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70章我忧郁了……

第870章我忧郁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70章 我忧郁了……

    小家伙圈抱住亲爹封行朗的劲腰,卖萌的晃悠着。

    “亲爹,你真的会把小乔娶回家吗?”

    “当然是假的!”

    封行朗蜷起手指,在儿子的小鼻子上蹭刮了一下,然后肃然道:“亲爹只爱你妈咪一个女人!其它的女人统统靠边站!”

    虽说雪落知道,这番言语只不过是封行朗逗玩儿子的,可听着还是让她舒心又舒身。

    “我就想让小乔住到家里来!”小家伙愤愤的。

    “不可以!一山不能容二虎的,懂么?”

    封行朗亲了一下儿子的额头,以安抚:“更何况还是两只母老虎!你就不怕她们为了争宠,把你这个小虎崽儿给吃了?”

    “那为什么大朵朵可以住在我们家?大朵朵也是母老虎啊!”

    小家伙的领悟能力还是挺强的。

    “……”

    这父子俩的对话,让袁朵朵跟雪落简直都快无语凝噎了。

    “性质不同!大朵朵是你妈咪的好朋友。”

    封行朗尽量用上了儿子封林诺能听懂的腔调。

    “可小乔也是我的好朋友啊!妈咪的好朋友可以住到家里来,为什么我的好朋友就不可以呢?”

    好吧,这个问题,还的确是个问题。

    从逻辑上来讲,林诺小朋友的话是完全在理的。

    “这个嘛……还是性质方面的问题!大朵朵对你亲爹我没有非分之想;但你的小乔却动机不纯!”

    封行朗一边吃着早餐,一边跟儿子解释着。

    “哪里不纯了?大朵朵还老嚷嚷你,小乔都不敢吭声的。”

    “那你是觉得小乔比大朵朵好啰?”封行朗转移着话题。

    “也不是了!我只是觉得大朵朵可以住在我们家,小乔也可以的!”

    小家伙坚持着自己的执念。

    封行朗放下了手中的牛奶杯,“说说你要小乔住到我们家的动机?”

    “什么是动机啊?”

    “就是有什么目的。”

    “我想小乔每天可以陪我玩,陪我睡,陪我去上学;我拉臭臭的时候,有她陪着我给我擦pp;我遛十六的时候,有她可以给我牵着……”

    “这些活儿,你亲爹亲妈,还有莫爷爷和安奶奶都可以做的。”

    “可是你们都不是我一个人的!我想小乔是我一个人的!”

    “你一个人的?”

    “嗯!”

    “你这想法也太自私了吧?小乔不用上班,不用给亲爹赚钱的么?”

    “你重新找个人呗!nina已经很能干了!”

    “那好吧!你去跟小乔说:你想让她住进家里来,陪你玩,陪你睡,陪你上学擦pp等等!只要小乔答应,亲爹这边没问题的!”

    “真的吗?”

    “嗯哼!”

    “啊……亲爹你好帅哦!亲儿子可喜欢你了!”

    得逞后的小家伙,立刻欢快得像只撒欢的小豹子一样,满地的乱窜翻跟头。

    “……”

    雪落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父子俩之间的谈话,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成交!

    这封行朗真要三妻四妾的节奏么?

    雪落瞪着男人;可男人却睨来一记浮魅的深意眼眸,示意她宽心。

    其实,封行朗只是想给儿子封林诺上一堂生动的,被拒绝的课!

    因为封行朗知道:即便自己答应了小东西,小乔也会拒绝的!

    偶尔让小家伙尝一尝被人拒绝的滋味儿,也好!

    “林诺诺,你这是不喜欢大朵朵住在你家的节奏么?”

    袁朵朵跟小家伙杠上了。

    “没有了!我只是想把小乔也邀请回来一起住!小乔可温柔了,你也会喜欢她的。”

    “不喜欢!任何试图跟你妈咪抢丈夫的女人,大朵朵都不喜欢!”

    袁朵朵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放心吧,小乔不会跟我妈咪抢我亲爹的!我亲爹又老,脾气又臭,小乔要抢也只会抢我的!”

    “抢你?你小象的鼻子连根小毛还没长呢!”

    “大朵朵,你好讨厌!”

    “……”

    看着跟袁朵朵欢快嬉戏的儿子,封行朗的眉宇微微的浅蹙。

    这个时间点,vancouver那边应该是晚上八点左右。想来团团那个小东西应该还没睡下吧。

    亲妈被河屯的人给掳走了,亲爹又去追自己的亲妈了,庄园里就只剩下小东西一个人?

    庄园里的管家接了封行朗的电话。管家所汇报的情况,跟叶时年描述的大同小异。

    似乎隐隐约约间,封行朗都能透过电话听到侄女封团团的哭声。

    “老唐,你把团团带回申城吧!现在就动身!”

    “现在?可大少奶奶下落不明;大少爷又不在……”

    “你不用去管他们了!直接把团团带回申城!”

