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78章:哭吧,使劲儿哭!

第878章:哭吧,使劲儿哭!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明媚的晨,被封团团的一阵啼哭声给扰了。

    晨起的封行朗正要对怀里的女人搞小动作时,赤着一双小脚丫子的封团团便哭哭啼啼的跑了进来。

    “叔爸,带我去找我妈咪好不好?团团想妈咪了”

    小可爱委屈的啼哭声响彻整个房间;那豆大的晶莹剔透泪水,直掉直掉着。

    可怜兮兮的小模样着实的惹人心疼。

    “你就只想你妈咪,不想你亲爹封立昕了?”

    封行朗正过身来,用被子覆盖着他晨起的高亢体魄。

    很明显,封行朗只是在敷衍哭哭啼啼中的封团团,并没有正面作答。

    “妈咪被大坏蛋抓走了妈咪会有危险的。团团不想没有妈咪”

    小可爱是从睡梦中惊醒的。她梦到自己的妈咪被坏人抓走了。

    团团的啼哭声更加的洪亮,几乎到了声嘶力竭的地步。

    “团团乖,不哭了你叔爸正在想办法找你妈咪呢!”

    见小东西哭得可怜,雪落连忙下了庥上前来安抚嚎啕大哭中的封团团。

    “叔妈团团的妈咪会不会已经死掉了?团团好害怕团团要妈咪!”

    小家伙一边喃喃,一边忍不住的抽泣。一张小脸上满是泪水涟涟。

    “团团乖,不哭了!”

    雪落抱起了小东西,“要是团团的妈咪看到自己的女儿哭得这么伤心,该多难过啊?所以团团不哭了,叔妈帮你去洗白白,我们干干净净、不哭不闹的等着妈咪回家来好不好?”

    小家伙这才止住了哭泣,用力的点了点头;可还是忍不住抽气一声。

    目送着女人抱着小东西进去了洗手间,封行朗浓郁的眉宇微微沉了沉。

    早餐餐桌上,封团团一直含着一双泪眼楚楚可怜的坐着。

    “小鼻涕虫,你那个大巫婆的妈咪有什么好的?她回不来了最好!让我亲爹给你找个温柔又听话的后妈,像小乔那样的。”

    顿了一下,林诺小朋友又改口道,“还是不要像小乔那样了,像我亲亲妈咪就很不错的哦!”

    对于小乔的拒绝,小家伙俨然已经无法原谅了。

    “哇啊”

    封团团再次的嚎啕大哭起来,“团团就只要自己的妈咪团团不要后妈,后妈都是大巫婆!”

    “你妈咪比大巫婆也好不了多少!”

    林诺小朋友又呛了团团妹妹一句。

    封团团哭得就更凶了,“团团的妈咪才不是大巫婆呢!团团就要自己的妈咪!”

    “哭吧,使劲儿哭!看能不能把你那大巫婆的妈咪给哭回来!”

    林诺小朋友一边悠然的喝着牛奶,一边看着嚎啕大哭中的封团团。

    等某件事适应了之后,也就不觉得那么讨厌了。

    这一刻林诺并不觉得痛哭流涕的封团团有多讨厌,也不觉得她有多可怜,只觉得她哭得还是蛮逗的。

    因为林诺很少用哭泣的方式去表达自己的伤心和难过。

    看着封小团团那嗷嗷张大的嘴巴,小家伙真想塞个煮鸡蛋进去。

    封行朗一直沉默是金着。

    他看得到,也听得到侄女封团团的哭泣声,却没有上前来安抚。

    就这么任由小东西哭闹着。

    雪落瞄了丈夫封行朗一眼,微微的朝儿子训斥一声,“诺诺,不许欺负团团妹妹。”

    “我哪有欺负她?是她自己没完没了的嚎啕大哭着!真要命!”

    小家伙哼哼一声。

    “诺诺,帮妈咪上楼去喊朵朵姨下来吃早餐。”

    雪落想支开一直打击着团团的儿子。

    “刚刚叫过了大朵朵说她要孵肚子里的双胞胎蛋,一会儿睡饱了下楼吃。”

    这是袁朵朵的原话,林诺小朋友竟然信了。

    “妈咪,母鸡不是每天都下蛋吗?怎么大朵朵孵了这么久,她肚子里的双胞胎蛋还没生出来呢?”

    小家伙半信半疑的问。

    “这人蛋和鸡蛋能一样吗?人蛋要孵十个月的。”

    封行朗的科普教育,着实的让人耳目一新。

    其实也大同小异。

    “啊大朵朵还要孵十个月呢?那那她的肚皮会不会爆掉?”

    小家伙惊愕了。连同还在抽泣中的封团团也傻愣住了。

    “放心吧,爆不掉的。十月怀胎,视自己的孩子如生命,这就是妈咪的伟大之处!”

    雪落借机向儿子展示母亲对孩子的深厚之爱。

    “妈咪,你当时怀亲亲儿子的时候,是不是要比大朵朵更辛苦?被我义父锁在佩特堡里哪儿也去不了,混蛋封行朗又不在你身边”

    冷不丁的,小家伙侧过头来,对着封团团吼了一声,“还有你那个大巫婆的妈咪,竟然把怀着我的亲亲妈咪锁在地窖里,还逼迫我妈咪吃打掉我的药!你妈咪真是个歹毒的大巫婆!”

