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06章残忍的事

第906章残忍的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06章 残忍的事

    “你让雪落接受团团?什么意思?”

    封行朗厉言冷问,“还有,团团是不是在你手上?你掳走她究竟想干什么?”

    面对暴戾而起来的亲儿子,着实不太适合去劝说他给孙女团团正身的问题。

    河屯微微的叹息一声,“阿朗,你别太担心了:雪落只是一时任性,等她想通了,就会回来的!”

    河屯完全没有意识到:让雪落接受封团团这个私生女,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

    竟然还将雪落母子的消失,归罪于雪落的任性!

    “你究竟跟雪落说什么了?”

    封行朗用上了咆哮。

    看来,自己是推测对了:雪落再一次的做出离开他的过激行为,是因为河屯的话。

    “阿朗……你先冷静点儿!这个问题,说来话长,咱们父子俩能不能平声静气的商量商量?”

    河屯并没有因为儿子的厉吼生气,依旧温和着口吻。

    难得父子之间面对面的沟通一回,即便封行朗用上了吼的,河屯也能忍了。

    “谁是你儿子?从你伤害我哥的那天起,我们之间注定只能是敌人!”

    封行朗又是一声厉斥,整个人被愤怒点燃。

    河屯沉默了。他们父子之间,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冰释前嫌呢?

    “快说,昨晚你究竟跟雪落说什么了?逼迫着她一声不响的就这么消失了?”

    封行朗只在乎自己妻儿的安危,也不管不顾河屯那张黯然神伤的脸孔。

    河屯微微吁叹了一口浊气,才缓缓开口说道:“我只是想让雪落接受团团,视如己出!”

    封行朗俊眉微蹙,“河屯,你有毛病啊?你让雪落接受团团干什么?团团是我们封家的子嗣,什么时候轮到你过问我们封家的事了?闲得疼是么?”

    “阿朗,无论你承不承认我是你的父亲,都没关系!但我绝对不能容许我邢穆的亲孙女过继给别人当女儿!”

    河屯的态度,一下子强势了起来。

    河屯这番没头没脑的话,着实让封行朗听着费解。

    “亲孙女?谁是你的亲孙女?”

    难道是……

    “阿朗,我知道你跟封立昕感情深厚!但再怎么的深厚,也不能让自己的亲生女儿过继给别人当女儿吧?反正我是坚决反对!你不认自己的亲生女儿随便你,但我认!我认自己的亲孙女!”

    河屯的这番不着边际的话,封行朗总算是听出了个所以然来。

    “河屯,你个二傻子!”

    气不过的封行朗,便忍不住的出口成脏了,“我明明确确的告诉你:团团是我大哥封立昕的亲生女儿!你该不会是愚蠢到去相信那些传闻了吧?”

    “阿朗!纸是包不住火的!我已经给你跟团团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表明:你就是团团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

    见儿子不肯承认,河屯索性摊牌了。

    “呵,呵呵!”

    封行朗嗤声冷笑,“河屯啊河屯,你也有愚蠢到被别人利用的时候!”

    “什么意思?”河屯微微一怔。

    封行朗赏了河屯一记白眼,侧身朝河屯身边的邢八说道:“把你腰上的匕首给我!”

    “封行朗,你想干什么?”

    以为恼羞成怒的封行朗要攻击义父河屯,邢八本能的护住了腰际的匕首。

    见邢八不肯给出匕首,封行朗健步朝别墅的厨房走去。

    邢八追过来时,封行朗手里已经多了一把水果刀。

    当着河屯的面儿,封行朗用水果刀将自己的拇指割破一个小口,并挤出一滴鲜血来滴落在河屯的手臂上。随后将拇指在口中含了一会儿。

    “阿朗,你这是要干什么?”

    河屯当然是心疼自己弄伤自己的亲生儿子。

    “团团应该在你手上,你用这滴血,找个靠谱的鉴定中心重新去做一次亲子鉴定吧!”

    封行朗冷哼一声,“你就会发现:你自己有多么的愚蠢了!”

    微顿,封行朗的眼眸瞬间锐利阴狠了起来,“要是我老婆和孩子因为你的愚蠢出了什么意外,我会让你不得善终!”

    “还有,团团是我的亲侄女,你要是敢伤害她,你也不会好活!”

    丢下几句戾气的言语,封行朗便快速的转身离开了。

    留下河屯微显愕然的看着自己手臂上那滴鲜血……

    “义父,看这情形……好像封行朗真不是那女娃的亲生亲爹呢!难道是我们搞错了?”

    邢八从封行朗的目光中,看到的都是无比的坚定。

    封团团在他们的手上,做个亲子鉴定那是手到擒来的事儿,封行朗应该不会跟他们兜圈子耍诈的。

    因为完全没那个必要!

    “搞错了?怎么可能!阿朗跟封立昕,还有那个女娃的毛发,都是老十二亲自上手取回的!除非……除非是鉴定环节出现了问题?可十二一直在鉴定中心守着的啊!”

