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66章祖孙三代都是犟种

第866章祖孙三代都是犟种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66章 祖孙三代都是犟种

    也就更加坚定了袁朵朵想独自抚养自己一对双胞胎的决心。

    头等舱里,袁朵朵可以舒适的躺下来休息,不用坐在经济舱里那么难受了。

    她真的很感谢在回程中有白默的陪伴。

    白默侧坐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半蜷着身体的袁朵朵。

    袁朵朵能够感受到白默的目光,但却不敢睁眼看他。

    说袁朵朵自卑,那肯定是有部分因数的;但袁朵朵也有自己的私心。

    她知道:如果白家知道了她肚子里孩子的身份,一定会想方设法要回去的。说不定还会逼迫她终止妊娠。

    在袁朵朵看来,白默便成了那个真正的提供者。

    她只想生下一个属于她袁朵朵一个人的孩子。只是没想到这一回一下子来了两个。

    自己跟白默之间,必须保持着干干净净的关系。这样一来,自己才能真正拥有肚子里的这两个孩子。

    人生在世,有多种多样的活法。不一定非离不开男人!

    突然间,袁朵朵感觉到了有些异样。她发现有人正在掀起她的衬衣衣摆。

    她立刻睁开眼,便撞上了正窥视自己肚子的白默。

    “白默,你干什么啊?”

    袁朵朵惊呼一声,立刻扯下衬衣衣摆将自己的肚子遮盖好。

    袁朵朵底气殷实的高亢惊叫声,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不说,还把空姐给引来了。

    “抱歉,我女朋友闹情绪……”

    支走空姐之后,白默忍不住的抱怨一声,“袁小强,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那你掀我衣服干什么?”袁朵朵反问。

    “我就想看看你肚子大了没有。”

    “……”袁朵朵瞪了白默一眼,“又不是你的崽儿,你看什么看啊!”

    “我可以当它们的干爹啊!那它们就有我这个干爹疼爱了!”

    白默的这番话,听得到是挺让袁朵朵暖心的。

    “这万一它们不……不健康呢?像我这样,是个残疾怎么办?”

    “我的种才会残,别人的种,应该不会残疾的吧。”

    这话听得袁朵朵又是一阵揪心。

    “不管它们残不残,我都要它们!它们就是我的命!”

    袁朵朵抚着稍稍有那么点儿孕味的肚子,心情凝重的微叹一声。

    “诶,袁朵朵,你这里面是肥肉呢,还是宝宝啊?”

    “白默,你好讨厌!乱摸个什么劲儿啊!都是肥肉,没宝宝!”

    袁朵朵实在是服气了白默,十几个小时的航程,他扰了她五六次。

    白默就这么蹲在袁朵朵的舱椅边,静静的看着袁朵朵的一举一动。

    “袁小强,要不……要不我们结婚吧,我们俩相互祸害!”

    相互祸害?

    听起来怎么那么瘆人呢?

    “白默,以你的身份,应该娶一个高贵的女人,再给你生上很多个孩子!”

    *****

    河屯风风火火的赶回了申城,只因为孙儿十五的那句:你跟混蛋封行朗才没有好好照顾我呢!竟然把自己的亲儿子丢给了一条狗!

    自己的亲孙子都被丢给一个条狗了,河屯哪还有心思去做其它的事儿。

    河屯是连夜赶回申城的。而且一大早便出现在了封家的别墅门外。

    并没有犹豫多久,河屯便上前去叩开了封家别墅的大门。什么可视对讲的电子设备对河屯来说,完全无视。在还没有作响之前,就已经被邢十二给卸掉了报警装置。

    给河屯开门的是安婶。

    安婶并不认识河屯。

    “请问,您找谁啊?”

    对于高大威猛的河屯,安婶看着心头一怕。

    “我找……十五。”

    河屯扫视着封家的客厅。

    “十五?”

    安婶怔了一下,对这个称呼,她并不陌生。因为她时常听到小少爷在电话里这么称呼他自己。

    “请问你是?”

    “我是十五的义父,也是十五的亲爷爷,我叫邢穆!”

    这样的自我介绍,真够大胆放肆的。河屯已经不想在他人面前遮遮掩掩了。

    “你……你是……你是河屯?”

    安婶惊慌了,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客厅,“老莫……老莫,河屯来了……老莫……”

    安婶惊慌失措的叫声,不仅把老莫从后院儿里叫了回来,也叫醒了楼上已经醒来正跟妻子绵缠的封行朗。

    “河屯?他来干什么?”

    封行朗警觉一声,立刻从庥上跃身而起,套上宽松的睡衣径直朝楼下冲了过来。

    混沌中的雪落也被彻底的惊醒了。

    河屯来了?竟然直接来了封家?他这是要干什么呢?

    这是要跟他亲儿子封行朗发生正面冲突吗?

