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75章是男人,一口闷!

第875章是男人,一口闷!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75章 是男人,一口闷!

    怯于心生,可袁朵朵却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紧张和顾虑。

    是因为害怕白默知道自己怀了他的孩子么?

    还是害怕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健康,再次让白默和白老爷子陷入困境之中?

    自己明明没做错什么,却在心虚的惴惴不安!

    “朵朵,多吃点儿清蒸鱼吧,给宝宝补充蛋白质。”

    雪落本想将袁朵朵安排在白默身边坐下的,可袁朵朵却不自由的挪回了雪落的身边。

    白默似乎也没什么心情吃这顿晚饭,而是一直用不明朗的眸光盯看着不自在的袁朵朵。

    什么话也不说的白默,看来也还真有那么点儿玄乎感。

    漂亮的眉宇之间,凝结着生生的冷意。

    袁朵朵的不自在,至少大半隐藏在心底;可封小团团的不自在,却是显而易见的。

    ‘面目可憎’的严邦很不受封小团团的欢迎。

    封团团一直窝在叔爸封行朗的怀里,怯生生的看着坐在一旁的严邦。

    故意的,严邦探手过来,想捏一下小可爱的脸颊;

    封团团立刻惊慌的躲在了叔爸封行朗的怀里。

    严邦伸过来的手,被封行朗握住了。

    “吓唬一个孩子,你有劲儿么?”

    封行朗温斥一声。

    “团团别怕,你严叔叔就是个纸老虎!你看着,叔爸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他都不敢还手的。所以,你用不着怕他!”

    配合上动作,封行朗探手过来,一拳轻打在严邦的脸颊上。

    严邦果真没有还手。

    或许在申城,唯一可以这样肆无忌惮打他严邦的,也就只有他封二爷了。

    “瞧见没有,他没敢还手吧?”

    封行朗安慰着怀里依旧生怯着不敢抬头的侄女封团团。

    “不要……不要!”

    害怕叔爸封行朗挨打,封团团立刻拉住了封行朗的手臂。

    “封行朗,你这比亲闺女还宠呢!”

    严邦悠然一声,“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的老婆和亲生儿子吃醋!”

    严邦并没有挑拨之意,只是这么随口一说。

    封行朗侧眸怒瞪了严邦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吃你的饭吧!

    “我才不吃醋呢!一个爱哭鼻子的小不点儿,我就当可怜她好了!”

    林诺小朋友似乎大方了不少。其实应该是心底所隐匿的英雄主义在起作用。

    “大邦邦,给你一个大鸡腿。”

    “来,陪你严叔叔喝一杯吧。”

    喝的是红酒。

    严邦从封行朗跟前拿过那杯未喝的红酒放在了林诺小朋友的身边。

    “好耶,我们干杯!”

    小东西也喝过酒,在佩特堡的时候,义父河屯也会时不时的喂小家伙点儿果酒喝。

    只不过回到亲爹亲妈身边后,在他们的严格要求下,小东西已经成了滴酒不沾的乖宝宝了。

    清脆的碰杯之后,还没等雪落来得及阻止,小家伙便送到了嘴边喝了一大口。

    可严邦却豪迈的一饮而尽。

    像这种红酒,对于千杯不醉的严邦来说,简直就像喝甜水。

    “是男人,一口闷!”

    严邦起哄道。

    本就争强好胜的林诺小朋友,在严邦的怂恿下,便再次的端起了红酒杯。

    “诺诺……别跟你严叔叔拼了。他是大人,你是小孩儿。”

    雪落着急了。儿子喝上一口两口,还能接受;

    这整杯整杯的一口闷……

    “可我也是男人啊!”

    倨傲又好胜的倔强劲儿一上来,小家伙当然不想被看不起。

    “来,白叔叔也走一个!”

    白默也加入了逗玩林诺小朋友的行列,端起红酒杯一饮而尽。

    “诺小子,到你了!千万别让白叔叔和严叔叔小瞧了你哦!”

    这哄起得……真的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

    “诺诺,妈咪替你喝,好不好?”

    雪落着实心疼快6岁的儿子。

    “不可以的!我可是男子汉,怎么能叫妈咪帮着喝呢!我可以的!”

    被激将后的林诺小朋友端起红酒杯咕嘟咕嘟的一饮而尽,涨得小脸红扑扑的。

    “好好好!来来,我们继续!”

    严邦拍手叫好着,“鉴于你是小孩儿,严叔叔是大人,为公平起见,这样吧我们按照年龄来:你喝一杯,严叔叔喝六杯,怎么样?”

    别说六杯拼一杯了,就算严邦十杯拼一杯,照样能把快6岁的小东西给喝趴下十次。

    看着严邦越玩越不靠谱,在桌布的遮挡下,封行朗侧腿便朝严邦踹了过来。

    “好,够公平!这活儿我接!”

    小家伙这应战的江湖腔调,要比他亲爹封行朗还要豪迈。

    果然是河屯养大的孩子,够野够劲儿。

    “算我一个!白叔叔也要参加!六杯拼一杯,这活儿我也接了!”

