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88章恃宠而骄

第888章恃宠而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88章 恃宠而骄

    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关押了几天,蓝悠悠微显着病态。

    可她的步伐却是急切的。

    “悠悠,你没事儿吧?”

    抱着女儿追上蓝悠悠的封立昕,看起来很显吃力。

    蓝悠悠没有作答封立昕什么,无视着他的存在,疾步朝前走着。

    “papa,你把团团放下吧。团团自己长着腿呢!”

    这是诺诺哥哥‘教育’她的话,小可爱已经记下了。

    为了能追上女人,封立昕不得不把怀里的女儿放回了地面上,用手牵着她走。这样父女俩都能走得更快一些。

    浅水湾的入口处,莫管家在看到出来的大少爷一家三口之后,立刻迎上前来。

    “大太太,你回来了?既然回来了,那就跟大少爷好好过日了吧。”

    莫管家善意的想劝说着行色匆匆的封家大太太蓝悠悠。

    “封行朗呢?他人在哪里?”

    蓝悠悠并没有作答莫管家的关心,而是推开保姆车的车门,查看封行朗是不是隐匿在车里。

    可惜,让蓝悠悠失望了。封行朗并没有像她想像中的那样,藏身在保姆车里运筹帷幄的指挥封立昕和林雪落进去浅水湾救她!

    “二少爷一早就去GK风投办公了。他没在车里!”

    莫管家作答了蓝悠悠的询问和没头没脑的寻找。

    封行朗会丢下她去办公?蓝悠悠还真不信!

    她知道封行朗是个倨傲又好面子的男人,是不会用他‘亲儿子’的身份来恳请河屯的。

    到是林雪落,对河屯左一声‘爸’,右一声‘爸’的,叫得可真够贱的!

    舔着脸去认河屯当‘爸’,林雪落是不吃亏的。讨好了河屯,更能稳固她封家二太太的地位?

    蓝悠悠已经没心情去管这些虚无的东西!

    哪怕林雪落叫河屯亲爹,那又能怎么样呢?!能得到封行朗的整个人?还是整个心?

    要不是林雪落给封行朗生了个儿子,想必她林雪落连封家的大门都进不去吧!

    蓝悠悠钻进了驾驶室,立刻将车发动。

    “悠悠,你要去哪儿?”

    封立昕冲了过去,打开驾驶室的门,一把揪住了蓝悠悠握着方向盘的手。

    “别管我!”

    蓝悠悠狠推了封立昕一把,又猛踩了一脚油门儿,商务车便疾驰而去。

    被商务车带动了个抛物线的甩力,封立昕一个重心不稳,重重的朝水泥地面砸了下去。

    “大少爷小心!”

    要不是有莫管家眼疾手快的托住了他,这一摔会要了封立昕半条命。

    “papa,你摔着没有?mama是不是又病了?”

    封团团一边帮着莫管家搀扶起爸爸封立昕,一边泪眼汪汪的瞄了一眼商务车绝尘而去的方向。

    “大少爷……你留得住她的人,却留不住她的心啊!”

    莫管家哀声长叹,“大少爷,就当老莫求求你:放弃蓝悠悠吧!那样你才能跟团团好好的过日子!”

    封立昕僵化了一下。

    “不要……papa,你不要放弃我mama!我mama会好起来的!团团要自己的mama!”

    莫管家的话,惹来小可爱一阵伤心的啼哭。

    看着女儿受伤的小模样,封立昕心疼不已。

    莫管家说得很有道理;可女儿的需要,同样那么的真切。

    不同的立场和视觉,注定了不同的思考问题的方式和方法!

    微顿,寻思起什么来,封立昕立刻问道:“老莫,叶时年呢?”

    “被河屯的义子丢出来时,他伤得不轻;他执意要跟我一起等着你们的,但我看他的手臂应该是断了,便叫人将他先送去医院了。”

    封立昕叹息一声,微微点了点头。在渥太华,叶时年给予了他们一家三口不少的帮助。

    “papa,mama去哪里了啊?她还会回来吗?”

    似乎对妈咪蓝悠悠这样动不动的发病,动不动就出走,小可爱也是疲惫无奈的。

    封立昕默了!

    他是知道妻子蓝悠悠要去哪里的。但他却不想告诉女儿。

    即便是丢下自己的丈夫和女儿,那个女人也要义无反顾的去找她的心上人!

    “papa,mama会不会去找我叔爸啊?”

    封立昕本想回避这个问题,却没想女儿自己却主动问出了口。

    “爸爸也不知道……”

    眺望着远方,凉了心的封立昕微微的叹息一声。

    “那我们打电话给叔爸问一问不就知道了?”

    小可爱执意着这个话题。她一丁点儿都没意识到:自己的爸爸并不想回答她。

    “不用问了!团团饿了没有?papa带团团去吃东西!”