    雪落狠狠的怔住了。

    自己真不记得什么时候跟儿子有说过这些!

    还是自己不经意间在儿子面前的忆苦,都被儿子一一记下了?

    而且,还滋生了仇恨之意!

    封团团再一次的嚎啕大哭了起来,“团团的妈咪不是大巫婆不是大巫婆”

    封行朗的一张俊脸,阴寒得能刮得下一层冰霜来。

    “够了封林诺!大人之间的事儿,你一个小p孩子懂什么?”

    封行朗厉斥了儿子林诺一声。

    “我就懂!封团团的妈咪蓝悠悠,是加害我跟我妈咪的大坏蛋!可你这个混蛋亲爹却一直在维护着她!”

    小家伙厉厉的跟亲爹封行朗叫板了起来。

    小家伙能出这番话,除了曾经亲眼见识过蓝悠悠对妈咪雪落的欺凌之外,当然还有从大人们不经意间的对话和争吵中获知的。

    林诺小朋友的厉嚷,让整个封家突然安静了下来。

    封行朗深呼吸再深呼吸,侧过身来,平声静气的朝妻子林雪落说道:“老婆,儿子才岁多你就跟他说这些?”

    “对啊!”

    雪落笑了,问:“我是不是很歹毒?”

    “我妈咪没跟我说,是我自己偷听到的!你总是偏心蓝悠悠那个坏女人!”

    小家伙的小暴脾气也不是那么好压制的。

    “诺诺!”

    封行朗厉斥一声,叫停了小家伙的嚷嚷忤逆。

    “雪落,我只是不想让一个才岁的孩子受到伤害,你懂吗?”

    “封行朗,你用不着吼我,更用不着吼孩子!”

    雪落将还没吃饱的儿子从餐桌上抱了下来,“在佩特堡里的经历,早已经伤害到了他的幼小心灵!”

    雪落苦涩的冷笑,“还有被自己的亲爹抛弃,而选择了比自己亲儿子还要亲的侄女封行朗,哪一件不是对儿子幼小心灵的伤害?”

    言毕,雪落牵过儿子的小手,“诺诺,妈咪送你去上学!”

    拿上儿子的小书包,雪落拉上儿子林诺,头也不回的朝封家的客厅门外走去。

    封行朗追了出来,将她们母子拥在了怀里。

    “抱歉”

    ******

    一节课后,雪落脑海里突然闪过了一丝诡异的念头。

    她想去浅水湾见见蓝悠悠。

    明明是对蓝悠悠抱有此生不复相见的心态,可雪落觉得自己突然间就吃错药的想去见见蓝悠悠!

    难道是被今天早晨被丈夫封行朗给刺激的?

    雪落赶到浅水湾时,河屯似乎正准备出门。

    “雪落,你来了?十五他”

    河屯下意识的看向雪落的身后,并没有他的爱孙。

    “十五被他亲爹送去上学了。”

    雪落温婉一声,“明天就是周六了,我得空就带他来看您。”

    “不用麻烦的。下午放学,我让十二去接。”

    好吧,河屯还真够不把自己当外人的。该不会已经忘记:他亲儿子在封家别墅里是怎么吼他的。

    雪落想提醒河屯什么,却突然觉得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至于儿子林诺放学会被他亲爹接走,还是亲爷爷接走,都只是无关紧要的事。

    自己来浅水湾的目的,不是来看蓝悠悠的么?

    “爸,蓝悠悠她在你这里吗?”

    雪落言归正传道。

    “哦,在呢。被关在地下室里。”

    河屯应了一声。对于他人的生命,他向来淡薄如此。

    “爸,你打算怎么处置她啊?”

    雪落弱声问了一句。

    “让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再也不会去影响你跟阿朗的生活!”

    河屯微微提息,“至于用什么样的方式和手段,你就不用管了。”

    雪落温顺的点了点头。

    “爸,那我能先看看她吗?”

    “嗯!我让老八把她领上来。”

    “不用了爸,我下去地下室就可以了。”

    “地下室里湿气重”

    “没关系的!当初我可没少被你关小黑屋。早就习惯了!”

    雪落恰到好处的把河屯顺带损了一下。

    “还跟爸爸记仇呢?”河屯尴尬的笑了笑。

    河屯笑起来的样子有些生硬,但雪落已经很满足了。

    被关在佩特堡里的时候,她从来没有幻想过有一天自己能跟河屯这么平等的对话着。

    “没有的了!您是阿朗的亲生父亲,又是诺诺的亲爷爷,我怎么会记仇呢?再说了,您不是还照顾了我们母子五年呢!要不是您,我也不能平安生下诺诺的。”

    雪落这儿媳妇当得实在是贤惠。只说好的,听着彼此都释怀。

    要不然呢?

    河屯发出一声爽朗的笑声,是越发喜欢林雪落这个温婉且善解人意的好儿媳了。

    “爸爸陪你一起下去。”

    “不用了爸!我,我想单独跟蓝悠悠说几句话。”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