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77章别闹,我累了!

第877章别闹,我累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77章 别闹,我累了!

    团团很想缠着叔爸封行朗,但叔爸一直在书房里办公,小可爱也只能不得已而求次的粘着诺诺哥哥了。

    加上一条叫‘十六’的小奶狗,组合成的画面温馨又甜美。

    袁朵朵今晚大度的将林雪落让给了封行朗。

    美其名曰,不打扰他们夫妻之间的甜蜜生活。

    其实今晚的袁朵朵心头乱糟糟的。

    不管白默出于什么样的动机来看她,终归他是来了。却被自己给骂走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即便不想让白默关心自己,也不至于如此急功近利的用劣言劣行驱赶他吧?

    抚着自己已经三个月+的肚子,袁朵朵整个人陷入了一种混沌之中。

    离开申城不就清静了吗?

    可袁朵朵却又怎么也舍不得离开申城。

    为什么呢?

    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小屋,她还奢望着自己的孩子能够在它们亲爸爸的目光注视下孕育并成长。

    袁朵朵几乎每天都在祈祷:两个小baby不要有任何的残疾。

    只要宝宝健健康康的就好,她愿意为自己的孩子贡献出自己的一切。

    经过封团团的许可,袁朵朵睡在二楼她的公主房里。

    可小家伙却不爱睡自己的房间,非要缠着诺诺哥哥一起睡。小可家害怕孤独,更害怕被禁锢,被束缚。禁足在渥太华庄园里的日子,无疑是对一个幼小孩子心灵上的催残。

    袁朵朵渴望能生一对健康的男孩儿,那样等他们长大了,就能自己保护自己。

    如果是女孩儿……

    那可是要富养的!可袁朵朵觉得自己给不了她们丰厚的物质条件。

    什么精神财富,只不过是哄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平头老百姓罢了。

    她着实舍不得她的女儿们跟她一样吃苦受累。

    “乖乖们,明天跟妈咪一起回我们的小屋好不好?妈咪留在雪落干妈家,也是个麻烦。你们的二货爸爸又是那么没头没脑……”

    袁朵朵微微的叹息一声,“乖乖们,你们一定要健健康康的。要狠狠的汲取妈咪身上的营养,知不知道?”

    刚想眯一会儿,庥头的手机却作响了起来。

    袁朵朵一怔,电话竟然是从白公馆打来的。

    应该不会是白默。因为他根本就懒得用公馆里的座机。

    “朵朵,爷爷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

    “没有的爷爷……您,您怎么还没睡啊?”

    每每一听到白老爷子关切的声音,袁朵朵就万分的难受。

    那是一种想接受,又惶恐不安的感觉!

    “爷爷明天想请你吃个饭。如果你不方便,爷爷就跟行朗打个招呼,老脸皮厚的去封家蹭一顿。”

    “爷爷,您千万别……我方便的,我明天就去白家看您。”

    “朵朵,不要觉得不自在。爷爷尊重你的选择。”

    白老爷子微微的吁叹了一口浊气,“我承认之前是想撮合你跟默小子……但爷爷现在知道了:强扭的瓜不甜。是爷爷做得欠妥当,给了你太多的压力。”

    “爷爷,您别这么说……是我自己高攀不上。”

    “唉,是默小子自己福薄!当初爷爷只是想着:你是个好姑娘,不为金钱权势,又坚韧自强,会成为默儿的好助手贤内助……可我却忽略了你的感受。”

    微顿,白老爷子提气一声,“爷爷像你保证:以后再也不给你跟默小子压力了。你就安心的当我的孙女,给我养个老、送个终,成么?让你一个好好的人,认我这个快死的老头子当爷爷,又好像太委屈你了……”

    “爷爷,您好好的,说这些话干什么啊?我一直把您当成自己亲爷爷的。”

    接下来的话,似乎就轻松了很多。最新最快更新

    在袁朵朵的心目中:白老爷子干孙女的身份,要远比孙媳妇自在很多。

    “你才没有把我当亲爷爷呢!尽说好话!你要是真把我当亲爷爷,想给我生个曾外孙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也不跟我这个亲爷爷商量商量啊?”

    白老爷子以打趣的方式责问一声。

    “对不起啊爷爷……我只是想生个孩子陪我。”

    袁朵朵小声翼翼的作答着白老爷子的问话。

    “爷爷尊重你的选择。只要你别太排斥爷爷就行了。爷爷再也不会撮合你跟默小子了,你就放宽心吧。”

    老爷子的坦诚,让袁朵朵感动不已。

    却也透着莫名的心酸。

    怎么这残酷的现实,跟自己梦想中的王子与灰姑娘相距甚远呢?

    也是呢,人家高高在上的太子爷,凭什么喜欢你这个灰头土脸的傻女人呢?

    都是哄人的!

    尤其是哄女人!

    *******

    雪落没睡,一直在等待着在书房办公中的丈夫封行朗。

    她在想:自己已经知道蓝悠悠被河屯弄回了申城,丈夫封行朗是不是也知道了呢?

