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85章士可杀不可辱

第885章士可杀不可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85章 士可杀不可辱

    “叔妈……叔妈……你带团团去找papa好不好?”

    没能从莫管家那里得到确切的答应,封团团不得已而求次选择了去缠烦叔妈林雪落。

    跟Nina挂断电话之后,雪落一直处于一种游离的状态。

    她一直在衡量着一件事。

    看起来很投入。

    其实雪落真正的心结,并不一定是非要将蓝悠悠给处决。

    而是……

    她想让蓝悠悠输得心服口服!

    两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谁才是最后的赢家呢?

    输的人,不一定就是死掉的那个!

    男人昨晚上坦言,自己是个入侵者!

    入侵了他跟蓝悠悠之间么?

    所以雪落很想知道:自己跟蓝悠悠,究竟谁是最后留在男人心间的那个女人!

    “叔妈,求求你了……带团团去找papa好不好?”

    封团团一个劲儿的摇晃着静坐在榻榻米上发滞的雪落。

    “封小团团,你不要再烦着我妈咪了!早也哭,晚也哭,也真烦人!”

    遛完十六回来的林诺小朋友,在看到缠着自己亲亲妈咪一直哼哼哭哭的封团团时,一张隽秀的脸庞带上了明显的不爽!

    被诺诺哥哥这么一吼,封团团哭得就更利害了。

    “团团只是想要自己的papa和mama!”

    小可爱委屈万分的为自己的哭找正当的理由。

    恍然之间,封团团的哭哭啼啼,像是开导了雪落。并给了她动力和决心。

    “团团,不哭了!叔妈这就带你去找爸爸和妈妈。”

    雪落从榻榻米上爬起身来,以肃然的口吻许诺了封团团。

    封团团立刻停止了嚎啕啼哭,瞪大着泪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叔妈林雪落。

    “叔妈,是真的吗?你真会带着团团去找papa和mama?”

    “嗯!叔妈既然答应了你,就会一言九鼎!”

    雪落上前来牵住了封团团的小手。

    可封团团却有些持怀疑态度:那么强大的叔爸都没能找到自己的mama,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叔妈可以吗?

    “诺诺,你跟莫爷爷和安奶奶在家,我带团团妹妹去找她papa。”

    并不是雪落不想带上儿子林诺,只是觉得今天太过热闹的浅水湾,着实不太适合把小家伙带上。

    要是让他知道亲亲妈咪是要去劝说他义父河屯放了蓝悠悠的,小东西指不定要怎么闹腾呢。

    耳濡目染多了的小家伙,俨然已经将蓝悠悠看成了大巫婆。

    “不可以的!你们两个女生没我照顾怎么行!”

    好吧,小家伙的保护欲又启动了。

    听儿子这么一说,雪落眉头直皱:看来想甩掉小家伙带上团团直接去浅水湾,怕是不太可能了。

    莫管家开着一辆保姆车,雪落则带着两个孩子,还有一条拉布拉多的小奶狗,浩浩荡荡的朝浅水湾赶去。

    “团团,你见到我义父时,可不许哭不许闹,知道了吗?不然我义父会把你锁小黑屋里的!”

    林诺小朋友叮嘱着趴在车窗上往外巴巴张望的封团团。

    “团团知道了。谢谢诺诺哥哥。”

    小可爱萌甜的应道。能见到papa和mama了,小家伙的心情也放晴了起来。

    六月的天,阳光已经开始毒辣起来。

    一个正常人,都经不起阳光的暴晒,更何况还是病怏怏的封立昕。

    或许支撑封立昕唯一的动力,就是对蓝悠悠那个女人的厚爱吧!

    可蓝悠悠并不配得到封立昕如此厚重的爱!至少雪落是这么认为的!

    叶时年本想上前来给封立昕撑把伞遮阳的。最后却发展成了陪晒的状态来。

    大汗淋漓,湿透衣物,对叶时年来说,或许没有比这更好的减压方式。

    叶时年并不指望封立昕跟自己的苦肉计能够感动河屯。因为河屯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他可没有泛滥的同情心。

    这苦肉计能感动的,也只有封行朗了!

    河屯之所以没派人出来驱赶,或许已经是看在了封立昕是他亲儿子封行朗大哥的面子上吧!

    而能够救出蓝悠悠的唯一途径,就只有通过封行朗了!

    因为无论是从武力,还是从谋略,自己跟封立昕都不是河屯等人的对手。

    能帮封立昕的,只能是封行朗!

    可正如封立昕所说的那样:封行朗为了封立昕一家三口,付出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只是这一回叶时年觉得:封行朗向河屯讨个人情,救出蓝悠悠,只不过是件举手之劳的事儿!

    也许是当局者迷。叶时年竟然忽略了:‘士可杀不可辱’的真理所在!

