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903章让雪落接受团团

第903章让雪落接受团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903章 让雪落接受团团

    河屯就这么深邃着目光看着用枪抵着自己脑门的亲生儿子,稳如泰山磐石一般。最新最快更新

    从气场上看,河屯显然要胜于年少气盛的封行朗一筹。

    被河屯这么烈烈的注视着,封行朗似乎有些不自在。

    那目光好像在嘲笑他:你封行朗一定不敢,也不能开枪打死我河屯!

    即便是被亲儿子用枪指着,河屯的眼眸里依旧蕴染着慈爱之意。

    从这张俊逸非凡的脸颊上,河屯似乎又看到了萦绕在自己心头的女人。

    “阿朗,你说:我要是真被你一枪给打死了,在九泉之下要是见着了你母亲,告诉她,我是被我跟她的亲生儿子给一枪打死的……阿禾得多难过啊!”

    河屯清淡淡着声音,并不畏惧死亡;或许畏惧的,是自己这样的死法难免有些凄凉。

    “那你可以接着告诉她:你把她用生命珍爱的儿子折磨得九死一生,她就立马会不难过了!”

    封行朗低嘶着,将手中的抢抵得更近。

    河屯的面容渐渐的落寂了下去:自己怎么忘了,对亲生儿子的那些凶狠残忍的伤害呢!

    一个壮壮的小身影呼哧呼哧的冲进了别墅客厅里。

    便看到了自己的亲爹正用枪指着义父河屯的脑袋!

    林诺小朋友瞬间便戾气的嚷叫起来,“混蛋封行朗,你怎么又用枪指着我义父啊!你好讨厌!亲儿子都要不喜欢你了!”

    在n多宠爱环绕的林诺小朋友心目中,自己喜欢一个人,便成了对那个人最高级别的嘉奖。

    也算是恃宠而骄中的一种表达手段。

    “诺诺?你怎么来了?赶紧出去。”

    封行朗温斥了一声。

    “我出去了,好让你一枪打爆我义父的头么?封行朗,你怎么这么讨厌啊!我义父又怎么惹你了?动不动就欺负我义父,一点儿都不尊老爱幼!”

    小家伙吧唧吧唧的开始训斥着自己混蛋亲爹来。最新最快更新

    “兔崽子,怎么跟亲爹说话呢?”

    本就怒意横生的封行朗,被儿子这么一训斥,更加的火大起来。

    “那你又怎么跟你自己的亲爹,也就是我的义父说话的呢?我都还没有用枪指着你的头呢!”

    小家伙的小脑袋瓜子那是相当的好使。

    但说出的话,却是那么的欠揍。

    “嘿,感情你这是想用抢指着亲爹我的头来着?”

    封行朗手中的枪松懈了很多,半侧着身姿跟自己的儿子杠上了。

    “当然不会了!你是我的亲爹,我怎么可能做出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呢!”

    好吧,这是不是可以多想:亲爹封行朗此时此刻所做的事儿,正当大逆不道?

    “兔崽子,你一个小p孩子懂什么?出去玩去!”

    封行朗虽说恼意,但对自己的孩子又相当的溺爱。

    河屯就这么温润着目光看着他们父子俩斗嘴着: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儿女双全,河屯就打心眼里窃窃自喜。

    可河屯又不想伤害自己的爱孙。

    那唯一的突破口,就是儿媳妇林雪落了。

    只要林雪落接受了封团团,那再由林雪落劝说爱孙邢诺接受一个妹妹,那就和睦上很多了。

    就在河屯打着如意算盘的时候,封行朗身上的手机作响了起来。

    电话是雪落打来的。

    “行朗,你哥急火攻心晕厥过去了。你快来啊!”

    手机里传出雪落急切的声音。

    “我马上来。”

    封行朗收了枪,健步冲过来拎起儿子林诺,便朝别墅的门外走去。

    越野车里,莫管家正在给大少爷封立昕掐着人中。

    但封立昕只是哼哼了几声,便没了声音。

    “送医院!快!”

    ******

    晚上,封行朗留在医院里照顾着昏迷中的封立昕。

    雪落把儿子林诺哄睡之后,自己却辗转难眠。

    脑海里倒带着封立昕躺在病庥上奄奄一息的模样,着实的让人心生怜悯和同情。

    为了救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封立昕失去了健康的身体和帅气的容貌;

    为了爱情,封立昕更是卑微入尘埃。

    好不容易有了团团这个精神支柱,现在却又……这不是要他封立昕的命吗?!

    从儿子林诺的嘴巴里得知:似乎封团团真在他义父河屯的手里呢!

    河屯掳走封团团干什么呢?他这又犯哪门子的花样呢?

    看着庥上睡熟的儿子,雪落附身过去亲了小家伙一口,将空调被掖好之后,便打算自己去一趟浅水湾。

    刚走两步,雪落却又顿住了步伐。

    她着实不放心儿子一个人睡在偌大的卧室里。

    可心牵着封立昕,又心挂着封团团的雪落,在善良因子的作祟下,她折回了庥边,将睡熟的儿子从庥上抱了起来。

    即便是睡熟的儿子,雪落也要带在她自己的身边!

