮杀越惊险,那段年幼时候的幸福时光就越值得回味,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段岁月就尘封起来,连梦中都鲜有出现过。

    她曾经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

    但老树的出现,像是打开了记忆的阀门,那时候的人和事纷纷涌现出来,苏晴熏眸子闪耀泪花,她还没来得及说话,老树的下一句话让苏晴熏如遭雷劈。

    “古剑派的苏竹漪就是当年的小和尚。”

    “是她让村民尸变的。”

    “她是魔修。”

    “或许,是她引来的血罗门,让长宁村彻底覆灭。”

    或许两个字说得极轻,苏晴熏脑子里嗡嗡作响,她怎么都没想到,苏竹漪会是当年的小和尚。

    她长大后已经没有怎么去想过从前了。

    但成为一个修真者,特别是一个魔修之后,看到问题就不似从前那么没有眼力,回想一下,当初村民尸变也是古怪,血罗门会出现在长宁村那么偏僻的小地方更是奇怪……

    原来,原来都是她!

    若不是她,她依旧是长宁村备受宠爱的小公主。

    哪怕最终只是过平平谈谈的生活,生儿育女,也比被魔门抓去要幸福千万倍。她在血罗门里受尽苦难,她的手上沾满鲜血,她现在身体里全是虫子,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害的……

    都是她啊!

    强烈的怨气从虚弱的身体里迸发而出,犹如井喷一样,源源不断地给邪树提供力量。

    它给苏晴熏提供灵气,缓解她的伤势,而她给它提供怨气,目前来说,这是双赢的局面了。

    “我要报仇。”苏晴熏双目血红,眸子里闪耀着妖异的光。

    “我要让天下人知道,古剑派落雪峰的传人,是个擅长养尸的邪修。”

    “现在那跟秦江澜,身上都没什么人气,你说,他还是不是人啊?”

    “可是,要怎么做才行呢?才能将她的真面目揭穿呢?”

    苏晴熏虽然有复仇的心,恨不得将苏竹漪碎尸万段,可她现在做不到啊,她身体里全是虫子,她还是蛊母,那红线依旧牵引着她,驱使她朝苗麝十七的方向追赶,她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想要复仇谈何容易。

    一想到这里,她心中涌起了绝望。

    绝望和愤怒交织在一起,让邪树满足地长吁口气。

    “我也要替主人报仇。所以,我们得合作。”

    “你帮我,我帮你。”

    苏晴熏毫不犹豫地答应:“好!”

    ……

    秦江澜单手拎着苗麝十七,苏竹漪站在他身侧。

    俊男美女,一对璧人。

    脚下飞剑迅捷如风,眨眼便越过千山万水,流沙河近在咫尺。

    流沙河外头有结界封印,当时是几个掌门联合开启的,苏竹漪想着破阵估计还要费些功夫,哪晓得他们就这么直接飞进去了。

    等进去之后他们就从飞剑上下来,往深处走了没多久,又来到了那片熟悉的红叶林。

    “我怎么觉得这些枫树长得比上次大多了。”

    像是每一棵树都成了精。

    她仰头看,好几棵枫树都长得看不到头,好像顶端已经扎进了云层里。

    风吹过,枫叶依旧打着旋儿飞过,只是那些叶子并非自由散乱的落下,在空中竟然有轨迹可循,看得苏竹漪有点儿眼晕。

    “有阵法。”一只冰凉的手覆盖在她眼睛上,“这里的树不一般,恐怕有的已经有了灵智,竟然能用树叶布阵了。”

    秦江澜轻轻遮了苏竹漪的眼,其实有很多办法可以让她不乱看,但很显然,他喜欢这种。

    她睫毛很长,眨眼的时候像是拿着把羽扇在轻轻刷他的掌心,手心不痒,心却痒了。

    苏竹漪很配合他。

    她肯定会实使劲眨眼来逗他,他自己又何尝不是故意的呢。

    “咳咳。”苗麝十七之前在空中的时候晕了一会儿,这时候醒过来眯了下眼,咳嗽一声道:“你们俩倒是走啊。”

    你对她感情越深,对我就越忌惮。想到这里,苗麝十七已经有些有恃无恐了。

    “这些枫林会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是不是里头出事了?”

    苏竹漪觉得有点儿不妙,心生不好的预感。

    那只覆在她眼睛上的手往下移动,满满滑落到她唇上,掌心摩擦两下后才松开。苏竹漪这个情场老手,兴奋地舔了下嘴唇,这秦江澜很有表现欲嘛,难道是因为苗麝十七出现,让他体内燃起了火苗?

