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12章亲上加亲!

第912章亲上加亲!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12章 亲上加亲!

    被妈咪雪落这么一唬,小家伙立刻朝屋边的一个小土墙翻了过去。

    “妈咪,诺诺就躲在这里!混蛋义父看不到我的,但我却可以看到他!”

    小家伙把身体藏了进去,又将芦苇盖好,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朝雪落这边瞄过来。

    “快藏好,别出声!记得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要出来!知道吗?”

    虽说妈咪雪落这么叮嘱了,但小家伙必须让妈咪留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

    他不容许任何人伤害自己的亲亲妈咪,混蛋亲爹不可以,混蛋义父也不可以!

    “雪落,你也回避一下吧,这里有我呢!”

    左安岩感觉到了雪落的恐慌焦躁情绪。

    “我回避不了的!”

    雪落微微叹息一声,“你已经看到他们直奔这里,想必他们一路已经询问过村民了。”

    要是雪落回避不见,指不定河屯又要耍什么横呢!

    雪落可不想因为自己而让村里的人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雪落,你刚刚说:那个长者是诺诺的义父又是爷爷的,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左安岩问。

    雪落微微叹息一声,“在不知情之前,诺诺喊他义父;知情之后,就喊爷爷了!”

    这样的解释还算好理解。

    左安岩微微吁叹一声,“看来你们母子俩的经历,还真够丰富多彩的啊!”

    雪落苦笑,“是啊,的确丰富多彩!即便有九条命,也不够折腾的!”

    寻思起什么来,雪落朝着左安岩善意的提醒,“左队,要不你进屋避避吧。诺诺他爷爷脾气不太好,我担心他又耍横……”

    “呵,你让我丢下你一个弱女子去面对恶霸,自己躲起来?我有这么怕事儿么?”

    左安岩笑了笑,“放心吧,穷山恶水出‘刁民’!要是真有人耍横不讲理,村长不会坐视不管的!”

    河屯跟邢老五进来院子里的时候,雪落正收捡着被儿子弄洒的豆角。

    “你们找谁?”

    见来者不善,村长上前来拦住了河屯他们。

    邢老五用他高出一个头来的魁梧体魄顶了村长一下,示意他闪到一边去,这里没他什么事儿。

    一米七还没到的村长被邢老五这么一顶,差点儿一个重心不稳倒下去。

    “强子,快去喊你三大爷他们!”

    见自己拦不下河屯和邢老五,村长立刻让孙子去喊救兵。

    “村长,他们是来找我的。我跟他们说几句就让他们走!”

    雪落当然不想看到河屯跟村里人兵戎相见,便立刻迎上前来。

    “雪落,总算是找到你们母子了。十五呢?”

    河屯环看着四周的院落,“我是来接你们母子回去的。”

    “邢先生,你请回吧!”

    雪落淡淡一声,已经不在讨好的喊河屯‘爸爸’了,而是用上了见外的称呼。

    “从今以后,我跟诺诺会有我们自己的亲生活!希望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母子!”

    对于河屯的自私,雪落这一回着实的怨怒了。

    亏得自己还讨好且谄媚喊河屯一声‘爸’,竟然毫不顾及她这个儿媳妇的感受,逼迫她接受他亲儿子跟别的女人生下的私生女!!

    那她林雪落又算什么?

    雪落这一回总算是看清河屯的真面目了!

    之前雪落还一直同情他不被他自己的亲儿子待见呢!现在看来,他纯属活该!

    雪落的处处隐忍,处处谦让,处处替他们父子着想,最后换来的就是河屯义正词严的逼迫她接受封团团这个私生女么?

    雪落的心,已经凉成了一片!

    她已经无法原谅河屯的自私与霸道了!

    “怎么能不打扰呢?你是我的儿媳妇,十五是我的亲孙子……”

    “不敢当!”

    还没等河屯把话说完,雪落便抢过话来打断了他。

    “邢先生,我觉得蓝悠悠才更适合给你当儿媳妇!而且她还给你生了个亲孙女,又是你儿子的初恋情人,加上她还是你的义女……简直就是亲上加亲!你们才是一家人!多般配啊!”

    雪落半自嘲半挖苦的哼声道。

    “雪落……我也是专程来给你道歉的。”

    河屯微微叹息一声,“封团团……不是阿朗的亲生女儿,是我被人戏弄了!”

    河屯的这番话,着实让雪落吃了一惊:封团团不是封行朗的亲生女儿?

    怎么才几天的功夫,这结果又戏剧化的给推翻了?

    “你不是已经给他们兄弟俩跟封团团做过亲子鉴定了么,怎么可能有错?”

    雪落淡漠着声音。或许自己应该相信那个男人的,不是么?

    只是河屯的态度,着实让她难以接受!

