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67章申城好儿媳

第867章申城好儿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67章 申城好儿媳

    妈咪的呼唤声,对于一个5岁的小乖来说,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柔动听的。

    小家伙张开了双臂偎依过去,紧紧的圈住了妈咪的颈脖,有些生怯的瞄看着发如此雷霆大火的亲爹封行朗。

    “邢先生,你先回去吧。等过些天,我会带诺诺去看你的。”

    丈夫封行朗都暴怒了,雪落自然不会去叫河屯‘爸爸’;支走河屯,才是首当其冲要做的。

    河屯默默的点了点头。

    在雪落的劝说下,他再一次选择退让。

    “跟他废什么话?”

    封行朗上前来一把将妻儿扯到自己的身后,目光生厉的瞪睨着河屯。

    “这里不欢迎你!赶紧滚!”

    河屯擅作主张的不请自来,无疑是踩到了封行朗的底线。他的戾气也就油然而生了。

    河屯硬朗的脸部轮廓迸涨似的微颤着,隐忍着怒意,却始终没有发作。

    “十五,义父改日再来看你。”他嘶喃着声调。

    “义父再见。”

    小家伙朝河屯挥了挥小手。有对亲爹封行朗的畏惧之意,亦有对义父河屯的眷爱之情。

    直到河屯离开了封家别墅,封行朗玄寒的俊脸上依旧笼罩着一层冰霜冷意。

    “诺诺,你亲爹生气了,快去抱抱他……”

    雪落压低声音,在儿子林诺耳际耳语着。

    这一刻,任何言语上的安慰,都没有直接的亲情来得温暖人心。

    更何况丈夫封行朗还是那么的疼爱这唯一的儿子。

    小家伙小碎步挪动了过去,张开双臂抱住了亲爹封行朗的劲腿,撒娇的摇晃着。

    “亲爹,不要生气了嘛……我义父都已经被你给骂走了,你就别生气了好不好?”

    封行朗低下头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儿子那张酷似自己的脸庞。

    曾几何时,这小东西不是也拿着弩箭跟自己兵戎相见的吗?

    “诺诺,喜欢亲爹吗?”

    封行朗摊开大掌,轻抚着小家伙漂亮的黑亮短发。最新最快更新满眸的舐犊情深。

    “超喜欢的!除了亲亲妈咪,诺诺第二喜欢的就是混蛋亲爹你了!”

    “混蛋亲爹也超喜欢你!”

    封行朗俯身过来,用单臂将小东西从地面上抱起,紧拥在自己的怀里,柔软的蹭亲着。

    雪落许了儿子这天可以不用上学。

    她知道丈夫封行朗受伤的心灵需要亲情的安慰。所以这一整天,他们父子俩就腻歪在一起。

    小家伙出门根本就不用带腿,即便是手臂受伤的亲爹封行朗,单臂也足够将他抱着满地走。

    有亲爹的陪伴,小十六只能靠边站了。只是在想起的时候,小家伙才给莫爷爷打了个电话,让莫爷爷记得喂十六。

    封行朗安抚好了,接下来要安抚的,便是河屯了。

    说实在的,雪落突然觉得自己真够賤的!

    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受虐狂!

    自己受了那么多的屈辱,不都是拜河屯父子所赐么?

    现在他们父子俩闹矛盾了,自己竟然在两头安慰?

    真是申城好儿媳、好媳妇!

    雪落上了一节课之后,便叫了计程车赶去了浅水湾。

    赶到的时候,河屯应该是刚刚才休息下。护主心切的邢十二,出言让雪落在河屯的寝室外等着,却没想雪落会径直上前来叩门。

    其实雪落赶来见河屯,除了安抚之外,还惦记着一件事儿。

    河屯风风火火的连夜赶回了申城,那有关蓝悠悠的消息呢?

    河屯并没能入睡,只是闭目休憩着。想必一时半会儿,是无法从亲儿子的那番敌意的排斥中释怀。

    “雪落来了?”

    房间里的河屯应了一声,以示许可雪落的进屋。

    “爸,您没事儿吧?”

    雪落关切的询问了一声,“阿朗脾气就那样儿,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河屯挥了挥手,沉沉的叹息一声,“我没事儿。自己生的孩子,我不生气。”

    这口气,还真够想的开的。

    想不开也不成,常言道:有其父必有其子!

    “阿朗那小子的脾气啊……随我!倔着呢!”

    “……”这是在自卖自夸呢?

    “爸,您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其实雪落想质问河屯:你这没头没脑的跑去封家要看亲孙子,有考虑过封行朗这个亲儿子的感受么?

    这是要逼迫封行朗在众人面前认贼作父啊!

    要封行朗承认河屯就是他的父亲,这谈何容易!

    而且河屯还大言不惭的在莫管家和安婶面前说出:他就是林诺亲爷爷的话来!

