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98章弹了下,没熟!

第898章弹了下,没熟!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98章 弹了下,没熟!

    今天的袁朵朵,格外的心情明媚。

    也算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一种表达方式。

    唐氏筛查结果显示:表明胎儿患唐氏综合征的风险较低。也就是患先天缺陷胎儿的危险系数较低。

    而且其它的各项检查都很健康。这让袁朵朵可以暂时松下一口气了。

    躺在偌大浴缸里洗白白的袁朵朵,惬意的哼起了圆舞曲。

    说实话,袁朵朵一直渴望着自家的浴室里能有这么一个能泡澡的大浴缸;只可惜她那巴掌大的小公寓楼里,只能用淋浴。

    已经快四个月了,又怀的是双胞胎,所以袁朵朵的肚子出怀得很明显。

    袁朵朵知道自己不能在白公馆里继续‘享受’下去了,如果露馅了,她之前所做的各种遮掩,都会白费的。

    袁朵朵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隆起得已经十分明显的肚子,微微的浅叹一声。

    “乖乖们,过几天你们就要跟妈咪回家了。妈咪虽然给不了你们锦衣玉食,但妈咪一定不会饿着你们,冻着你们的。”

    其实这几天,袁朵朵一直在思考自己一个双胞胎孕妇,如何才能赚到钱呢?

    袁朵朵最害怕的就是坐吃山空。

    除了小公寓套间,其它根本就没什么积蓄了。不但没有积蓄,还有一p股的负债:房贷还有好几年才能还清;而且还借了雪落十万块钱。

    虽说雪落的钱不用着急还,但亲兄弟明算账,即便雪落是封家的贵太太,袁朵朵也一定会还她的。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这个孕妇,去培训中心跳钢管舞显然是行不通的。自己也不想带着两个未出世的孩子去冒险。

    那怎么样才能有经济来源呢?

    袁朵朵一个头两个大了起来。

    隐隐约约间,袁朵朵好像听到了卧室里传来了开门声。

    记得今晚白默那个祸害陪着白老爷子一起去郊外的农家庄园赴宴了,今晚应该是不会回来的。

    是有贼么?

    应该不会吧!这森严的白公馆,根本不是普通小毛贼能进来的。

    不是普通毛贼,那万一是大盗怎么办?

    袁朵朵小声翼翼的从浴缸里爬了出来,并用一件宽大的睡袍将自己包裹好。

    刚凑近洗手间的房寻看时,卧室里便传来了‘大盗’那慵懒的嚷嚷声。

    “袁朵朵,别藏了!我数三个数,你再不出来,我就……闯进去!识相比丢相好!”

    “……”这个祸害不是陪爷爷出门了的吗?怎么又回来了?

    应该是白老爷子临时改变了主意,连夜赶了回来吧。

    “一、二、三……”

    没等白默撞门,袁朵朵自己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然后就看到白默那祸害四平八稳的躺在她的庥上,正百无聊赖的吃着她晚上用来垫饥的果蔬饼干。

    这家伙都是怎么进来的啊?

    自己明明让白管家换了锁,而且她也有将门从里面反锁的啊!

    “白默,你一个大男人私闯我一个女人的房间,也不害臊?要是让爷爷知道了,肯定又要把你好好的教育一通了!”

    跟白默讲什么‘害臊’,完全是对牛弹琴,从他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的脸给丢在外面了。

    他向来都是这么的不要脸!

    所以袁朵朵唯一可以拿来威胁白默的,就是白老爷子了。

    “那你喊呢!看喊破喉咙,远的七十公里之外的救星能不能听到!”

    白默有恃无恐的哼哼一笑,目光一直在袁朵朵的肚子上浅瞄着。

    袁朵朵着实一惊:难道说白老爷子没回来?只是白默这个祸害回来了?

    天啊!这可怎么办呢!

    要淡定,要冷静,不能硬拼,咱就智取!

    “乖乖的把肚子送过来让我弹一下!”

    白默朝袁朵朵招着手。一脸的匪气加流硭样儿。

    “……”

    这都什么变态的嗜好啊!

    还真把她的肚子当西瓜呢?!上回没让,他还锲而不舍的非要弹一下啊?

    “白默,请你尊重一下孕妇好不好?你也是母亲生的!”

    袁朵朵当然不肯给弹了。那简直就是对她和孩子们的一种亵渎。

    “什么尊重不尊重呢?你住我白家的,吃我白家的,让我弹一下肚子怎么了?你还不乐意了?”

    白默向来都是这样的嘴欠。他能想出的理由,真能气死个大活人。

    还好袁朵朵已经免疫了白默这样信口开河的‘毒舌’!不过听着心里还是很不好受的。

    宝宝们的父亲竟然这样说她……心里能好受就奇怪了。

    “不用你赶,我明天……不,我现在就搬走。”

    迟早都是要离开白家的。今晚白老爷子不在,自己离开也就不会惹老爷子那么伤感了。

    “傻不甜,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真当我们白家是旅馆呢?!”

