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09章 方法残忍,但却行之有效!

第909章 方法残忍,但却行之有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砰”的一声巨响,河屯一记怒拳重重的砸在了茶几上。

    杯盏中的茶水都跟着震动起来;

    河屯那刚毅脸庞上暴起的青筋,足以说明他此时此刻有多么的愤怒了。

    就在刚刚,河屯接到他邢十二打来的电话,跟他汇报了封团团亲子鉴定的结果。

    亲子鉴定的结果显示:封行朗并非封团团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

    而河屯跟封团团也没有血缘上的血亲关系。

    换句话说:河屯的美梦破灭了,封团团并不是他的亲孙女,亦不是他儿子阿朗的亲女儿!

    亲子鉴定是在佩特堡附近的三家权威鉴定机构分别做的,结果无一例外的显示:封团团并非不他邢家的血脉!那里是他河屯的地盘,肯定不会有错了!

    也就是说,在申城的亲子鉴定被人动了手脚?

    河屯之所以气愤难平,不仅仅是因为亲孙女的得而复失,更是因为他一个堂堂的枭雄人物,竟然被人在暗地里偷偷摸摸的给狠狠的戏耍了一回!

    河屯能不愤怒吗!

    终日捉鹰,反被鹰啄了眼!!!

    “老十二找的什么鉴定机构?竟然连我河屯都敢耍弄?呵,是嫌命长了?”

    河屯低嘶着声音,那沉沉的戾气在腹腔里面回荡着,就快透胸而出!

    “义父,您息怒。我觉得现在首当其冲要做的,就是找回您唯一的亲孙子。十五他……已经被林雪落带离申城有四天了。至于鉴定机构,躲得了初一,也逃不过十五!”

    邢八善意的提醒着。

    “对对对,我这都急糊涂了!查到林雪落把十五带去了哪里吗?”

    ‘亲孙女’这个美梦已经是没指望了,河屯便格外的心切于自己唯一的亲孙子十五来。

    “查到了:林雪落母子跟着福利院的爱心义工们,一起去了一个叫石郫县的地方。”

    “石郫县?是个什么地方?离申城有多远?”

    “一个半高原半山区的穷乡僻壤!大概有四十多小时的路程。”

    “半高原半山区地带?雪落把十五带去那种穷山恶水干什么啊?”

    河屯怒意又生。

    “……”

    其实邢八很想说:还不是被你给气的!

    “义父,您先别着急,听说封行朗昨天已经动身去了石郫县,应该明天就能到。”

    “不行!老八,你让老五备车,我们现在就动身去石郫县。人是被我给气走的,要是十五被磕着碰着了,我怎么跟阿朗交待啊!”

    这一回,河屯总算有了千载难逢的自知之明啊!

    “义父,还是我跟老五去吧。石郫县路远崎岖,您老儿等着就行。”

    邢八不舍义父河屯的奔波劳苦。虽说他有时候也不太认同河屯的所作所为。

    “我哪还等得住啊!快让老五备车,我们现在就动身!”

    这一刻的河屯,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去石郫县,把自己唯一的亲孙子抱进自己的怀里好好的疼爱一番。

    鉴于义父河屯在气头上,邢八也没敢多问:要如何处置了封团团。

    担心义父一个不高兴,就脱口而出:‘就地解决’,那就麻烦了!

    虽说封团团并非封行朗亲生的,但应该是封立昕的亲闺女了;河屯下个命令只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儿,可后果却不敢设想!

    更何况河屯还是那种特别狠厉绝情之人:封团团已经不是他的亲孙女了,而且还被人利用来狠狠的羞辱了他一顿……

    所以,邢八并没有替邢十二询问义父河屯如何处置才4岁大的封团团。

    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不是么!

    不过按照邢十二的秉性和脾气,他一定会带上封团团那个小黏人一起回申城来向义父河屯复命的。

    邢十二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擅作主张的义子!

    也正因为他的听话和忠诚,才能赢得河屯更多的偏爱。

    ******

    封行朗满身的陈旧伤:腿部的,手臂上的,还有腹部跟肩膀处的;已经是伤痕累累了。

    大部分的陈旧伤虽说表象上愈合了,但元气毕竟大伤过,经过轮番的颠簸和多次撞击,封行朗几乎快晕死过去。

    或许是吉人自有天相,又或许是封行朗命不该绝,他的越野车卡在了半山腰处的几颗油松上。

    从破成蜘蛛网的挡风玻璃处往下看去,便是湍急的河流,翻卷着黄沉沉的河水。

    要是真掉下去,那只剩下车毁人亡一条路了!