    白默附和着严邦,双管齐下的激将争强好胜的林诺小朋友。

    袁朵朵原本尴尬得要死,可却被餐桌上的豪赌给化解了紧张和不安。

    “诺诺,你喝红的;让你严叔叔和白叔叔喝白的!这样六杯拼一杯,才算公平!”

    袁朵朵突然感觉到,自己竟然也是个‘好战’分子。

    在袁朵朵看来,六杯白酒足有一斤了,足够在第一轮就把严邦和白默给灌趴下。

    一桌子的人,除了封行朗和林雪落夫妇,还有一个懵圈的吃瓜群众封团团,其他三人竟然都在起哄让才6岁不到的林诺小朋友跟严邦和白默拼酒。

    “行,接了!我喝六杯白的,诺小子你只用喝一杯红的。”

    严邦的兴致并没有因为袁朵朵的刁难而减下去,反而越发的高涨。

    雪落不停的朝封行朗瞪眼睛;其实在封行朗看来,儿子喝这么一两杯红酒,应该没什么问题。而严邦却要喝六到十二杯的白酒……

    要不是因为儿子是自己亲生的,封行朗到是也挺想看看严邦的酒量到底海到什么程度。

    “要让你们扫兴了,家里没白酒了!”

    封行朗将安婶刚上的鳝鱼推送到严邦的跟前;

    “你还是多补点儿这个吧!要不然一直蹲着……我都替你难为情!”

    其实严邦的排泄功能已经正常了。至于某些方面的功能,还在进一步的康复之中。

    封行朗的话,无疑是不怕严邦脸疼的。

    一旁的白默尴尬症都快犯了!

    还当着两三个女人的面儿,白默着实担心严邦的脸会藏不住。

    “封家没有酒,我御龙城里有的是!我现在就派人送过来!”

    “不用送了,我们就拼红酒吧!我去拿!”

    初生牛犊不怕虎,林诺小朋友压根没有意识到要跟他拼酒的严邦是个千杯不倒的酒徒。

    “……这小子,可你比这个亲爹豪情多了!够有种的!严叔叔喜欢!”

    严邦满口的称赞之言,乐得小家伙更加的人来疯。

    “诺诺!”

    雪落叫唤了儿子一声,“乖,快回来!你是晚辈,就以茶代酒敬你严叔叔和白叔叔好了!”

    “乖了诺诺,听你妈咪的话。以茶代酒敬他们就可以了。”

    封行朗跟自己的女人当然是统一战线的。

    “切吔……喝什么茶啊,多没诚意!”

    白默再一次的起哄道。

    “妈咪,我可以喝的。”

    在白默的起哄下,小家伙怔在原地,犹豫不决着是不是要跑去拿酒。

    “好吧,那你去拿吧。不过有你亲爹在,还轮不到你跟长辈拼酒!”

    雪落没有让要强的儿子难堪,只是顺水推舟的将问题的矛盾点转推给了丈夫封行朗。

    在亲儿子和丈夫之间,她当然会首当其冲的保护自己的亲儿子。

    再说了,以丈夫封行朗的睿智,想必严邦加一个白默也不是对手。

    “我们父子俩今天就听你妈咪的!亲爹先跟他们两个拼!等亲爹拼醉了,你再跟着跟他们拼!”

    封行朗当然知道妻子雪落护子心切。

    “等亲儿子拼醉了,妈咪跟他们接着拼!”

    “还有大朵朵呢!大朵朵接在你妈咪后面跟他们拼!”

    这架势,有种不把严邦和白默喝趴下,就誓不罢休的气场。

    “怎么着,这是要干群架啊?”

    白默似乎兴致更高了起来。

    “对!就见不得你们欺负人家小孩子!”

    袁朵朵应哼了一声,只敢浅浅的瞄了严邦一眼。

    因为不苟言笑的严邦,看起来着实的骇人。

    “ok!这活儿我接了!邦哥,他们一家子接力喝,我们也接力!”

    “你说我们两个大男人欺负人家一大家子的老幼妇孺,合适么?”

    严邦悠然一声。

    “不合适!”白默立刻会意的附和。

    一个小时后,六瓶红酒见底儿了。林诺小朋友偎依在亲爹封行朗怀里,时不时的帮着亲爹偷偷抿上一小口。

    可严邦跟白默却完全没有要走的意思。

    白默不想走,意图很明显:因为袁朵朵还赖在封家。

    至于严邦为什么也不肯走,那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不是烈酒,所以封行朗还是相当清晰的。

    听到餐桌上时不时传来的哄笑声,雪落只得先带着两个孩子和袁朵朵上去了三楼洗漱休息。

    装醉酒,其实是一件技术含量很高的技术活儿!

    “不行了朗哥,我醉了……”

    白默装起来,就有那么点儿生硬不自然了。

    “嫂子,不介意我在你家住一晚上吧?”

    “……”简直就是司马昭之心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