    “唉……”河屯长长的叹息,“阿朗去找过我,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头留下一滴血让我去重新做亲子鉴定,还说我愚蠢的被人利用了……”

    “然后我又给阿朗跟那个女娃做了一次亲子鉴定,而且我还跟那个女娃做了亲缘鉴定……结果表明,我真的被人给耍了!很愚蠢!”

    河屯自我批评着。之所以剖析得如此详细,也是为了能让雪落宽心,好跟他一起回去。

    雪落仰起头,朝着天空苦涩的笑了笑。

    “封团团是不是封行朗的亲生女儿,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从今以后,我要开始我自己的生活,跟封行朗,跟你,都不会再有任何的关系!”

    雪落严肃的盯着河屯,“邢先生,你请回吧!别再打扰我跟诺诺了!”

    “雪落……爸爸真的很抱歉……是我太自私了!”

    这一声‘爸爸’自居得好不脸疼!

    他河屯有把她林雪落当成儿媳妇看待过么?

    雪落涩涩的凄凉一笑,“邢先生,你用不着像我道歉!我也不会接受你的道歉!”

    浅浅的唤了口气息,雪落淡淡的哼声:“其实我挺能理解你的!当初你以为封妈妈背叛了你,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你都能赶尽杀绝……逼迫我这个儿媳妇接受你河屯的亲孙女,简直不值一提!你根本用不着顾及别人的感受!”

    河屯刚毅的脸庞微微的抽之动着。

    愠怒中的河屯,却还是忍住了!

    “雪落,这是个误会……”

    河屯吁了一口气,“就不多言求你原谅了!但现在你跟十五必须尽快的跟我回去!”

    呵,这犯错的比她这个受害者还理直气壮?

    “真抱歉邢先生,我跟诺诺暂时还不想回去!你请吧!”

    雪落不想再跟河屯磨叽下去了。他这样的强势态度,着实让雪落凉心。

    “阿朗他……还在医院里躺着呢!我想他醒来的时候,能见到你们母子俩!”

    终于,河屯还是用上了最后的杀手锏。他知道雪落深爱着他的儿子封行朗。

    转身离开的雪落脚步一顿,急声询问,“行朗他,他怎么了?”

    “阿朗连夜开车过来找你们母子……在峡谷的急转弯处连人带车一起滚下了山沟里,差点儿困死在下面。”

    河屯的眼眸里,蓄满了对儿子的心疼和对自己的悔不当初。

    “那行朗伤得重不重?”

    “左腿断了。好在送去医院及时,保住了!”

    随着河屯的话落,泪水便已经在雪落的眼框里打转了。

    “都怪我……一时的肆意妄想,差点儿又害了阿朗!雪落,赶紧跟我回去吧,阿朗要是醒来见不着你,肯定又要执意过来找你了!”

    河屯蠕动了一下唇,“错是我犯的,跟阿朗无关!封团团真不是阿朗的私生女,他没有欺骗你!”

    雪落怔滞的原地,可一颗关切的心,早就飞回了男人的身边。

    “雪落,要不你带着诺诺先回去吧。封行朗那么惜爱你们母子,指不定他真会拖着断腿找来呢!这里山高水险的,别再又出事了!”

    见河屯说得还算诚恳,左安岩便帮腔了一声。

    他看得出,河屯并不是一个擅于表达自己的情感的人。

    雪落跟着点了点头,也顺势给了自己台阶下。她实在心牵于那个断了腿躺在医院里的男人。

    更何况男人是为了来找她们母子而意外受伤的。

    怪就怪河屯好好的做什么春秋大梦呢!

    “河屯啊河屯,你一而再直接或间接的伤害你自己亲生的儿子,难道你就不心疼,不内疚,不惭愧吗?!”

    雪落还是忍不住埋怨了河屯一声。

    河屯缓缓的微眯了一下眼眸,“我一定会把那个戏弄我们父子的人给揪出来的!”

    戏弄他们父子俩的人?

    是谁?

    蓝悠悠么?

    她竟然会愚蠢到拿她自己的亲生女儿来当筹码?

    谁给她这样的自信?

    还是另有他人?

    暂时管不了那么多了,雪落实在是心疼那个受伤的男人。

    “诺诺……诺诺……快出来吧!我们先跟你义父回家看你亲爹……你亲爹来找我们的时候受伤了。诺诺……诺诺……”

    雪落觉得奇怪:自家儿子不是应该在听到他亲爹受伤时,就会从墙角外面的芦苇里蹦哒出来吗?

    这小东西怎么比她还沉得住气?!

    “诺诺……出来了,我们回家了!”

    雪落径直朝儿子藏身的土墙走了过去。

    等雪落翻过土墙,并扒开芦苇时,却没有找到儿子林诺。

    “十五……十五!”

    河屯跟邢老五一前一后的跃身跳下,“十五人呢?”

    “诺诺刚刚还藏在这里的!就在你们进来之前没多久……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

    雪落也慌了神儿,便开始满犄角旮旯的寻找起儿子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