    河屯一下子从沙发上跃身而起,“佩特堡里还保留着阿朗的血液样本,你让十二带着那个女娃再做一次!”

    “好的义父!我这就通知老十二。”

    “等下!”

    河屯抬动了一下手臂,“再多做一个:用我的血液样本,去跟那个女娃做一个亲缘鉴定!”

    佩特堡属于他河屯的地盘,绝对不会有人有机会再动手脚的!

    ******

    走出浅水湾的封行朗,一阵怒气上涌。

    河屯这是有多愚蠢,才会得出一个:自己跟团团是亲生父女的关系来?

    真不知道那亲子鉴定是怎么搞出来的!

    究竟是河屯被人愚弄了?还是河屯想愚弄他们一家三口?

    不是都跟那个女人解释过了:封团团是大哥封立昕的亲生女儿了么?

    那个白痴女人竟然还真的相信了河屯的胡说八道!

    怎么她宁可相信河屯的胡编乱造,也不肯相信他这个丈夫呢!

    竟然再一次的带着孩子离开了他!

    封行朗燥意的急促呼吸着,恨不得将那个女人揪回来好好的教训一通。

    她们母子会去哪里呢?

    申城说大也大,说小也小;要是雪落母子真想把自己给藏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封行朗想到了袁朵朵的避难小屋。

    将电话打给袁朵朵时,她正在做着孕妇瑜伽。

    “朵朵,雪落昨晚去找过你吗?”

    “雪落?没有啊!对了,我今天早上给雪落打电话时没打通……你们是不是又吵架了?”

    封行朗默了一下,“没有!她听信了传言,说团团是我的亲生女儿。就带着诺诺一起一声不吭的离开了。”

    封行朗并没有跟袁朵朵掩饰什么,跟她直言,如果雪落真找过她,她一定会帮忙劝说雪落的。

    “啊?这样啊。那,那个团团究竟是不是你跟蓝悠悠的私生女啊?”

    袁朵朵反问一声。

    “当然不是!团团是我哥跟蓝悠悠的试管婴儿。”

    这个不是陈年旧梗么?好像雪落自己还亲口跟袁朵朵说过:团团是封立昕的女儿呢!

    雪落怎么会突然又听信了什么传言?

    “封行朗,我相信你!我觉得你不会做出对不起雪落母子的事情的!”

    袁朵朵的这番话,到是让封行朗倍感欣慰。

    “朵朵,谢谢你。”

    “先别谢我了。要不这样,我去趟福利院看看吧。那地方我熟!”

    袁朵朵自告奋勇的说道。

    “你,你身体方便吗?需要我派司机去白家接你么?”

    “不用!白家有现成的司机。我们分头找吧。雪落带着诺诺,她视诺诺如生命,一定不会以身试险的。”

    所以,袁朵朵觉得雪落带着孩子去福利院可能性很大。

    其实封行朗已经去福利院找过一趟了,并没有任何的消息。

    ******

    一路颠簸了将近40小时,才到达了石郫县。

    小家伙在妈咪的怀里睡了又醒,醒了就吃,吃了又睡,小p股都快坐肿了。

    雪落有些诧异:时隔六年之久的石郫县,并没有多大的改观。

    道路依旧坑坑洼洼,除了学校还像模像样之外,那里的村民生活并没能得到多大的改观。

    左安岩解释说,石郫县属于那种半高原半山区地带,想让村民富裕起来,修路是首当其冲的。可石郫县又没有什么吸引外资的项目,只靠上头拨款脱贫,的确有些难度。

    “妈咪,这里是霍比特人住的地方吗?怎么一个洞一个洞的?”

    小家伙着实被眼前的情景惊艳了。

    “……”雪落是欲哭无泪。

    “哈哈哈哈,这小子我喜欢!”

    左安岩很是喜欢这说话野里野气的小正太。

    时隔六年,雪落再一次的来到这里,真的是感触良多。

    或许心情依旧阴云密布,但不同的是,她的身边多了一个6岁的儿子。

    “下车吧小东西,这次的留守儿童夏令营,让你当副队长好不好?”

    左安岩第一眼看到林诺小朋友时,就觉得这小东西满身的贵气。

    “才不要呢!都是一群瞎胡闹的小p孩儿!”

    小家伙倨傲的说道。那嫌弃的小模样,也傲慢得没谁了。

    “哈哈哈哈,”左安岩再次被小东西给逗乐了,“你自己才6岁,竟然还嫌弃别人是小p孩子?”

    “诺诺,跟左伯伯说话要懂礼貌,知道吗?”

    雪落温声训斥着不把自己当外人的儿子。

    “妈咪,我可以进去那个洞里面看看吗?”

    小家伙好奇的指着面前的那个窑洞。难道里面真住着什么霍比特人?

    还没等雪落允许,小家伙撒腿就朝那个半开着门的窑洞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