    不管怎样,都比死气沉沉的要好。

    “我感觉到了澎湃的生机。”秦江澜道。

    这些红叶树生长得如此茂盛,自然是生机勃勃。

    “还有绝望的死气。”他眉间蹙起,那缕忧虑转瞬即逝。

    生死交替……

    有的死了,有的才生了。

    苏竹漪心中登时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想。

    难道说……

    她心尖儿一抽,足尖一点儿飞跃而出,朝着深处当初发现建木之树的地方飞驰过去。

    秦江澜随即跟上,至于苗麝十七,自然是毫无体面的被他提在手里。

    “你是个男人,居然让自己的女人在前面开路?”

    看到苏竹漪自告奋勇地冲在前头,而这个秦江澜规规矩矩地跟在她后面,苗麝十七压低声音道。

    他现在放松得很。横竖这秦江澜不敢杀他,他至少可以刺激一下对方。

    苗麝十七想知道,这个人心境上是不是没有任何破绽。

    当然,除了那个女人之外。

    秦江澜看都没看他一眼。

    树上掉下来一片枫叶。

    那枫叶像是长了眼睛一样,轻飘飘地落了苗麝十七的脸上,正好盖出了他的嘴。他手脚都不能动,也就能说上两句话而已,还一说喘口气,时不时呕点儿血。

    枫叶像是被一股力道压在他嘴上的,他猛吹了几口气,那叶子粉丝不动。

    苗麝十七:“……”

    他暂时还是闭嘴吧。

    越往内,枫叶林里的红枫树长得越好。

    那叶子红得像天上的火烧云,一团接一团,绚烂又刺目。红叶落下,不再是从前那般轻飘飘的,那落叶像是玉石做的晶莹剔透,又比钢铁更加坚硬。

    每一片落叶,就像是一把飞刀。

    苏竹漪往前飞驰,那些旋转地飞刀就纷至沓来,欲将她前进的道路彻底封锁,欲将她斩成碎片。

    苏竹漪出剑了。

    现在的她早已不是当初的她。

    她的剑也不是从前的剑。

    剑祖宗青霞,一剑破万法。

    那些落叶刀在她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就这么一路斩出了一条路。

    枫叶被斩得粉碎,像是红水晶一般爆裂开,在左右两边铺叠起来,像是特意布置在道路两旁的装饰。

    那些水晶的颗粒大小都相差无几,难以想象,这竟是一剑斩出来的威力。

    苗麝十七已经看呆了。

    他知道秦江澜很强,他知道苏竹漪也不差,但短短一段时间没见,她居然成长到了这个地步,难怪秦江澜跟在后面一点儿不着急,因为他清楚苏竹漪的实力。

    早知道,当初就该不惜一切代价绑了她啊,这潜力简直无穷无尽。

    说可惜,却也不可惜。

    毕竟,他还掌握着情蛊。想到这里,苗麝十七微微一笑,再次昏死过去。从头到尾,秦江澜和苏竹漪二人都没给过他任何丹药,他能熬下来,已经很不错了。

    到了……

    苏竹漪感觉到了那奇异的阵法波动。

    就是那个结界,那个只有游离于天道之外的人才能进去的结界,她到了。

    建木之树就在里头,进入结界之后,她就能见到建木之树了。想到这里,苏竹漪心情急切了几分,她似乎都感觉到身体里的息壤都出现了,肚子好似咕噜了一声,她连忙神识内视,可惜依旧什么都没发现。

    入了结界,苏竹漪没有立刻继续往内。

    她站在结界边上稍等了片刻,就看到秦江澜没有受到任何阻拦的垮了进来,只是他手中的苗麝十七卡在了结界那,没办法完全进去,又并非完全进不去。

    她的重生让苗麝十七的命运轨迹也有了些许变化?只是现在这变化并不明显,或许并没有改变到大局?所以才会这样?

    苏竹漪弄不清楚,但苗麝十七这个状况,就有点儿为难了。

    苗麝十七是昏迷了,但他眉心上依旧有红点闪烁,像是有人在他额头点了一颗朱砂一样,那是他的蛊虫,只要秦江澜有任何异动,那蛊虫瞬间就能吞噬掉苗麝十七的元神,这就是苗麝十七威胁秦江澜的手段。

    所以他大可放心的昏迷。

    “我在附近设下剑阵,将他留在这里。”秦江澜道。

    剑阵要剑,他手中飞剑一抖,无数松针一样的剑气唰唰唰飞射而出,在苗麝十七四周钉了好几层。

    紧接着他再一抬手,树上的红枫叶如雨落下,被他手中飞剑削成了剑型,悬浮在了剑阵上空。

    那些红色小剑晶莹剔透,犹如一条条小红龙漂浮在苗麝十七上空,它们看着乖巧可爱,但若是有人来犯,必定会爆发出无穷威力。

    解决了苗麝十七,秦江澜也进了结界,待垮进去过后,他双眉锁住,沉默不语。

    外界生气死气相交。

    这里头,死气浓郁。

    明明眼前花草树木生机勃勃,但空气里都是一股*的气息。

    那传说中的建木之树,只怕真的已经陨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