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79章 女人心机

第879章 女人心机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嗯。”

    稍稍顿了下,河屯才点头应好,“老八,你送雪落进去。”

    蓝悠悠被锁在铁栅栏里,想来也做不出伤害他儿媳妇林雪落的事情来的。

    下去地下室,有两重门。

    经过一系列的繁琐操作,后一道经过改良后的沉重智能门才启动开来。

    黑色调的狭长走廊,在昏暗壁灯的衬托之下,更显诡异和阴寒。

    雪落在这里被禁足的次数,十个手指头数不过来。

    可此时此刻再一次的踏进这里,却是另一种心情。

    隐隐约约间,雪落看到一个纤弱的身影侧躺在那张简易的板庥上。

    那窈窕的背影,就像一只被禁锢的魔化了的妖精。

    即便成了阶下囚,蓝悠悠也能美出别样的风情。

    “扬眉吐气了?”

    邢八悠声朝雪落淡侃一句。

    “”

    雪落默着:自己真的扬眉吐气了吗?

    好像没有吧!

    雪落说不出来自己此时此刻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绪,但这一刻的她,内心却怎么也无法平静。

    “老八,你能回避一下吗?我有话想单独跟她聊聊。”

    邢八的眉宇微微上扬,“其实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透明人的。”

    “抱歉,我当不了!”雪落接声。

    “那好吧在二重门外等着。”

    邢八朝铁栅栏里的蓝悠悠瞄了一眼,将手里的一个类似遥控器的电子按钮送到雪落的跟前。

    “这个给你。是激活电源的启动按钮!你可以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雪落没有去接邢八手里的电子触发器,只是淡淡的扫了邢八一眼。

    “邢八,蓝悠悠好歹也是你的七姐,你这么落井下石也太不近人情了吧?”

    雪落见识过那个电子触发器的威力。

    当初封行朗被关在里面时,她甚至闻到过自己丈夫被强电流击中之后的烧焦人肉味儿。

    河屯的种种凶残,实在是罄竹难书。连自己的亲儿子都没放过。

    “义父的每一个义子,都已经做好了万劫不复的心理准备!”

    邢八淡淡的应了雪落一声,“除了十五之外!”

    雪落默了。

    她有些搞不明白:河屯明明那么凶残,可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愚忠义子父对他俯首称臣呢?

    尤其邢二和邢十二,比河屯对自己的亲爹还要孝顺。

    “记得离铁栅栏远点儿。虽然她没有咬断这钛合金冲出来伤害你的可能性,但或许她会朝你吐个吐沫什么的,也说不定。”

    邢八的冷幽默,真够冷的。

    冷得让人一点儿也没觉得好笑。

    随着那声沉重的智能门被关上,这幽暗的空间里变成了死一般的沉寂。

    似乎雪落能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蓝悠悠依旧维持着她那妖娆的躺姿,只晾干林雪落一个窈窕的背影。

    只可惜,蓝悠悠的美艳,林雪落欣赏不了。

    “蓝悠悠,我来看你了。”

    雪落主动跟沉默是金中的蓝悠悠打着招呼。

    即便蓝悠悠现在的身份只是一个阶下囚。

    “你来,是想看到我如何的狼狈不堪吧?”

    蓝悠悠总算是有了回应。只是她的姿态依旧是高高在上的。

    或许打心眼里,蓝悠悠就从来没有看得起林雪落。

    总觉得林雪落这个灰头土脸的麻雀,永远成不了高贵的凤凰。

    “啊,被你说中了!我还真是抱着这样的小市民心里呢!”

    雪落淡悠悠的笑了笑,大大方方的认同了蓝悠悠对她怀有的想法。

    “你这小人得志的嘴脸,真够让人恶心的!”

    蓝悠悠厉声低嘶,俨然一副嗤之以鼻的模样。

    “我真有你说的那么恶心吗?”雪落不急不恼的反问一声,“可我自己一丁点儿都没觉得啊!”

    “林雪落,我真不知道你有沾沾自喜的?就因为你得到了封行朗?”

    蓝悠悠在林雪落言语的刺激之下,开启了她的反攻模式。

    “丈夫是年轻有为的申城金融大鳄,儿子又那般的活泼可爱,这还不够我林雪落沾沾自喜的啊?”

    雪落含笑的反问一声。

    “呵呵,”蓝悠悠冷冷一笑,“你真以为你得到了封行朗?即便是得到,你也只不过是得到了他的身!仅此而已!”

    雪落默了一下,并没有去接蓝悠悠这挑衅的话,而是侧过头来,用手拨了一下自己头上的那枚粉红颜色的发卡。

    “蓝悠悠,你看我今天戴的发卡漂亮吗?”雪落问。

    蓝悠悠直接赏了雪落一记白眼,懒得懒得回答。

    “这个发卡啊,可是团团替我挑选的呢。”

    雪落从头上将那枚粉红颜色的发卡拿了下来,放在手里把玩着。

    蓝悠悠的目光生厉了起来。

    “每次听到团团奶甜着声音叫我叔妈,都快把我的心叫化了!”