    封行朗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发现自己的左胳膊和左腿疼得利害。

    左胳膊上的擦伤还能隐忍,可左腿……似乎又断了。

    “咯吱”,一连串的树枝折断声提醒着封行朗:再不想办法离开这辆越野车,最终的结果只能是陪同这辆越野车一起葬身在这褐泥般浊浪滔天的河里了!

    封行朗小心翼翼的轻吁着,四下环看之际,发现了掉落在右侧车门口处的手机。

    ‘咔哒’一声,封行朗先行解开了身上的安全带,探手过来想捡拾起手机……

    “咯嘣”脆响,油松再次发出警告的断裂声,前车头随着封行朗重心的改变而下坠了半米之多。

    封行朗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不能再浪费时间了,这些油松根本支撑不了这辆越野车的重量。

    万幸的是,左侧的车门竟然没费力就打了开来,‘咯嘣’……

    在油松发出第三次警告声时,封行朗顾不得左腿上钻心刺骨的疼痛,吃疼的钻出了越野车,整个人荡过去抱住了另一颗油松的干枝,并一鼓作气的攀爬到油松的树根处。

    封行朗还没来得及喘口气,便听到越野车坠落悬崖浊浪之中。

    总算是暂时捡回了一条命!

    可封行朗并有劫后重生的喜悦,当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差不多有七八十米高的山路时,他整个人又黯然了下去。

    左腿上的疼痛接踵而至,疼得封行朗一阵咬牙切齿。

    应该是断了!

    封行朗折断两根树枝,用领带和皮带将自己的断腿暂时固定了一下。

    再次抬头看了一眼头顶上那七十多米之高的山路,封行朗放弃了带着断腿攀爬上去的打算。

    即便真爬上去了,自己的那条断腿也早怕是废了!

    封行朗可不想自己的后半生在轮椅和拐杖之间度过!

    东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好在天空慢慢的放亮起来。封行朗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以恢复体力,侧耳细听着上面的动静。

    良久,都没有听到一丝有人、或是车辆经过的声音。

    唯一能让封行朗放松心境的,就只剩下那半山腰的美景了。

    一道红霞,慢慢儿扩大了它的范围,加强了它的光亮,划过那美丽的风景线。

    这一刻,忍受着剧痛的封行朗,心情难免会有些落寂。

    要是刚刚自己随着那辆越野车一起坠落下了峡谷,那么自己的人生也就霎时停止了。

    会有遗憾么?

    也有,也没有吧!

    有深爱着自己,却又对他这个丈夫没信心的妻子;有一个大呼小叫自己为‘混蛋’的亲儿子;有视自己如生命的好大哥;还有为了自己的生命忍辱负重当了别的男人小三的母亲……

    才三十多岁,正值一个男人意气风发的年龄,如果就那么英年早逝了,着实够凄凉的!

    封行朗尝试着朝山路上嚷叫了几声,可他的声音却大部分被怒浪给吞没了。能传到山路上的少之又少。

    丢上去的小石头,也只击打在五十米之多的地方。

    直到中午十点左右的时候,封行朗才隐隐约约听到山路上好像有农用车行驶过来的声音。

    封行朗立刻卯足了力气,朝着山路上嚷喊求救。

    可任由封行朗把嗓子都快喊冒烟了,那辆农用车也没停下,‘突突突突’的最终还是开走了。

    浊浪滔天的河水作响,加上崖壁的陡峭,还有七八十米远的距离,仅凭自己的嚷喊求救,估计上面想听到并发现自己,实在是有些困难。

    摸索之际,封行朗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了一只火机。

    有救了!

    封行朗油松的四周拔来一堆的枯草,在点上火机定位风向后,选择了一个不会殃及自己所坐着的那颗油松的下风口,点燃了那堆枯草,并将绿油油的油松枝条堆在上面,制造出浓烟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封行朗越发感觉到自己的断腿在一点一点儿失去知觉。

    虽说经过了止血和固定处理,但如果再这样不死不活的耗下去,恐怕等来人营救自己时,这条腿也是要废掉了。

    饥饿与困乏双重袭来,封行朗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发的吃劲儿起来。

    难道自己真要冤死在这里么?

    又等了两三个小时,封行朗有些支撑不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啪哒哒哒……”

    封行朗是被山路上掉下来的石子给砸醒的。

    然后是一阵刺耳的急刹声。应该是一辆性能卓越的越野车。

    封行朗张口嘴巴想呼喊,可声音哑然得几乎连自己都听不清楚。

    饥饿和失血,几乎抽干了封行朗所有的气力,整个人瘫软是利害。

    再么耗下去,自己真会死在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峡谷里。

    封行朗点上火机,让火焰头炙烧着自己的手掌心,好让自己在瞬间恢复神智。

    方法残忍,但却行之有效!

    “峡谷里有活人……有没有人……帮帮忙!”

    可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辆越野车再次启动,然后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