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71章喜当爹?喜当舅?

第871章喜当爹?喜当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71章 喜当爹?喜当舅?

    封行朗用一本正经的口吻问出这番话时,竟然带上了严肃的意味儿。最新最快更新

    完全没有了轻浮之意!

    “就一次!嗑东西的那次!”

    白默呼哧着声音,一副爱答不答的颓废样儿。

    “就一次?呵,那你三天两头赖在袁朵朵的小笼子里,就只谈人生、谈理想了?”

    封行朗是持怀疑态度的。

    毕竟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都是干柴却没有燃烧起烈火,这怎么可能?

    而且他们俩还属于一回生二回熟的那种!

    “真就一次……”

    白默拉长着声音,狠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想问:袁朵朵肚子里的孩子有没有可能是我的!这回真不是!真是她去美利坚弄的外国品种!”

    “你怂成这样,你家老爷子知道么?”

    封行朗已经不想评价白默的这种犯怂到不可救药的行为。

    “不知道……可能现在知道了吧!”

    白默拉长声音颓废的叹息着,“再说了,要是再弄个畸胎,老爷子估计也活不成了!”

    看来,袁朵朵的顾虑,还是有些客观道理的。

    “那你现在什么个意思?是喜当爹呢?还是喜当舅呢?”

    因为白老爷子已经收了袁朵朵做干孙女,所以也就有了白默‘喜当舅’这一说。

    这两个称呼,怎么听怎么都是赤果倮的讽刺和挖苦!

    “喜当个毛的爹啊?搞得本太子爷好像没女人娶了似的,非要去捡袁朵朵那个半残废的破烂女人?!”

    白默怒意横生,直接把袁朵朵踩到了脚底板下。

    “那就开心点儿!别一副老婆跟人跑了似的萎靡不振样儿!”

    封行朗调侃着白默,却疏导不了自己心头的沉闷之气。

    “来,一口吹!谁换气谁它妈就是孙子!”

    在白默的提议下,三个人开始拼酒。

    酒量最差的,当然是封行朗。

    严邦千杯不醉是众所周知的;而白默却属于那种扮猪吃老虎类型的。

    最先喝趴下的,自然是封行朗。

    白默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踉跄着走过来拍了拍严邦的肩膀。

    “邦哥,兄弟我就帮你到这里了!朗哥就任你处置了!嘿嘿,重振你雄风的时候到了,千万别客气!”

    总的来说,白默根本就不是好人。像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他玩得是不亦乐乎。

    没办法啊!论身手,他敌不过严邦和封行朗;论智商,封行朗经常将他碾压成死狗。

    白默的胆子也仅限于邦着严邦为虎作伥。

    而严邦的胆子远没有白默想的那样豁达,尤其是在面对封行朗的时候。

    ******

    等河屯睡了个安稳的午觉之后,邢十二才将邢老五传来的消息说出。

    “义父,老五说,他跟老十一已经抓到蓝悠悠了。”

    河屯接过邢十二手中的拭脸毛巾,动作微微一怔,“这么快就抓住了?”

    “嗯。老五跟您请示:是要将蓝悠悠就地正法呢,还是带回申城让您亲自处理?”

    邢十二将茶水递送到河屯的手边。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体贴入微的。或许在邢十二的心目中,他早已将河屯当成了自己至亲之人。

    河屯挺直着上半身,微微吁叹出一口浊气。

    “还是带回申城吧!老七曾经那么对待雪落母子,是应该让她向雪落母子道个歉,赔不是了!”

    “那好,我这就给老五回话。”

    看来,雪落的那几声‘爸爸’并没有白叫,河屯心里至少已经有她这个儿媳妇的一席之地了。

    “什么时候了?”

    喝了几口功夫茶,河屯又一次的重复询问。

    “下午四点,再过半小时,十五就该放学了。义父,需要去接么?”

    河屯挥了挥手,“罢了!阿朗那小子正在气头上,还是少惹他!”

    明明是想念自己亲孙子的,却还是隐忍了心头的想念。

    “十二,义父是不是老了?越来越儿女情长了!”

    河屯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是感叹岁月如梭,也感叹命运的出神入化。

    也惊叹于自己在有生之年,竟然寻找到了跟自己一脉相承的亲生骨肉!而且还是跟自己心爱女人所共同拥有的孩子!

    自己的孩子同时也有了他自己的孩子,一下子荣升两级的河屯,也是时候颐享天年。

    只是,身姿健硕且威猛的河屯,实在难以跟那些老态龙钟的老者相提并论。

    因为河屯看起来依旧老当益壮。

    “义父,您一点儿也不见老。”邢十二给河屯捏着肩。

    河屯活动了几下筋骨,“等十五放暑假了,我们带他一起回墨西哥。也让他见识一下真正的枪林弹雨!”

