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05章两个都是混蛋!

第905章两个都是混蛋!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05章 两个都是混蛋!

    小家伙瞪大着澄澈的双眼,怔怔的看着妈咪雪落。

    “妈咪,是不是说,那个爱哭鼻子的封团团,也是我亲爹亲生的?”

    雪落艰难的点了点头。

    “……可亲爹跟我说:鼻涕虫是大伯亲生的女儿!我才是混蛋亲爹唯一的亲生儿子!”

    小家伙的眼眸中积聚起了晶亮的东西,但倨傲如他,却没有让那晶亮的东西从眼框里滚落出来。

    雪落默了,她感受到了儿子眼中的被伤害。

    “混蛋封行朗怎么能这样?欺骗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他真是个大混蛋!”

    小家伙咬着自己的唇,呼之欲出泪水在眼眶里溢动着。

    “诺诺……”

    雪落的声音跟着哽咽住了,“宝贝,你别这样!”

    雪落真的很后悔:明知道自己的孩子会难过,可为什么还要将这么残忍的事实真相告诉才6岁的他呢?

    可说都已经说了,也收不回来了!

    “诺诺,现在你义父让我接受团团……视如己出!”

    担心儿子不理解‘视如己出’的意思,雪落又跟声解释道:“就是把团团当成我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他要让我当团团的后妈……”

    雪落仰起头,深呼吸了一口气,抑制住几乎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可妈咪真的做不到!要让我每天看着自己的丈夫跟别的女人出一轨生下的私生女,还要对她视如己出……妈咪真的做不到!”

    团团是在雪落母子离开后的五年里出生的。可那五年里,雪落跟封行朗还维系着法律上的夫妻关系!那团团不是封行朗出一轨所生的私生女,又是什么?

    “诺诺,如果你选择了妈咪,就很有可能会失去你亲爹的爱……而且从今以后就不能跟你亲爹一起生活了!”

    雪落轻轻的抚爱着儿子的小脸颊,“所以,妈咪把决定权交给你……是选择妈咪,还是选择……”

    “不用选!我永远都是妈咪的亲亲儿子,永远都会跟着妈咪!”

    小家伙万分果决的说道。

    随后又厉厉的补充上一句,“我义父跟封行朗,他们两个都是混蛋!”

    “诺诺……谢谢你!”

    雪落紧紧的拥抱住儿子,泣不成声。

    ******

    发现雪落母子不见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的事了。

    昨晚,雪落是抱着睡熟的儿子从别墅内的通道进去车库的,在厨房里专心致志给封立昕煲药膳的安婶根本就没有发现。

    直到第二天清晨,莫管家回来拿大少爷封立昕的药膳,觉得家里安静得有些异常,这才让安婶上楼看看雪落母子,顺道叫她们母子下楼来吃早餐。

    于是,安婶才发现雪落太太跟小少爷都不在房间里的庥上‘睡懒觉’。

    雪落的手机根本就无法打通。

    不敢怠慢的莫管家,立刻将这一消息通知了二少爷封行朗。

    雪落母子不在封家,封行朗的第一反应就是:她们去了河屯的浅水湾。

    想必是怜悯受伤昏迷的封立昕,女人决定自己去劝说河屯放人。

    自己的女人,就是善良之心泛滥!

    也许正因为这样的仁爱善心,才让封行朗一点一点的陷入进女人柔情似水的温柔乡里吧!

    只是封行朗还是不解:河屯掳走团团干什么?这是吃饱了撑得慌么?

    还什么‘你不养,我替你养’?

    又是什么‘给团团正身?’正什么身?

    封行朗再一次的去拨打女人的手机,依旧无法接通!

    跟莫管家交待了几句后,封行朗便赶去了浅水湾守株待兔。

    封行朗并不想见河屯。

    他可不想当着儿子的面儿,再一次的拿枪去抵河屯的脑袋。

    看起来自家亲儿子对河屯还是有一定感情的。

    可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她们母子从浅水湾里出来,女人的手机又打不通,封行朗只得硬着头皮朝浅水湾小区里面走去。

    在别墅的门外,正巧遇上了出门办事儿的邢老五。

    “封行朗,你又来干什么?”

    邢老五说的是西班牙语。他知道封行朗听得懂。

    昨天挨了封行朗一记重拳,邢老五一看到封行朗时,脸颊就不由自主火辣辣的疼。似乎在向主人叫嚣着对封行朗的不满!

    “找我老婆孩子!”

    封行朗赏了邢老五一记冷眼。

    那挑衅的目光示威着:你敢挡路,是不是又想挨老子一拳当早餐?!

    “林雪落不在!十五也不在!”

    邢老五哼哼咧咧着,极度不满封行朗的嚣张气焰。

    “欺骗我的代价,你承受得起么?”

