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87章团团是封行朗亲生的

第887章团团是封行朗亲生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87章 团团是封行朗亲生的

    雪落决定给封立昕一个人情。

    就算是感谢他当年为自己跟丈夫封行朗所牵的红线!

    让她邂逅了自己这一生爱惨了的心爱男人!

    “爸,我也恳请您放了蓝悠悠吧。”

    雪落接过了封立昕的话,轻吁着气息,平声静气的继续说道:“我之所以选择原谅蓝悠悠,是不想让这样的仇恨蔓延到下一辈人!就算是为了诺诺,也为了团团。”

    “妈咪,不可以的!要是义父真的把蓝悠悠那个大巫婆给放出来,她又要做坏事伤害妈咪了!”

    林诺小朋友极力的反对着。

    “我妈咪不会再做坏事了!”

    封团团急切的想为自己的妈咪争辩。

    “你怎么能保证你大巫婆的妈咪不会再做坏事?她那么坏!”

    林诺小朋友呛声着极力维护蓝悠悠的封团团。

    “我妈咪不坏……团团的妈咪不坏!”

    说不过诺诺哥哥的封团团,委屈的咧嘴哽咽抽泣起来。

    “团团乖,不哭了。”

    封立昕替女儿擦拭去了泪水,肃然着口吻认真的说道:“团团你要记住了你叔妈对我们一家的恩情!对于你妈咪曾经犯下的过错,你叔妈一直以德报怨!你叔妈是个善良的好女人,我们全家一辈子都要记住了你叔妈的恩情!知道了吗?”

    “团团知道了。”

    封团团含着泪点了点头。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封立昕跟雪落‘配合’得相当默契。

    刚刚在浅水湾的入口处,也就是林诺跑进别墅里的那段时间,雪落跟封立昕聊了很多。

    听雪落这么说,加上封立昕的附和,似乎在向河屯表明一件事:他们之间已经放下了仇恨,决定化干戈为玉帛!

    河屯是个聪明人!

    儿媳妇既然开口了,他当然会卖雪落一个人情。

    再说了,想将蓝悠悠绳之以法,对河屯来说,根本就是易如反掌的事儿。

    有他河屯在,想必蓝悠悠也犯不了上、作不了乱!

    “既然我家雪落选择了给蓝悠悠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那我就看在十五亲妈的面子上,饶了蓝悠悠一条命!”

    河屯此言一出,封立昕心头跟着一悸。

    “不过,”河屯呷了一口茶水,冷生生的继续说道:“蓝悠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她必须生活在我的监视之中!如果发现她再有任何试图伤害雪落母子的动机,杀无赦!”

    其实不必河屯说明,雪落也知道会是这样的状况。

    蓝悠悠这活着的日子,想必也不会太好受的!

    “谢谢河屯先生,我一定会管束好自己的妻子!”封立昕立刻承诺。

    林诺小朋友虎着一张脸,刚想说什么之际,却被妈咪雪落捂住了小嘴巴。

    “老八,去把蓝悠悠带出来吧。”

    河屯淡淡的扫了封立昕父女一眼,才侧头朝身后的邢八发号施令。

    “好的义父。”

    其实邢八到是挺认可林雪落这一回‘顺水推舟’,卖了封立昕这个人情的。

    因为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蓝悠悠活着并不一定比死掉好过。

    一个活在河屯眼皮子底下的人,能安生么?

    还有就是:除了河屯,这后面还等着一个严邦呢!

    严邦又怎么会让一个曾经狠狠坑过他的女人好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而且就在申城,就在他严邦的地盘之下!

    严邦会将自己所受到的屈辱,加倍的从蓝悠悠身上讨回来的!

    幽暗的地下室里,‘咔哒’一声沉闷的声响,邢八打开了那扇沉重的铁栅栏。

    蓝悠悠侧身过来,冷艳的瞄看着打开铁栅栏门的邢八。

    “我的死期到了?”

    她问得冷冽。或许从当上河屯义女的那一天起,她早就弃自己的生死于脑后了。

    “你命好……”

    邢八拉长着声音,“有人替你来向义父求情了!”

    “谁?封行朗么?”

    在蓝悠悠的潜意识里,能说得动义父河屯将她放离的,就只有封行朗那个亲生儿子了。

    “你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本公子今天心情不好,不想说!”

    邢八懒得跟蓝悠悠磨叽什么。

    因为邢八似乎已经意识到:被放走的蓝悠悠,或将是他的祸害!

    这老十二平常肯定是要守在义父河屯身边的;老五又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想也想得到义父河屯会命令他去监视蓝悠悠的一举一动!

    真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所以邢八的心情,那是真不好!

    自己自由了,而且还能看到封行朗了,蓝悠悠几乎是一路小跑着冲出了地下室。

    她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眼那个八十一天没能见上一面的男人!