    白默从庥上跃身而起,“袁朵朵,我今天还非弹不可了!”

    “白默,你要干什么?你别乱来!我可是孕妇,经不起惊吓的。”

    见白默朝自己走了过来,袁朵朵立刻惊慌的往后挪退着。双手紧紧的护着自己的肚子,生怕白默做出什么没人性的事情来。

    “不就弹一下么?又死不了你!”

    白默逼近过来,带上了愠怒。

    “白默,即便你不尊重我,也尊重一下你自己吧!你堂堂的白家公子爷,却猥锁的要来弹一个孕妇的肚子……爷爷知道了,一定不会饶过你的!”

    袁朵朵又急又悲。

    看到这样玩世不恭且不尊重女人的白默,袁朵朵心头涌上了无尽的悲凉。

    “袁小强,你怎么那么多的废话呢!弹一下肚子死得了你么?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惹怒了本公子,把你丢去非洲,信不信?”

    “白默,你混蛋!”

    袁朵朵当然也不是吃素的。捞起手边的舞之道杂志,就朝白默拍了过去。

    虽说几个月没练身了,但她的动作还算敏捷,她想跟白默搏一搏,就是不肯他这样亵渎她和她的孩子们。

    但她还是低估了白默做为一个男人的殷实气力:三下五除二,白默就甩开了袁朵朵朝他打来的杂志,并带动着她一起壁咚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动作一气呵成。

    关键是袁朵朵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不然真会跟白默这个祸害给拼了!

    白默要比袁朵朵高出大半个头来,他微躬着身体,压制在她肚子上的腹肌处并没有用上很大的力道,刚好够袁朵朵隆起的弧度,将她困缚住。

    “来人呢……救命啊……我房间里进贼了!”

    袁朵朵扯开嗓门大嚷大叫了起来。

    知道白老爷子不在,家仆都只会护着白默这个小爷,所以袁朵朵喊的是‘进贼’。

    又来这招儿!

    这女人卯足了劲儿嚷嚷乱叫,还真够刺耳的。

    “袁小强,你再喊……我就要亲你了!”

    似乎,上一回的那个绵缠悱恻的吻,白默还记忆犹新着。

    这个傻不甜亲起来的时候,很富有挑战性!

    话声未落,白默真的亲了过来,抿住了朵朵的下嘴唇,带上了惩罚的牙齿轻嗑。

    这哪里是个吻啊,简直就是在行刑。咬就咬吧,还边咬边嘬!

    袁朵朵的叫嚷声戛然而止:像是被揪住脖子的鸭子,发不出一丁点儿的声音来。

    不矜持啊不矜持!

    袁朵朵再一次的感受到:自己只要被这个男人一亲,然后整个脑子就浆糊了!

    就这样半瘫软在男人的怀里,傻傻的被他肆意的亲着。

    连自己身上的睡袍何时被松开的,袁朵朵都没了那个意识;然后是一只温润的大掌覆盖在了她高高隆起的肚子上。

    怀的是双胞胎,而且都快四个月了,所以触起来已经有了分明的弧度感。

    “你确定你肚子里怀的是两个?而不是四个?八个?”

    虽说白默对女人孕育新生命的过程并不是很了解;估计也就仅限于对前奏了解;但袁朵朵的肚子,着实大得有些出奇。

    要知道袁朵朵在美国只待了大半个月,就算是去的那天就做了胚胎移植手术,算上胚胎的时间,也就才两个月吧……

    可这两个月的肚子却大成这样了?

    白默这一问,着实把被吻得傻傻的袁朵朵给一个机灵的缓回神儿来!

    “我今晚吃多了……”

    袁朵朵有些支支吾吾,“好吧,我承认了:我趁你跟爷爷不在的时候,偷吃了很多东西!”

    这样抹黑自己的借口,可信度还是有的。

    袁朵朵努力的弯缩着肚子,并快速用睡袍给遮掩好。

    “偷吃?袁朵朵,你就这么大点儿出息?说得好像我们白家虐待宠物似的!”

    这祸害就这么信了?

    白默一边说,一边蹲下来,隔着睡袍真用手指弹了弹。

    当时的袁朵朵完全处于紧张的懵逼状态。

    “这弹着怎么没反应呢?是不是跟西瓜一个道理:没熟?”

    真不知道白默这个公子爷想要什么样的反应?

    是想让袁朵朵肚子里的胎儿应个声儿?还是跳出来暴打他这个混蛋祸害爹?

    还真的弹了?

    懵圈了好一会儿的袁朵朵总算是脑子清醒了,她立刻曲起自己的手指,朝蹲着的白默头顶狠狠的弹了下去。

    “我让你弹我!”

    “我让你不尊重女性!”

    “我让你亵渎我跟孩子!”

    “我让你欺负我们母子三人!”

    白默被袁朵朵的脑瓜崩儿弹得嗷嗷直叫,立刻用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

    “袁朵朵,你它妈的发疯了啊?!我就弹了你一下,你却弹了我这么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