    封行朗沉声低嘶着,看向邢老五的目光,也就越发的生寒。

    “真不在!我没必要骗你!林雪落昨天晚上来过,当晚就离开了。”

    邢老五说的是实情。原本他昨晚奉河屯之命是要去追送林雪落的。可当时邢八和邢十五都不在,邢老五追出浅水湾之后,心牵义父河屯的安危,他又折回了别墅。

    “林雪落昨晚来过?当晚就离开了?”

    封行朗微怔了一下。难道说,雪落母子昨晚从浅水湾离开之后,就没有回封家?

    来都已经来了,封行朗当然要进去验证一下:看看自己的老婆和孩子究竟在不在别墅里。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河屯正在跟哭哭啼啼中的‘亲孙女’封团团通着电话,说着一些安慰小东西的话。这喜得亲孙女的欣喜,着实让河屯心头痛快了一把。

    “诺诺……诺诺……”

    封行朗沉厉的叫唤着儿子;并四处环看寻找。

    河屯立刻将电话给挂断了,紧声询问:“十五不在我这里啊……小家伙又不见了么?”

    “林雪落母子没来你这里?”

    封行朗极不情愿的开口问上了河屯一句。

    “昨晚雪落来过……当晚就离开了。十五没跟他妈妈一起来。怎么,是不是十五不见了?”

    “林雪落几点离开的?”封行朗厉问。

    “大概十一点左右。我让老五去送她,可她自己开着车,所以老五半路上就回来了。”

    封行朗狠厉的瞪了河屯一眼,便立刻转身离开。

    目送着亲儿子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隐隐约约间河屯似乎有种预感:雪落母子的不见,应该跟昨晚上他的那些话有关!

    这个林雪落怎么这么倔强呢?她那么善良,又习惯于逆来顺受,怎么会不肯接受一个才4岁的无辜孩子呢?不应该的啊!

    “老五,你带人立刻去寻找林雪落跟十五的下落!”

    “可义父您一个人……”

    “没事!老八快回来了!再说了,不是还有十四么!你快去!”

    “好的义父!”

    ******

    一个小时后,在环城南河段,找到了封行朗送给雪落当代步工具的玛莎拉蒂。

    车里面还发现了一条包裹林诺小朋友用的毛巾毯;从车况来看,雪落母子应该是主动弃车的。

    这里是监控的盲区,从沿路的监控来看,这辆车从昨晚十一点半开始,就一直停在这里了。

    那车里的雪落母子又是怎么离开的呢?

    会不会是蓝悠悠作的恶?

    五天前,自蓝悠悠从gk风投离开后,她便失踪了。

    封行朗派去监视蓝悠悠的人,一直都没能寻找到她的下落。

    也就并非严邦所说的那样:是封行朗将蓝悠悠藏了起来!

    同样,严邦派去盯梢蓝悠悠的人,也扑了个空。他们同样把蓝悠悠跟丢了!

    人生地不熟的蓝悠悠真想在申城藏匿起来并不容易。以严邦众多的爪牙,会将申城掘地三尺。

    封行朗推测过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蓝悠悠已经落到了严邦的手中,而严邦去封家兴师问罪,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这并不像严邦的行事作风!

    难道说,蓝悠悠兜了个圈子,最终还是落在了河屯的手中?

    极有这样的可能性!

    当时的河屯之所以放了蓝悠悠,只是为了卖儿媳妇林雪落和封立昕一个人情!

    如果蓝悠悠真在河屯手上,她应该无法逃脫出来兴风作浪才对!

    从车辆的完好程度来看,雪落母子应该不是受到了攻击。

    可这好好的母子俩,怎么说失踪就失踪了呢?!而且还一声不响!

    一定跟昨晚去见河屯有关!

    封行朗放下了所有的事情,调集了所有能调集的人员,包括gk风投的,包括御龙城和夜莊的人,还有衙门的警察,开始在申城紧锣密鼓的寻找。

    一张看似冷静的面容,却因为雪落母子的失踪而焦躁戾气。

    明明不想见河屯;可为了能够更快的找到雪落母子,封行朗还是来了。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河屯正向刚从佩特堡护送完封团团回来的邢八发号施令着。内容无非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雪落母子。

    这刚刚喜得一个亲孙女,现在却要面临着失去一个亲孙子的惨况,河屯自然是焦急万分的。

    “这个林雪落,脾气竟然这么倔强?!不肯接受一个无辜的孩子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带着我的孙子一起消失了?是要给我一个下马威么?”

    显然,河屯并没有意识到:昨天晚上的那番话,对儿媳妇林雪落来说,那是完全是灭顶之灾!

    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就算了,竟然还对雪落这个无辜受害者欲加之罪。

    “河屯,你昨晚究竟跟雪落说了些什么?”封行朗厉声质问。

    河屯微微浅吁出一口浊气,“我只是想让她接受团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