    雪落一边悠然的将发卡重新往头上戴,一边继续神闲意定的侃侃而谈,“看看我,笨手笨脚的,连个发卡都戴不好!怎么折腾都没有我家阿朗帮我戴上去舒服呢!”

    雪落用上了蓝悠悠一直喜欢的‘阿朗’这个称呼。

    蓝悠悠的脸渐渐的难看起来。

    “阿朗说了,等过些日子,团团就要改口叫我妈咪了,我还真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雪落将发卡戴好,“你说,这别人家的孩子,我打重了吧别人会说我是个狠毒的后妈;要是我打轻了吧别人又会说我不视如己出!蓝悠悠,你说我是打轻点儿呢,还是打重点儿呢?想想头就疼!”

    “林雪落!”

    蓝悠悠的情绪终于在雪落的挑衅言语中失控了,“你敢打我女儿,我一定饶不了你!”

    “呵呵,”雪落冷笑一声,“你自己都自身难保了,还怎么饶不了我?”

    蓝悠悠狠盯着雪落,那生厉的目光几乎要将雪落的身上炙出几个洞来。

    “原来是你想要我死?”

    蓝悠悠嘲讽似的冷笑,“我的命,可是封行朗用他自己的命一次又一次拼回来的。阿朗是不会舍得你弄死我的。你只能偷偷摸摸的,在我义父跟前挑拨离间。”

    蓝悠悠的话,就像一把利剑一样,直接扎进了雪落的最疼处。

    的确如蓝悠悠所说的那样:自己的丈夫一次又一次的在拼命去救一个曾经伤害过她们母子的女人。

    这不争的事实,是对林雪落最好的打击和羞辱。

    “还有,你敢打我女儿,阿朗一定不会放过你!”

    蓝悠悠又是一声咬牙切齿。

    在这一瞬间,雪落突然觉得自己并没有赢,而且还输得相当的惨。

    蓝悠悠说得对:自己的确是偷偷摸摸的想借河屯的手把蓝悠悠这个心头之患给解决掉。

    可这样一来,即便她林雪落赢在了表面上,内心深处却已经输了一派涂地。

    雪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地下室里走出来的。

    明明自己带上了满腔的心机进去想奚落蓝悠悠的,却一不小心被蓝悠悠把自己心头千疮百孔的伤痕都给揭开了。

    “瞧你这狼狈样儿口水战打输了?”

    邢八一边吃着巧克力豆,一边慵懒着声音打趣一问。

    “邢八,你这么挖苦我,让里面的蓝悠悠听到合适吗?”

    雪落反问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放心,完全听不到的!这里的密封和静音系数,都是世界顶级的。”

    邢八接着往自己的嘴巴里塞着巧克力豆。真为难他一个大男人竟然喜欢吃小p孩子的甜食。

    邢八此言一落,雪落冷不丁的抓住了他的一条胳膊,送至自己的嘴巴前狠狠的咬了一口。

    “啊林雪落,你咬我干什么?我又没惹你!”

    无辜的邢八被咬到懵圈:这女人也太恐怖了吧。简直就像一个定时,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就在你不经意间给‘砰’的一声炸你个心惊肉跳。

    “蓝悠悠不能死!即便要死,我也要让她死个心服口服!”

    雪落松了口,突然就冷生生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呵,你这是要中计的节奏啊?”

    邢八揉了揉自己被咬疼的手臂。还好,只是样子难看了一些,并没有挂彩。

    看来雪落是口下留情了。

    “中计就中计吧!要不然我这下半辈子也没法儿活了!”

    雪落愤愤的说道。

    “林雪落,你这何苦呢?你不是已经得到了封行朗么?再接着手刃了前任,就大功告成了!”

    邢八实在不太理解雪落的心思。

    “那你说说:封行朗究竟是爱我,还是爱蓝悠悠?”

    好吧,连雪落自己都觉得自己问得好傻好贱。

    “当然是爱你了!这还用问?你可是光明正大的封太太,封行朗每天抱着睡的人是你,亲的人也是你,孩儿他妈还是你”

    “那他心里想的是谁,你懂吗?”雪落打断了邢八。

    邢八愣怔了一下,反问一声:“难道不是你吗?!”

    这样疑问式反问句,实在是太可恶了!

    临行开启第一道门,邢八又多嘴的问了一句。

    “封行朗应该还不知道蓝悠悠在浅水湾吧?在处理之前,你最好谨言慎行点儿。”

    “我为什么要谨言慎行?我不但要告诉封行朗蓝悠悠在浅水湾,我还要劝他来救蓝悠悠呢!”

    “林雪落,你被蓝悠悠刺激得要疯了吧?”

    邢八更加的迷惑不解了。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