    “河屯的人太厉害了,我担心我们的人不是他们的对手。”

    “放心吧,河屯的人应该不会为难团团的。”

    “好!那我们现在就动身!”

    “嗯。路上小心点儿!”

    挂断电话的封行朗,眸光深邃的看着落地窗外的盆栽。在莫管家的精心打理之后,呈现出它们符合人类审美观点的各种造型。

    可封行朗却觉得:这些盆栽少了原始的野性和美感!

    “行朗,你还真答应诺诺让小乔住来封家啊?”

    身后,传来雪落柔和的责问声,“还是想让儿子经历一回被拒绝的滋味?”

    女人是聪明的,她当然能领悟丈夫的一片‘良苦用心’。

    “让小东西自己去经历一回被拒绝,总好过他三天两头的跟我们闹。”

    封行朗侧身过来,将女人拥在了自己的怀里。嗅着她发间的悠悠草本香气,轻允着她的耳珠。

    “这万一……那个美女小乔也不按常理出牌,答应诺诺来咱家住呢?”

    女人的心眼儿,偶尔总会小上好几号。尤其是在对待男女感情的时候。

    “那就如她所愿:当一个伺候咱儿子吃喝拉撒睡的保姆好了!”

    “你……真舍得?”

    “舍得什么?我们的儿子?还是那个小乔?”

    “你就不担心那个小乔近水楼台……”

    “没有谁能比你更近!可以近到负距离!”

    男人的声音染上了一层匪气;他带动着怀里的女人,感受着他的热情。

    “对你来说,近如探囊取物!”

    “行朗,别这样……”

    “护着他,能让你觉得安心一点儿了么?”

    “讨厌!”

    雪落只能用一只手推搡着男人的匈膛;可另一只手却被男人按压得更紧。

    自始至终,直到封行朗离开封家赶去gk风投,都没有跟雪落提及侄女封团团即将回申城的事儿。

    或许在封行朗看来,侄女的回家,叔母完全可以接受,并不需要事先通知。

    刚在偌大的办公桌前坐下,便接到了严邦打来的电话。

    “脑袋不难受了吧?”严邦问。

    昨晚封行朗的确喝高了,这难受不难受的,反正也受过来了。

    可这一刻的封行朗,却觉得自己的脑子要比昨晚更难受。

    “严邦,你个賤人该不会是跟踪我,又或者在我gk里安排了眼线吧?怎么老子每次往这里一坐,你的騷扰电话就打过来了?”

    封行朗怒意的问。

    “小心眼儿!你怎么不说是我们俩心有灵犀一点通呢!”

    严邦的声音带着痞气,很耐听。

    “我跟你有个毛的灵犀!”

    封行朗冷斥一声,“有空多为你自己的前程动动脑子!”

    “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严邦选择了过滤封行朗孜孜不倦的教诲。

    “没空!”

    封行朗冷声拒绝。

    “默老三心情不明媚,极度需要我们俩的安抚!”严邦继续。

    “……再说吧!”

    “嗯!等你!”

    白默的心情不明媚,封行朗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要真丢下大哥封立昕一家三口不闻不问么?

    这个河屯,吃饱饭撑得慌么?竟然让义子们追去了渥太华的庄园里把蓝悠悠给劫走了?

    听庄园管家的描述,甚至于还当着侄女封团团的面儿!

    这是要让团团从小就刻骨铭心她的亲妈是被什么样的坏人所劫走的?

    然后好找他河屯报仇雪恨?!

    临近中午,封行朗正准备给雪落打去电话,可自己的女人却先打过来了。

    “行朗,中午我跟朵朵,还有两个老同学要聚聚,你就别来学校陪我吃饭了。”

    估摸着封行朗刚要开口询问是男是女,雪落便先下口为强:

    “清一色的四个女人!你放一万个心!”

    好吧,本不想去赴严邦的宴,这下也要赴了。

    总好过面对妖娆得有些影响胃口的nina。

    在别人的眼里,nina是美艳的;只可惜,封行朗跟叶时年曾经看过那么一坨,自然会带上异样的目光了。

    “来了。”

    严邦迎了上前,亲自给封行朗拉好了座椅。

    封行朗便看到瘫在一边的白默,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脑门上大写着‘忧郁’二字!

    也懒得去安慰白默什么,封行朗拿上筷子径直开吃了起来。

    “朗哥,你也太没任性了吧?我都忧郁成这样了,你竟然还吃得下去?”

    被冷落的白默自己从座椅上一跃而起,咄咄逼问着好胃口的封行朗。

    “上回是你轮别人,这回是不是被别人给轮了?”

    封行朗悠声问道。接过严邦递来的红酒杯浅抿了一口。

    “朗哥,你怎么就见不得我好呢?我都快生无可恋了!”

    白默再次的瘫回了座椅上,一双漂亮的长睫毛微眯着,时不时的唉声叹气一声。

    “你跟袁朵朵干过几次活儿?真枪实弹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