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95章今晚恐怕不行

第895章今晚恐怕不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95章 今晚恐怕不行

    亲子鉴定的结果,让河屯几乎是心花怒放。

    鉴定报告显示:封立昕并非封团团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

    看来正如邢八所说的那样,封立昕连庥都爬不上去,又怎么可能爬得上蓝悠悠呢!

    那么,让河屯兴奋的臆想来了。

    如果封立昕不是封团团生物学上的亲生父亲,那小女娃的亲生父亲会是谁呢?

    难道真是申城所传闻的:封团团其实是封行朗的私生女,然后过继给不能人道的大哥封立昕当女儿的?

    这种可能,还是相当合乎情理的!

    河屯亢奋了。

    突然间觉得上天对自己实在是太仁慈了:不但有了活泼可爱的亲孙子,现在竟然还有了漂亮又可爱的亲孙女!

    这孙子孙女都有了,他当爷爷的人生也就圆满了,不是么?

    好吧,这些都只是河屯的臆想!

    他完全不会考虑到自己孙辈的亲妈是谁,只要是他亲儿子的种,那都是他河屯的爱孙!

    “十二,快去从阿朗身上取些口腔拭子,或带毛囊的毛发。切记,一定不能弄伤了阿朗!快去,快去!”

    河屯的神情,一派的欣喜若狂。

    “……”

    一听要去从封行朗身上取东西,邢十二整个人都不好了。

    义父河屯这一开口到是容易,可要去从封行朗那个刺头儿身上取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啊!

    关键还不能弄伤了封行朗!

    换句话说:他邢十二只能挨打,还不能还手!

    亲儿子的光环,就是那么的光芒万丈!

    “义父,我记得我们有您儿子的血液样本。”

    邢十二实在是不想去面对桀骜不驯,又恃宠而狂的封行朗。

    “可不都还在佩特堡么?再说了,只是取点儿新鲜的口腔拭子,或带毛囊的毛发,又不会伤害到阿朗。而且亲子鉴定的效果也好,还准确!”

    很显然,河屯有些迫不及待了。

    “好的义父……那我去了。”

    邢十二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心里却寻思着:完了,这会又要跟封行朗那个混蛋纠缠不清了!

    “等下!”

    河屯叫停了转身离开的邢十二。

    邢十二以为义父临时又改变了主意,正心头暗喜;可河屯接下来的话,更让他头疼。

    “在亲子鉴定结果出来之前,先不要让阿朗知道我们的动机。不然那小子又得炸毛了!”

    看到邢十二出门时的模样都快哭了,邢八这才庆幸自己去盯视蓝悠悠的任务还算是条活路。

    因为以封行朗的身手和警惕度,邢十二虽然能近到他的身,但要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拔他的毛,并不容易。

    这河屯想一出是一出,苦的却是身后的那群出生入死的义子们。

    当然了,当初要不是河屯的收养,或许他们多半已经暴死街头巷尾了。

    尤其是当初的邢老大和邢老二,跟河屯之间,亦兄亦友,亦父亦子。

    ***

    邢十二毕竟还是年青,他想了一路,都没能想到个好办法去对付封行朗。

    而且当时的封行朗人还在GK风投里,他想闯进去拔他们大总裁的毛,恐怕是难上加难了。

    自己该怎么办呢?

    才能在封行朗不知情的情况下从他身上拔到毛呢?

    直到邢十二潜入地下停车场,想从封行朗的保时捷上找一根现成的毛发时,却看到了封行朗抱着小十五从总裁专门电梯里走了出来。

    这个时间点,应该是回家吃饭饭的。

    邢十二注意到了小十五被包扎起来的一只小手。

    这小东西怎么又把自己弄伤了?不过看到小家伙活动自如,应该只是皮外伤。

    “封行朗,我想拆掉这个该死的纱布!亲儿子的手心好痒的。”

    这点儿皮外伤,要是换在佩特堡里的时候,别说包扎了,估计连消毒药水都不会擦的。

    “乖儿子再坚持一下!等今晚洗白白之前,亲爹就给你取下来。”

    封行朗亲啄着儿子的脸颊,满眸的慈爱。

    这小东西是他生命的延续,而且封行朗还是个十分爱惜自己子嗣的亲爹。

    “亲儿子不想等了嘛……现在就取下来好不好?”

    小家伙卖萌撒娇的声音,着实让邢十二有些不适应。

    曾经带着满身戾气的小正太,现在竟然沦落到一个跟别人卖萌又发嗲的地步?

    哪里还是曾经的那个小十五啊!

    不过这到是启发了邢十二,打算拿小十五来做文章,光明正大的从封行朗头上拔下他的毛。

    “十五?”

    邢十二唤了小家伙一声。

    “老十二?”

    在看到邢十二时,憋屈了一天没大肆疯玩的林诺小朋友便两眼放起了亮。

    “你的手,怎么弄伤的?”

    邢十二走近一些问。

    “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小家伙急急的作答着。

    被一个小P孩子扎伤了手背,说出去也确实丢脸。

    而且还是个小女娃!