    “那您亲儿子还不得跟您玩命啊!”邢十二打趣一声。

    “说不定那时候雪落肚子里已经有二娃了,阿朗那小子就顾不上十五了!这小夫妻两不知道瞎忙活些什么,竟然把我家十五丢给一条狗!对了,十五还给那条狗取名叫十六……”

    邢八进来的时候,河屯跟邢十二聊得正欢。

    “义父。”

    “嗯。陈老头怎么说?”

    “陈局说:上头早就对严邦有不满情绪了。一直在找机会想全面查处他的御龙城。”

    “这光说不练,装孙子么?!我们送去的罪证,还不够将他严邦给正法的?”

    河屯愠怒而起。

    “陈局的意思,是要我们再等等!一来,严邦在申城根深蒂固久了;二来,封行朗一直在暗中维护严邦的地头蛇地位!”

    “你的意思是说:连根拔除了严邦,会连累到阿朗?”

    “这到不会!不过严邦、封行朗和白默,三个人向来互相扶持,超控着申城一半以上的金融机构和娱乐帝国。”

    河屯神情微蹙,默着。

    “还有,陈局要是真动严邦,您儿子绝对不会坐视不管!虽然我们隐藏了身份,但以您儿子的敏锐度,他早晚会知道是我们参与其中!”

    “行了老八,你说的这些,我都考虑过了!”

    河屯吁了一口气,“可我一个做父亲的,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跟一个取向不正常的,对阿朗图谋不轨的变态纠缠不清吧?”

    “……”

    其实邢八想说:严邦这都被你给废了,也怎么不了您亲爱的儿子不是么?

    “昨天晚上,阿朗是不是又去御龙城了?”

    “……”

    “这三天两头的往御龙城跑,就不怕别人说闲话吗?!他自己可是有老婆和孩子的人!”

    “……”

    这亲儿子听不到;不是亲儿子的义子们却在替封行朗挨训着。

    其实邢八还想说:都什么年代了,做那种事儿都不分跟男跟女了,您虽然贵为亲爹,但也管不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是么?

    ******

    林诺小朋友欢天喜地的带着好消息飞奔进了小乔的秘书办公室。

    “小乔,小乔,我亲爹终于答应了:从今天晚上开始,你就可以住去我们家,陪我玩,陪我睡,陪我上学,陪我遛十六了!”

    “那怎么行?我还要上班呢!”

    “小乔,你不用上班了!我会让我亲爹开你很高很高的salary!保证你花不完的!”

    小乔却笑了,“我之所以上班工作,不是salary高低的问题,而是为实现自我人生价值!并为之而奋斗!”

    “小乔,你不爱我了吗?”

    小家伙并不能完全听懂小乔的话。

    “你很可爱,我也很喜欢你啊!但我不是你的私人物品!小乔要工作,会找男朋友,还会结婚……所以呢,你还是去找合适的人给你当小保姆吧!”

    “哼!你要是敢不住去我家、给我当保姆,我就让我亲爹炒你鱿鱼!”

    小家伙翻脸的戾气,说来就来。

    “那我只能重新找工作了!”

    “……”

    在回封家的路上,小家伙一直蔫蔫的。

    意料之中的事儿。

    封行朗并没有安慰儿子的小情绪,而是留给他自我消化。

    “诺诺回来了?快让妈咪亲亲!”

    雪落早早的等在了客厅门口。

    小家伙偎依在妈咪的肩膀上,看起来有些委屈,“妈咪,小乔都不爱我了。”

    “没事儿的宝贝儿,有妈咪爱你呢!妈咪会永远的爱着我家亲亲儿子!”

    “妈咪,亲儿子也会永远都爱你!”

    这母子俩的感情,又是一段很好的升华。

    雪落情不自禁的给身后的丈夫举了个称赞的手势。

    赖在封家的袁朵朵,吃得饱,睡得好,玩得欢;怎么也看不出一个单亲妈妈的‘怨妇’影子!

    小孩子的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不到一个小时,他已经跟袁朵朵闹腾成了一片。

    每天的必修课就是:“大朵朵,你肚子里的双胞胎宝宝什么时候才出来啊?我都等得不耐烦了!”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晨。

    雪落跟往常一样早起。

    到不是说她有多么的贤惠,只是她着实享受给自己丈夫和孩子准备丰盛早餐的美好时刻。

    雪落特别喜欢摆盘。尤其是早餐的摆盘!

    或重口味,或小清新。

    偶尔也会文艺范一下!

    很有成就感。

    在雪落看来,中餐将就‘色、香、味’俱全,既然‘色’排在第一位,当然会有它的道理。

    弱弱的拍门声传来,雪落顿下了摆盘的动作。

    安婶做着糕点;莫管家正在后院里修剪花花草草。

    “我去开门吧。”

    雪落万万没有想到,够不着可视门铃只能拍门的小家伙,竟然是封团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