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68章逢场作戏懂么?

第868章逢场作戏懂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68章 逢场作戏懂么?

    情不知所起,怯也不知何生,面对着白默的袁朵朵实在是不自在到了极致。

    或许是因为她心里藏着小秘密,怕被白默发现。

    更让袁朵朵感动和不自在的,是白老爷子亲自赶来机场给她接机。

    一同来接机的,还有雪落母子。

    “大朵朵……大朵朵……终于等到你了!”

    林诺小朋友撒欢似的朝袁朵朵飞奔了过去,袁朵朵立刻丢下手中的行李箱,将扑过来的小家伙抱在了怀里,各种的蹭亲着。

    虽说已经怀孕了三个月,而且还是双胞胎;但袁朵朵的体质也是好得没话说:用单臂就能托抱起差不多快五十斤重的林诺小朋友。

    “小帅帅想大朵朵了没有啊?”

    看着活泼可爱的林诺小正太,袁朵朵在内心深处渴望着:自己的孩子也能像这小东西一样,健健康康的可劲撒欢就好了。

    “也没怎么想了!大朵朵,你怎么变丑了?都不漂亮了!”

    好个童言无忌,天真无邪!这大实话说得太不怕别人脸疼了。

    袁朵朵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大朵朵真有变丑么?”

    这大半个月的奔波劳累,吃不好又睡不好,整日忧心忡忡的,便显得有些憔悴了。

    加上不修边幅不化妆,所以看起来难免有些‘丑’。

    “不但变丑了,还变老了!你看,你嘴上都长泡了……”

    儿子林诺这一说,着实让雪落心疼不已。大半月不见,袁朵朵真的憔悴了很多。

    “朵朵,你回来了就好!都担心死我了。”

    雪落拥过袁朵朵,眼框就红了。

    “袁小强,我家老爷子在等着你呢!你没长眼晴吗?他老人家都九十多岁了,尊点儿老行么?”

    白默不满的低斥一声。舍不得自家老爷子被‘冷落’。

    其实袁朵朵第一眼就看到了满头白发的白老爷子,她当然也心疼已经九十多高龄,还赶来机场给她接机的白老爷子。但是,袁朵朵总迈不过自己心头的坎儿,便有些故意的‘冷落’了白老爷子。

    “爷爷,这么大的风,您怎么来了啊?我都好好的,您放心吧。”

    袁朵朵半跪在轮椅边,给白老爷子掖了掖防风毯。

    “我只是想我家亲孙子了!才不是来给你接机的呢!”

    白老爷子又岂会看不出来袁朵朵在面对他时的不自在呢!

    “爷爷,对不起……”

    “你这傻孩子,不需要跟爷爷说对不起!是我们白家应该跟你说对不起才对!”

    袁朵朵的泪水一下子便涌了出来。

    想来,自己编造的一系列谎言,白默都已经说给白老爷子听了。

    “朵朵啊,爷爷有个不情之请。”

    “爷爷您说。”

    “爷爷一个人在家无聊着呢,你能不能搬过去照顾爷爷几天啊?”

    其实白老爷子哪是真的需要袁朵朵照顾啊,他只是心疼独自一人的袁朵朵。肚子里还怀着两个孩子,身子会越来越重,她才需要别人照顾。白老爷子知道袁朵朵善良,所以才用上了这样特别的邀请方式。

    袁朵朵听得出来:白老爷子是拐弯抹角的想给予她帮助!心疼她一个人要照顾自己,还要照顾肚子里的一对宝宝。

    可袁朵朵真的不想再与白家有任何的瓜葛;她不想让白家对她‘负责’。

    “白爷爷,对不起啊……我已经答应了雪落,要住去封家的。”

    袁朵朵抬起头,朝雪落意味深长的盯了一眼。

    “对对对,我已经先邀请朵朵住来我家了!正好趁这个暑假,她帮我恶补一下功课呢!”

    雪落连忙接过袁朵朵的话。

    袁朵朵之所以出此下策,也是被逼无奈:即便自己执意住回自己的小屋,也会三天两头被白默给扰得不得安生。

    “袁小强,你缺心眼啊?你未婚女人挺着个大肚子住去封家算怎么回事儿?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你怀的是封行朗的孩子呢!”

    “……”

    袁朵朵真够无语的。会有如此奇葩想法的,也就只有你白默了好吧!

    “你还是别去祸害我朗哥了!他可是有妻有子的男人!你还是跟我回白家祸害我吧!”

    微顿,白默咬了咬自己的唇,“我娶你,给你个名分!当你肚子里孩子的爸爸!省得那些不知情的人说你私生活不检点!”

    要是没有最后面的那句话,前面的部分听起来还是挺感人的。

    袁朵朵的泪水越涌越多,“白默,你够了!我就当个单亲妈妈怎么了?有你什么事儿么?我用不着你同情我,更用不着你可怜我!别人爱怎么想随便!我只要自己问心无愧!”