    雪落也连忙跟着起身。

    客厅里,已经是一片剑拔弩张。

    莫管家拿着修剪花草的大剪子直面着客厅里的河屯。

    “你来干什么?”

    “我来找我的亲孙子十五!”

    河屯无视着莫管家手中的大剪子,而是眯眸环看着封家的布局和格调。

    “这里没你的孙子!麻烦你滚出去!”

    封行朗健步而下,生厉的声音吼斥着河屯这个不速之客。

    “阿朗……我只是来看看十五。”

    看到封行朗如此的戾气,河屯似乎才意识到自己的不请自来,似乎有些不合适。

    “别叫我阿朗!听着让人恶心得很!”

    封行朗暴戾而起,“让你离开申城,看来是太客气了!我应该让你滚出申城,或是被赶出申城的!”

    雪落刚下了二楼,便听到河屯跟封行朗父子之间极不友好的对抗声。

    想起什么来,雪落立刻折回了三楼,一路跑进了儿童房。

    “诺诺……诺诺……快醒醒!你义父来了……快醒醒。”

    正酣睡中的林诺小朋友冷不丁的被人摇晃醒,迷蒙着一双惺忪的睡眼呆呆的看着急如火燎的妈咪雪落。

    “妈咪……早安。”

    “诺诺,快下楼,你义父来了!就快跟你亲爹打起来了!”

    “义父?他怎么来了?他不是在……ada找蓝悠悠那个大巫婆吗?”

    小家伙疑惑一声。

    “妈咪也不太清楚。你快下楼看看吧,不然你亲爹跟你义父可真要找起来了。”

    雪落立刻将儿子林诺从儿童庥上拎了起来,强行将他抱出了儿童房,朝楼下小碎步跑去。

    “阿朗,你冷静点儿……我知道你不肯原谅我,但我真的很想为你跟十五做点儿什么。我想弥补我曾经犯下的过错!”

    河屯的脾气,少有的这么温和。

    尤其是在面对怒不可遏的亲儿子封行朗时,他竟然做到了一个父亲应该有的慈祥。

    “如果你真想弥补我,那就以死谢罪去吧!记得死远点儿,别让诺诺看到!”

    封行朗那满满的戾气,简直要把河屯就地给手刃了。

    封行朗把话已经说绝,父子之间的对话,俨然无法继续下去了。

    就在满是火药味之际,林诺小朋友的出现,无疑成了最好的调和剂。

    “义父?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想十五了?”

    小家伙立刻从妈咪雪落的怀里扭动了下来,朝河屯飞冲了过去。

    却在路过时,被亲爹封行朗一把给捞抱在了怀里。

    “封行朗,快放我下来……”小家伙挣扎着。

    “从今以后,不许你再跟这个人有任何的来往,懂了么?”

    封行朗的声音,染着沉沉的愠怒。

    很显然,河屯这一次的不请自来,无疑是触动了封行朗的逆鳞。

    “不懂!他是我义父,我喜欢跟我义父在一起!”

    小家伙在封行朗的怀里扭动着,扬起的小手,一不小心就打在了亲爹封行朗的脸颊上。

    封行朗的那张染怒的俊脸阴沉得好不骇人。

    “行朗,你别勒着诺诺了,你会吓到他的。”

    雪落着实不想看到封行朗因为对河屯的怨恨不原谅,从而迁怒到儿子林诺。

    她不想看到儿子林诺成为他们父子俩斗争的筹码和牺牲品。

    雪落走了上前,想从封行朗的怀里把小家伙给抱走;却被封行朗勒是更紧。

    挣扎之际,小家伙低头就是一口,狠狠的咬在了亲爹封行朗的手臂上。而且还是封行朗那条受伤还没好利索的手臂。

    吃疼的封行朗松开了手臂,小家伙趁机扭动了下去,朝河屯扑了过来。

    “义父,你看到没有,我混蛋亲爹就是这么的讨厌!”

    小家伙也是个犟种。这完全是遗传了亲爹封行朗的倔强。

    不喜欢被人束缚,更不喜欢被人控制。

    看到窝在自己怀里的亲孙子小十五,河屯当然是心疼的。

    “阿朗,我先把十五带回浅水湾住上几天。放心,我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保证他的安全。”

    小家伙如此的眷爱他这个义父,河屯也实在是松不开手。

    “封林诺,你今天要敢跟河屯走,就别再回来找我这个亲爹了!”

    封行朗一字一顿的低嘶而出。

    他是在赌气,跟河屯赌气!却用上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当筹码!

    林诺小朋友怔怔的看着怒火中烧的亲爹封行朗,小嘴巴里鼓着气。

    似乎在下一秒就要跟他混蛋亲爹杠上了。

    这祖孙三代,都是犟种。

    一个比一个执拗!

    一个也不想服气于另一个!

    如果再这样僵持下去,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的糟糕。

    雪落走上前来,走到了河屯跟儿子林诺的身边。

    “诺诺,到妈咪这里来……”