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96章把嫂子藏起来了

第896章把嫂子藏起来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96章 把嫂子藏起来了

    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沦落到‘蹭饭’的地步了?

    而且还要带上白默那家伙当陪榜的?

    严邦赶到封家时,正值饭点。

    手里托着一个概念版的intelligent-robot,还没上市销售的那种。

    封团团在离客厅门较近的积木区玩耍;而林诺小朋友则跟妈咪雪落下着益智类的围棋。

    毕竟早晨刚刚干了一架,要和好如初,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大……大坏……蛋!”

    每每见到严邦,封团团都是惊恐万状的。‘坏蛋’两个字也嗡嗡在了嘴巴里。

    不过小东西的反应速度还是非常快的:立刻丢下积木城堡朝客厅里坐着接听电话的亲爹封立昕冲了过去。

    那惊悚的模样,就像视严邦如洪水猛兽一般!

    对比强烈的是:林诺小朋友却欢天喜地的朝严邦冲了过来。

    “新版的intelligent-robot!!大邦邦,我好喜欢你!”

    小家伙三两下就跃上严邦的身体,以碰撞的方式冲在他的怀中,并紧紧的抱住了那个概念版的intelligent-robot。

    “你到底是喜欢大邦邦呢,还是喜欢这个机器人呢?”

    严邦在小家伙的脑门上亲了一口。

    “当然是……两个都喜欢了!”

    小家伙眉开眼笑的,格外的活泼朝气。

    严邦看到了小家伙小手上缠绕着的纱布。

    “呦呵,怎么挂彩了?跟别人干架干输了?”

    严邦扬声问道。

    “没有了……是我自己不小心。”

    小家伙有些难为情,尤其封团团也在场,很没面子的。

    “你该不会是被……”

    看着小家伙那支支吾吾的忸怩小样儿,还时不时的朝封团团瞄上那么一眼,严邦便心里有数了。

    “团团不是故意的!”

    见大坏蛋严邦朝自己看了过来,封团团立刻不打自招。

    “团团已经跟诺诺哥哥道歉了……诺诺哥哥也已经原谅了团团。”

    小东西的表达能力越来越好。

    而且还挺会识时务者的。尤其是在面对凶神恶煞的严邦时。

    “呵,封林诺,你连一个比你还小的小丫头片子都打不过呢?丢你亲爹封行朗的脸也就算了,你连严叔叔的脸也一并给丢光了啊!”

    严邦着实有起哄的嫌疑。

    “行了严邦,两个小p孩之间的事儿,你也要掺和?真有出息!”

    封行朗损了严邦几句后,悠声问“对了,是什么风把日理万机的严大总裁给吹来了?”

    严邦实在是喜欢封行朗这说话悠声悠气的腔腔,让人倍感邪魅。

    “有风说:封家近日剑拔弩张、血雨腥风……我过来看看热闹!”

    严邦的厉眸锁定在封行朗的俊彦上,模样是凶狠的,可目光却是温润的。

    “严邦,你要再这么阳奉阴违的说话,信不信老子连晚饭都没得你吃!”

    无疑,对封家来说,严邦是来添乱的。

    “不要了!大邦邦是我的朋友,就给他点儿饭饭吃呗!”

    林诺小朋友一边拆着还未上市销售的概念版机器人,一边为严邦向亲爹封行朗求着情。

    “那就看在我亲爱儿子的面子上,赏你严邦一口饭吃吧!”

    封行朗赏了儿子一个大大的脸面,小家伙很是得意洋洋。

    不懂大人们之间套路的小东西,还以为严邦能留下吃晚饭,完全是他林诺的功劳。

    “那就多谢封二爷赏脸了!”

    严邦配合着封行朗的套路。

    一听严邦说要留下来吃晚饭,封团团整个人都萎蔫了下去。一直偎依在封立昕的怀里,时不时怯生生的朝严邦瞄上那么一眼。最新最快更新

    感受到了女儿的害怕,封立昕紧紧的将团团圈抱在自己的怀里,让她依靠并偎依。

    “立昕兄回申城了,怎么也不通知严某一声呢?严某也好给立昕兄接风洗尘。”

    严邦侧过身,以微笑的姿态睨着怀抱着女儿的封立昕。

    严邦笑起来原本就带上横匪之气,与其说他是在微笑,到不如说他是皮笑肉不笑。

    “我也刚回来。又怎么敢劳驾严总呢!”

    封立昕虽说口齿有些不清,却依旧温润绅士。

    “封立昕,你说这话就见外了!我可是跟行朗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的。他的大哥,也就是我的大哥。”

    “严兄说笑了,封某哪儿敢当呢!”

    封立昕笑得有些僵硬。

    谁它妈想跟他同穿一条裤子?

    那怪气的腔调落在封行朗的耳际,让人着实想揍他。

    严邦浅抿了一口安婶端送上来的茶水。

    “对了小丫头,你那貌美如花的妈咪呢?”