    言毕,袁朵朵没能有勇气去看轮椅上的白老爷子,便拉着行李箱一路低头疾走。

    白默想追上去责问,却被白老爷子给拉住了。

    “大朵朵……我来帮你拉箱子!”

    林诺小朋友立刻绅士的追了上前。

    “白爷爷,那我就先带朵朵回去了。知道您心疼朵朵,可朵朵她……”

    雪落欲言又止。

    “雪落,就辛苦你了。”白老爷子沉声。

    “不辛苦的!朵朵也是我的好姐妹!白爷爷您安,我先回了。”

    ******

    在行驶的雷克萨斯里,林诺小朋友摊开小手小心翼翼的搭放在了袁朵朵的肚子上。

    “大朵朵,你肚子里真有小宝宝了吗?”

    对于快6岁的林诺小朋友来说,这的确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儿。

    “是啊,而且还是双胞胎宝宝呢!”

    在面对天真的林诺小朋友时,袁朵朵的心情似乎好上了很多。

    “双胞胎宝宝?我知道了……就是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baby!天呢,万一分辨不出来怎么办?”

    小家伙开始了他的奇思妙想。

    “哈哈,不会的了!大朵朵一定会分得出它们的!”

    “对了,它们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小家伙又问。

    袁朵朵愣了一下:自己光顾着孩子的神经类排畸了,在美国是可以检查胎儿性别的。把这茬儿给忘了。

    “哦呦,大朵朵忘记检查了!”

    小家伙用小手轻轻的拍了拍袁朵朵肚子,“喂,两个小不点儿,你们究竟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啊?要是男宝宝,我就陪你们玩;要是女宝宝……只要不爱哭鼻子,我也喜欢你们的!”

    “哈哈哈哈……”

    袁朵朵着实被林诺小朋友那萌甜的模样给逗乐了。

    看到袁朵朵笑得如此爽朗,雪落却心事重重的。

    她真不知道袁朵朵这是真的欢快呢,还是装出来的。

    总觉得一个女人要是生下两个跟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来,着实是一件挺悲哀的事儿。

    袁朵朵接下来的人生,将是何等的艰难与困苦?

    一个未婚的女人,两个没亲爹的双胞胎孩子,想想那日子,都带上了疼。

    “诺诺,别闹着你朵朵姨了。让你朵朵姨休息一会儿。”

    雪落将儿子林诺拎到了她这边。

    “雪落,前面的路口,放我下车吧!白默说得对,我一个未婚女人,怀着两个孩子住去你家,让别人看到了会说闲话的。你跟封行朗好不容易才……”

    “袁朵朵!你说这话还把我当朋友么?我会在乎别人的闲话吗?!跟你住一辈子,我都愿意!”

    说着说着,雪落就落下泪来。袁朵朵的处境,着实的让人心疼不已。

    “雪落,你哭什么啊?能怀上双胞胎,我真的挺高兴的,你不用为我难过的!”

    袁朵朵却反过来安慰起了林雪落。

    雪落将袁朵朵再一次拥在了自己的怀里,“朵朵,你太让人心疼了……你知不知道!”

    ******

    封行朗有些后悔将饭局设在了御龙城。

    原本封行朗是想让衙门的人对严邦的态度有所缓和和改观,却没想到严邦整个饭局都冷着一张脸,而且还时不时的嘲讽几句,弄得那般衙门官员们的尴尬癌都犯了!

    “严邦,你冷着一张脸给谁看?你它妈的脑子进水了?”

    送走了那群衙门老爷,封行朗开启了他对严邦长篇累牍的训斥和教育。

    “一群尖嘴猴腮的硕鼠!吃老子的,拿老子的,还要老子点头哈腰的陪他们笑脸?!”

    严邦慵懒的坐在沙发上,点上了一支雪茄,漫不经心的吞吐着烟雾。

    “逢场作戏懂么?”

    封行朗怒其不争的呼哧着粗重的气息,“权在人家手上,你点个头,哈个腰,死得了你?”

    “老子偏不乐意伺候他们!他们能把老子怎么着?让老子不爽了,他们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严邦完全没有领悟封行朗的一片良苦用心。

    “严邦,你牛个什么劲儿啊?他们要是真想弄你,那是分分钟的事儿!你要知道:邪,永远都胜不了‘正’!他们是官,你是匪!只有给他们低头,你才有活路!懂么?”

    封行朗扯开自己的领带,愤愤的瞪着沙发上悠然吞吐着烟雾的严邦。

    看着封行朗那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严邦竟然笑了。

    “朗……只有你是真心对我好!”

    “滚你丫的犊子!”

    封行朗爆了一句粗口,言语狠厉了起来:“你还是暴死街头吧!顽固不化的东西!”

    手机的乍响,叫停了封行朗对严邦的暴骂。

    电话是叶时年打来的。

    封行朗瞄了严邦一眼,起身朝起居室门外走去。想来这个电话是不方便给严邦听到的。

    “朗哥,蓝悠悠被人给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