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90章浓郁的烟味儿

第890章浓郁的烟味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90章 浓郁的烟味儿

    看着无忧无虑跟邢十二玩得欢天喜地的儿子林诺,雪落不由得微微浅叹一声。最新最快更新

    无疑,这一回放虎归山,自己是任性过头了!

    如果丈夫封行朗跟自己之间的爱情不够坚定的话,那岂不是要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封行朗啊封行朗,欠揍的臭男人,你怎么还不来啊!

    你这是要逼迫着我林雪落自己打自己的脸么?

    还是你一直在跟蓝悠悠叙旧情?!

    如果真是那样,这个男人她林雪落不要也罢!

    家仆已经开始在摆桌了。

    无一例外,几乎都是河屯亲孙子邢诺小朋友爱吃的。

    关于林诺小朋友的名字,也是千变万化的。

    在浅水湾,河屯和他的义子们会称呼小家伙小十五,大名邢诺;

    而在封家,亲爹封行朗,还有莫管家他们,都会称呼小家伙诺诺,大名封林诺;

    而在幼稚园里,林诺小朋友延续了跟妈咪林雪落的姓,就叫林诺。

    小朋友们则喜欢叫他林诺诺,似乎听起来更萌一些。

    对于自己的这些风格各异的小名和大名,林诺小朋友是欣然接受。

    叫什么他都答应。

    对于小东西来说,就只不过是个称呼而已!

    就像自己给狗狗取名叫十六一样!

    “十五,吃晚饭了。快去洗手。”

    河屯叫唤着满客厅撒野中的小家伙。

    可雪落的心情都越发的阴云密布。

    雪落真的好害怕自己会输!

    明知道一个女人秀恩爱去给别的女人看,是一种很low的行为。可即便是这样的很low行为,怕是自己也要输了!

    雪落已经开始在后悔了。后悔自己一时的冲动没脑子!

    要不,自己带着儿子主动回去封家吧?

    可万一看到封行朗跟蓝悠悠已经回到封家,正其乐融融着,那她林雪落又该何去何从呢?

    雪落真想扇自己一个大嘴巴丫子!

    要这般作死的验证什么爱情呢?

    聪明的女人,是不会将夫妻之间的感情非要看个泾渭分明的。

    稀里糊涂的过上一辈子,不也挺好的么?

    自己都糊涂了那么多年,接着糊涂下去不也一样么?

    干嘛自己给自己添堵啊!

    “妈咪,这个瘦肉给你,亲儿子已经帮你咬去了肥膘哦。”

    林诺小朋友将一块咬去皮带肉部位的东坡肉送到妈咪的碗里。

    亲爹封行朗就是这么讨好妈咪的,小家伙学得有模有样。

    “谢谢儿子。”

    雪落是欣慰的,又是心涩的。

    丈夫不在身边,自己已经沦落到要让一个6岁的儿子咬肥膘的地步。

    小家伙正长着身体。在河屯和邢十二的轮番喂食下,小东西一直没停嘴的胡吃海塞着。

    雪落吃得很少,一直有一口没一口的细嚼慢咽的拨数着碗里的米粒。

    直到林诺小朋友吃饱之后,邢八才从客厅门外走了进来。

    “十五,你亲爹来了。”

    “我亲爹?封行朗么?怎么这么晚才来接老婆孩子啊?”

    小家伙开启了小傲娇模式,嘴角倨傲的上扬着:“那就让他在外面好好等着吧!”

    雪落的心情,从等候丈夫的苦涩,到此时的豁然明媚了起来,少女般过山车似的怀情!

    但在听到儿子林诺的不满小情绪后,雪落还是选择了矜持,默认了儿子让他亲爹‘好好等着’的提议。也算是对男人晚来的小小忠告吧。

    邢八默了一下,看着义父河屯吃罢放下碗筷,并呷了一口茶水之后,他才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封行朗好像等了有一个多小时了。”

    “什么?一个多小时?”

    雪落直接从餐桌上跃起身来,“那你怎么不早说啊?”

    邢八默着。

    “诺诺,快跟妈咪走。”

    雪落上前来直接将椅子上的儿子拎了起来。

    “把这个带给我亲爹吃吧!”

    小家伙将盘子里剩下的两根蒜香排骨抓在了手里。记得亲爹封行朗跟自己一样,也是食肉动物。

    “十五,厨房还有呢。让厨子给重新打包一份儿。”

    孙子心疼自己的亲爹;河屯当然更心疼自己的亲儿子。

    “不用了!让封行朗吃个半饱就行了!才没力气凶我跟我妈咪呢!”

    这儿子,果然是亲生的。

    小东西说这句话时,已经被妈咪雪落拽出了别墅大厅。好似迫不及待的想见那个等了他们母子一个多小时的男人。

    目送着雪落母子离开,河屯这才微厉着眸光朝邢八瞪了过来。

    “你真让阿朗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

    “还不是为了能让义父您吃个有孙子陪伴的饱餐嘛!”