    这不是啪啪的打他亲儿子封行朗的脸么?

    真不知道河屯是故意的,还是有意的!

    “还不是担心十五?!你们夫妻俩过二人世界,也用不着将小东西丢给一条狗当玩伴啊!”

    这话责备的,好像她林雪落成了恶毒的后妈一样!

    “爸,不是您想像的那样。诺诺最近老缠着行朗公司里的一个小女秘书,都快把人家邀请到家里来给他当后妈,陪吃,陪玩,陪着睡了……”

    “那也好过把十五丢给一条狗啊!”

    “……”雪落着实震惊了。

    感情她林雪落这个亲妈的感受完全的无关紧要,只要他亲孙子十五开心就行?!

    是不是意味着,谁是十五的亲妈不重要,重要的是不能委屈了他河屯的亲儿子和亲孙子!

    雪落也搞不懂了:就河屯这让女人牙痒痒的大男子主义思想,封行朗的妈妈怎么就看上了他的呢?而且还爱得死去活来的?

    难道真是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雪落不想跟河屯去纠结有关儿子林诺的教育话题。她只关心蓝悠悠的下落,以及河屯对蓝悠悠的处理结果。

    “爸,您找到蓝悠悠的下落了吗?”雪落小声翼翼的问。

    “具体的地址还没找到,但大概的方向已经能够明确了!我们在vancouver找到了叶时年的行踪!他是独居的,并不跟封立昕一家住在一起。十二调查到:半个月前,叶时年有过大量的购物记录,所买的物品中,有四岁女童的公主裙。想来应该是要送去给封立昕一家的。”

    雪落默了。

    她知道:如果接着调查下去,以河屯能力,早晚就会发现封立昕一家的藏身之处了。

    无疑,封立昕一家的藏身之处,是经过丈夫封行朗精心安排的!

    而现在,自己竟然在反其道而行的将封立昕一家的藏身之处给翻找出来……

    就是为了让蓝悠悠得到应该有的惩罚?

    从河屯的口气:看来蓝悠悠过的日子并不自由!

    封立昕一家应该是过着小心谨慎,步步所困的日子。

    难道这不也算是一种惩罚了吗?

    自己要继续得理不饶人的让河屯从封立昕父女身边把蓝悠悠给带走,然后处置掉?

    那样一来,河屯跟封立昕和封团团父女之间;河屯跟封行朗父子之间;封行朗跟封立昕兄弟之间的矛盾,岂不是要越陷越深?

    就这么一直软禁着封立昕一家三口?

    可团团总会长大的,总会走出那个狭小的空间……

    那时候的蓝悠悠,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番模样?

    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即便是这样,想必她林雪落也接受不了吧!

    如果她要是毒心不改呢?

    那无疑是自寻死路!

    想想自己的担心完全可以说是多余的。

    蓝悠悠俨然回不了申城了!

    等待她的,不仅仅有河屯,而且还有严邦。

    河屯不会放过她;严邦更不会放过她!

    “爸……封立昕跟封团团……”雪落欲言又止。

    一个才四岁的小女孩子,正当嬉笑玩耍的年龄,可却要因为自己妈咪的过错,而要生活在被圈禁的空间里……

    谁应该为小可爱的不幸买单呢?

    “放心吧!我会看在阿朗的面子上,放过封立昕和他女儿的!”

    雪落点了点头。却再一次的沉默。

    “对了雪落,你跟阿朗也早点儿再要上一个孩子吧。一来十五有个伴儿;二来,也不至于我跟阿朗为了十五争夺得面红耳赤的。”

    “……”又提这茬儿!

    搞得好像他们父子之间闹矛盾,是因为她林雪落不给生二胎一样!

    “那个……我们正……正努力着呢!”

    雪落实在是臊得慌。

    这河屯知道自己一个当公公的,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么?

    “嗯。等阿朗脾气顺了,你就把十五送到我这里来吧。”

    “啊?送来你这里?你……你不是要去渥太华吗?”

    感情河屯又想赖在申城不肯走了啊?

    “vancouver那边,有老五和老十一在呢。”

    老十一?

    雪落依稀记得:老十一是跟在邢二身边的人。雪落见过几次。

    邢二的人,出手都挺狠厉的。

    雪落顺水推舟的点了点头,“爸,那一有空,我就带诺诺过来看您!今天小东西粘着他亲爹上班去了,父子俩一个愿粘人,一个愿被人粘。”

    “嗯,看得出来:阿朗挺疼十五的!”

    微顿,河屯却长长的叹息一声,“唉,也不知道阿朗那小子什么时候才肯叫我一声‘爸爸’啊!”

    “……”还真敢想!

    封行朗没有做出忤逆弑父的报复手段来,就河屯就烧高香吧!

    竟然还指望他开口叫你爸?

    “爸,这事儿急不来的。我相信那天总会有的!”

    但善良的雪落,还是给了河屯以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