    瞄了一眼怯生生朝自己时不时偷看的封团团,严邦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问道。

    “我mama……离家出走了。我跟papa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她!”

    在严邦面前,封团团表现得格外的诚实。似乎想博取严邦的一些好感。

    因为小东西能看得到:严邦是相当疼爱诺诺哥哥的。而且还给诺诺哥哥送了礼物。

    “你妈咪离家出走了?那你岂不是成了没妈的孩子?真可怜!”

    严邦故意的逗着原本情绪就很低落的封团团。

    “我mama会回来的。她会想团团的。”

    小东西努力的想争辩:自己是一个有妈咪疼爱的孩子。

    “那可不一定!说不定你妈咪……”

    “严邦!”

    封行朗厉呵一声打断了严邦的话,“如果你闲得疼,跟我去书房聊聊人生,聊聊理想,怎么样?”

    “饿着呢!吃完饭再聊吧!”

    严邦慵懒的坐进了沙发里。

    封立昕难免会去多想:妻子蓝悠悠是不是已经落在了严邦的手里?

    晚饭前,莫管家已经给封小公子拆开了纱布。只是皮外伤,根本就用不着继续包扎了。

    但林诺小朋友的手背上,还是留有两个结痂了的伤疤。

    “诺诺哥哥,你还疼吗?团团给你吹吹。”

    封团团小心翼翼的托起林诺受伤的手,凑近肉嘟嘟的嘴巴在上面吹了两下。

    “行了,早不疼了。”

    林诺甩开了封团团的手,并将自己的手背撇开。保留着自己倨傲的小心态。

    “再有下次,诺诺哥哥一定把你的小pp打到开花,知道了没有?”

    “团团知道了!团团以后再也不敢了!诺诺哥哥你别生气了!”

    小可爱的卖萌求乖,林诺小朋友还是很受用的。

    小家伙挺享受别人在他面前臣服的模样。

    *****

    有严邦在,封家的晚餐总会多一些滋补的食物。

    比如说鳝鱼,牡蛎,还有什么鞭之类的。

    对于严邦,雪落还是欢迎的。

    不仅仅是因为她亲眼所见严邦为了救自己的丈夫而深受重伤过,而且还有那么点儿同情严邦的因素在里面。

    听丈夫封行朗说:严邦的东西已经失去了男人的作用。只能解决排泄问题。

    雪落就更加的怜悯严邦了。

    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精神支柱,支撑着严邦活到现在。而且还能跟别人有说有笑的。

    看着严邦也不太像一个会压抑自己情感的人!

    “手还疼吧?亲爹喂你。”

    封行朗今天真的把他亲爹的光辉形象发扬得光大又光大。

    “不用的。早就不疼了。亲儿子可以自己吃的。”

    在严邦这个客人面前,还有封立昕这个大伯、封团团这个妹妹在,小家伙被喂饭吃,还是有些难为情的。

    “团团喂诺诺哥哥吃饭饭,好不好?”

    自己犯下的错,封团团极力的想弥补。

    “才不要呢!我自己有手!”

    自认为自己是小小男子汉的林诺小朋友,更不可能让一个小p孩子喂饭吃的。

    晚餐过后,严邦被封行朗叫去了书房谈人生谈理想。

    “严邦,你今晚好像得瑟过头了!”

    封行朗冷清清着声音,收敛起了自己的笑意,神情肃然起来。

    “我只是一个废物而已!能有什么好得瑟的!”

    严邦没有坐在书桌对面的椅子上,而是直接靠身在书桌边,这样可以居高临下的看着封行朗。

    换句话说,封行朗想看他,就必须仰视。

    “你那东西真没用了?”

    封行朗悠声问,似乎不爽于以仰视的姿态去看严邦,“你个狗东西能低点儿么?老子看着累!”

    严邦索性将自己的脸贴近过去。

    “这样看……还累么?”

    一张近在咫尺的脸上,疤痕满布。看起来面目狰狞。

    “怎么不把你这张猪头脸给整整的?”

    封行朗问。

    “整给谁看?你么?”

    严邦更近一些,“如果你想看,我可以为你整!整成阿凡达我都愿意!”

    封行朗一记白眼紧随其后的瞟了过来,“你还是死一边去吧!老子相当的不想看!”

    可严邦却笑了。

    “封行朗,你说你这张脸……怎么那么好看呢!”

    严邦本能的伸手过来想触碰封行朗的脸,却被封行朗给厉拳打开了。

    “从今以后,离老子最少一尺远,懂么?”

    严邦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的眼底,溢出无限的黯淡来。

    “封行朗,我就奇了怪了:既然我这么讨厌我,当初为什么不由着河屯弄死我呢?”

    封行朗抬眸赏了严邦一记冷眼,“严邦,其实你忘记从娘胎里把脑子带出来,并不全是你的错!”

    这一损,着实把严邦损到了还是液体状态的时候!

    严邦诡异的一笑,“那我这个没脑子的傻子,是不是应该去告诉你哥:是你把自己的嫂子给藏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