    邢八弱声作答着。难为了他一片孝心。

    没有小十五作陪的日子,河屯每顿只会象征性的填些食物,也谈不上什么胃口。

    微顿,邢八却又跳开话题,“不过看封行朗的情绪似乎挺深沉的。他明明看到我了,也不叫也不喊的,就这么默默的在外面等着。”

    河屯噘了一下嘴,“那小子该不会是因为我放过了老七,对我有所不满吧?”

    河屯这个亲爹,当得也是够超心的。无时不刻的都上心着他亲儿子的一举一动,还有情绪方面的起起伏伏。

    “有这方面的可能!看起来封行朗并不是很赞同义父你把蓝悠悠就这么给放了!”

    邢八了解封行朗,又似乎不太了解。

    “雪落都开口求我了,看在她给阿朗生了十五的情分上,我好歹也要卖个面子给她,不是么?”

    河屯微微叹息一声,寻思起什么,“对了老八,十四今年多大了?”

    “应该有十七了吧。”邢八应了一起。

    “嗯,让他出来吧。你带他一段时间。”

    “好的义父!”

    ******

    雪落牵着儿子林诺的小手,几乎是脚下生风。

    “妈咪,你慢点儿!让混蛋封行朗等着自己的老婆孩子也是应该的,你太不矜持了!”

    对于‘矜持’这个词,小家伙并不是很理解。

    觉得不矜持,应该跟不严肃,嬉皮笑脸等是差不多的意思。

    大朵朵经常这么说自己的亲亲妈咪。

    雪落已经顾不上什么矜持不矜持了。

    这个没人性的邢八,怎么可以让封行朗在外面等这么久?

    借着幽幽的路灯,雪落看到了依身在保时捷门框上的男人。

    微显朦胧的高大健硕体魄,在灯亮的笼罩之下,更添一丝神秘的魅或感。

    男人深深的凝视着雪落母子,看着她们一步一步的朝自己的身边靠近过来。

    “封行朗,给你带的蒜香排骨条。可是亲儿子省下给你吃的呢!”

    卖萌的活儿,小家伙是越练越娴熟。

    小家伙飞扑过来,一手抱住了亲爹封行朗的腰际,另一只抓着两根排骨条的手,高高的举到封行朗的眼前。

    “快吃吧,还是热的呢。”

    看着儿子那只油腻腻的小手,封行朗到是没有嫌弃。

    只是排骨是从河屯那里拿出来的……

    “亲爹不饿,亲儿子自己吃吧。”

    封行朗将小东西从地面上抱起来,拥在自己的怀里。

    “诺诺,别把油渍弄到你爸爸的衣物上。”

    雪落微斥一声。

    “亲爹不会嫌弃我的!”

    小家伙故意用油腻腻的嘴巴亲了封行朗一口,

    “封行朗,你会嫌弃我吗?”

    “当然不会了。”

    “那你吃一口嘛!”

    小家伙不依不饶的将排骨条喂到了封行朗的嘴边。

    儿子的一片盛情和孝心,封行朗不再拒绝,便张嘴象征性的咬了一口。

    “味道太次,都没你安奶奶做的一半儿好吃。”

    “可我觉得很好吃啊!”

    见亲爹不喜欢吃,小家伙便吧唧吧唧的自己开始啃起来。

    “行朗,对不起啊,让你等了这么久。”

    雪落偎依过去,挽住了封行朗的一条手臂,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也没等多久。上车吧。”

    封行朗揽过了女人的腰际,并替女人打开了车门。

    雪落嗅到了男人身上浓郁的烟味儿。

    没有责备,没有询问。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

    这样的丈夫,雪落是心慌的:封行朗是在掩饰自己的情绪么?

    保时捷缓慢的行驶在霓虹灯下。

    直到吃饱玩足的小家伙睡熟在了妈咪的怀里。

    并不是去封家的行驶路径。

    瞄了一眼妻子怀中睡熟的儿子,封行朗缓缓的将车停在了一处公园边的辅道上。

    “雪落,我们下车聊聊吧。”

    “哦。好。”

    封行朗将座椅放平了一些,让小家伙睡得更加舒适。

    夜风,褪去了白日里的浮躁和炙热,吹拂在脸颊上,微带凉爽。

    卷起的衣袖,露出了男人劲实的手臂。

    “我大哥带着团团回了封家。”

    封行朗沉声开了口。

    “哦……”雪落哼应了一声,这是她意料之中的。

    然后,便是彼此的沉寂。

    “你就没什么话想跟我说的?”

    男人转身过来,深睨着被黑色笼罩下的女人:面容依旧姣好,只是已经褪去曾经的纯净,多了一层试图隐藏自己的面具。

    雪落微微的提息一声,决定坦诚相待。

    “我今天帮着你大哥一起说情,从河屯手里把蓝悠悠给捞了出来!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还以为你会表扬我的通情达理、贴心贤惠呢!没想到你却冷着一张脸!”

    “唉……”

    雪落长长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你是在责怪我:为什么不把这次英雄救美的机会留给你!”

    “林雪落,你脑门上写着两个大大的‘愚蠢’,你自己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