    封行朗在看到邢十二时,瞬间便黯然了下去。记得前天,他还‘为虎作伥’的挂了他的电话。

    “十五,义父想你了,让我来接你。”

    邢十二更近了一步。

    半米的距离,邢十二动作可以快到让封行朗反抗不了。但却无法让他不察觉。

    以封行朗的敏锐度和疑心病,冷不丁的被邢十二拔了一根毛,他肯定会多想。

    封行朗直接赏了邢十二一记冷眼,都懒得去搭理的。

    不用问,他这样的态度已经很好的表明:想从我封行朗手里带走我儿子?有门儿吗?你邢十二还真敢想!

    “好耶。我也想义父了。”

    林诺小朋友当然是乐意的。总好过回封家去面对哭哭啼啼,还冷不丁扎上他一下的疯团团吧!

    “你只要想着我这个亲爹就行了!”

    封行朗硬生生的回了儿子一句,便将他往保时捷里塞。

    “封行朗,你能尊老爱幼点儿么?爷爷想见自己的孙子,孙子也想见自己的爷爷,你就不能发扬点儿风格,成人之美么?”

    邢十二突然发现:在面对封行朗时,自己的智商提升得相当快速。

    “像河屯那种人,他也配么?”

    封行朗嗤之冷哼,“你们这么孝顺,赶紧的一人生上十七八个的给他当孙子玩啊!”

    “……封行朗,你别逼我动手!”

    动手了,才好办。

    封行朗挺拔起自己的身姿,冷冷一笑,“动手?你敢么?”

    “这可是你逼我的!”

    邢十二立刻朝封行朗扑身了过来。

    当时的封行朗,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怀中儿子封林诺的身上。

    早上因为他这个亲爹的照看不周,小东西已经受过一次伤了,他不能再让自己的孩子在一天之内受两次伤。

    封行朗紧紧的护拥着怀里的儿子不让邢十二来抢;而邢十二却醉翁之意不在酒。

    邢十二那只白皙且倾长的指间,从封行朗的后背上一袭而过,并顺势从封行朗的头上撸扯过。

    “邢十二,你敢弄伤诺诺,老子一枪崩了你!”

    封行朗从驾驶室座椅下掏出一把枪,径直抵上了邢十二的脑门。

    他怒了!

    “封行朗,不要了!”

    小家伙立刻倾身过来去捂亲爹封行朗手中的枪。

    “老十二,你快跑啊!把混蛋封行朗惹毛了,他真会开枪的!快跑啊!”

    得手后的邢十二,在听到小家伙善意提醒之后,便顺水推舟的转身快速逃离了地下停车场。

    我的个天呢!封行朗这家伙果然不好惹!

    拔他几根毛,实在是太难了!

    看着无菌袋中的头发,邢十二还是稍带那么点儿沾沾自喜的。

    这艰难的任务,还是被他给机智的搞定了!

    ***

    严邦并不是最后一个知道蓝悠悠已经回到申城的。

    一起回来的,还有封立昕父女。

    而且严邦还知道:蓝悠悠是从浅水湾河屯那里离开的。说跟河屯说情的,除了封立昕父女,还有林雪落母子。

    却没有封行朗?!

    这是妯娌二人欢欢喜喜,一笑泯恩仇的节奏啊!

    严邦的人一直跟踪着蓝悠悠去了GK风投。

    大概一个小时后,蓝悠悠又被保安给哄了出来。

    据内线说:蓝悠悠在GK风投里见到了封行朗,而且两人还亲近了好一会儿后,蓝悠悠才被驱离的。

    可严邦的人,却在蓝悠悠离开GK风投之后,把人给跟丢了!

    难道又被河屯的人给捞走了?

    说心里话,严邦并不希望蓝悠悠死在河屯手里。

    因为蓝悠悠沾染过他严邦的鲜血,必须血债血还。

    原本主动离开了申城的河屯,竟然又自己回来了……严邦的心思又沉甸甸了起来!

    或许他怎么也没想到:河屯竟然会是封行朗的亲爹!

    被河屯虐得死去又活来、几乎是体无完肤的封行朗,竟然选择了原谅了河屯那个混蛋亲爹?

    那他严邦呢?

    是原谅呢,还是不原谅呢?

    又或者是被迫原谅呢!

    如果自己还想跟封行朗的关系继续下去的话!

    电话是打给白默的。

    “默三,今晚一起去封家蹭饭吧。”

    白默似乎有些不太乐意。

    之前主动游说严邦一起去封家蹭饭,那是因为袁朵朵那个二傻子在封家。

    现在袁朵朵在白公馆可供他肆意的逗着玩,他才没闲功夫去封家蹭什么饭呢。要知道白公馆里请的,都是厨艺高超的大厨。

    “今晚恐怕不行!我家老爷子身体抱恙着,我得陪着他老人家。”

    觉得自己这样过河拆桥也不厚道,白默又补充说道:“邦哥,我劝你也别去了!封家近日一片剑拔弩张,血雨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