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从善 > 第156章 :一棵树

第156章 :一棵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若不解蛊,生不如死。”秦江澜说话之时,流光镜已经出现在他掌心。那镜面上出现耀眼的光芒,光影投在苗麝十七脸上,让他整个人身影都显得透明,而一团虚影从他体内被抽出,看得苏竹漪一愣。

    苗麝十七脸色煞白,神情狰狞痛苦,好似有一双手勒紧了他的喉咙,将他整个人提到了空中。身后那本想靠近秦江澜的苏晴熏,此番也变了脸色,小嘴微张,显然被秦江澜的动作惊到了。

    在她心里,想来是把秦江澜当做名门正派修士,但现在,他的手段,却是魔道中人都十分忌惮且很少有人能修成并施展的禁术。

    苏竹漪眉头紧锁,思绪纷杂。

    除了自愿献祭的人,流光镜现在收的都是陨落了的生灵。

    但苗麝十七显然还活着,秦江澜也不会让他死了,但是现在,秦江澜这真是在抽魂?

    龙泉邪剑里拘着大量神魂,但那里人都是祭剑陨落后,元神被封在了龙泉剑内,这种方法就十分歹毒邪恶,因此提到龙泉剑,就会说一声龙泉邪剑。

    如今,秦江澜是要在苗麝十七活着的时候,把他的元神抽出来,让他生不如死?这岂不是比龙泉剑更可怕了。魔道有炼神幡,能够将魂魄拘在法宝中淬炼,怨气越大,炼神幡威力越强,这样的法宝当初苏竹漪都用过,但她没想过,秦江澜会做出这样的事。

    而就算是炼魂幡,也是跟龙泉剑一个原理,杀了人再炼魂,那样的元神会神智全无,沦为滋生怨气增加法宝威力的工具,跟其他人的神魂合在一起,不会保留自己的意识,但很显然,秦江澜现在用的方法不一样。

    在看到他做出这样举动的时候,苏竹漪心头一颤,她思绪一转,随后抬手按在了秦江澜手臂上,将他的手往下一压。

    苏竹漪眉头一挑,淡淡道:“流光镜要形成轮回道,岂能拘活人元神?”

    那样的话,岂不是会怨气冲天?

    秦江澜手微微一顿,那被剥离的元神的牵扯力稍减,于是苗麝十七勉强睁开眼睛,他额间金蝉好似活过来了一般,红宝石的光影在眉心越来越强,以至于一双眼睛里好似都笼了一层血红的雾气。

    “若不解蛊,生不如死?我若想死,你拦不住。”苗麝十七神情有些疯狂,目光十分狠厉。

    “我死了,总有人为了我断情绝爱,而你,只能求而不得,哈哈哈哈。”

    苏竹漪脸色微变,这个时候,苗麝十七还死鸭子嘴硬说出这样的话刺激秦江澜。她很明显的感觉到,现在这个秦江澜有些不对头,他似乎只在乎情爱,就跟原来的他两个极端。

    所以苗麝十七的话无疑于火上浇油。

    秦江澜手腕一翻,一个推手将苏竹漪的手挡开,紧接着,流光镜上光芒陡然更亮,而这个时候,苗麝十七额间蛊虫真的活了,脱离了那个银头箍,那抹金色直接钻入苗麝十七眉心。

    金蝉蛊,能吞噬元神!

    秦江澜也知道金蝉蛊,他没想到苗麝十七反应这么快,并且竟然敢让金蝉蛊吞噬自己的元神,他将镜面倒扣,沉默不言。

    流光镜倒扣之后,苗麝十七跌落在地,他大口大口地喘气,头上的银箍直接断裂成了好几截,待到银箍脱落,他额前有一道血痕,那血痕之中,好似有一只金色蛊虫在游动。

    “怕了?”苗麝十七稍稍缓了口气,“想解蛊,跪到我面前,求我啊?”

    他脸上血污不少,额头上还在渗血,一双眼睛里还血雾朦胧的,明明如此狼狈地倒在那里,却还盛气凌人地喊,“跪在我面前,求我解蛊啊!”

    要不要这么作死!

    苏竹漪恨不得上去捂了他的嘴,给他下个禁声咒!不服气,你憋着啊。

    她心里这么想,人也这么做了,直接给苗麝十七禁了言,随后才看向秦江澜,就见秦江澜也恰好回头看她,他眼目明亮,眸子里好似有冰雪寒光。

    苗麝十七被施了禁言术还不放弃,他浑身上下都有蛊虫,这会儿都不知道从哪儿继续发出声音,“想要解蛊,就一切按我说的做,什么时候我满意了,我就替她解除蛊虫。”

    苗麝十七是看明白了,他故意刺激秦江澜是有原因的,他是在试探对方的底限。

    这个人实力非常的强,且对情蛊异常忌惮。

    若以情蛊为要挟,让他为自己做事,倒也能省下诸多麻烦,他的复仇计划也能提前,也不用现在就费尽心思养蛊母了,当初鬼使神差给苏竹漪下了情蛊,他都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效果,也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至于此时所受的苦又算得了什么?