    雪落知道儿子只要睡绵实了,任由她这个亲妈是抱是扛,小东西都能睡得安然。

    楼下,安婶正在厨房里给大少爷封立昕煲着药膳。

    而莫管家陪着二少爷封行朗一起在医院里守着封立昕。

    没有打扰忙碌中的安婶,雪落自己抱着睡熟的儿子朝车库走去。

    玛莎拉蒂以不超过60迈的车速朝浅水湾驶去。

    在进去浅水湾之后,雪落将车停在了别墅门外。

    却没敢带着睡熟的儿子一起下车。

    要是被河屯看到她深更半夜的带着他睡熟的亲孙子来他这里,又不知道要挨上多少训斥呢。

    河屯的别墅门外,那是绝对安全的。

    雪落将空调温度和通风调好之后,才一个人下了车。

    河屯还没睡,正坐在客厅里跟邢十二通着电话。

    时隔十多个小时,邢十二应该已经带着封团团抵达了佩特堡。

    见雪落进来,河屯嗯应了几声之后,便将电话挂断了。

    “爸,真是您把封团团从封家带走的啊?”

    刚刚的通话,雪落大概听到了河屯提了一两次‘那个女娃’。

    “雪落来了?坐吧。”

    河屯微微浅吁出一口气息,没有正面作答雪落的质问。

    原本河屯是想等过些日子,再劝说雪落接受封团团的;却没想雪落竟然自己主动找上门来。

    鉴于封团团哭闹得利害,爱心大爆棚的河屯,着实舍不得自己的亲孙女受苦,便决定提前跟雪落摊牌。

    早摊牌晚摊牌,还不是都得摊牌?!

    “爸,您掳走团团干什么啊?她可是封立昕的命之根子!封立昕急火攻心,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顿了一下,雪落又加强了一下问题的严重性,“行朗都守了他大哥一整天了!他们兄弟俩感情那么深厚,您惩罚封立昕,就是在变相的惩罚您自己的亲儿子啊!”

    雪落也是被河屯给逼的。因为只要把封行朗这个亲儿子提出来,河屯才会上心!

    河屯呷了一口已经冷凉下来的茶水,又是一声长长的吁叹。

    “雪落啊……不管大人之间有什么样的嫌隙,这孩子总是无辜的!”

    河屯意味深长的话,让雪落听着一怔:既然知道孩子是无辜的,怎么还掳走人家孩子啊?

    这都什么觉悟?!

    “爸,我非常同意您的观点:既然您也知道孩子是无辜的,就把团团还给封立昕吧!团团的亲妈下落不明,现在又离开了爸爸,小东西得多害怕和恐慌呢!”

    女人因为善良而美丽,也因为善良而蠢萌。

    不明真相的雪落,竟然还在傻傻的且一个劲儿的给封立昕父女说情!

    蓝悠悠是怎么个下落不明法儿,雪落并不想知道。

    无非就那几种情况:

    要么,再一次落在了河屯手里;那她林雪落就当不知道好了!

    要么,就被严邦给逮住了;那又关她林雪落什么事呢!

    要么,就是又被丈夫封行朗给藏起来了!

    不过这个可能性很小!当时的蓝悠悠是在去找封行朗之后失踪的,他要是真想藏人,就不会那么行为显目了!以他那么高超的智商,完全可以做到避嫌得干干净净!

    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蓝悠悠自己主观上想失踪的!

    可现在她的女儿落在了河屯手里,难道她一点儿都不着急么?

    “雪落啊,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女人呢!”

    河屯又是一声感叹。

    “说好听点儿,叫善良;说不好听点儿,我这就叫愚蠢!”雪落自嘲着。

    “雪落,”河屯坐正了一些,面容也变得严肃起来,“你跟阿朗经历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能走到一起,实在的不容易!阿朗也是一片好心,想给他大哥一个活下去的希望和精神支柱,所以才有了团团这个女娃……我希望你能理解阿朗,并接受团团这孩子。”

    雪落微怔了一下:感情河屯是想劝说她接受团团这孩子呢!

    河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大仁大义了?而且还对封团团如此的关爱?

    “爸,我没那么小心眼儿的!团团是封立昕的女儿,我跟行朗都会疼爱她的!”

    雪落并没有完全理解河屯的意思。

    又或者说,她曲解了。

    可河屯接下来的话……

    “团团不是封立昕的女儿!”

    “……”

    雪落愣了好几愣,才缓过神来,紧声问道:“不是封立昕的女儿,那是谁的?”

    “团团是阿朗的亲生女儿!是十五的亲妹妹。”

    十五的亲妹妹?怎么可能!雪落没记得自己有给儿子生过亲妹妹啊!

    好吧,当时的雪落神智是短路的。

    下一秒,雪落才意识到河屯想表达的意思是:

    团团是丈夫封行朗跟蓝悠悠的亲生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