    可冲出地下室里的蓝悠悠,在适应客厅里光亮的同时,却没有看到那个叫封行朗的男人。

    她惨白冷艳的面容上,闪过一丝的落寂。

    “mama……”

    封团团立刻挣扎开封立昕的怀抱,朝蓝悠悠飞奔过去。

    蓝悠悠将几天不见的女儿紧紧的拥在自己的怀里,冷艳的面容上这才多上了母性的慈爱。

    “mama,团团好想你……你的病好些了没有?头还痛不痛了?”

    封团团抱住了妈咪蓝悠悠的头,用肉嘟嘟的小手掌轻轻的揉着。

    “妈咪不痛,妈咪也想团团!”

    怀抱着女儿的时候,蓝悠悠似乎才能从虚幻之中返回现实。

    封立昕深深的凝视着自己名义上的‘妻子’。

    眸是温情的,可内心却是凄凉的。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蓝悠悠永远都不会成为他事实上的妻子!

    “蓝悠悠,是我妈咪大人不计坏人过,才会求我义父放了你!但你以后再敢为非作歹,我义父一定会让你死得痛苦上一千倍、一万倍!”

    厉声戾气叫嚷的,是林诺小朋友。他有些不理解妈咪的行为,但还是选择了尊重自己妈咪的决定。

    蓝悠悠侧过头来,只是冷情的扫了嚣张又倨傲的林诺一眼,便将目光落在了林雪落身上。

    好吧,蓝悠悠这样的生冷目光,又让雪落心头悸怕了。

    雪落真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总觉得蓝悠悠就是一只毒物,她走到哪里,就能将病毒扩散到哪里。

    是林雪落求河屯把她给放出来的?

    蓝悠悠当然是不信的!

    即便是真的,那也是被封行朗给‘逼’的!

    真不知道是什么给了蓝悠悠这样的自信!

    “mama,你以后要学好,知不知道?叔妈是好人!”

    看着懂事的封团团,雪落又对这个无辜的小可爱动了恻隐之心。

    摊上了蓝悠悠这么个歹毒的妈,真是小东西的不幸!

    “好人?呵呵。”

    蓝悠悠冷笑一声:在她的潜意识里,林雪落俨然成了一只披着善良羊皮的毒狼!

    “悠悠,是雪落为你向河屯先生求的情!快谢过河屯先生的网开一面,我们就不多打扰他了!”

    封立昕叫停了蓝悠悠有可能会说出的羞辱雪落的话。

    “老七,给了你生的机会,是让你学着好好做人的!如果你胆敢再去伤害雪落母子,你将承受不起你所要付出的代价!”

    河屯冷生生的话,每一个字眼都像刀刃一样锐利。

    “知道了义父。”

    河屯面前,并没有她蓝悠悠嚣张的余地。关于这一点儿,蓝悠悠还是心知肚明的。

    “河屯先生,那我们就告辞了。”

    封立昕一手拉过女儿,一手想揽过蓝悠悠的腰际,却被蓝悠悠厌弃的撇开了。

    “雪落……”

    封立昕唤了雪落一声,带上询问:“我们一起走吧。”

    “大哥,你们先回吧……我跟诺诺留下来陪会儿我爸。”

    一声‘我爸’叫得很顺口,可落在蓝悠悠的耳际,却吃惊不小:林雪落竟然管河屯叫‘爸爸’?

    “诺诺,去让你爷爷抱会儿,妈咪都累了。”

    雪落将怀里的儿子朝河屯身边推了一把,一声‘爷爷’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一切。

    封立昕用力的拖拽了蓝悠悠一下,蓝悠悠这才缓神儿的转身离开。

    “义父,你干嘛要放走蓝悠悠那个大巫婆啊?”

    身后,传来林诺小朋友不满的哼哼声。

    “你妈咪都开口向义父求情了,义父能不答应吗?”

    河屯捞起自己的爱孙,拥在怀里亲蹭着。

    “那万一大巫婆又要伤害我妈咪怎么办?”小家伙厉气的质问。

    “有义父在,她不敢!”

    “万一她敢呢?”

    “那义父就灭了她!”

    趁邢十二带着小十五去玩潜泳,河屯便把雪落叫进了书房。

    书房只是个摆设,河屯当然不是想做学问。

    “雪落,怎么又想着让我放了蓝悠悠呢?绕不过封立昕的苦肉计?”河屯温声询问。

    雪落微微的叹息一声,“或许,我只是做了你亲儿子想做,但是没做的事吧!”

    河屯浓郁的眉宇微微的上扬,似乎并不太认可雪落的说法。

    “我到不觉得阿朗想让我放走蓝悠悠!从阿朗表现出来的不闻不问的态度来看,他更想借我的手除掉老七!”

    封行朗想借河屯的手除掉蓝悠悠?

    这到让雪落没有想到!

    只是河屯的片面之词?

    “对了,刚刚我已经叮嘱了老八,让他24小时保护着你跟十五。从而监督着蓝悠悠。”

    “哦,谢谢爸。”

    雪落机械的哼应一声。

    可思绪还沉浸在‘到底丈夫封行朗是不是想借河屯的手除了蓝悠悠’?

    “那个团团……真是封立昕亲生的女儿?”河屯疑惑的喃问一声。

    “怎么,难不成您还想她是您儿子封行朗亲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