    要封行朗前来向河屯讨人情,无疑是在变相的侮辱他!

    这比让他流汗流血更艰难!不是么?

    看到在毒辣阳光下暴晒的封立昕,雪落是又怒其不争、又哀其不幸!

    她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的男人……

    丈夫封行朗当初为了自己跟儿子林诺,比今天的封立昕还要悲壮,竟然主动送上门来给河屯当阶下囚!

    想到那个男人被锁在地下室里忍饥挨饿,还有那焦糊的人皮炙烤气味儿……

    雪落的心一下子就被扎疼了!

    这一刻她突然想跑回去抱住那个男人狠狠的亲他几下!

    丈夫封行朗所遭受的苦难,要远比自己多得多,也凄厉得多。

    而现在,还要被人劝说着要去接受那个十恶不赦的生物学上的亲爹……

    雪落真的很心疼那个男人!

    “papa……papa……”

    果然见到自己的爸爸了,叔妈没有骗自己,真的带她来找到papa了!

    车还没有停稳,小可爱就迫不及待的想打开车门下去。可惜才4岁的小家伙根本没能开得了锁了儿童锁的车门,便急得一个劲儿的拍打着车门和车窗。

    “笨团子,来我帮你吧!”

    在林诺小朋友的帮助下,封团团才以下车。

    “papa……papa团团找到你了!”

    小可爱朝封立昕飞扑了过来。

    当时的封立昕还以为自己是被阳光暴晒得神情恍惚了,竟然听到了女儿团团的叫喊声。

    等到女儿团团扑过来抱住他的一双摇摇欲坠的长腿时,他才意识到女儿真真切切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而且还正抱紧着他。

    封立昕一颗坚韧的心,一下子便柔软了。

    “团团,你怎么来了?”

    封立昕吃力的想将女儿抱起身来,可尝试了两三次,瘫软的双臂都没能托得起自己的女儿。

    正要半跪下来时,一旁的叶时年立刻提托起封团团,将她托送进了封立昕的怀里。

    “是叔妈带我来的。”

    小可爱指了指身后的那辆保姆车。

    原本叶时年欣喜的以为:封行朗终于被他大哥封立昕的苦肉计给打动了,看不下去前来救他大哥封立昕和嫂子蓝悠悠了!

    可叶时年却没有想到:带封团团来浅水湾的,竟然是林雪落!

    以林雪落的立场,她当然是希望蓝悠悠这个情敌罪有应得的……

    叶时年燃起的希望,又瞬间黯然了下去!

    “大哥,你没事儿吧?太阳这么烈,你怎么站在外面暴晒啊?”

    雪落上前来,看到脸色惨白,几乎快摇摇欲坠的封立昕时,更动恻隐之心。

    “我没事儿……雪落,你怎么把团团……给带来了?”

    封立昕的气息,已经不能连贯了,断断续续的,听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戛然而止。

    “团团哭着要找papa和mama……我都被她哭心疼了!”

    雪落抚了抚偎依在封立昕肩膀上的封团团,微微的叹息了一声。

    “雪落,你快带着团团回去吧……我这边……”

    封立昕欲言又止,他着实不想让女儿看到自己的狼狈不堪。

    “我来都已经来了,还是带你进去见见河屯吧。”

    “你……能带我见去见河屯?”

    封立昕微微的诧异。

    连叶时年也跟着一怔。

    “诺诺,你跟团团妹妹留在车里好不好?妈咪带伯父进去见一下你义父。”

    雪落转过身来对儿子林诺说道。

    “不好!万一我不在,义父又凶你了怎么办?你又得哭鼻子难过了!亲儿子必须时时刻刻的保护好你!”

    在保护亲亲妈咪的职责上,林诺小朋友是不遗余力的。

    “团团也要一起去!”

    封团团缠紧着亲爹封立昕的颈脖,怎么也不肯松手。

    看来想丢下儿子林诺是不可能的了,雪落只得微微的叹一声。

    “那好吧,诺诺你先进去通知你义父,就说妈咪跟你大伯一起来见他了,让你义父通融一下。”

    “好咧。”

    小家伙欣然答应了。

    刚跑两步又回过头来,朝着大伯封立昕和叶时年嚷嚷:“你们都不许欺负我妈咪!不然我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的!”

    这戾气的话,着实是河屯教育下的不良因果。

    看着侄儿封林诺朝浅水湾跑进的小身影,封立昕担心了起来。

    “雪落,诺诺他……”

    “放心吧大哥,诺诺不会有事儿的!河屯不仅仅是他的义父,又是他的亲爷爷,都快把他宠上天了!”

    封行朗是河屯亲儿子的身份,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了。

    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人也知道了。用不着再藏着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