    封立昕吃劲儿的抱起了女儿封团团。

    也许莫管家说得对:只要放弃了那个女人,自己跟女儿才能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自己的生命,封立昕早已经漠然视之;

    但女儿封团团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女儿需要一个健康的环境来成长!

    沐浴着阳光和雨露……

    ******

    蓝悠悠开走的那辆车,是由商务车改成的保姆车。

    停在GK风投的大厅门廊处格外的显眼。

    这辆保姆车保安是认识的:是总裁家小公子爷的专用车。

    保安刚上前去推开后车门,便看到从驾驶室里钻出一个美艳的女人,一路朝大厅前台飞奔而去。

    蓝悠悠闯进会议室的时候,封行朗正在开中层以上管理部门头目的会议。

    总裁办公室楼层的保安,是认识蓝悠悠的。知道她名义上是总裁的嫂子,实际却传闻这个叫蓝悠悠的女人,私下里给总裁生下了一个女儿……并被总裁的大哥所收养!

    传闻传着传着,就传成了众所周知的‘真’传闻!

    所以保安们只是象征性的拦了一下。不过以蓝悠悠急如火燎的模样,想必那些保安也拦不住的。

    椭圆型会议桌的顶头,坐着那个王者贵气般的男人。

    俊逸的面容,深邃的眼眸,清冽的唇……

    封行朗的确是个英俊的男人。而且他的英俊还带上了一丝匪气。

    在看到冷不丁出现在会议室门口处的蓝悠悠时,封行朗的眼眸瞬间微眯而起。

    这个女人怎么跑出来了?

    河屯的义子们都成了酒囊饭袋了么?

    毫无疑问,蓝悠悠是不可能敌得过河屯及河屯那帮义子的。

    便有两种可能:一个是河屯主动放了她;另一个则是河屯被动放了她!

    很显然,以河屯的那刚愎自用的人物个性,他是不可能主动放了蓝悠悠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千里迢迢的去渥太华把蓝悠悠给逮住!

    那就只剩下后者了:河屯是被动放了蓝悠悠的!

    是什么人能让河屯做出这样被动的行为来呢?

    大哥封立昕和叶时年?

    想必他们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和分量!

    那会是谁?

    “阿朗……”

    一声喃唤,有着粘稠得化不开似的柔情。

    蓝悠悠用了两个多月的煎熬事实来证明:自己放不下这个男人,更忘不了这个男人!

    即便是死,她也想死在这个男人的身边!

    一个美得凄厉的身影朝椭圆形会议桌的顶头飘了过来。

    越来越近,近得可以看清这个男人的五官;甚至于男人拧起的眉宇。

    “阿朗……我终于看到你了!”

    女人跪在了封行朗的大班椅边,紧紧的抱住了男人的腰际,以臣服的姿态仰视着封行朗。

    “你不应该回来的!”

    封行朗的声音淡淡的,带着刺骨的冷冽,“蓝悠悠,你的行为,无疑是在自掘坟墓,懂么?”

    “坟墓又怎么样呢……只想回来看看你。”

    蓝悠悠抬起自己的一只手,想去触摸男人那张近在咫尺的冷酷脸庞。

    却被男人给无情的扣住了手腕。

    “都散会吧!”

    随着封行朗的声落,会议室里正行着注目礼的中层管理人员都有序的默声散去了。

    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了封行朗和蓝悠悠。

    “阿朗,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女人问。

    封行朗勾起唇角,冷冷的反问:“你说呢?”

    “阿朗……让我留在你身边吧?我会乖乖的……只要每天能看上你几眼,我就满足了!”

    她深深的凝视着男人,用上了所有的柔情。

    “太晚了!我给过你这样的机会!只可惜,你太贪婪了!”

    封行朗一个推搡,便将怀里的女人给推离开来。大班椅后挪到了一米开外。

    “那你准备怎么处置我?借河屯的手除掉我么?”

    蓝悠悠跌坐着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凄楚的看着眼前这个无情又绝情的男人。

    “你会知道的!”

    男人的话,意味深长。

    *

    命人将蓝悠悠赶出去后,封行朗陷入了片刻的沉寂。

    十分钟后,封行朗拨打了妻子林雪落的电话。

    电话在响了三声之后被掐断了,封行朗隐忍着怒意继续拨打了过去。

    一声……两声……三声……周而复始的接着再打!

    “林雪落,现在恃宠而骄到敢掐亲夫的电话了?”

    男人的声音带着微微的愠怒。

    掐电话的,的确是雪落;但接电话的却并非雪落本人!

    掐断电话之后,雪落便将手机丢在了游泳池边的桌台上,然后纵身一跃,跳进了深水区。

    “我觉得恃宠而骄这个词用在林雪落身上不太合适……用在你身上到还差不多!”

    “邢十二?”

    封行朗不满的轻哼,“林雪落人呢?”

    “心情不美好,不想说!”

    邢十二径直把封行朗的电话给挂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