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04章亲爱的朗……

第904章亲爱的朗……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04章 亲爱的朗……

    “爸……您,您说什么呢?”

    雪落硬生生的干笑了一下,感觉脸部的肌肉都随之僵化。

    “团团怎么可能是行朗亲生的女儿呢?你该不会是听到什么小道传闻了吧?”

    虽然这么辩解着,可雪落的一颗心几乎提上了嗓子眼儿。

    “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不求证事实真相,就胡乱相信什么小道传闻的人吗?”

    河屯清冽着口吻。

    的确,河屯并不是那种扑风作影的人;他当然会去验证传闻的真伪。

    难道河屯已经验证过了?

    雪落觉得自己的呼吸已经开不顺畅起来。像是有人卡住了她的脖子,让她感觉到了窒息。

    “我已经给团团和阿朗,还有封立昕做过亲子鉴定了!亲子鉴定的结果表明:阿朗才是团团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

    河屯这说得风轻云淡的每一个字眼,都像是一把利剑一样,深深的扎进了雪落的心脏里!

    “不……不可能的!一定是你弄错了!团团怎么可能是行朗的亲生女儿呢?行朗他……他亲口跟我说过,团团是他大哥封立昕的女儿!行朗不会骗我的,不会!一定是你弄错了!”

    雪落极力的否定着河屯告诉她的这一惊天噩耗。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一定是你弄错了……不可能的!”

    可每反驳一句,雪落都觉得自己的底气慢慢的、一点一点被抽之离去。

    “雪落,你冷静点儿!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但事实真相确实如此!”

    河屯微微的提息,继续说道:“我是先给团团跟封立昕做的亲子鉴定;排除了封立昕是团团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之后,我才接着给团团跟阿朗做的亲子鉴定!所有的毛发都是老十二亲手从他们身上现取的,是不可能弄错的,更不可能弄混淆的!”

    雪落完全惊骇住了!

    她双眼瞪得大大的,像是听到了生命中最为恐惧和胆怯的事情!

    团团竟然是丈夫封行朗跟蓝悠悠亲生的女儿!!!

    怎么会这样?

    那个男人明明亲口告诉过她:团团是他大哥封立昕的女儿啊!

    自己因为相信那个男人,也相信封立昕,所以才没有去给团团做什么亲子鉴定。

    当时的雪落,是希冀着能回到封行朗身边的。

    所以她相信了男人,也相信了他的谎言!

    还有封立昕……

    他是真不知情,还是又一次的联合着封行朗一起来欺骗她?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当初她嫁进封家的时候,他们两兄弟连手欺骗她时,是那般的配合默契!

    “不……不……不会的!他们不会再一次欺骗我的……不会的!他们俩兄弟怎么能够一而再的欺骗我一个弱女人呢?把我一个弱女人当猴子一样的耍弄,他们于心何忍啊?”

    雪落哽咽了,声音哑得都快说不出话来。

    “雪落,我知道你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河屯微微的浅吁,“但团团是无辜的!我希望你能摒弃前嫌接受她,视如己出!”

    听到河屯的这番话,雪落突然就大笑了起来。

    “你要让我摒弃前嫌接受一个自己丈夫跟别的女人的私生女?还要视如己出?河屯,你以为我是圣母吗?”

    雪落站起身来,整个人摇摇欲坠,“我现在就明确的告诉你:我是不可能接受自己丈夫跟别的女人生下的私生子的!”

    “永远都不会!”

    雪落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咆哮!

    或许这是第一次,她这般不计后果的去顶撞河屯!

    又怎么样呢?

    这一刻雪落连死的心都有了!还在乎被河屯训斥么?

    “雪落……你别这么激动!刚刚你自己不是也说过:孩子是无辜的嘛!我只是让你接受团团,又没有逼迫你去接受蓝悠悠……”

    “我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说一遍:我是不会接受自己丈夫跟别的女人的私生女的!永远都不会!”

    冲着河屯怒不可遏的咆哮完,雪落便转身朝别墅门外一路小跑而出。最新最快更新

    刚跑出别墅,雪落泪水就决堤似的蜂涌而出,怎么也控制不住。

    雪落再一次的体会到了心如刀绞的滋味儿!

    看到邢老五追了出来,雪落立刻抹了泪钻进了玛莎拉蒂里,瞬间启动,朝浅水湾的小区门外呼啸而去。

    一百迈的车速,对于循规蹈矩的雪落来说,已经是生命时速了。

    在看到后排车座上安然入睡,还打着细微呼噜的儿子林诺后,雪落在一瞬间便冷静了下来。

    自己这是在作死么?

    自己还有儿子要养活呢,怎么能为了一个贱男人如此的弃自己和孩子的安危于不顾呢?!