    他如此刺激对方,他都不敢真正杀了自己,足以说明他们用情至深,他怕自己死掉,怕苏竹漪无情。

    想到这里,苗麝十七脸上还露出了一个微笑。只是下一刻,他的后颈已经被人提起,整个人悬在空中,身子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捆住。

    他明明是悬在半空的,这附近也是寻常森林,然此时他脚下却有一湖碧蓝的水,那水晶莹透彻,湖面如镜,能够清晰地看见他的倒影。他好似周身都被冻僵了,身体和元神,都仿佛如同那倒影一样,真正的沉浸在了冰凉的湖水当中。

    额头上的蛊虫动静都稍缓了一些,像是受到了湖水包裹,神识联系都没有之前紧密了。

    苗麝十七神情愕然,看来,他也并非完全没有办法,至少,现在,他对金蝉蛊有了微弱牵制。这么一想,苗麝十七就心下一沉,毕竟,他也不是真的想死。必须在最合适的时候,争取到最大的利益,他心中暗想。

    随后,苗麝十七就感觉自己已经飞了起来。

    准确的说,是提着他的人已经飞了起来。

    “走吧。”秦江澜道,“先去找建木之树,之后再从长计议。”

    “哦。”苏竹漪眉头颦起,不过她也明白,找到建木之树重要得多,若是能彻底解决情蛊自然最好,但暂时解决不了,对她来说问题也不大。

    她修为上去了,那情蛊都影响不了她,看着苗麝十七被折磨,她也没多大反应,更别说深爱苗麝十七为他要死要活了。

    秦江澜提着苗麝十七飞走,苏竹漪直接站在他飞剑上,两人都没有理睬底下的苏晴熏。

    苏竹漪其实有注意到苏晴熏。

    她在暗中观察秦江澜的反应,发现秦江澜对其没有任何反应,眼神都没有丢一个给苏晴熏的时候,苏竹漪心头微微一沉。

    上一辈子,秦江澜是苏晴熏的师父。

    之前碰到云霄宗的故人之时,秦江澜也会提点两句,如今他曾经的徒弟混得这般凄惨,他竟完全无动于衷了?

    他身上的变化是一点一点儿来的,就好像曾经那个一身正气的秦江澜一点一点儿的从这个身体里逐渐抽离,剩下的,是眼里只有她一个人的秦江澜。

    可说他入魔又感觉不出魔气,反而是死气沉沉的,这种变化让苏竹漪琢磨不透,但直觉告诉她十分不妥,莫非跟流光镜里的轮回道有关,毕竟他从镜子里出来时具体遭遇了什么,是不是他所说的那样,是不是隐瞒了什么,苏竹漪也无从知道。

    她最近得好好看着他了,希望不要出什么问题。

    苏晴熏是苗麝十七养的蛊母,她手腕上还系着红线虫,这种蛊虫跟养蛊人神魂相连,哪怕现在对方已经远离了,苏晴熏依旧没办法自己逃走。

    她也不能逃走。

    她的皮肤底下,血肉当中,有无数的虫卵,还有已经成熟的蛊虫在身体里游走,若是逃走,若是逃走……

    她会被蛊虫吃空,吃得什么都不剩下。想到这里,苏晴熏都觉得心中发寒。她伤得很重,还被秦江澜用灵气屏障弹开了,现在却不能养伤,红线虫指引着她朝苗麝十七的方向靠拢,而她自己,也不得不拼命地往那个方向追赶。

    “我不能死!”

    不能这么卑微渺小的死去。这,不应该是她的人生。

    她想穿着漂亮的衣服执剑站在他旁边,而不是现在这样,浑身血淋淋脏兮兮的,犹如尸体里钻进钻出的蛆虫。

    心中有一股莫名的恨意,让苏晴熏的精神头都足了一些。

    她强打起精神追了过去,只是没跑多久,就有些坚持不住了。

    体内的蛊虫在拼命地撕咬她,好像又有新的虫卵孵化成功,没有了苗麝十七的约束,它们在她皮肤底下蠢蠢欲动,难道,她真的没办法坚持下去了?

    就快要倒下之时,苏晴熏看到她眼前出现了一棵树。

    那树周围有黑气萦绕,看着有些邪门。

    一截树枝抽了过来,枝条扎进了她的皮肤里。苏晴熏感觉好似有力量注入了自己的身体,她有些茫然地问,“你,你是……?”

    “还记得我吗?”

    “我是长宁村村头的那棵树。”张恩宁死了,它还活着呢。

    那棵积攒了天地灵气的树,已经被怨气充斥影响,主人张恩宁临死前的绝望和愤怒,让它彻底沦为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