    如果他知道了:会不会第一时间去营救?

    封行朗很少将gk集团的事务拿回家里来做。

    一个小时前,封行朗接到了眼线打来的电话:说是河屯的私人飞机已经飞抵了申城。

    邢八和邢老五押解着一辆货车驶进了浅水湾。

    蓝悠悠应该就在那辆货车里。

    终于还是回申城了。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是深蹙的:蓝悠悠的再次踏入申城,无疑是自掘坟墓!

    封行朗用生命送他们一家三口离开,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永远的不要再踏入申城半步。

    可现在蓝悠悠却回来了申城。而且还落在了河屯的手中。

    自始至终,从蓝悠悠被河屯的义子劫走,又或者更远些,从一家三口被封行朗禁足在庄园中开始,封立昕就再也没有给弟弟封行朗打过电话。

    虽然,封立昕是可以向管家要到手机,并给弟弟封行朗打回电话的。

    可封立昕却没有那么去做!

    他知道弟弟封行朗为了他们一家三口付出了很多!

    每每打回电话的,只会是叶时年。

    叶时年是受命去渥太华照顾封立昕一家的。

    有封行朗指派的原因,也有叶时年自己的私人因素。

    “朗哥,我们还没找到蓝悠悠……”

    打回电话的还是叶时年。言语里透着无尽的疲惫。

    “不用找了!她已经回到申城了!”

    封行朗淡淡的浅应一声。

    “啊?蓝悠悠她……她回到申城了?”叶时年惊讶一声。

    “嗯!被邢五和邢八押解回来的。现在应该在浅水湾。”

    封行朗并没有跟叶时年隐瞒什么。

    他清楚:叶时年知道了蓝悠悠的下落,也就等同于大哥封立昕也跟着一起知道了。

    “哦……那我跟立昕哥今晚就动身回申城?”

    “嗯,好。”

    “对了朗哥,团团在封家还好吗?”

    叶时年知道唐管家已经把小东西送回了申城。

    “她是我的亲侄女,我当然会把她照顾好。视如己出!”

    封行朗应得生冽。尤其是最后面‘视如己出’四个字,咬得很重。

    是为了让大哥封立昕安心?还是要让他无后顾之忧?

    三楼的主卧室里,女人翻看着书本等着男人。

    “怎么还没睡?”

    男人靠了过去,将女人兜抱在怀里,“在等为夫呢?”

    “行朗,你不是替团团找她妈咪的么?找到蓝悠悠的下落了没有啊?”

    雪落知道自己这话问得并不聪明。她完全可以装做什么都不闻不问、不知情的。

    封行朗深睨着怀里的女人,轻轻在雪落的眉眼上啄了一下。

    “蓝悠悠在河屯手上!刚刚被邢八和邢五押解回了浅水湾。”

    男人的坦白,反而让雪落有些诧异。

    “那你还不赶紧的去浅水湾救人?”雪落紧声一句。

    男人笑了,可笑意却并不明朗。

    封行朗挑起女人的下巴,让女人可以直视他的眼底。

    “是真心话么?”男人悠声问。

    雪落微微的叹息一声,“正如我家诺诺所说的那样:我歹毒的希望蓝悠悠一辈子都别再回来。”

    “可是,”雪落顿了顿,“可是蓝悠悠毕竟是团团的妈咪,是你大哥封立昕爱之入骨的女人……你做为一个弟弟,小叔子,一个好叔爸,又怎么舍得让自己至亲至爱的大哥和侄女失去妻子和妈咪呢?!”

    雪落又是一声沉沉的叹息,“封行朗,你还是去浅水湾把蓝悠悠捞回来吧!只要她能洗心革面,不再伤害我跟诺诺,我会摒弃前嫌的。”

    女人的话,说得相当的诚恳。但也带着凄凉之意,可信度就更高了。

    只是……

    “你这么说,好像我这个小叔子不去救自己的嫂子,便成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一样。”

    封行朗风轻云淡的说道。

    眉眼里,满是不动声色的清冷。

    “行朗,看在团团的份儿上,你还是去一趟浅水湾吧。毕竟蓝悠悠当初是为了救你,才迫不得已去伤害了你大哥封立昕的!既然你大哥都原谅她了,你就别芥蒂什么了。”

    听得很真切:女人在劝说自己的男人前去相救蓝悠悠。

    “那你呢?你就不怨恨蓝悠悠对你跟诺诺的所作所为了?”

    封行朗淡声反问。

    雪落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都过去了……即便是杀人未遂,也罪不至死!不是么?”

    “嗯!我家老婆大人果然是深明大义!”

    封行朗拥紧女人,细密的在她的颈脖上轻啃着;可女人像是厌弃一般,将男人的脸推搡到了一边。

    “别闹,我累了,只想好好睡上一觉。”

    于是,男人便笑了。

    笑得讳莫如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