    车缓缓的停在了环城河的边缘辅道上。

    夜已深,人却不能静。

    雪落匍匐在方向盘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后排还睡着自己的孩子,雪落又不敢哭得大声,只能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唇,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雪落怎么也接受不了团团是丈夫封行朗亲生女儿的这一事实!

    这真比杀了她还要让她难受!

    雪落知道:以河屯精明和锐利,他是不可能弄错亲子鉴定结果的。加上河屯又是那般的倨傲且唯我独尊,更不可能乱认一个小女娃为亲孙女的!

    换句话说: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欺骗自己的可能性更大!

    欺骗!又是欺骗!

    从她嫁进封家的时候,欺骗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雪落不怕万劫不复,就怕自己被心爱之人欺骗了一次又一次,连哭的理由都没有!

    自己真是天底下最傻最傻的女人!

    为了隐忍住自己的哭声,雪落都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

    可无尽的凄殇,无尽的愤怒,一阵强一阵的涌上心头,雪落张大着嘴巴,却哀嚎不出。

    她害怕儿子醒来后问她:妈咪,你为什么又要哭鼻子啊?我们不是已经回到申城,回到混蛋封行朗的身边了么?你怎么还要哭啊!

    对啊,都已经回到了那个朝思暮想的男人身边了,自己为什么哭得更加的悲痛欲绝呢!

    都是因为那个混蛋男人!那个虚伪的混蛋男人!他怎么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欺骗他们母子?

    雪落把贝齿咬得咯吱作响!她恨透了那个一而再欺骗她感情的男人!

    雪落颤抖着双手从手包里拿出手机,想拨通男人的电话,狠狠的质问男人:为什么要这样欺骗她们母子?这样会让他很有成就感吗?

    可看到那个‘亲爱的朗’时,雪落的泪水却忍不住的滚落了下来!

    亲爱的朗……亲爱的朗……

    或许一直都是自己的单相思和一厢情愿!

    真的好可笑!

    车窗被启下,呼哧的劲风吹了进来,聒噪着雪落的耳膜;雪落手中的手机,以一个愤怒的抛物线,掉进了环城河里。

    “妈咪,你怎么了?这是哪里?”

    林诺小朋友被透进车窗的劲风吵醒,应该是在车里,外面黑漆漆的;在看到妈咪雪落在自己身边时,他很安然。

    有妈咪的地方,无论在哪儿,小东西都能既来之则安之。

    雪落立刻抹去了滚落在脸颊上的泪水,“诺诺乖,还没天亮呢,你再睡一会儿吧。”

    “妈咪你哭了?”

    小家伙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连忙从后排的气垫上爬进了副驾驶。

    伸过一双小手臂来,努力的抱住了雪落想躲避的头,“妈咪,快告诉亲儿子,你为什么哭?”

    被儿子这么一问,雪落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抱住儿子小小的身体悲痛欲绝的痛哭起来。

    “诺诺……妈咪好难受……妈咪的心好疼!”

    “妈咪乖了,不哭了好吗?你还有亲亲儿子在呢!快告诉亲儿子,是哪个混蛋欺负你了?”

    小家伙抱住雪落的头,轻轻的拍抚安慰,“妈咪你快说啊?看着妈咪哭,亲儿子也好难受的!”

    儿子的懂事,让雪落再一次的泪如雨下。

    凭什么让她们母子一而再的经受这样的伤害呢?

    为了一个满口谎言的虚伪男人,她们母子值得这样抱头痛哭吗?

    可雪落真的好难过!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被千刀万剐了似的,止不住的流血,却怎么也无法缝合。

    慢慢的,雪落平静了下来。她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跟着她一起难过。

    雪落轻轻的抚着儿子那张稚气的小脸,想给儿子一个宽心的笑脸时,却又忍不住的泪流满面。

    “诺诺,妈咪有件事儿想跟你商量。”

    雪落抹去了泪,带上了哽咽。

    “妈咪你说。诺诺会保护亲亲妈咪的。不哭了好吗?”

    小家伙摊开肉嘟嘟的小手掌,替妈咪雪落擦拭着流不完的泪水。

    看着儿子心疼自己的小模样,雪落努力的止住了泪水。

    “诺诺,你义父他……”

    雪落欲言又止,犹豫着要不要把这件残忍的事实真相告诉才6岁的儿子。

    “义父怎么了?他又凶了你?不用怕的妈咪,亲儿子帮你凶回来!”

    妈咪雪落永远都是小家伙最爱的亲亲妈咪。任何人都不许伤害他的亲亲妈咪!

    雪落咬住了唇,苦涩的摇了摇头。

    “诺诺,你义父给团团跟你亲爹封行朗做了亲子鉴定……结果表明:你亲爹封行朗是团团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也就是说:你跟团团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妹!”

    雪落不想伤害自己的孩子。可一味的隐瞒和欺骗,何尝不是更大的伤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